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哺育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如何都想不到来接大帝号的会是张亮,当这家伙满脸红光的站在公主号甲板上拿着望远镜仔细观看行驶中的大帝号的时候,啧啧之声不绝于耳,再也不是那个躲在帐篷里哀嚎告饶的家伙,云烨再一次认识到了老程和许敬宗两人见识的准确性。

    自己当初以为张亮剩下的日子不是在牢里渡过,就该是孤零零的终老自家的宅院,才一年多没见,这家伙就变成了辽东水师的大统领,和自己一般的职位,李二这是要把水军牢牢地掌握在皇家手中,没打算把权力交给兵部。

    张亮一路上笑声不绝于耳,拍着云烨的肩膀老弟长,老弟短,看他白发苍苍的头颅,云烨不认为自己可以和张亮称兄道弟。

    “老弟啊,以后老哥哥就和你一个锅里搅马勺了,你也知道,辽东是一个鸟不拉屎的苦地方,不如咱们和陛下说说,你去辽东苦熬,换老哥哥来岭南发财,不瞒老弟,哥哥我装财宝的箱子都准备好了。“

    张亮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诚挚,云烨知道他说的是大实话,高丽之战马上就要到了收官的阶段,灭国之功谁都想要,张亮自觉欠了云家的大人情,就想用这项功劳来补偿云家,至于发财之类的事情,就是一个笑话。

    “张公,你与高丽有深仇大恨,太夫人还有许多子嗣丧身于高丽人之手,此仇此恨焉有不报至理,不报此仇您日后恐怕连祖坟都进不去,我岂能和你抢功,至于发财之事,交予小弟就好,都是水师袍泽。岂有我发财你喝汤的道理。“

    张亮眼睛一瞬间变得血红,这个转变云烨都预料不到,看来灭家之恨从来都是张亮的软肋,轻易触动不得。

    眼看书房只有云烨和自己,张亮忽然跪了下来,在自己脸上重重的抽了一记。拦住要扶自己起来的云烨说:“老夫当年被猪油懵了心智,才会打弟妹的主意,张家得脱大难起死回生,云家的恩情张亮记下了,日后定有厚报。“

    说完这些话,立刻就站了起来,眼睛虽然还是红的,但是心情好像又舒展了许多,牵着云烨的手说:“辽东之时。老夫号寒于破帐,啼饥于雪地无人理会,虞侯,龙骧视我如猪狗,动辄喝骂,棒疮未愈老夫咬牙徒步千里,负柴薪填沼泽,牵绊绳于牛马之间。其中之艰苦不足与外人道也。

    精疲力竭之余,犹在怀念辽东你家厨帐里的那一盆带着肥油花的热面条。如果不是饥饿之时总能在那里找到一盆面条,老夫的尸骨早就寒了,焉能有死灰复燃之日,自今日起,张亮唯云侯马首是瞻,若有半句虚言。叫我张亮万箭穿身而死。“

    云烨把张亮按在椅子上说:“利益自然如此,但是忠心必须给陛下,你我皆然,你张家现在需要休养生息,云家也是如此。我们带着笑脸看长安云起云灭就是,用不着如此抱团,进了水军,我们和陛下的利益就结在一起,你看着,用不了多久,我们很可能和皇家玉山书院一样变成皇家海军,兵部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你屯守东海,我控制南海,给皇家效力之余,蒙头把自家弄得富足了再说其他。“

    张亮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拍着桌子说:“这是正理啊,如此简单的道理老夫以前怎么就没有悟到,你我现在的职位不高不低,不显山不露水,正是一个脱出朝野视线的好职位,只要把高丽灭掉,老夫一定把头缩起来当乌龟,万事不理。哈哈。“

    张亮的儿子张举仁和刘进宝站在外面只听到两人不时有笑声传出来,可见相谈甚欢,虽不知道两位大帅说的是什么,却知道一定是好事情。

    “刘兄,您知道为何大帝号上只许那些宦官上去,这座巨舟乃是辽东水师的旗舰,我父帅为何不登舟?小弟早就想去舰上观赏一下。“

    “不成的,我听我家侯爷说这艘船在陛下没有上去之前,工匠能上,将士能上,水手能上,就是咱们两家这样的勋贵不能上,只有等陛下在云梦泽检阅完毕后,才能交给辽东水师,到了那时候,你想怎么看都没问题。“

    张举仁还要再问就看见张亮大笑着和云烨道别,准备回自己的船上去,云家的家眷都在公主号上,自己不方便在船上长留,不愧是常年吃水上饭的,两船之间抛过来一根溜索,父子二人就顺着绳子飞快的滑到自己的坐舰上,对波涛起伏的大海视而不见。

    李泰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头疼的在大床上不断地翻滚,在岭南收的姬妾围在床边不断地轻声呼唤,深怕王爷有个好歹。

    “殿下,您的脉象四平八稳,不像是患病啊,虽说脉搏跳的急促了一些,那也是你自己刚才折腾的,体力消耗过巨导致的,还是静心涤虑,安抚好自己才成。“

    “你这老道士说话忒无理,王爷的头都疼成了这样,你还说风凉话,来人,拖出去重责二十大板。“采珠女的妹子仗着自己得宠,就要处置这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

    李泰重重的一记耳光抽在她的脸上,咬着牙对孙思邈说:“您不要在意这个无知蠢妇的无理,我也知道自己没病,这是心病,为何我就如此难受呢?“

    孙思邈仿佛没听见那个女人的胡话,笑着对李泰说:“这是心思上的病,老道士以前做过一个实验,把一个人的双眼蒙上,告诉他自己正在拿火苗烧他的手指,其实不过是拿一块烧红的炭火熏烤他的手指而已,只会觉得灼热,却不会受伤,只烘烤了一会就拿开了,告诉他火焰是在如何的灼烧他的手指,结果,他好端端的手指就真的出现了烫伤的症状,老道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心思上的病症千头万绪,难以揣测,老道的修行不够,解不开,只有靠你自己来控制了。“

    “不行,我受不了了,船进了长江,我一定下船,骑马去岳州,也不愿意遭这个罪了。“等孙思邈离去后,李泰让挨了揍的妾侍给自己找了根带子,狠狠地勒在自己的脑门上,总算能舒服一些。

    母亲挨了打,一岁多的儿子李欣不知怎么的就爬到了李泰的身边,拿胖胖的小手去摸父亲的脸,李泰张嘴咬住儿子的手,父子俩玩的不亦乐乎。

    等到孩子睡着了,李泰瞪着采珠女映霞强忍着不适低声说:“我不适的时候,不要把孩子抱过来,如果我疼的发狂,会伤到孩子,即使是我父皇见到孙先生也是礼遇有加,你今日的过错,看在欣儿的份上我就不处罚你了,以后千万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了,哪怕是我的部属,也不是你可以随意处罚的,下去吧!“

    采珠女映霞连忙跪地施礼,匆匆的回后面去了。

    头痛的越发猛烈了,李泰只想把舱房里所有陈设砸个稀巴烂,才找了个顺手的,就听见隔壁舱房传来一阵孩子的哭声,一个高亢,一个小的就像猫叫,这如何了得。

    跌跌撞撞的冲进隔壁舱房,压低了声音问希帕蒂亚:“怎么徽儿和小雀儿一起在哭?可是那里不适?我去请孙先生。“

    希帕蒂亚拦住了李泰,把他扶到床榻上,在他的颈项上垫了一块檀香木,让他的头悬空,揉着他的太阳穴问:“这样可舒适些?“

    “别管我,我这是心病,治不好的,大不了不上船就是了,我问你徽儿和小雀儿怎么了?徽儿身子健壮,小雀儿一生下来就瘦瘦小小的,马虎不得。我总觉得云烨说的是屁话,什么孩子生出来不抢夺母胎的养分,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你看看徽儿越长越健壮,小雀儿却变得越来越小,愁死我了。“

    希帕蒂亚掩着嘴笑了一下说:“那是徽儿长得太快,小雀儿也在长大,只不过没有哥哥长得快而已,孙先生看过了,说小雀儿先天不足,不过也是足月的孩子,会平安长大的。”

    “可他们在嚎哭!”

    “那是小雀儿尿了,哭了一声把哥哥也吵醒了,所以两个祖宗就一起哭。你把头转过去,我要给孩子喂奶。”希帕蒂亚让李泰头朝里,自己抱起小雀儿喂奶。

    李泰把头转过去一会,不知为何很快就转了过来,见小雀儿含着乳头吸吮的起劲,就握起拳头为自己的闺女打气。

    “多吃些,再多吃些,你母亲乳房够大,里面的奶水足够你们兄妹吃的。”说着话,他自己倒是先咽了好大的一口口水。

    希帕蒂亚羞恼的把李泰的脑袋别过去,但是李泰不由自主的又转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小雀儿吸吮奶水,希帕蒂亚也不再遮掩,任由他看个够。

    “我小的时候也定然是如此的贪婪,希帕蒂亚,我母后一生共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人,都是她亲自哺育长大,在这一点上我母后从不假手她人,我这次一走就是三年,没能晨昏省定,真是不孝之极。

    我们为了躲避父皇和大哥之间的纷争来到了岭南,却独独忘记了母后,将她一个人留在长安受煎熬,我应该更加勇敢一些的。“(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