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逛街,杀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这才是朕想看的景,因为水运开通,百姓们就有了谋生的门路,那些才高德韶的会成为官员,那些喜欢经营的会成为商户,有勇力者会从军,没有这些本事的就只能规规矩矩的靠自己的力气吃饭。

    昨日九公对朕哭诉,说自己无拳无勇还不会经营,手里握着十万枚银币却无处下手,唯恐自己的十万枚银币被你采购成地毯和木料,或者买了几个杯子回家,如果是那样,他就只好在向阳坡上找一块好地自己埋葬了自己。

    云烨,九公他们信不过你,把十万枚银币交给了朕,要朕帮他们采购一些来钱快的货物,最好他们运到晋阳就能立刻出手大赚一笔,朕没有想到他们千里迢迢的来到岳州就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只要求大赚一笔改善一下族人的生活,朕以为丝毫不为过,你说呢?“

    云烨苦笑着说:“乍一听很刺耳,不但要求稳赚不赔,而且还要大赚,如果是别人这么说会被那些商家鄙视至死,可是啊,就冲着他们的族长是您,这个要求确实不为过,陛下想着将本求利,已是万民之福,族人们也没有想着巧取豪夺,这已经非常的难得了,这个生意就交给微臣去做吧。

    不会把他们的血汗钱变成几方地毯,或者变成几把椅子,也不会拿他们的钱财去购买几套茶杯,虽然这样做可能赚的更多,微臣一定把他们的船装的满满当当,不知道三倍的利润能不能让他们满意?如果这个条件还不满意,微臣就会帮他们购买无忧草,岭南市舶司扣下的这东西可不在少数。贩卖无忧草轻轻松松三十倍的利毫无问题。“

    “胡说,那种地狱里来的东西怎能摆到明面上说,孙思邈种了半亩地朕都忧心忡忡。这种东西拿到了就该就地销毁,你囤积在岭南做什么?“

    “禄东赞留在长安未走,一直想从中原带走些东西,微臣以为无忧草这样的好东西正该那些以神灵自居的上师们享用,苯教徒醉生梦死,明明是凡人却要操神仙的心。或许人家真的是神灵,无忧草也伤害不了人家分毫。“

    李二的脸色变得很不自然,肃声问云烨:“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那些无忧草大概已经被你带到了岳州吧?“

    “没有,那个地狱里的毒物微臣不敢擅专,也没有资格对这东西做任何处置,陛下当年就说过,私自拥有此物者,死!这是雷池。微臣不敢越过一步。微臣是岭南百骑司的临时头领,接到了百骑司的指令,将这东西运往长安,这里是密令,微臣一直揣在怀里,请陛下勘验。”李二接过那封密令,随手交给了严松,严松掏出另外的一张纸两相核对一下。见两张纸的缺口严丝合缝,这才对皇帝说:“确实无误。“

    李二松了口气说:“百骑司密报说大帝号上有三口箱子乃是绝密。能下令开启者只有朕,这些天朕一直在想会是什么东西,为何只有朕有这个权利解封,所以迟迟没有下令,现在看来,就是这东西吧。云烨,人可以不择手段的害人,但是不能欺天,我大唐如日中天,朕就不信煌煌天威不能让他们敬服。这样恶毒的东西,朕不会用的,免得有一天祸延子孙。严松,持我令牌,将大帝号甲字一号库房里的三口箱子检验过货物之后就地焚毁,缺失一两,你就自尽吧。“

    云烨没有问这道密令是谁发出来的,这些天被这东西搞得快要崩溃了,早就对皇帝说过,无忧草是毒瘤,需要尽早割除,西方来的船只上,只要有无忧草被市舶司查到,等待他们的就是最残酷的惩罚,螃蟹岛上的尸体不全是海盗的。

    俱兰国来的商船上,好多的水手都拥有此物,一些富商甚至把这东西当成礼物献给李容和冯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邕州和广州收缴了这些,准备焚毁的时候却接到了百骑司的这道奇怪的密令,今天不过试探一下皇帝的口风,云烨发现皇帝竟然不知情,但是严松却能立刻拿出密令的另一半迅速核对,这就非常的奇怪了。

    皇帝知道内情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迅速追查到底是谁发出的密令,而是毁尸灭迹,这里面一定有一篇很大的文章,云烨不敢问,也不能问,因为特意被云烨拉来当见证的房玄龄与杜如晦两人闭着眼睛在养神,对于云烨和皇帝的话充耳不闻。

    拿吐蕃当借口,是云烨事先给自己留的一条退路,也是给皇帝一个台阶下,没想到皇帝更本就没有使用这东西的想法,到底是谁?

    大唐的秘密还有很多,云烨只知道冰山一角,今天冒险掀开了其中的一道面纱,面纱后面还是迷雾重重。

    云烨决定抛开探秘的心思,给皇帝禀告这件事是自己必须做的,什么都不说才会引来满身的麻烦,现在陪着皇帝暗访岳州才是正事。

    李泰陪着母亲走在最后,得意的指着泰和号的门脸向母亲夸耀,蜀中这几年的桑情不好,生丝在岳州打开了销路卖往了蜀中,所以这几年蜀锦的产量大增,他封地里的蚕农受益匪浅,他也赚了很多的钱财,这时候自然要向母亲表功。

    李二看着庄严肃穆的岳州衙门笑着说:“关庭珑倒是有趣,别人做官从不修衙,担心受到不好的影响,他倒好,将衙门修的气势宏伟,算是朕看到的最气派的衙门了。”

    房玄龄回答说:“由不得他,下拨岳州的款项都是专款专用的,给他修衙门的钱他用不到别的地方去,否则户部,御史台就要找他的麻烦。”

    “房卿,你家的店铺是哪一家?可在这雨花街上?”李二似笑非笑的问房玄龄。

    房玄龄非常难堪的说:“臣惭愧,贱内说岳州是个做生意的宝地,所以就在这里开了一家生药行,这家乾顺号就是。”

    李二哈哈一笑当先迈步走进了乾顺号,房玄龄的脸黑的像锅底,李二这是不打算给自己留脸面了。

    店铺的门面不小,四折的门板卸掉后进进出出抓药的人很多,店里还有两位坐堂的郎中,伙计见李二气质不俗跑过来要招呼,被柜台后面的掌柜撵走了,亲自站出来招待李二,他不认识李二,但是看到自家老爷跟在后面,这个黑衣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贵人来到小店,不知是抓药还是诊脉,您尽管放心,小店出售的生药都是货真价实的原产地的好药,发现一味不对,小老儿的人头尽管拿去,店内坐诊的先生也是岳州城有名的良医,只要在小店抓药,诊费全面。“

    几句话说完,掌柜的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汗水已经把衣衫浸透了,两条腿打着弯,似乎随时准备跪下去,明知道面前的人是皇帝,偏偏要当成一般的顾客来招待,对他的心脏是一个极大地考验。

    李二非常没有礼貌的拉开抽屉检查药材,这一般是孙思邈的活计,李二想要自己看出药材的真假,没有十年的苦工是不成的。

    瞅着一脸尴尬的房玄龄,云烨的童心大起,也跟在皇帝的后面把密密麻麻的抽屉往外拉,一边拉一边喊:“不得了了,你这是黑店啊,砒霜都有,天啊,乌头,丁公藤,九里香,蟾酥,断肠草,马钱子,一样都不缺少,房先生,您这是药店还是毒药店啊?“

    房玄龄面不改色,倒是掌柜的快要吓哭了哆嗦着说:“您行行好,砒霜是打虫的,乌头是镇痉挛的,丁公藤,九里香是消肿止痛的,断肠草,马钱子都是治疗骨折,还有后病的良药,那家生药铺都有售卖,不光是小店有。”

    “那好,给我来两斤砒霜,最近肚子不舒服说不定长了虫子,回家泡水喝。”云烨这一闹,李二回过头来恼怒的对云烨说:“胡闹什么,老夫觉得最近虚火上升,口舌不适准备找点胖大海煎汤,哪个要你胡说八道,滚出去。”

    掌柜的连忙拉出装着胖大海的匣子,放到柜台上请李二挑拣,云烨只好滚出去,门口的房玄龄拱拱手说:“云侯盛情,老夫心领。”

    “我现在帮你,一会陛下去了我家的店铺你也要帮我。”云烨的这句话房玄龄仿佛没听见,依然老神在在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当李二长孙坐在云家的酒楼上喝茶的时候,严松回来了,把李二的金牌还了过来小声说:“三百三十七斤六两,一两不差,已经全部焚毁。”

    “人呢?”李二端起热茶抿了一口问严松。

    “除岭南部乃是受命而为无罪之外,已斩首七级,剩余一十一级正在追索中。”严松的话说的言简意赅。

    “厚葬吧,官爵不必追夺。”李二叹口气吩咐严松,转过脸就对云烨说:“你说得对,这东西留不得,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不得动用。”(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