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李二就是一柄巨大的锤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你是不是也想吃?”希帕蒂亚把小雀儿放在摇篮里,回头瞅着伤感的疑惑的问。

    “不想!“李泰回答的很干脆,而且有些羞恼。

    希帕蒂亚哦了一声就进到里间,又抱起李徽继续喂养,李泰趴在摇篮边上,轻轻地推动摇篮,这个时候头已经不太疼了。

    良久,希帕蒂亚才从里间出来,把一个小碗放在床头,就抱着小雀儿去外面晒太阳,云烨说过,虚弱的孩子才因该多晒晒太阳才好。

    李泰进到里间看到胖胖的李徽睡的正香,乳娘坐在凳子上守护着孩子,他又蹑手蹑脚的出来,伸长了脖子往外看看,这才趴在床头研究那碗乳白色的液体。

    竖起耳朵听听四周没有动静,就拿手指蘸蘸那些液体,放进嘴里尝试一下,有点甜,滑滑的,味道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喝过。

    这个疑问刚起,他就自己笑了起来,当然喝过,这个味道应该是深入骨髓的,岂能忘记,飞快的端起小碗,一饮而尽,急速的擦擦嘴角,就从船舱里匆匆出来。

    那股子味道还在口腔里缭绕,真正的提神醒脑的东西,把带子从头上取下来,抛在一边,头疼的感觉不药而愈。

    “你的头不疼了?”云烨刚刚从公主号上溜过来特意来探望他。

    “不,不疼了,现在一点头疼的感觉都没有,心病还需心药医,刚刚还疼的厉害,现在一点都不疼了。“李泰浑身轻松,得意的对云烨说。

    “椰子奶的效果这么好?我再去给你弄一碗。“希帕蒂亚非常的惊喜,把小雀儿放在李泰的怀里就要下去再准备一些。

    “刚才给我喝的是椰奶?“李泰的声音都有点走调了。

    “不是椰奶你以为是什么?“希帕蒂亚忽然面孔变得绯红,从李泰的怀里抢过孩子匆匆的就下了船舱。

    恼羞欲狂的李泰回头就打算灭口。却发现云烨已经挂在溜索上匆匆的往公主号上溜,一阵压抑不住的狂笑从海面上传来也不怕掉下去喂鱼。

    从那以后,李泰发现船上所有的人都怪怪的看着自己,刚刚侍女才端来一碗杏仁露说是映霞夫人才煮好的,给王爷送过来败火,李泰想都没有就把碗扔进了大海。如果不是还有理智,他会把侍女一起扔下去,端杏仁露就好好端杏仁露,发什么抖,明明在心里已经笑得快站不住了,还装出一副端庄的样子,恶心!

    “殿下,老夫特意过来给你把把脉。“孙思邈一把抓住李泰的手腕子就闭目沉思,完事小声的问李泰:”殿下除了肝火盛一些确实无恙。难道说奶水真的可以疗心疾?殿下万万不可隐瞒,这是一件造福万民的大事,请殿下仔细说说食乳之后可有哪些变化,老道需要记入医案,以备日后索引。“

    “我没喝奶,我喝的是椰子汁!“李泰暴怒的吼了一嗓子,又大叫一声,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舱房里不露头。背着一个喝奶狂魔的名声还不如头疼,云烨那个大嘴巴估计早就把这事告诉了辛月。然后新月就会告诉那日暮,老天爷,那日暮知道了,整支舰队也就知道了。要那个女人保守秘密无疑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尤其是在船上。

    因为公主号上从水手到将军,都是她家的人。船长是冬鱼,水手长是人熊,爬在桅杆上学习当船长的是狗子,整理帆樯的水手一边干船上的活,还要经常被管家喊来喊去的干杂物。云家的仆役是出了名的能干。

    操控武器的是家将,探寻水道的是她夫君的弟子,在海图上比比划划的还是她夫君的弟子,胖胖的厨子在岸上能做精美的点心,在船上也能做出美味的大锅饭,整艘巨舰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云府,就差把这两个字刻在船舷上了。

    此时日近黄昏,海上的落日时分的景色最是美丽,绚烂而安详,丫鬟们趴在船舷上偷看那些赤着上身的水手,小丫四仰八叉的躺在一张躺椅上装死狗,辛月苦口婆心的给她讲解皇家礼仪,也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东南西北伺候着老奶奶,和奶奶一起讨论嫁给什么样的男子最划算。

    云暮带着大狗跑来跑去的,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把彩色的木块从船头抛进大海,然后再快速的跑到船尾,拿着沙漏算木块到达船尾的时间,这是狄仁杰实在是受不了云暮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就让她帮着计算海流的速度,一来可以消耗掉她多余的精力,二来自己的耳朵也能得到一点清静。

    旺财在威胁厨子,站在后舱的窗口不走,除非把那颗翠绿的油菜给它吃才会离开,旺财总是会胜利,嚼着油菜踢踏踢踏的在甲板上散步,马蹄铁将刚刚打好蜡的甲板毁的一塌糊涂,马夫辛苦的趴在后面善后。

    云烨的乌龟画的更加纯熟,现在即使蒙上眼睛,也能画出活灵活现的乌龟,这才放下笔,辛月就一脸八卦的走进来谄媚的对云烨说:“呀,夫君画的乌龟真的栩栩如生,您看这只小乌龟攀在大龟的背上,父子间的情感跃然纸上,难得的好画,妾身这就拿去裱起来,挂在书房里增加一点雅气。“

    “少拍马屁,明明是母子,怎么就成了父子,看不懂就不要乱说惹人笑话。“云烨坐在椅子上倒了杯茶,准备休息一会。

    辛月继续把身子凑过来靠在丈夫的身上眨巴着眼睛小声的问:“青雀真的喝了希帕蒂亚的奶水?您一定是知道的,那天匆匆忙忙的从青雀号上过来,笑的快喘不上来气了,问您笑什么偏偏一句都不说。要不是孙先生今天坐小船过来给奶奶诊脉,我们都不知道,说说。”

    云烨不为所动,继续喝茶,这种事不能到处宣扬,自己知道也就是了,万万不能为外人所知,只要自己不说,辛月她们从别的渠道知道了,那就怨不得自己了。

    “其实您当年也吃过,吃了以后还发脾气。“辛月吃吃的笑着,这才是她过来的最大目的。”其实有孩儿的男人基本上都吃过,算不得什么事,在我们妇人群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只有你们还把这事当秘密守着,真是好笑。“

    辛月不管云烨难堪的脸色,一路笑着就出去了,有机会让自己无所不能的夫君难堪,辛月从来不放过,这也是她的驯夫之道。

    舰队折进了长江入水口,崇明岛已经有了一些岛屿的模样,面积已经有了四五十亩的样子,云烨发现自己应该记录一下这座岛的成长,能见证地理的变迁,是一件多么难得的机会,海岛短时间内从一亩地变成两亩再到十亩,会让人无比的吃惊,但是从十万亩变成十万零一亩,人们几乎就不会感受到它有多大的变化了。

    世上的事情也是如此,大唐的人之所以感受到了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以前太穷了,以前一顿饭能有一个糜子馍馍就谢天谢地了,现在饭桌上堆满了吃不完的锅盔,让他们一下子就手足无措起来,这是从未有过的景象。

    贞观二年全年的岁入只有两百万贯,这点钱如可能撑得起庞大的帝国?到了如今光是大唐钱庄的存银就不下一千万枚银币,更不要说李二庞大的国库了,有了钱你就花啊,放在库房里下崽子啊,户部尚书貔貅一样的只进不出算什么事?你总得让老百姓能赚到钱才成,不是都说皇帝是蛀虫么?李二你就发挥一下蛀虫本色不成么?曲江的楼台馆舍放大上十几倍你倒是盖啊,你老婆把持着世界上最赚钱,最庞大的纺织企业已经四年了,赚的钱库房已经装不下了吧?只要你愿意花钱,老百姓没人会说你昏晕,只要你把俺家的工钱结了就成。

    民间已经在闹钱荒,实物的价值多过市面上流通的钱数,这就是官府的责任了,把全天下打下来有个屁用,自己门口还是烂泥地,一条像样点的路都没有,老百姓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穷,这个样子算什么盛世,吃饱肚子就满足了?

    尉迟宝林在拼命的挖河道,打算把运河水位抬高之后

    和大海连起来,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海船可以畅通无阻的从东海一只进入到长安,如果把海贸做好了,何苦要让马周在山东杀的到处都是血?就让那些土财主们去种地好了,在粮食越来越不值钱的现在,你让他们玩命的种几年,说不定市场的规律会自动让他们出让自己的土地。没听说过单一的农业种植地区会比工商业齐头并进的地区更加富裕的。

    只要你把山东的人口吸引到更加富庶的地区,让那些土财主们抱着空无一人的土地哭去吧,大唐现在整整多出来一个中原地区的肥沃土地,土地很值钱吗?

    除了杀人就不能换一种更加温和的法子?都是一个祖宗,至于杀的尸横遍野的招人恨?手上只有锤子一种工具,除了砸,就没有别的法子,现在也该到换换工具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