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长孙的怒火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小女子是在为眼前的大帝号心忧,当初家师命狄仁杰与小女子将书院能有的犀利器械能装的都装上的时候,小女子就明白大帝号的下场一定不会太好,古人常说矛盾,矛盾,其实就是一攻一守,这两者缺一不可,师父命狄仁杰与小女子造出世间最犀利的矛,却对盾不闻不问,世上焉能有只攻不守的帝王?

    如今看着这座人世间最恐怖的战争利器,想到他不能驰骋于名将坐下,只能祗辱于奴隶人之手,不免心生悲哀,蛟龙不能在大海里兴波,也当在江河里翻浪,小女子一想到帝王号将要在曲江池终老,心中就痛如刀割,他毕竟是玉山书院多年的心血结晶。“

    长孙拉着小武的手低声问道:“难道你认为大帝号应该在大海上驰骋?”

    “断然不可,大帝号只能终老于曲江池,如果航道所限,就该立刻拆毁,绝对不能交予他人之手,小女子以前还有保留他的意愿,但是看了他和公主号,青雀号的交锋之后,就认为大帝号不该在这个时候降世,更不该以无敌的姿态出现,陛下此时若是征伐天下的秦王,自然可以驾驭,但是如今歌舞升平,陛下也非征战的统帅,国之重器岂能握在他人手中。”

    “可怜的,小小年纪就知道关心国家大事,也能找到最好的处置办法,也不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教出来的,可惜了,可惜生为女儿身,如果是男子,定是我大唐的一代名臣。”长孙拍拍小武的脸颊,从自己的头发上取下一支钗子,插在小武的头上又说:“既然你意在玉山书院。那么本宫就满足你的意愿,穿青衣,教化天下士子,这样的雄心壮志就是男儿也少见,回京之后你的告身就会下来,有希帕蒂亚在先。再有你武媚也不算是稀奇,大唐的心胸就像大海,容得下你们这些小小的浪花。”

    小武拜谢了长孙,随着小丫回了舱房,只有辛月在一旁陪侍长孙,程咬金和牛进达,还有秦琼三人将云烨围在一起嘀嘀咕咕,不时有笑声传来。

    “说什么呢,大点声。我们一起乐呵乐呵。”长孙喝了一口茶水见四人的表情有趣就开口问。

    “

    娘娘,云烨说他从南方带了几颗小树,要请我们去看看,老臣正在说几棵破树有什么可看的,倒是老程的檀木棺材需要多注意一下。”

    听了老程的话,辛月就悄悄的在长孙的耳边说了一些话,长孙惊讶地问辛月:“果真如此?”

    “自然是这样的,要不然。寿儿那个皮孩子连三年不见的爹娘都不管不顾的去了哪里?”辛月掩着嘴轻笑,说到云寿眼睛都要笑的眯缝住了。

    “这倒是新鲜。能把南方的果树搬到这里来还真是稀奇,本宫也没有见过这倒要开开眼界,上回如果不是小寿儿给本宫两颗荔枝吃,还真是不知道岭南佳果的味道。”

    辛月虚虚的搀扶着长孙出了舱房往后舱走去,程咬金吃惊的问云烨:“你莫不是把荔枝树连果子带树一起弄过来了吧?”

    “那是自然,还有香蕉。上面挂满了香蕉串子,我昨日还看见有几串子已经黄了,可以吃了,味道不错。”云烨笑着摊摊手。

    老牛想了想对云烨说:“你不是一个喜欢奢华的人,怎么现在干起石崇的旧事来了?这样做事最是招人嫉恨。太不小心了。”

    “伯伯多虑了,别人吃不饱饭的时候,这么做自然不妥,大唐现在忧虑的是发展的极不平衡,关中,蜀中,自然是粮食多的吃不完,可是陇中,河北,山东,淮南,这些地方却堪堪温饱,边远穷塞依然饥寒交迫,就是岳州靠着云梦泽这样的虞膏之地,好日子也才刚刚起步。所以朝廷的政策就要变得多元化才成,富饶的地方要鼓励花钱,开源,贫穷的地方就要讲究节约,中等的地方要鼓励生产,小子想在长安,洛阳这样的富庶之地形成一股子奢华之风,大家都把银子藏得到处都是,不但会造成钱荒,也不利于贫者致富。”

    秦琼点头说:“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早就有的道理,咱们几家,现在确实应该狠狠地花钱了,只进不出的容易给家里招祸,不过,小烨,你必须先把娘娘说通,大唐的第一富户可是娘娘,只要宫里开始兴建楼台馆所,咱们就紧紧跟随就是了。”

    长孙来到后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差点站不稳,到处都是挂着香蕉的香蕉树,巨大的叶子把后舱遮的严严实实,靠近船舱的里面有一个一丈方圆的木桶,木桶足足有五尺高,上面有一株结满了荔枝的果树,一个胖娃娃爬在树上,坐在树杈间剥荔枝,一个粉嘟嘟的小姑娘仰着头,不断地哀求哥哥给她再扔下来一些。

    辛月笑吟吟的指挥那些女侍卫们拿小刀把成熟的香蕉切下来,耳听得那些女侍卫唧唧喳喳的欢笑,长孙自己也来了兴致,按照辛月说的也割了一大把子香蕉,辛月帮着长孙剥好了一个香蕉,长孙咬了一口,笑着对辛月说:“原来富贵人家是这样过日的,本宫这些年的皇后当得可真冤啊,白白的顶着一个天下第一家的名头,衣不敢穿,精美的食物不敢进,你夫君做一顿肴肉,本宫能吃半碗,真是丢人。”

    “娘娘,云家也是不好奢华的,妾身的夫君虽然喜好美食,但是吃的最多的却是面条,他常说五谷也有五谷的滋味,老天把五谷赏赐给了我们,就说明五谷才是最适合我们食用的东西,他不太喜欢大鱼大肉,却对一些精巧的小吃食从不忘怀。

    不过啊,妾身听夫君说,长安的富户现在都成了守财奴,不花钱怎么行,钱庄里的银钱是有数量的,一部分人选择把银钱存在钱庄,这是对的,可是更多的人喜欢把银子窖藏起来,你藏一窖,我藏一窖的,朝廷炼出来的银子根本就不够使的,最可恨的就是那些藏铜钱的,还有那些拉着一车车铜钱到国外贩卖的,都该杀头。

    妾身听不明白为何当败家子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是我夫君既然这么说,必然是有他的道理存在的。“

    “辛月,你虽然聪明,可是你身边的都是妖怪,你夫君算一个,那个狄仁杰算一个,武媚也是,到了以后,树上爬的那个小胖子也会变成妖怪,你看看,那个明明抱了很多荔枝依然鼓励哥哥多扔下来一些的小闺女,还有两个四岁的小的,估计将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处在这样的环境里,还真是苦了你了,你以为你夫君是无意中告诉你的?还不是想通过你的嘴把自己的混账主意先拿出来探探路,成了是他的英明,不成是他和自己妻子说的闺房话,大家笑笑就算了,谁也不会当真。“

    辛月捂着嘴笑道:“妾身愚笨,夫君怎说就怎么做,妾身是他的妻子,这些都是该的。”

    长孙把最后一口香蕉填进嘴里吃了下去,没好气的说:“我会好好问问他有憋着什么坏呢,长安,玉山,岭南,岳州,尤其是长江口的那个沙岛,骗尽了天下人,好些倒霉的到现在还叫苦连天,他的话需要仔细辨认,那些能听,那些不能听,能听的自然是金玉良言,不能听的就会变成裹着蜜糖的毒药。

    就像这次花了二十万银币的国帑,硬是造出来一个废物,一个半点用处都没有还要让陛下操碎心的废物。“

    听了长孙咬牙切齿的话,辛月脸都吓白了连忙分辨说:“不是的,不是的,娘娘,大帝号在海上威风妾身可是亲眼所见,虽然妾身不懂军阵,可是公主号和青雀号两艘船都打不过大帝号,还有刚才的那艘漂亮的楼船,一下子就被大帝号撞翻了,还给碾压到水里去了,这么厉害的大船,怎么可能会是一点都没用的废物?”

    长孙从云暮的撩着的衣襟上取过一枚荔枝恨恨的剥着皮说:“你知道什么,就是太厉害了,所以才没用,如果青雀号,公主号连起来能打败,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你夫君还给船上按照《典诰》立了规矩,还假借五蠡司马的旗号让陛下派了中官上舰,让所有人无话可说,这样的巨舰除了陛下谁能号令得动?谁又敢号令?派到外面让人操心,陛下是皇帝,需要坐在万民宫治理国家,哪有空闲开着船到处跑?还敢说不是废物?二十万银币就这么打了水漂,气死本宫了。”

    长孙在云家很少掩饰,虽然很生气,但是架不住云暮拿衣襟兜着荔枝伺候长孙吃,云寿还不断的从树上把荔枝扔下来,新鲜的荔枝味道绝妙,不一会,长孙就吃的满地都是荔枝的壳。

    吃饱了,就拿手帕擦擦嘴,恨恨的把云寿从木桶上拽下来,在他的屁股上抽两巴掌算是父债子偿,气呼呼的带着一篮子荔枝还有一大筐香蕉就准备去大帝号看看,群臣上去已经有一阵子了。(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