第四十四节未到家门已乱心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很小气,熊掌自己留下来了,尽糟蹋好东西,云烨腹诽两句,又躺倒在马车上,随着大队前进,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到了关中,所有人的心情都极好。

    魏征死皮赖脸的爬上了马车,坐在云烨旁边说:“云侯心地善良,老夫钦佩之,没想到狡计百出的云侯居然在这件事上露出如此大的破绽,老夫没想到,知否?你大哭之时,老夫满腹的心酸,别人调笑,只有老夫明白你当时的心情。

    心存善念就好,不必学老夫事事做绝,这样没什么好处,就算能把事情解决了,总是多了些杀伐气,少了一些平和,老夫眼看着步入了暮年,如果不是你和孙先生治好了老夫的眼睛,恐怕此时已经致仕了,今后还是需要你们年轻人多担待一些。“

    “不,我回到长安就准备开始好好享受一下,辛苦了这么些年,好日子没过过几天,刚才我还满脑子想着如何把陛下手里的两只熊掌弄过来,朝堂还是您玩吧,小子现在已经臭了,还是好好地过我的富家翁生活为妙。“

    魏征呵呵一笑道:“你的富贵是你用土豆和自己的辛苦换来的,享受一些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小子啊,朝堂是个烂泥坑,你已经在里面趟了这么久,想干干净净的出来,做梦去吧,知不知道,老夫巡检玉山书院的时候,在一个山洞里检视毒物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物事,很奇怪,一半是皇家的封条,另一半可是你云家的封条,陛下的那些东西老夫无权打开。你家的还难不住我,结果啊,里面原来是……呵呵“

    云烨无奈的睁开眼睛说:“那又如何,全大唐的人发现了我都不担心,你难道会去告密?弄死了百十个人,算得了什么大事。我乃是大唐的贵胄,妻女受辱岂能干休。“

    “告密这种事自然不会有,但是那些吐蕃人恐怕不会干休吧,禄东赞在大唐生活了三年,对于大唐可谓捻熟无比,我听说书院的迷林里总能抬出一些尸骨,在陛下去岳州之前,迷林甚至发生了一场火灾,陛下勃然大怒。命人彻查此事,但是却没有半点的踪迹,看来吐蕃人从头到尾都认为是你做的,小心啊,张亮家的惨事莫要重演才好。“

    魏征就是一只乌鸦,从他嘴里很难听到好消息,还想着三四年的时间过去了,吐蕃人也该忘记那些死了的同伴了吧。听说他们不习惯记忆太长远的事情。

    不过魏征说的必须要注意了,如果禄东赞敢找麻烦。这次一定要弄死他,留后患可不好,反正皇帝已经收了一半的赃物,都是盟友,弄死他也不会有什么事,李二现在对外国的事情不是很上心。

    主意拿定了。心情也就好了,魏征笑着说:‘云侯满身的杀气,难道要快刀斩乱麻?以你的人脉,无声无息的处理掉禄东赞还是没问题的,可是禄东赞现在住在长孙无忌的别院里。他可是一心想要促成吐蕃王与大唐公主的婚事的,吐蕃人如果还是住在细柳营,你杀掉没有多少后患,住在长孙无忌的别院里,你恐怕不好下手吧?说说,老夫给你参详,参详,年轻人性子急,没点长性,出了岔子可不好。“

    见了鬼了,什么时候和这个老家伙好到了可以一起合伙谋杀的地步了,云烨脑子里的警钟顿时咣咣咣的响了起来,必须打起一万分的精神。

    “没有,小子打算把家里修成堡垒,全家关起门来过日子,给禄东赞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到云家庄子行凶。”老魏的话不能接,只要接了说不定就会掉进坑里,他和长孙无忌不对付,要是自己被利用了才是一个蠢货。

    “嘿嘿嘿,信不过老夫?也罢,反正你小心些,老夫觉得那个禄东赞似乎特别的恨你,恐怕不光是你杀他的人,偷走他的东西,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

    “陛下前所未有的支持苯教,就是小子提议的,禄东赞和松赞干布早就想干掉苯教,为了对付苯教,松赞干布已经娶了泥婆罗公主尺尊,就想把泥婆罗的佛教引进吐蕃对抗苯教,听说已经有天竺高僧进驻了吐蕃,正在弘法,陛下以前也讨厌苯教的无知,是晚辈告诉陛下,大唐又不是吐蕃的亲爹为什么要教他们聪明?越笨的吐蕃越对大唐有利,苯教喜欢把好东西烧掉,这是多好的事情啊,不用大唐一兵一卒,就靡费了吐蕃的财力,这样的好事难道不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好诠释吗?”

    魏征翘起拇指夸赞一下,就跳下了马车,站在路上还说:“回到长安就好好的享受吧,天下太平,我们也能睡个好觉了。”

    看来打算醉生梦死的人不止自己一个,房玄龄以前从来不问自己家的家事的,现在也开始关心自己家的生药铺子了,杜如晦穿上燕居服饰和卖粮食的掌柜没有什么区别,这些年多了好多法律,事事都有了规矩可循,治政也轻松了好多,就是不知道李二看到这样的一盘散沙会不会着急?这一次干掉百骑司恐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到了虎跳峡,大队人马再一次安营扎寨,现在不用担心补给了,当地的官府送来了大量的青菜猪羊,已经到了富庶的关中,自然事事方便。

    老钱跟着过来了,见了云烨大哭了一场,向云烨汇报完家里的事情之后,就挨个拜见了老奶奶和辛月,小丫她们已经一窝蜂的去老钱带来的马车上找自己的东西。

    老庄没过来,听说庄子上最近不太平,晚上总是有贼偷,设计抓了几回都没有抓到,老江已经开始发飙了,准备动用强弩了,不计生死一定要在主家回来之前把贼人全部剿灭。

    许敬宗的大儿子也过来拜见了云烨,因为他和小东的婚事也就在今年,小丫出嫁之后,就轮到他们了,这是几年前就已经商议好的,小伙子许昂倒也长得和他父亲一般都是人才出众,小东第一次得见欢喜得紧。

    “云侯,我这孩子如何?不是老夫自夸,在书院里昂儿也是一等一的人才,今年才外放的太子舍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所以啊,嫁妆不能轻啊,小丫小娘子是要做王妃的,这个不好比,不过不能比以前的两位小娘子的嫁妆少。”许敬宗知道云烨是什么货色,这样直白斯文扫地的要求,在别人看来是非常不礼貌的,但是云烨喜欢,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要比吱吱呜呜的暗喻要好的太多。

    许昂对于父亲狮子大张嘴的行径颇为羞愧,红着脸把头垂下来,躲到一边不言语,云烨哈哈大笑道:“廷风,你不必不好意思,我与你父亲多年的知交,这样说话才是一家人该说的话,你父亲这些年在书院清廉如水,想必没有积攒下多少家财,这时候不勒索我,他勒索谁去,你去吧,小东她们在后帐,虽然你们的亲事定下来的早,这还是头回见面,去吧,云家没有那么些讲究。”

    小丫,小南,小西,小北,早就想见见姐夫长得什么样子,尤其是小丫拖着许昂就去羞臊小东,被辛月没好气的捶了一下。

    许敬宗得意极了,把茶当酒一连干了三杯笑着说:“我真的要回书院了,你送上去的《贞观纪事》还记不记得?陛下把这个编纂的差事交给了我,还有《武德》也一并交给了我,于是我就借口中书侍郎的职位琐事极多,恐无力胜任,请求依旧担任玉山书院的院判,陛下已经应允,所以啊,老夫又回来了。“

    “这是好事啊,我也打算吃几年岭南水师的空饷,朝堂现在倾轧的太厉害了,陛下的心思也很难捉摸。躲几年清闲也好,这两本书弄好了,你的爵位怎么也该有了,要不然弄得官位显赫,见了那些后进还要施礼太难看了。“

    没有封爵这是许敬宗的硬伤,这些年皇帝把封爵的口子捂得很严,侯爵以上的爵位五年时间未曾递进过一位,倒是有好些公爵,侯爵纷纷落马,现在的爵位非常的吃香,要不然以洪城的卑贱出身,是不会有大族和他联姻的,大女儿被狗子骗走了,剩下的两个女儿听说都嫁给了豪门,狗子这些天也在烦恼,不过因为他有护卫魏王有功的这个功劳,捞个校尉一类的勋职还是没问题的,因为李泰自己就能分封。

    “不瞒云侯,老夫时运不济啊,当初追随陛下在潜邸的时候功勋不彰,错过了登基大封,日后想要寸进更是难上加难,幸好在书院积攒了些人望,老夫也认为只要把这两件事办好了,一个男爵的封赏还是能有的。太难熬了,你出身好,又有祥瑞撑腰,哪里知道李广难封这回事啊。“

    马上就要回长安了,都在做准备,漆匠正在给各色的銮驾依仗修补金漆,云家的依仗都要发霉了,辛月根本就不给别人碰这些东西的机会,自己带着小丫拿着毛笔蘸着金漆一点点的修补,小东他们的来历诡异,老奶奶和辛月不许她们碰,夫君认下了这些妹子没关系,给嫁妆也没关系,但是地位这种东西,她们休想沾染半分。

    在老奶奶的心里,这个家里,除了云烨,大丫,小丫是自己的亲孙子,其余的都不算。(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