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奢侈品税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许敬宗终于认识到自己单打独斗在勋贵这个圈子里是没办法混下去的,所以,他开始给自己寻找朋友,薛子怀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只要把薛子怀收入门下,薛万彻,薛万仞兄弟两就会成为自己的盟友,至于丹阳公主,许敬宗从来不认为一个暴躁骄奢淫逸的女人会成为自己的阻碍。

    但凡是有点眼光的,都已经看到大时代已经来临,这是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糟的时代,能顺应历史大潮的人就会混的如鱼得水,不能与时俱进的人在这个新的时代面前就会觉得格格不入,老的理念在和新的思潮做最后的搏斗,云烨认为,新时代的獠牙已经显现,并且已经咬在了“过去”这个老人的咽喉上。

    李二和长孙还是在岳州的大街小巷转悠,有时候还会出现在郊外的农田里,他们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而是在韩城,钱升的陪伴下有目的的查看新城。

    云烨当年胡乱扔稻秧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座小小的庙宇,碑文还在,上面讽刺的口吻没变,只不过在最后面加了一句话:“年末,此处田亩丰产一成。”

    庙里有云烨的造像,也不知道谁刻得,居然将云烨惫赖的模样刻画的入木三分,手拿着一束稻秧正在往田地里扔。

    “胡闹也能闹的百姓自动给他造像,朕实在是无话可说。”李二进到庙里,拿手拍着塑像的脑袋感慨万分,这家伙的神奇到底是运气还是冥冥中真的有百神呵祐。

    “娘娘不知,云侯当年金冠锦服的要种地微臣就觉得不妥,不过他一个少年贵人有种地的心思就已经难得了,谁料想,他种地的法子就是抡着稻秧到处乱扔。您没见到啊,别的田地里的秧苗都是整整齐齐的,只有云侯种的这片地乱七八糟。

    微臣认为他就是在胡闹,拿种田这样的大事瞎胡闹,气的不行,就辞了官打算回乡下教书。微臣万万没想到,别人辛辛苦苦种的整整齐齐的田地,秧苗长势居然赶不上他胡乱扔的,于是微臣就收回了辞呈,打算到秋收之时再看看,结果您也看到了,微臣不得不自抽嘴巴,在那座石碑上又刻下了最后几个字。“

    长孙对云烨的神奇见怪不怪,看着田地里已经要收获的稻田问:“本宫观田地里的秧苗依然整齐。既然云烨随便扔都能多打一成粮食,百姓们为何不学着做?”

    钱升苦笑着说:“娘娘啊,老百姓一年到头就指望地里的这些收获活命,谁敢拿土地里的秧苗胡来,胡乱扔秧苗这种事自古以来闻所未闻,云侯能成功,百姓们认为这是有福的勋贵祖宗在保佑,自己草命纸身的没那个福气。还是按照老祖宗的法子种田稳当。”

    长孙叹了口气和李二对视一眼,继续前行。李二看着四周葱茏的群山问韩城:“这里三面环山,一面近水,沼泽密布,蚊虫横行,为何很少看到野兽?朕以前听闻云梦泽里蛟龙横行,山上虎豹成群。如今我们君臣在这里走了一天为何连狐狸之类的小兽都很难见到?”

    韩城躬身回答说:“回陛下的话,微臣如今只是叹息蛟龙太少,虎豹的踪迹难寻。”

    “哦?这是何故,蛟龙与虎豹都是害虫,卿为何有此感叹?”李二知道其中必有缘由。没有轻易地下结论,反而出身询问,前几天的遭遇让他耿耿于怀,岳州这地方有很多地方都和其他州府不一样,其中一条就是岳州城门从不关闭,只要到了后半夜就会有络绎不绝的车马驶进岳州城,问了之后才知道,岳州城不允许商家白日进货,只能在后半夜街市无人之时将货物运进岳州,原因就是刺史认为猪羊过市有碍观瞻。

    “陛下,蛟龙虎豹虽然都是害虫,却也全身都是宝,蛟龙皮鞣制之后就成了最好的皮料,用来做靴子经年不坏,您有所不知,最好的糅皮工匠,能把一张蛟龙皮剥离成四层,就这样云侯还不满意认为剥离成十张才算合格,剥离后的鳄鱼皮柔软如丝,坚韧如麻,用来制作各种箱笼乃是上上之选,您看,那些女官身上背的箱包就是云家店铺出产的,价格贵的离谱,以微臣的俸禄一年买不了几个这样的箱包。

    蛟龙肉现在更是紧俏,医家认为蛟龙肉能够补气养血,平喘止咳,所以大户人家都备有蛟龙肉干以备不需。至于虎豹,也是一样,长安来的高手匠人制作的皮裘如今已经贩卖了大食,岳州城有两成的产业就是依靠这些蛟龙和虎豹支撑的。

    如今岳州城周围不但见不到大个的蛟龙,就连小的都不见踪影,虎豹之类只能进入深山才能见到,就因为如此,岳州制作的箱笼和皮裘,价格又高了好多,微臣非常担心这些祸害没有了会给岳州造成冲击,没想到云家人居然从鄱阳湖引来小蛟龙,人工饲养,估计饲养虎豹也已经在云家人的计划之中了。“

    李二唤过一个随行的女官,让她把自己的背包拿过来,李二拿手撕扯几下,有打开看看,女官的俏脸立刻变得绯红,里面都是些女人的私人物品,李二不管,翻过来就倒在云烨塑像前面的供桌上,看着背包上一个铜质的被云朵包围的鳄鱼标示仔细研究。

    “这种箱包妾身有很多,云家只要有新货都会送到宫里一些,只是她们的价值妾身就不知道了,一个箱包能有多贵。欢奴,你的这个箱包花了多少钱?”长孙上前接过箱包不以为杵的问自己的女官。

    “回娘娘的话,这是奴婢攒了两年的份例昨日在云家老铺买的,用了十二个银币。”女官把头垂的低低的,不敢看长孙,娘娘一向崇尚节俭,看不习惯这样的行为。

    “十二枚银币?”长孙惊叫了一声,随手一巴掌就拍在女官的脑袋上:“云家的东西要价从来都是黑了心的,五十石粮食就买了这个东西?”

    见到长孙发怒,欢奴连忙跪下请罪,其余的女官都把自己的箱包放在长孙面前也跪下来请罪,居然每人都有一个。

    韩城拱手替这些女官求情:“娘娘息怒,微臣家中有一妻一妾三女,这样的箱包足足有十个之多,箱包对她们来说已经是除首饰之外最大的念想了,她们随娘娘从长安来岳州,不购买一些箱包微臣才会奇怪。“

    “你是说妇人家购买这东西已经是常态了?“长孙不敢置信问韩城,这东西毕竟太昂贵了,一般的人家可购买不起。

    “确实如此,微臣有些老友身在楚州,成州都会来信要求老夫替她们购置几件新式的箱包,说来惭愧,微臣的俸禄都搭在这上了。“钱升也在一旁帮腔。

    “混账,都是混账,心思都到哪里去了,一个箱包哪里价值五十石粮食了,本宫这就要去问问云烨这个混账东西,如此搜刮民财天理何在!“

    李二却笑了起来按下长孙指东画西的手说:“朕倒是认为价格定高些是对的,能买得起这些箱包的都不是贫寒人家,至少需要衣食无忧才行,这东西能把一个妇人和普通百姓家的妇人从根本上分成两个阶层,十二枚银币并不多。钱升,云烨怎么说?”

    钱升无奈的说:“微臣当初问过云家人,他们说他们卖的可不是什么皮包,他们家只贩卖尊贵的生活,这个皮包不过是一个表示主人身在富贵生活中而已。”

    李二呵呵一笑说:“朕想起来了,云烨以前就奏请过加征奢侈税,当时朕不以为然,现在看起来云烨这是给朕敲警钟啊,也罢,五十石粮食买一个皮包赚的确实过分,来人,拟旨。命中书省制定奢侈品名单,将它们的税率提高三倍……“

    李二宣完旨意就让女官们起来,并不准备呵斥她们,自己能在无意中发现一个漏洞并且迅速补上,不能不说这是一个胜利。

    皇帝准备征收奢侈税的消息顿时让云家老店的大掌柜老周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赚钱赚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底,现在好了,朝廷开始征收重税了,这是大好事了,云家做生意从来都是以稳妥为第一,必须合情合理合法,奢侈税的出台让早日的担心顿时化为乌有。

    泡了一杯热茶,找了一把最舒服的椅子坐下来,今年主家的木牌该落到老夫手里了吧,征收重税?到底征了多少?这得问问,刚才没听清楚。

    “福寿,福寿,你说说,陛下的旨意里到底说没说奢侈税的税率是多少?“老周放下茶碗就问刚才报消息的伙计。

    “掌柜的陛下把奢侈税订的比现在税率多了三倍。“伙计连忙回答。

    “什么?“老周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袖子把茶碗都带倒了。惶急的对伙计说:”赶紧去告诉侯爷,陛下又在拍脑袋了,三倍,怎能是三倍,陛下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要是通过了三省,咱家非得被骂死。“(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