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皇帝必须要读书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人在世上一日不食则饥,一日不学则愚,李二狂躁的心逐渐冷静了下来,想翻出自己的起居注看看自己的得失,皇帝是不允许看自己的起居注的,这是史家向来坚持的原则。

    李二说:“朕一字不增一字不减,不臧否,不菲薄,只想看看往日言行,明识己身,惩前毖后不使政务再有疏漏之处。”

    目的很明确,理由很充分,但是现在的记录皇帝起居注的史官是颜家的颜师古,他对皇帝的保证嗤之以鼻,不管皇帝如何的解释自己看起居注的目的,他都是一句话:“颜氏家训并无此先例。”

    暴怒的李二命人将颜师古捆起来,却找不到起居注在何处,内侍审问颜师古起居注何在?颜师古回答:“昨夜未曾用晚饭,就把起居注当做晚餐食尽了,如今还在腹中,需要剖腹才能见到。”

    春秋时期崔杼一连杀了三个记录他杀死国君齐庄公的史官,依然不能让史书有所改变,李二虽然暴怒,却没有崔杼皮厚,不得以只好释放了颜师古,事实上不放不行,因为颜师古的哥哥颜师鲁已经站在宫门外面,一旦他弟弟被皇帝砍头,他就会立刻进宫继续当史官,这个职位是颜家世袭的,别人写的起居注只能是野史,只有他们写的才会被天下人认可,李二不用想就知道,颜师古死了,颜师鲁也一定不会给自己看起居注的。

    没吃到羊肉却惹了一身的腥臊,自己的起居注一定不会太好看,否则颜家人不会如此舍命的维护,以前的名声不好,现在又有了攻击史官的事件,估计会被写的更加不堪。

    这些天被打击的焦头烂额的皇帝只能在皇宫里暴跳如雷。本来就患有风疾,如今加上暴怒,一下子旧病复发,孙思邈用了针这才稍微好些。

    云烨背着一个大包袱进宫去看李二,被躺在床上满面病容的李二吓了一跳,连忙问孙思邈皇帝病体是否好转。头疼的症状是不是已经减轻。

    李二躺在床上看着帐子顶虚弱地说:“都不省心啊,看来把朕活活气死你们就满意了,现在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了,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直言朕的过失,朕想去看看自己的起居注匡正得失都不行,没想改里面的内容,只要是朕做的事情,朕都认了。

    朕英雄了一世,断不肯在这上面丢人的。凭什么信不过朕?“

    孙思邈诊脉完毕后就退下了,长孙掩面哭泣,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好像都在证明皇帝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了,这如何能让心高气傲的李二服气,只要知道自己的错误在那里,李二认为自己依然是那个君临天下的天可汗。

    “陛下怎么会想起去找颜家要起居注的,他们家的人都是石头,油盐不进。您被人家拒绝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当初书院打算要陛下的起居注印制成藏书。微臣被颜之推老先生啐了一头的唾沫,这事没办法达成的。”

    李二艰难的抬起头看着云烨说:“你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是不是想了什么办法拿到了起居注?快快拿来,朕要看看。”

    “没有,颜家不知道把起居注藏到哪里去了,不过陛下要看自己的历史微臣却是有办法的。并且给您带来了。”

    李二一咕噜坐了起来,见云烨把自己背上的大包袱放在榻上,解开之后,发现全是线装的手抄书籍,翻开一本只见扉页上用毛笔写着四个圆润的大字《贞观纪年》。疑惑的看着云烨等他解释。

    “陛下,贞观年间大事不断,精彩纷呈,想记录这段历史的人可不是只有颜家一家,书院的史家们也在搜集整理贞观年间的事情,汇编成册,现在已经写到了贞观十四年,要论起史料的详实,颜家还没有办法与我玉山书院相提并论,不管在人力物力上,他们家根本就没办法相比,除了比颜家起居注少了宫闱秘闻之外,在天下大事,人情风物,地理变迁,律法颁布,朝政更替,远比颜家详实。

    您看,这篇西域志,主笔者就是玄奘,书院史料馆还特意访问了远征西域的侯君集,宁大昌,还有锲必失力这些主帅,还访问了随行的将校军卒不下百人,这些东西颜家可没有,商税部分执笔的乃是房相,长孙仆射,刘汨,还有长安东西俩市的主官,牙行的首脑,大商户,中等商户,下等商户这些人做的注脚,看完这部分,陛下就会对商税有一个清楚明白的认识,总之,只要是您想看的不管是政令,法令,军令,刑赏《贞观纪年》里都有。

    这些东西之所以在微臣这里,是因为书院需要微臣补足南洋篇,还有辽东篇,至于青雀那里的物理篇晦涩难懂,陛下就没必要看了,一个人精力有限,顾不过来的。“

    李二大喜,翻开一部,就发现那里正好讲到自己与颉利渭河对话的一幕,白马之盟李二自然记得清楚,看了一段之后,指着其中的一段话对云烨说:“这里不对啊,木桥只有一百五十步,何来三百步之说?隔着三百步朕和颉利如何对话,只有一百五十步,因为百步之外就算有强弩轰击,无舌他们也会拦下来,再近了就很危险,远了说话听不清楚。“

    云烨立刻拿过笔墨,将李二的这段话记录下来夹进了书页然后说:“陛下,这些书您只能看也可以摘录,但是不能印制,因为这涉及到版权的问题,您也知道,玉山书院的夫子们对钱财毫不在意,只要牵涉到版权,没道理好讲,比颜家人难缠多了。“

    李二点点头表示答应,学问这东西已经不是律法能管束得了的,他是皇帝也不行,只是刚刚看了两页,就头晕目眩,不得不停下来。

    明显是高血压,目赤红肿的血管贲张,没有好的降压药,只能苦熬,见李二实在辛苦云烨小声的说:“陛下,臣有一个土办法,能快速的减轻陛下的症状,就是难看了些,不知陛下要不要试一下。“

    捂着脑袋的李二赶紧说:“快点,朕头痛欲裂,不管什么法子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陛下的症状其实就是血气过旺,既然气血过旺,那就泄掉一些就是,再辅以孙道长的草药,一定会让陛下轻松好多。“

    “如何泄?“长孙和李二一起问。

    “血多了,那就放掉一点就是了,从耳朵上采血,一日半两对陛下的身体是无害的,头疼的症状就会立刻减轻。”

    李二想都不想的就要长孙拿小刀子割他的耳朵,他已经被头疼折磨的一点耐性都没了,李二上惯了战阵,知道这种法子出自战场,快速有效,虽然会流血,但是能救命,这和受伤的将士们把没救的伤腿,伤胳膊锯掉是一个道理。

    见长孙犹豫着不肯动手,烦躁地说:“这是战场上的法子,朕中箭的时候拿烙铁烧过伤口,这点疼算什么,赶紧的。”

    长孙无奈,这事只有她能干,别人没胆子拿把小刀子在李二的脖子上晃来晃去的,把小刀子在蜡烛上烧了,然后擦干净,狠狠心在李二的耳垂上割了一道小口子,果然是高血压,耳垂上割一刀居然都能流出血线来。

    长孙按照李二的吩咐在两边耳朵上都来了一刀,两个宫女战战兢兢地举着金杯接着留下来的鲜血,直到血线变成了血滴,继而不再滴血,长孙和云烨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二揉揉太阳穴,对长孙说:“确实轻松了好多,眼睛已经不涨了,头也不是那么疼痛了。”然后看看摆在面前的两个金杯,摇摇头说:“耗损还是有些大,祖宗精血不可弃之

    !”说完就端着金杯把自己的血喝了下去。

    看着李二被鲜血染红的牙齿,云烨又想呕吐,李二喝完鲜血漱了口,连漱口水都吞了下去彻底的做到了不浪费半点。

    长孙把李二扶到床榻上见他闭着眼睛睡着了,这才和云烨出了殿门,有些迷茫的说:“诸事纷杂,千头万绪的那里是一时半会能够理得清楚的。”

    “娘娘不要为难,微臣送来的是《贞观纪要》,魏侍中正在整理《贞观补遗》全书共三部十六卷,乃是贞观年间所有政务得失的名录表,有总结,有教训,还有各种补救办法,明日就会送给陛下研读。房相,杜相也把自己多年积存的政务心得汇编成了《贞观心得》现在正在做删减,听说不下六十万言。

    颜家因为拒绝了陛下看起居注,心中羞愧,所以就把颜之推老先生撰写的《颜氏家训》准备献给陛下,阐明他家对于教育的看法,乃是无价之宝,李靖,李绩他们合著的兵法早就超越了《六韬》《六军镜》据说可以匡正得失,也准备献给陛下……“

    长孙的眉毛顿时就竖了起来,阴测测的说:“陛下病体未愈,你们就大肆的献书是何道理,莫非还准备羞辱陛下?“(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