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李二的亲戚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我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蠢?“薛万彻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

    “比猪都差点,猪至少知道一样食物不好吃,就会转头去找可口的,你不知道。“

    薛万彻点点头说:“是这个道理,你以后不许如此羞辱我!”

    “那要看情况,你看看人家冯少师还有赵景慈,一个在大漠戌边三年,回来后公主诞下了麟儿,老冯还不是把百日宴办的热热闹闹的,老赵就更加懂事,公主和侍女两个人都能生下孩子,老赵还给外面宣布这是天赐的孩子,对那个孩子疼爱有加,虽然那个孩子没活到百日,让老赵伤心欲绝,你好歹不是还有七个月的时间做借口么,比他们强多了。”

    人就是这样,他人骑马我骑驴,后面还有挑柴汉,有了这种心思就很容易活的愉快,薛万彻摇摇酒壶对云烨说:“没了,你从哪弄来的酒?和你说话就是痛快,陛下说船上禁酒,没酒喝,船上是你的地盘,这点小事难不住你吧?”

    这有什么为难的,那些混账水手一个个都嗜酒如命,能藏酒的地方就那么多,这间木屋里要是没酒才是怪事,云烨随手翻开了几个夹层,就找出来四葫芦酒,往甲板上一墩说:“没有好酒,凑活着喝,你老婆现在专门做酒的生意,家里一定有不少好酒,到了岳州,喝酒就要全靠你了,我带着一大家子人很不方便。”

    “这是自然,这个时候还讲究那么多做什么,有酒已经不错了。”说完拔开葫芦塞子大大的喝了一口说:“还不错,是上了蒸锅的烈酒。”

    云烨把馒头递给薛万彻一个,自己也拿了一个,喝口酒吃口馒头。两人几乎把长安的秘闻说了一个遍,尤其是男女间的那点事。

    “怎么可能,刘弘基不是说一个腰子在作战的时候被人家的马槊挑走了么,怎么还有精神在刘弥摆酒宴的时候把人家小妾给祸祸了?”云烨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你就不懂了,二刘本来就是通家之好,你的。我的谁分的清楚,再说了老刘酒喝高了,不要说女人,给他头母猪都没问题……”

    说的正高兴木房子门就开了,许敬宗看到云烨和薛万彻好像半点都不吃惊,坐在对面就把酒葫芦拿过来,喝了一大口以后才说:“去你舱房不见人影,估计你在臭烘烘的舱房里没法睡,直接就去了厨房。想要些吃食,管饭的那些中官一个个板着个死人脸,说这是舰上的规矩,过了饭点就没饭了,陛下也在遵循。只好饿着肚子到处找你,看看你有没有办法,老夫堂堂的中书侍郎混的连郎中都不如,你这舰船上的规矩定得也太森严了。“

    云烨板着脸说:“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大军海上作战如果连这点条例都不能遵守,何来战力可言。陛下久经战阵,自然深得其中三味。“

    刚刚说完冠冕堂皇的行话,那个厨子的胖脸就出现了,提着一个好大的篮子放在木屋的口子上说:“前面不知大帅有客人,小的唯恐食物不够,特意再送来一些。小的这就下去再炖两条鱼来。“

    许敬宗嘿嘿一笑,指头上就弹出去一枚银币,胖厨子非常熟练地接住弓着腰就退下了。许敬宗把篮子拖过来掀开蒙布笑着说:“不错,不错,给陛下专供的牛肉都有。来来,老薛,你是武将肚量大,这只羊腿给你,哈哈,还有一壶酒,卤蛋也不错,鸡爪子风味最是别致,来,云侯,下手,你们刚才说刘弘基,老刘怎么了?刚才没听清楚……“

    男人间说闲话的时候往往说的隐晦,通过自己的脑子加工之后再说出去就更加的龌龊,更何况许敬宗这个斯文败类总能引经据典的考证出事情的真实一面。

    从李世民把隋炀帝的两个妃子送到他老爹的床上开始说道李渊和裴炎不得不说的故事,再说到李元吉的妃子稀里糊涂的出现在李二的后宫群,说的口沫横飞。

    后世的时候就听说唐乌龟,宋鼻涕,现在才对它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样不顾伦理的胡搞虽说是在承袭胡人兄死弟娶嫂的传统,如今被拿出来当成谈资,就成了李唐最大的一个污点,既然做了汉人的皇帝就必须遵守汉人的伦理道德,不能看着兄弟媳妇漂亮就变成饿狼扑上去,胡人的规矩汉人没办法接受。

    湖上升明月,正是私语时,良辰美景说闲话几乎可以与雪夜看禁书这样的情形相媲美,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夜,许敬宗打死都不回酸臭的舱房,薛万彻认为自己在地板上也能将就一夜,李家的那些亲眷实在是招人讨厌,一个个土头土脑的还偏偏傲气十足,听说皇后这些天已经不厌其烦。

    听到许敬宗说到这句话,再联想到马上就要到达的岳州,云烨几乎敢肯定,这些人都是过来发财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个发财法,如果正正经经的做生意让些利润出去不是不可以,如果想巧取豪夺,云烨就打算让他们光着屁股滚回晋阳老家。

    洞庭湖的日出虽然没有海上日出来的壮观,但是看着日头从君山上升起还是让人心旷神怡,许敬宗表示自己自从上了大帝号就数今日的早餐合胃口,厨子知道大帅喜欢喝鱼粥,天不亮就已经开始熬粥了。

    雪白的鱼粥上面洒上小葱,闻起来异香扑鼻,云烨喝了两大碗,许敬宗也不甘示弱,至于薛万彻就把剩下的一锅端了,这家伙今天的精神看起来就好得多,许敬宗拿丹阳打趣,他也能哈哈笑着接话,毫不在意,云烨说的对,娶公主不过是一件公务罢了。

    逍遥了一小会,云烨就看到了长孙的贴身婢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脸色很不好看,看样子长孙的脸色也好看不到那里去,因为长孙的贴身婢女的表情永远和长孙是一模一样的。

    “红姑姑,小侄发现自从尹姑姑离开禁宫,您的脸色怎么就没有好的时候啊,您这幅样子出现,小侄的心肝都扑通扑通的跳。“不管如何马屁先奉上再说。

    “少油嘴滑舌,娘娘宣你过去,快走吧,这几天烦死人了,那些晋阳来的人围着陛下一个劲的说自己当年的辛苦,如今眼看着别人发财,自家人吃干粮,求陛下可怜可怜这些亲眷,你不知道,他们还带了很多的子弟,想请陛下安插一下,还说什么自家的江山怎么也要自家人看着才放心。

    都是些不着调的货色,我都看不上,更不要说陛下和娘娘了,皇家的产业如今都有专门的人才经营才有今日,要是这些人混进去,会把尹姐姐活活气死,快想想办法,把这些人统统撵走。“

    俩人边说边往皇后的舱房走去,等到了舱房门口,云烨已经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事了,皇后这是想金蝉脱壳,看来这些人的势力很大。

    推开门进去,云烨就差点被浓重的气味熏出来,难怪长孙这几天的怒火会如此的旺盛,一屋子白胡子老头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见到云烨进来,齐刷刷的瞟了云烨一眼,哼了一声又齐齐的把脑袋转了过去。

    云烨刚想发怒,长孙又重重的哼了一声,云烨只好低下头随便拱拱手就当是见礼了。

    长孙笑着对为首的老头说:“九公,十二公,这就是蓝田侯云烨,虽然年轻但是身负陶朱公的本事,您几位想要让家里的闲钱有个去处,听听他的意见大有好处。“

    “这样的黄口孺子也敢论及陶朱?老夫虽然身在荒僻之地拱卫祖坟,有一样还是知道的,那就是世间多的是沽名钓誉之辈,要老夫把养老钱交到他手里,不妥当。“

    老家伙说完还瞪了云烨一眼,其他的老头子也议论纷纷,总之说的都不是好话,云烨看到了长孙眼睛里的怒火,见她拿着扇子的手背上青筋爆起,就知道皇后这个时候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生生的压了下去。

    这就该自己出马了,云烨笑着拱拱手说:“不知前辈们的养老钱有多少,如果没几个银币,晚辈就添些钱随便找个铺子投进去,过的一年半载,分些红利也就是了,想必也足够诸位前辈过几个肥年的。“

    “放肆,老夫等人这回筹集了十万银币,就是要来中原购货,买店铺,组商队,你这黄口孺子,竟敢不放在眼里,这可是十万贯啊,想当年太上起兵之时,我等倾尽家财资助太上皇也不过六万贯而已,太上皇就是靠着这六万贯起雄兵,最后吞并天下,这样的巨资难道不该交给一个可靠的人么?”老头子这就怒了,站起来指着云烨破口大骂。

    云烨为难的看着长孙说:“娘娘,十万枚银币的买卖,微臣从来都没做过,一般这这样的数额的买卖,他们都是直接找管家商议就好,微臣接手会被人家笑话的。“(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