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大帝的尊严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帝号是什么东西,张亮焉能不知,在海上训练的时候,公主号,承乾号围着大帝号鏖战,弩枪,破城锤,火攻,火药弩箭齐齐登场,鏖战了整整一日,都未能破开大帝号的防御,更不要说传统的五牙大舰了。

    训练之时,虽然用的都是都是替代物,但是每中一支火油弩枪,或者中了带有爆破性质的火药弩枪的替代物,军中司马都会按照实际的伤害进行评判。

    以前在大海上横冲直撞的公主号,青雀号根本就不敢接近大帝号,因为大帝号的撞角都是用铁木完成的,船舷两侧的八牛弩如果火力齐开,密集的弩枪飞蝗一样的扑过来,就是公主号都吃不消,只能仗着自己船小,轻便的优势围着大帝号展开攻击。

    唯一的一次近身攻击,还被大帝号上的弩炮发射的链弹,就是那种在两个铁球中间拴上铁链的那种炮弹把船帆撕的七零八落,如果不是青雀号一连串的强力攻击,大帝号上的水手已经开始对公主号做跳帮攻击了,大帝号上足足可以承载千人,陷入跳帮作战,对人数少的公主号极为不利。

    公主号船首的石锤,这是它威力最大的一个武器,摇晃着准备锤破大帝号的船舷的时候,大帝号上居然飞出来无数带着铁链的铁球,缠绕在挂着石锤的铁链上,让它无法动弹,万般无奈,公主号只好下令松开石锤,否则整条船都会被大帝号牢牢地锁住。

    皮坚肉厚绝对是大帝号的特点,整条船光是铁木就足足的用了八万斤,这已经是岭南水师这些年从高丽靺鞨得到的全部铁木了,船舷水面以上都有铁木护甲,弩枪难以附着。根本就破不开大帝号的防御。

    虽然它高大的船帆是最致命的缺憾,但是这种缺憾是相对的,别的船上也有高帆,因为整艘船的体积庞大,所以它的甲板上装载了四具真正的八牛弩,射速虽然缓慢。射程却足足的增加了一半,加装的弩枪更加的粗大,火药更加的多,一艘普通的木船,只要被一支弩枪射中,就会立刻碎成木片,在这个时代,他就是海上真正的君王。

    大帝号不算内部的装饰,就足足使用了二十万枚银币。如果能被造价不超过五千枚银币的五牙大舰形成威胁,云烨和岭南水师的将士早就该羞愧的自杀了。

    云烨清清嗓子把阎立德扶起来认真的说:“大匠,云烨没有胡说,我虽然年纪轻,却也在海上奔波了数年,张公更是水上作战的名家,我们做出的评判绝对是公正的,五牙大舰以前是水上的霸主不假。但是现在它绝对已经落伍,甚至不堪一击。

    时代总是在进步。就像我大唐,十年前还在为吃饱肚子努力,如今我们已经强大的举世无敌,水师也一样,都需要不断地进步,公主号。承乾号,青雀号三艘巨舰就能横扫南海的海盗,更不要说期间还有高丽水师,上百条船和三艘船交战的结果就是,我们大胜。他们除了四散逃跑,别无他法。

    大帝号是比这三艘战舰更加高等的存在,您的五牙大舰在内河或许还能有用,在大海上只会成为靶子,五牙大舰在大帝号面前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不会有,因为在你能攻击它之前,大帝号已经

    将你轰成了碎片。“

    阎立德虽然心神激荡,云烨的战绩他却是知道的,南海大战虽然只是一种私人性质的航行,敢把这么离奇的战况报告上来,就一定能经得起研判,大唐至今还没有那个将领敢如此造假,程咬金算是最会作假的,他无非就是把杀敌的数目往大了说一点,关系到战争胜败的东西绝对不会打马虎眼。

    如今又是在御前,云烨张亮绝对不敢造次,只能说明大帝号非常的强悍。

    “陛下,相信云烨的话吧,如果再犹豫片刻,他就会故技重施要和诸位打赌,云家已经有很多钱了,没必要再给他家送钱。”

    长孙从舱室里拖着云寿出来,和群臣见过礼之后,就建议皇帝不要上当。

    云寿见到爹爹就挣脱皇后的手,炮弹一样的扑到云烨的怀里大哭,云烨抱着儿子向皇帝,皇后以及众大臣告了一声罪,就去了甲板僻静处。

    “儿子,想死爹爹了,让爹爹先亲一下,呀,小脸上全是鼻涕,咸死了,不哭,乖儿子,爹爹把祖母,母亲妹妹,姑姑他们都带回来了,我们忙完了这里就回家,今晚跟爹爹还有娘亲睡……”

    “荔枝,香蕉,巨大的螃蟹你答应我的……”

    “当然有,爹爹给你挖了一棵荔枝树,现在吃正好,香蕉树上全是香蕉,抱着吃都没关系,至于螃蟹,那就不算是什么事,龙虾爹爹都给你带了,一会上了咱家的船见过祖母,还有母亲,爹爹就亲自给你蒸龙虾吃,你一个吃,谁都不给。”

    云烨好不容易把儿子哄得不哭了,小脸也给擦拭干净,这才拖着儿子来到前面,不知何时已经有一艘五牙大舰顺流而下,气势汹汹的向长江口杀了下去。

    不明就里的云烨问张亮:“张公,话都说清除了,怎么还有一艘船跑过去作甚?”

    张亮嘿嘿笑着说:“总有不信邪的,撺掇着陛下派一艘船去试试,认为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看看两艘船的优劣而已。”

    云烨的腿立刻抖的像是在弹琵琶,张亮不以为然地说:“大帝号就是不还手站在那里,也够五牙大舰打一阵子的,你操的什么心。”

    云烨努力的恢复了镇定苦涩的对张亮说:“张公,大帝号有一条禁令您还记得么?”张亮听了云烨的话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惨白,转身就跑到皇帝面前大声说:“陛下,陛下,快阻止五牙大舰,快阻止五牙大舰,任何带着敌意的船只靠近大帝号五百步,大帝号就会立刻攻击,这是大帝号的禁令。”

    李二奇怪的看着云烨问:“为何会有这条禁令?”

    “陛下,大帝号本来就是您的座驾,与撵驾相同,所以五蠡司马就按照典制制定了这条禁令,大帝号在水上就是您的行宫,心怀不轨者会被立刻击毁,绝无侥幸的可能,河间王都不能阻止大帝号船长执行这条禁令,船上的督令官是中官,他们只认陛下。“

    李二点点头对云烨说:“确实如此,不过现在晚了,来人,传令开船!我们去前面看看。“

    在云烨,张亮的再三催促下,五牙大舰开始顺流而下,十里水路瞬息及至,云烨发现岸边的骑兵都驻马长江岸边,鸦雀无声,江上只有无数的小船在穿梭救人,五牙大舰已经不见了踪影,联想到刚才听到的几声巨响,云烨认为要找五牙大舰需要去江底寻找了。

    在阳光下泛着黑色光泽的大帝号张着半帆,正在江心游弋,船上的弩箭房子正在缓缓地下降,说明刚才已经工作过了,现在正在调整。

    李孝恭站在一艘战舰上指着大帝号破口大骂,但是只敢离得远远地,不敢靠近,刚才的一幕几乎让他肝胆俱裂,五牙大舰顺流而下,二话不说就准备挑战停在江心的大帝号,李孝恭也把测试的命令用旗号传递给了大帝号,可是大帝号说,前令未销,后令不尊,还命令五牙大舰不得进入五百步范围,否则就会被摧毁。

    口气之嚣张令人生厌,都是悍将,谁受得了这个,于是五牙大舰上的校尉命令继续靠近,打过再说,大帝号上不断地传来禁止前进的旗号,五牙大舰一概不理继续前行,当距离大帝号八百步的时候,大帝号已经起锚了,帆已经张起,舰上的弩箭木屋也跟着升起,并且射出三支响箭,恫吓五牙大舰止步。

    五牙大舰的六只木桅已经升起,上面的菱形巨石挂在木桅之上,八牛弩令人牙酸的吱吱嘎嘎的声音已经停止,就等着用木槌激发弩箭,五牙大舰上也有火药,火油,这也是校尉的底气所在,在奉节试射的时候,弩箭齐发,地动山摇,威力极为惊人,只要到了三百步范围就可以发动攻击了,这是带着火药和火油的弩箭最远的射程。

    刚刚越过大帝号射出的测距箭,四支粗大的弩箭就凶狠的钉在五牙大舰上,一连串巨响之后,五牙大舰的上面的阁楼已经崩塌,船上的桅杆断裂,拍在水面上溅起大片的水花,也有无数的身影被爆炸的气浪高高的抛起掉进长江。

    在李孝恭暴怒的咆哮声里,五牙大舰被一侧的巨石压得船身倾斜,大帝号悄无声息的疾驰过来,暗红色的撞角狠狠地插进五牙大舰的侧面船舷,将五牙大舰彻底的顶翻,紧接着沉重的船身跟着碾压过来,无情的将五牙大舰压进了长江,沉船形成的巨大涡流把好多跳船逃生的水手一起吸了进去。

    大帝号上没有欢呼,没有惊叫,甚至一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掉头返回了自己的出发地,这一次没有下锚,张着半帆在江面游弋,船上打出的信号依然是不得靠近……(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