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商业奇才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笑着说:“很好,我想起来了,十三年确实有这样一道旨意,皇帝言出法随,你们执行的很好,不要紧张,慢慢说,怎么个涉外退税,工部是怎么制定的,岳州都是怎么实施的都说说,不管你说了什么老夫保证没有人敢问你的不是。“

    见到主簿发现断鸿是宦官之后开始紧张起来,李二就温言安慰,这是他的另一个毛病,对于朝中的大臣大发脾气雷霆阵阵,但是对于底层的官员却向来优容有加,刚才还在发脾气,现在却慈善的像邻家大叔,这种情况随着对方身份变化而变化,对房玄龄,杜如晦从来不会说一句老哥之类的话,如果在田间地头,他和老农揽着肩膀,称兄道弟是为常事。

    “贵人不知,岳州最近多了很多的胡商,他们带来的金块,银块,或者金沙,金饼子,银饼子远远不及咱们大唐的精美,成色也多有不足,交易的时候大唐商户不愿意收他们的杂色金银,这个时候就会按照胡商的金银成色来厘定成交价。

    当然,大部分是把胡商的金银成色是往低里说的,然后钱庄拿回来重新铸造,去除火耗之后会有一定的剩余,这样账面就会出现盈余,账目平不了,所以这些多出来的金银会当成商家的利润重新上了赋税,之后,如果还有剩余,就会发还给商户,珍珠行账面上多出来的那二十余枚银币就是这么来的。“

    房玄龄补充道:“的确如此,户部的账面不能出现不足,但是也不能容忍盈余,入一笔出一笔,两两核算之后账面的数目应当是平等的,不足就说明少了收入。多出来就表示那里出现了差错,这也是不允许的,老夫在审核账目的时候不会容忍短缺,也不会容忍出现盈余,不管有了短缺和盈余必然就说明此地出现了不法事。“

    李二点点头,又翻了翻珍珠行的账簿问:“十四年的赋税比十三年多了六成。是不是说明珍珠行去年赚的钱比前年多了六成?“

    “回贵人的话,不一定,依小吏来看,珍珠行去年的利润要比前年多出来一倍不止。以前确实就像贵人说的,商家的利润涨了一倍,赋税也必然跟着上涨一倍,咱们大唐的赋税被陛下改了之后就成了目前的状况。“

    李二愣了一下,回头问房玄龄,皇帝是怎么改的赋税?我怎么不知道?“

    房玄龄苦笑着说:“这位张主簿所说的一定是陛下在十一年之时提出的累进税制。就是缴纳的赋税越多,享受的各种减税的力度就越大,比如缴税一百枚银币和缴税一千枚银币,他们的产业利润相差可不是十倍,有时候甚至是十五六倍。”

    李二一下子就把手里的茶碗扔了,恼怒地说:“这样一来岂不是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利润少者反而要缴纳更多的赋税。这不公平,你这个尚书左仆射的职责之一就是匡扶社稷。矫正帝王得失,明知道不妥那个时候干什么去了?”

    房玄龄还没有下拜,张主簿首先咕咚一声就昏厥过去了,云烨让老邵把张主簿还有另外的几个小吏带到了后院,吩咐侍卫把店门关上,这一幕可不能被外人看见。

    房玄龄跪倒在地低着头不做声。杜如晦也是如此,长孙则站起来和李泰一起观看墙上的字画,尤其是看到中堂上那幅硕大的乌龟戏水图母子二人窃窃私语,兴致很好。

    “云烨,你来说。朕不信你当初会不知道这个结果,为了自己发财,黑了心了。”猛然间听到皇帝这么说,长孙吃惊的转过头来,看看气急败坏的皇帝,就急急的对云烨说:“不许你说大逆不道之言。”

    这是长孙第一次在皇帝处理政务的时候插话,李二疑惑的瞅着长孙,还发现自己的儿子李泰也是一脸的尴尬,立马意识到这事可能怪不得别人,多半是自己的错,皇后这是在给自己挽回颜面,多年的夫妻,这点默契还是不缺的。

    云烨刚要痛痛快快的说话,被长孙一句话差点噎死,只好翻着眼睛看房顶。

    “云烨,朕疲乏了,这就回行宫休憩,我们明日再议事。”李二吩咐完,侍卫就打开了大门,一辆马车被侍卫赶了过来,李二,长孙钻进了马车,大街上不断地有侍卫钻出来加入侍卫的队伍,在李泰的指挥下浩浩荡荡的杀向行宫。

    瞅瞅皇帝走了,云烨把跪着的房玄龄和杜如晦搀扶起来,让到椅子上坐下,亲自给他们倒了茶水这才说:“房公,杜公,想想法子啊,陛下这么做我们回到长安就没好日子过了,累进税制是陛下自己为了少缴点赋税给自己开的口子,贞观十一年的时候有资格享受这道累进税制好处的可只有皇后娘娘,陛下没想到只过了三两年,有资格享受这种谁知的人变得多了好多,现在后悔了。

    咱们当年可都是反对过的,是陛下自己一意孤行,现在又拿我们来顶缸,如何是好,政令这东西是没法子朝令夕改的。“

    房玄龄喝了一口热茶没好气的说:“老夫有什么好法子,摊上这么一位陛下,苦苦的熬日子呗,这道政令对大唐的商业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好些小商家自动合并,抱成团的准备享受这道政令大餐,现在看来对大唐还是有好处的,等到大商家越来越多,朝廷的税收必然进入一个瓶颈期,再想要如此快速的发展就难了。”

    杜如晦放下茶碗接着说:“陛下这种拍脑袋得来的政令出现的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军中的退役令,军马法,不都是这个样子?一旦发现不合适,宁可硬着头皮继续执行,也不愿意折损了自己的颜面,退役令将府兵退役的时间提前,服役的时间也提前,看似没有改变,军中的青壮甚至变多了,可是老夫宁愿多些四十余岁的老兵,也不愿意要更多地十六七岁的娃娃兵,这种自减战力的事情,许多的老将军已经抱怨过了。”

    “您两位发现了没有,都是些急功近利的法令,说明陛下在着急,他想一口气走完前人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走完的道路。”

    “有什么好急的,大唐现在的状况之好乃是数百年来罕见,外无强敌,内无忧患,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只要将眼前的状况保持下去,老夫敢说不出十年,大唐自有一番新天地,如果能保持百年,那时的状况老夫都不敢想。”

    “贪心了,贪心了,老房你在长安兢兢业业的处置朝政,老夫马不停蹄的四处检阅大军,老李在沙漠上喝马尿,长孙在草原上啃咸菜,三个异族将领在冰天雪地里压榨高丽人,云侯在危机重重的大海上苦熬,还不是想着让大唐平安无事么,现在非要弄出新的事端来,这一回老夫和都不会答应陛下再折腾了。”

    杜如晦说完拱拱手就去自家的粮店里去了,房玄龄也背着手回了自家的生药店,云烨站在自家的珍珠行门口感觉这两位大佬此时更像是一位锱铢必较的掌柜。

    “云侯,救命啊,小吏委实不知道那位是陛下啊!”

    “陛下是很讲道理的,你说的又没错,也没有徇私枉法,担心什么,回去吧,今天你也没心思查账,我估计啊,你马上就要升官了。”

    老邵站在云烨身后目送又惊又喜的张主簿离去,小声的说:“这狗日的又沾了咱家的光,平白无故的得见天颜,祖坟上冒了青烟了。”

    “别管人家祖坟冒不冒烟,你家侯爷我已经气的冒烟了,帝王珠没了,给那么海蚌的肉缝里埋了金粉,就出来这么一颗极品,还被皇后拿走了,气死我了。”

    “侯爷莫恼,老邵我也是身经百战的商业奇才,怎么可能会捅这么大的篓子,那颗走盘珠咱家还有,海蚌田里面的海蚌产出的金色珍珠可不是只有那么一颗,还有九颗都在宝库里放着呢,那串月光倒是最好的宝贝,皇后娘娘来了,必然不会付账,可是不能空手而回啊,那串孩儿脸是老奴特意说已经被小丫小娘子选走了,娘娘不是没拿么,倒是后面再售卖金色珍珠咱家必须拿出一个过得去的借口。”

    这就对了,这才是云家的人,面对皇帝也能分清楚里外,老邵虽然平日里喜欢吹牛,但是人绝对是一等一的好人才,皇家可没有。

    “你傻啊,娘娘刚从咱家拿走了一串珠子,和一颗走盘珠,这事你必须大肆的宣扬,门口就用红纸写上,皇后娘娘也喜欢我家的珠子。就这句话,别改,就不信,娘娘都喜欢的东西岳州城的妇人们会不喜欢?对了娘娘光顾过,咱家的店铺身价就不一样了,把价格统统提高三成,就不信把娘娘拿走的那点东西赚不回来。”

    老邵连忙点头应是,侯爷都走了半个时辰了,老邵还在啧啧赞叹,自家的侯爷才是经商的奇才。(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