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穷人和富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长孙听到云烨的话之后无奈的用手支着额头,不忍心再看现场,李家的这些远房亲戚都已经站了起来,九公哆嗦着身子指着云烨说:“不知多大的生意你才会接?老夫发动族人凑凑,说不定能凑出你需要的数字。“

    “晚辈直到现在就干了三件买卖,第一件修建了一座玉山书院,第二件就是修建了一座岳州城,第三件就是闲着没事给陛下造了这艘大帝号巨舰,好像每一件事都不是十万贯,或者十万银币能做的下来的。“

    长孙头疼,她已经在后悔把云烨弄过来处理这些族人的发财要求,云烨这是要活活气死一两个老头的打算。

    九公认真听完云烨的话,拱手问皇后:“娘娘,这个少年人说的可是事实?“长孙抬头说:”他虽然出言不逊,说的话却没有错误,的却如此,书院,岳州,大帝号确实出自他的手笔,这也是本宫为何要把大家的钱交给他的原因,你们想要的货物他大概都能提供,也会保证品质,这一点上他的信誉很好。“

    “

    老夫只想问问这艘大帝号那里值得了十万贯,少年人你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夫定会与你在陛下面前辩个清楚明白。“

    一艘船而已,不管他如何巨大也值不了十万贯,这就是九公最直观的认知,按照他们的看法,这已经是一笔能够左右一个国家兴衰的庞大资金,李渊起事的时候启动资金不过六万贯而已,由于消息闭塞,他们对日新月异的大唐几乎完全是陌生的。

    云烨指着老头拐杖的落点说:“您脚下的这方地毯,乃是出自波斯名匠,不是一般的羊毛制品。而是羊绒,在波斯历来有一寸羊绒一寸金之说,这方巨大的地毯的价值就是七千枚银币,也就是您所说的七千贯。“

    老头骇然,低头仔细观看,晋阳也是半农半牧的地方。羊绒的珍贵他如何不晓得,看清楚了脚下的地毯真的是羊绒织成的以后,不由得连退两步坐在椅子上。

    云烨又指着老头屁股下面的椅子说:“您坐着的这把椅子共有八张,加上您搁放了酒壶的这四方小几,乃是最珍贵的黄檀木所制,这种木料的非常的难得,很难见到大型的材料,因为生长的久了,黄檀就会变成空心。难以制成板材和方料,晚辈认为黄檀的明黄色最能体现皇家的雍容华贵,甚至比紫檀还要好,大帝号乃是陛下的座驾,必须使用这种木料,所以我们在南洋,魏王殿下攻伐了一十六国方才收集到足够做这些椅子和小几的木料,您说这些椅子价值几何?“

    九公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事关魏王的名声,云烨断然不会在这些事情上说谎。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几把椅子确实价值连城。心神恍惚间手中捧着的茶碗掉在椅子上摔成了四五瓣,云烨叹息说:“您这一失手,三千贯就不见了,邢窑大匠吴延年费尽心血直到临终前才悟透瓷窑的秘密,亲手烧制了这套一壶八盏的白瓷。你看它薄如蝉翼,击之有金声,碗底的松鹤延年图注水之后宛如活过来一般,吴延年烧制好这套瓷器后来不及交代工艺,就耗尽心血而亡。我花费了三千银币。加上焦炭的工艺,才换来这套瓷器,如今已经不全了,绝世宝物就此成绝响。“

    云烨痛苦的闭上眼睛,也不知道长孙是怎么想的居然拿这套杯子招待这群土鳖,这才是真正的暴殄天物,该死的吴延年烧一套杯子这么兴奋做什么,连句话都没留下来。

    不但九公目瞪口呆,就是长孙自己也是半信半疑,瞅瞅自己的茶碗,又看看那个摔成好几瓣的茶碗,见云烨一脸的痛苦之色,吩咐红姑把管瓷器的宦官喊过来,她打算亲自问问这几个茶碗真的这么值钱?

    宦官进来以后还没有拜见长孙就看见了那个摔坏的茶碗,惨叫一声,连滚带爬的来到椅子跟前,捡起那几瓣瓷片抱在手里嚎啕大哭,还不断的说:“活不成了,活不成了,这是吴延年的绝响,老天爷啊,活不成了。“

    红姑走上前去,一巴掌抽在那个宦官的脸上,这才让陷入疯魔的宦官醒过来,趴在长孙面前不断地叩头祈求饶命。

    “不是你的错,本宫也不罚你,只是问你这套瓷碗的价值几何?“

    管瓷器的宦官本身就是懂瓷器的,听了长孙的话流着泪水说:“回禀娘娘,这套瓷碗就没法标价,世上就这一套,红姑姑当初问老奴云侯拿来的瓷碗标价三千贯是不是在讹诈,老奴当时就告诉红姑姑,宫里捡了大便宜,说的就是这套松鹤延年瓷碗。“

    红姑长大了嘴巴,云烨送来的东西宫里从不检查的,自己当时只是奇怪这么离谱的价格,问了管瓷器的老人,得到了很值的回答,也就再没过问,没想到居然就是这套瓷碗。

    “娘娘,老朽孟浪,损坏了价值连城的瓷碗,请娘娘治罪。“九公和一大群老头子全部趴在地毯上请罪,这回丢人丢大了,做个客就把主人家的宝贝给毁了。

    长孙让红姑把这些老头子扶起来笑着说:“我们都是亲眷,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茶碗虽然珍贵,又哪里比得上我们的情义深厚,万万不可如此。”

    闯了祸的老头子们也没脸在长孙这里多留,告罪之后就退下了,云烨见他们似乎还有怒气,就大声说:“出门的时候小心,整扇大门都是骅骝木制作的经不起大力的推搡。”

    九公踉跄了一下,等宦官打开大门这才慢慢的走了出去,没有一个人去碰一下那两扇大门,生怕大门损坏后赖在自己身上。

    见老家伙们都走了,云烨快快的打开所有的窗户,埋怨长孙说:“您老人家怎受得了这味道,也不知道开开窗户通风。”

    长孙哼了一声说:“都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家,经不起湖上的凉风,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没心没肺的,你今日用奢华打发走了这些老人,说不定他们会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都是开国时候出了大力的人,陛下可不会拒绝他们的这点要求。

    你不知道,他们没有学问,没有勇力,但是我李家的根基就是他们,九公的三个儿子都战死在沙场上,虽然没有立下什么大功,可是我李家起事的时候他们都是最忠实的追随者,也是最不可能出现背叛的一群人。

    每家每户都有战死的子弟,国朝建立之后他们因为没有显著地功勋所以封赏的时候爵位并不高,大部分都是子爵之类的小爵位,可是他们无怨无悔,依然守着晋阳的祖陵,太上皇和陛下都起过誓绝不相负,所以对他们陛下和我总是格外的优容一些,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我们都会答应。

    他们常年待在穷山僻壤,消息闭塞,这些年看到大唐变得富裕了,觉得自己和族人的日子过得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就请了这几位族老来到长安求陛下给他们指点一些生财之道,你也清楚,陛下不但是大唐的国君,还是他们的族长,让族人富裕起来是族长的职责,你当年不就是费尽心思的想让云家庄子富裕起来,这是一个道理。“

    云烨点点头说:“确实如此,这些人对陛下,就相当于云家庄子的百姓对微臣一样,都是根基自然不容损坏,只是让他们发一笔财容易,想要他们时代富裕就难了,有了人才,穷山沟也能飞出金凤凰,没了人才您就算是给他们一个金元宝他们依然会饿肚子。“

    长孙看着窗外的湖面说:“本宫自然知晓这些,可是他们你也看到了,九公已然是最有智慧的族人了,但是在你面前连交锋的资格都没有,被你区区的一些说辞就骇的手足无措,都是些没见过大场面的,所以难啊。“

    云烨忽然笑了起来,长孙恼怒的说:“有什么可笑的,吓跑几位不见过世面的老人家很得意么?叫了你这么些年的敬老都没学会。“

    “娘娘,微臣不是在笑话那几位老人家,我是在笑话咱们师徒俩过于自以为是了。“长孙回头看着云烨说:”说说,咱们怎么个自以为是法。“

    “娘娘,这个故事微臣以前给陛下说过,说是有一个农妇和丈夫坐在田埂上想象您和陛下的过的什么日子。农妇说娘娘您一定是每天都烙葱油饼吃,一年到头不断,农夫就说陛下一定是每天扛着金锄头刨地。“

    话才说道这里,长孙就笑的不成了,红姑也笑的快要断气了,其他的宫女更是笑的东倒西歪的。

    长孙好不好容易才止住笑意说:“要是你故意编排本宫你试着,现在说这个比喻有什么道理。“

    “娘娘,微臣刚才发现,您和微臣眼里的一千贯和那些部属眼里的一千贯不同,咱们以为按照他们的功绩,那些人会要一座宫殿,其实人家不过想要一间青砖大瓦房而已,以为少于百万贯不能让人家满足,其实有一万贯人家就非常满意了。“

    长孙拍着手说:“确实如此,让他们自己提要求,如果过于简单,我们就加倍,如果过份,我们就删减,确实是一个好法子,这样既笼络了人心,又不伤陛下的颜面。“(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