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死不得的魏征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您看看,皇家就是这么难伺候,陛下在东海上可是说的明明白白,他的大帝号第一必须够大,第二必须够强悍,第三必须够奢华,如今,大帝号完美的诠释了陛下的要求,现在就成了小侄的罪过。”

    云烨,秦琼,程咬金,牛进达目送长孙离开公主号,不由得感慨一番。

    “行了,这里没外人,说说,怎么打算的,大帝号舰船都已经变成陛下的大笑话了,老夫不信你在造舰的时候没想到这一点。”程咬金没吃过香蕉,从香蕉树上扭下来一个青的,打量了一下,好歹知道剥皮,咬了一口被涩的口齿发麻,恼怒的问云烨。

    都有迁怒于人的习惯,云烨叹口气,从香蕉树上割下来一把子已经成熟的,分给三位老帅吃,见三位吃的满意,这才说话。

    “威慑,一个国家必须有威慑力量,而这股子威慑力量必须是能看的见摸得着的,巨舰从来都是一个国家技术和财力的象征,大帝号只要存在一天,海上的邻国就不敢造次,哪怕摆在曲江池子里当画舫,也是实实在在的力量。

    您几位再过几年,年纪再大些,也就成为大唐的威慑力量,就算是不领军,但是您几位的声名早就远播域外,多活一年,大唐就多一份威慑力,所以啊,一定要注意身体,秦伯伯这几年身子不但没有再虚弱,精神反而健旺了许多,这才是我们这些后辈的福气。“

    老秦一纵身就跳上了木桶,伸手摘下几个荔枝抛给老程,老牛,自己剥了一颗放进嘴里高兴的说:“这几年吃的药比吃的饭还多,没想到身子居然慢慢养过来了。秦家和程家,牛家不一样,子孙不争气,骂了他们也不知上进,做爹娘的没法子,只好自己亲自干。就指望能给他们把家底打厚些,能多吃几年。

    处默如今已是将军了,处亮拜在元章先生门下眼看着也是个有出息的,见虎这孩子虽然伤了脚,如今已经是台州刺史,吏部考评官声政绩俱佳,再历练两年就能回京任职,怀玉这孩子天性懦弱,一点都不像是将门子弟。没办法,老夫还不敢死。“

    “说这些晦气话做什么,小烨,处默,见虎三个孩子起来了,难道还会把怀英抛在一边不成,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有他们一口吃的。秦家的碗就不会空,性子跳脱的一种活法。性子绵软的也是一种活法,扶持着往下走就是了。”

    每回老秦说这些话的时候,程咬金都很不满,老兄弟在一起就过了这么几年舒心日子,老念叨着死算怎么回事。

    牛进达呵呵笑着在后舱里挨个看,摸摸香蕉树。拍拍荔枝树,来到鲨鱼槽子边上被吓了一大跳,指着那个巨大的环形槽子问云烨:“怎么把这个杀才弄回来了?还这么大一条,运了几千里地还这么活蹦乱跳的少见。”

    “牛伯伯不知,鲨鱼只要停下来就会没命。您很少去海上,所以不明白鲨鱼的性子,这鲨鱼啊要是不游动就会活活淹死,所以才专门弄了一个环形水槽,让它不断地游动,这才能活到现在。”

    “鱼也会淹死?这倒是头回听说,小烨,你废了这么大的劲弄这条鱼回来作甚?”老程,老秦也围过来看鲨鱼。

    云烨笑着说:“鱼翅自然是孝敬三位伯伯的好东西,至于鱼肝是要送给魏征魏老头的,鱼翅做汤鲜美无比,鲨鱼的肝却是剧毒之物,吃一两二两的就差不多会没命。“

    秦琼大惊连声说:“不妥,不妥,魏征虽然与你政见不同,但是从无私怨,他在朝堂上对你多方攻击,私下里却赞不绝口,不管如何在朝堂上攻击你,从未想过要置你于死地,他只想逼得你老老实实在玉山教书,他绝非大恶之人。“

    不光是老秦吃惊,老程,老牛也连声说不可,鸩杀大臣不管是有什么理由皇帝都不会饶恕,这才是真正的灭门大罪,朝堂上也不会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你说话,因为这已经超过了所有勋贵所能承受的底线。

    云烨看着槽子里绕着圈游水的鲨鱼说:“鱼肝确实是剧毒之物,但是炮制妥当却是去翳明目的良药,魏征的眼睛如今已是白翳居多,距离眼盲之日已经不远了,这鲨鱼的肝脏就和砒霜一样,既是剧毒,也是良药,魏征想要双目反清复明,鲨鱼肝脏少不了。

    小侄就是再没出息也不会用下九流的方式除去政敌,再说了,魏征的存在对我们好处多多,就是因为有政敌的存在,皇家才会对云家信任有加,如果连政敌都没有,满朝勋贵都说云家的好,云家衰败的日子恐怕就不远了,所以啊,魏征还不能退出朝堂,就算老家伙自己想躲清静,小侄也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眼睛瞎了,咱们给他治好,被阎王勾走了,咱们也要把他从地狱夺回来,没了魏征,云家怎么办?他必须活的好好地当云家的政敌!“

    云烨的一番话把秦琼,程咬金,牛进达说的汗水都下来了,魏征这个政敌当得闹心啊,都说朝政如棋局,魏征这颗棋子连滚下棋盘的资格都没有,三人此时心头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想想魏征一生在生死间游走,总能全身而退,哪怕给息太子出主意要把当今皇帝干掉,这样的大罪都没能将他如何,反而在皇帝手下过的如鱼得水,爵封郑国公,官至谏议大夫,左光禄大夫,几乎就要进相了,如今在小辈眼中不过是一面抵灾的盾牌而已。

    老程搬住云烨的脑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叹口气对秦琼说:“老夫怎么都没想到处默从荒野里捡回来的小子会变成这样的妖怪,二十七岁的年纪就把老狐狸玩弄于股掌之上,朝堂也就是给他这样的人准备的,咱们还是好好地躲在家里当他口中的威慑力量吧,要是某一天被一个不出名的小子掀翻,那才丢人呢。“

    “小侄才没打算混朝堂,回了长安,我就挂个岭南水师统领的职衔去书院教书,李纲先生来信说他已经撑不住了,现在半天清明,半天昏睡的,恐怕要完蛋,要我赶紧回书院,说不定还能参加他的葬礼,晚了,他就等不及了,想到这里,小侄的心就痛如刀割,忧心如焚,只想插翅返回长安。”

    生老病死难免,李纲如今已经八十四岁了,古语说得好,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来,这句话其实是有道理的,人和树木一样都是有生理周期的,生命力旺盛的时候,百病不侵,生命力弱的时候,一场小病就会要命,七十三,八十四,恰好就处在生命力的低潮。

    大帝号又在吹号,四个人走到甲板上,只见大帝号正在升帆起锚,云烨拿出望远镜一看,只见李二全身甲胄坐在一把椅子上,狄仁杰站在一边,拿手指着一群正在搬动绞盘起锚的大汉解释着什么,张亮站在船头手里拿着旗子,不断地下达命令,这就要走了?

    “不行,老夫得赶到岸上去,左武卫名义上还是老夫的麾下,必须赶过去,大将军没了部下,算什么大将军,老牛,你也有差事,一起走吧!”

    程咬金絮絮叨叨的和牛进达就要离开,老秦是闲职背着手站在甲板上吹风,意态悠闲,站在公主号上,两岸的山光水色尽收眼底,说不出的惬意。

    狄仁杰穿着一身书院的青衣,挺胸抬头意兴飞扬,和寒辙的战斗让他学会了从容,跟随师父学习让他学会了淡泊,十八岁就主持巨大的工场,麾下工匠上万,给了他自信,今日就是师父对自己的总考核。

    皇帝对大帝号问得很详细,从整条战舰的设计到布局,再到人员的调配,物资的使用,航线的确定,遭遇的困难,都问到了。

    不光是皇帝在问,房玄龄,杜如晦,魏征,李孝恭都在问二十万银币打造的无敌战舰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机关消息!大匠,帝王号最珍贵之处不在于船舷外面披的八万斤铁木,也不在造价昂贵的八牛弩,而在于它的机关消息上,玉山书院土木分院,八年的心血都在这条巨舰上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您看看。”

    狄仁杰在给阎立德解说大帝号的时候,非常贴心的站在上风面,替阎立德挡一下江风,这个细微的动作立刻就赢得了一众大佬的好感,和他那个混账师父相比,狄仁杰更加的具有君子之风。

    狄仁杰摇动了一个巨大的手柄,只见船舷处的甲板立刻就缓缓地向两边分开,一座外面是木板,内衬铁板的木屋就缓缓升起,随着木屋的升起,八牛弩自动上弦的咯吱声就传了出来,等到木屋在卡槽的部位固定好,狄仁杰就把两只粗大的销子插进固定孔,然后搀扶着阎立德指着木屋对他说:“大匠,木屋升起的时候,八牛弩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战争中,只要争取到刹那的先手,说不定就能锁定胜机!”(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