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负重的李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哀叹的声音不时地从静静地凉亭子里传出来,长孙把一条带子紧紧地勒在李二的头上,皇帝的头疼病犯了,自从长孙告诉皇帝那个该死的累进税制是怎来的之后,他就开始头疼,正在给魏征准备手术的孙思邈,急急地过来诊过脉之后说是忧思过度,不需服药,只要静养两天就可以痊愈。

    “观音婢,你说房玄龄,杜如晦,云烨三个人是不是正在笑话朕?笑话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丢人啊,朕处理过的政务成千上万,哪里能一一记住这些琐碎的小事。”

    长孙轻轻地揉着皇帝的太阳穴说:“陛下,这可不是小事,妾身算过,光是恒顺号一年少缴纳的赋税就超过八万枚银币,再加上长安,洛阳,晋阳,益州,扬州,广州,敦煌,登州的豪商少缴纳的赋税,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拿来修路足够修好几千里的道路。

    您把精力过多的放到百骑司那些人的身上了,妾身一直想要说,总觉得自己不该插手,今日的事情妾身认为发生的好,陛下能警觉过来那些钱财就不算什么。“

    “不盯着不行啊,帝国越来越大,朕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盯着这个国家,就算这样,依然出现了无忧草事件,如果不是云烨不满无忧草的用法,他就不会试探朕,朕也不会知道原来百骑司里也有私自下令这回事,几个供奉不甘寂寞,想要做事朕明白,但是他们的手段过于阴毒,会折损皇朝的气运,这是不能容忍的。

    他们向朕禀报了有秘密材料会运到京师,但是却没有说明白秘密材料竟然会是无忧草。他们就指望着朕疏忽大意,遗漏掉这件事,如果不是云烨说起,朕相信那些无忧草会成为吐蕃头人的恩物,这样做虽然会给大唐带来利益,相比无忧草的后患。这样的利益不要也罢。

    此次斩首一十八级,就是让那些供奉们看清楚朕的心胸,如果想要把吐蕃人彻底消灭,朕有的是法子,秦岭里的一个山洞里就有一件更加恐怖的武器,也更加的有效,朕只是把那只恶魔锁在不见天日的洞窟,也不愿意动用,就足以说明朕对上天是恭敬的。只想让上天多眷顾我大唐几年。“

    长孙叹口气把李二的脑袋搁在自己大腿上怜惜地说:“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您一个人就算是长八百双眼睛也看不过来啊。

    更何况您的麾下人才济济,房玄龄,杜如晦,魏征,李靖,李绩,我哥哥。这些老狐狸已经足够您操心的了,下一辈的小狐狸也已经长成了。承乾,青雀,李恪,云烨,长孙冲,程处默。牛见虎,马周,刘仁愿,还有那个叫嚣着要平定吐蕃的王玄策,一个赛一个的狡猾。一个比一个心思多。

    这些人对于国朝来说这是盛世来临的先兆,国朝一茬一茬的人才纷纷出现妾身本来应该穿上朝服带着所有的妃子向您恭贺,这是妾身这个做皇后的本分,可是作为您的妻子,妾身实在是不愿意您耗费心神的和这些人打交道。

    不说别人,光是一个云烨和他打交道多了都会折寿,妾身昨日不过拿了他家的一点珠子,您不过浪费了他家的一顿饭食,今天早上,他家的酒楼就专门把陛下昨日点的那桌酒席拿纱罩罩起来,上面专门写了几个字“这是陛下钦点的美食。“听说想排队吃这样宴席的人已经排到了中秋。

    珍珠行也没有放过妾身,店铺的大门在绸布上书写了“皇后娘娘也爱这里珠子“这么几个大字,于是珍珠行里的妇人就摩肩擦肘的抢购珍珠,最可气的是珍珠行居然趁机把价格提高了三成,妾身估计,八条月光链子也被他家赚回来了。”

    李二刚要坐起来发发脾气,却被长孙在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火气就消散了。

    “算了,您怎么说啊,那桌酒菜就是您点的,妾身也拿了珠子,所以咱们夫妇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这些都是小事,其实妾身最担心的是有一天内府的钱财会超过国库,妾身以为,皇家不能再把钱庄握在手里了,现在钱庄虽然挂在户部的名下,但是真正运作钱庄的还是内府,这是非常不妥当的一件事。

    妾身昨夜特意查看了岳州钱庄的账目,数目非常的惊人,钱庄已经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孩已经长大了,陛下,您是该给他找一个合适的去处了,妾身已经掌握不了钱庄了,现在已经有人提出用廉价的纸片代替金银铜成为钱币,妾身不懂,万一错了就会酿成滔天大祸。“

    “云烨怎么说?“李二听完长孙的话不由得坐了起来。

    “妾身在大帝号上曾经问过云烨,云烨当时的脸色变得煞白,像是看到了最恐怖的事情,说了一些妾身听不懂的话,最后云烨红着眼睛对妾身说:“再敢有提起印制纸质钱币者斩立决!”

    李二闭着眼睛思量了一阵子缓缓说:“相比别人,我更相信云烨的判断,钱庄本来就是他和太子,还有恪儿鼓捣出来的,所以如果世上有一个人最清楚钱庄利弊的人因该就是云烨,回到长安之后,钱庄的事情我们需要好好和他谈谈,我只担心钱庄的发展太快,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夫妻两相对无言,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凉亭子里显得更加的幽静。

    云烨被一辆豪华的马车接去做客了,请客的人就是薛万彻,等到云烨到达薛万彻在岳州府邸的时候,许敬宗已经酒意半酣,半躺半卧的靠在锦榻上考校薛万彻大儿子的学问。

    “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许延族问薛子怀此话何解?“

    薛万彻的大儿子虽然身子和他父亲一样雄壮,但是眉目却清秀,正在低头遣词造句,打算考虑周全了再回答,很明显和他父亲是两个性格,一个浮躁,一个沉稳。薛万彻平生最恨的就是咬文嚼字,这一会去屏气收声,目不转睛的看自己的儿子,面色紧张,酒杯里的葡萄酿都已经洒到锦塌上了依然不觉。

    薛万彻的大儿子终于打好了腹稿拱手说道:“此语出自《论语》颜回篇第十二,颜渊问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克制自己,一切都照着礼的要求去做,这就是仁。一旦这样做了,天下的一切就都归于仁了。实行仁德,完全在于自己,难道还在于别人吗?”颜渊说:“请问实行仁的条目。”孔子说:“不合于礼的不要看,不合于礼的不要听,不合于礼的不要说,不合于礼的不要做。”

    云烨站在门外直到薛子怀回答完毕才拍着手掌走了进去笑着说:“延族兄今日好雅致,怎么想起考校子怀的学问来了,这孩子一向勤勉,并没有因为生活富庶而改变自己的志向,这样自律的孩子将来必然会是一个有出息的”

    薛万彻大笑着站起身迎客,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清秀的妇人,看到薛万彻志得意满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女人满足了他对女人的一切渴求。

    “云兄来的晚了,罚酒一殇可是逃不掉的,来来,先饮了这杯罚酒,再喝迎客酒不迟。”那个妇人盈盈下拜,拜谢了云烨的援手之德,这才斟满了一殇酒,由薛子怀跪地献酒:“云叔叔的大恩大德薛子怀永世不忘,请酒!”

    “小事一桩,折腾孩子做什么。“云烨佯装发怒,还是接过薛子怀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后,抚着他的头顶说:”你刚才回答延族先生的问题,回答的并不完美,你听着:克己复礼为仁”,这是孔子关于什么是仁的主要解释。孔子以礼来规定仁,依礼而行就是仁的根本要求。所以,礼以仁为基础,以仁来维护。仁是内在的,礼是外在的,二者紧密结合方能称之为仁。

    你要记住,看书不是要求你片面的理解这句话,而是要用心去体会,用自己的语言来阐述它的含义,其实这就是做学问,并不深奥。

    看样子延族兄有意收你为弟子,如此良机为何不知把握,见到延族先生这样的名师只要有机会就要纳头就拜,三分把握都嫌多,你性子沉稳,谋定而后动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会帮你占到便宜,人是善变的,有机会就要把握,老天爷在你的一生里不会给你太多的机会,抓到了就能改变你的一生。“

    薛子怀听到云烨的话,站起身来扑通就跪倒在许敬宗的榻前,连连磕头不已,每一声都脆响无比。

    妇人看到薛子怀额头已经有了血渍,习惯性的想去护住儿子,却被薛万彻牢牢地拽住,铁血汉子流着眼泪对妇人说:“这是孩子的造化,千万莫要耽误了他!”(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