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节苦囚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云烨打算去海边看巨舰的时候,李靖夫妇又回来了,有说有笑的进了领主府,李靖和云烨谈起了香料的事情,他也想插一脚,这一次和云烨说的不再是虬髯客,而是长安城的周围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李靖想都没有想到。

    云烨很清楚,当农业连续多年丰收的时候,商业社会就会无可避免的提前到来,多元化的社会迟早会摧毁单一的农业社会。

    这些年土地的收益在一个大家庭里占得比重已经很小了,粮食不再是一个家族用来炫耀的本钱,堆积如山的粮食也换不来多少钱,长安人总是说长安米贵,其实这是一个生活总成本的称呼。

    地价在上升,人工在上升,粮食烙成锅盔,价格就翻了一倍多,曹婆婆肉饼以前需要两文钱,现在则需要一个大子,价格跳了五倍有余,一大家子想要在长安久居,付出的生活成本十分的惊人。

    当土地不足以维持一个大家庭继续奢华下去的时候,商业自然而然的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皇帝东征清空了常平仓的粮食,最喜欢的,就是农户,家里的存粮终于可以按照国家的保护价格卖给常平仓了。

    憨厚的农户们自己也发现,种了粮食,缴过租子之后,虽说粮食很多,可是换不了几个钱,婆娘需要针线,娃子需要念书,闺女需要花衣裳,自己也需要称上一斤云家的烧锅酒找投脾气的相邻乐呵,乐呵,可是粮食就是卖不起价格,这就让人伤心了。

    堆得满屋子都是粮食你敢说我家不是富户?前两年地主家都没有这些粮食,怎么办啊,全家一天三顿干的。也吃不完,狗日的主家还黑了心,送粮食上门缴租,能把脸拉到裤裆里去,二狗家拿了一把铜子拍在账房的桌子上缴租,就会立刻被奉为上宾。大锅里煮的骨头棒子尽给了二狗,上面有厚厚的一层肉……

    婆娘拿囤子里黄澄澄的玉米喂鸡,这个败家婆娘,刚要脱下鞋子教训一顿,就想起这一群鸡才是家里能得铜钱的宝贝,于是又从玉米棒子上剥下一把玉米粒撒给鸡吃。

    有粮食但是没钱,城里那些不种地的人现在吃粮食也吃得不多了,好多人还不吃麦子,该吃大米了。娘的,关中人不吃面,吃的哪门子的米饭。

    见了鬼了,臭水沟边上长的菰米都比麦子的价格高,雕胡饭那是灾年才吃两口的东西,如今满长安的人都在吃,一碗雕胡饭在馆子里能抵两碗面条。

    陛下东征才一年多,怎么就不能多征两年呢?高丽人不是还没被灭掉么?你倒是一鼓作气的拿下啊。家里的这些粮食也好有个去处。

    前几年还把粮食当命来看,这几年粮食越来越不重要了。人人都喜欢铜钱,仁慈的皇帝陛下这两年不断地减农税,以前十抽一,现在已经变成三十抽一了,再这么下去,这地就能白种了。

    二狗家居然不种地。家里的老爷爷就在院子里种了一些青菜,自家吃不了,就趁着二狗去城里做工的时候拿进城去卖一些,听说二狗的婆娘,闺女都在皇后娘娘开的纱厂里做工。一年赚的钱,比自己这个壮劳力挣得还多,娘娘仁慈,断然不会亏待手下,自己家的大闺女已经十四了,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乖娃,是不是也能进城去做工?

    农民是这个国家最坚决,最彻底的一群人,当他们都开始寻求改变的时候,大变革的时代就已经到来。

    “还是你小子有远见啊,以前看你把云家庄子分割,还以为你是在避祸,谁能想到你在悄无声息之间就完成了家族的布局。

    你那个已经成精的儿子,带着你的胖管家把我家的粮食全低价买走了,回头就磨成面粉全部卖到了草原,换回来的牛羊多的数不清,最可气的是你儿子卖羊,还分开来卖,羊肉一个价,带羊皮的一个价,羊皮上带羊毛的又是一个价,老夫从你家买了百十头羊回来,谁知道竟然把羊角都给锯掉了,你家要是不发财真是没天理。“

    “孩子懂得什么,还不是家里的几个老仆在打理,他就是在瞎胡闹,晚辈只是奇怪,岭南的货物很多,您为何只要香料,而不要别的?”

    李靖仰天大笑起来,红拂女也得意洋洋的,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他们如此的开心,难道是因为自己刚才答应给他家一些香料的缘故?

    “其余的货物老夫自有办法,用不着你操心。”

    “不可能吧,如今能给您家提供货物的人也就那么几家,想要绕过云家恐怕不容易。除非有新人加入到供货的行列,什么样的新人有这个胆子?“

    “老夫也不瞒你,在南海,你云烨确实算得上一言九鼎,但是过了海峡,你岭南水师难道还可以号令水上的豪雄?“

    听了李靖的话,云烨倏地一下子站起来,唤老赵过来,准备打听一下海峡那边到底是谁沾了自己的便宜,大食海盗已经被自己晒成了人干,这时候海峡的那边该是群龙无首争霸的时候,这个过程一般会延续两三年,才能有新的龙头诞生,到时候自己再派人剿灭一次就好,出现一个,就杀一个,绝不留情。

    “侯爷,听说大食那边出现了一股子心狠手辣的强盗,专门劫掠大食和俱兰的海商,名字叫做什么海龙王,不过还没听说过他们对大唐商船下手的消息。“

    因为对大唐商船没有威胁,所以老赵并不在意,自己家侯爷的威名在大海上传的很远,没人敢对大唐船只下手很自然,远处几个海盗抢地盘这种小事没必要惊讶。

    让老赵下去后云烨坐到李靖的对面说:“了不起,虬髯客居然跑出来了,下回再被我擒住,看您两位的份上,还是不杀,关到天涯海角去,看看他还能不能再逃出来。“

    李靖笑着说:“吃一堑长一智,仲坚不可能再落进你的手里,他也打消了立国的心思,一心就想纵横大海,如今麾下也有百十条战船的霸主了。“

    他们夫妇对虬髯客的转变非常的满意,这一次他们夫妇雇了七八条商船派人在大海上漂了足足八个月搜寻虬髯客的踪迹,最后从大食商人嘴里知道了海龙王的下落,他家的家将还亲眼见到了虬髯客,并且带回了虬髯客的一封信,告诉了李靖自己的想法,并且送了好多的财货,自然不需要另外进货了。

    听完李靖的话,云烨不置可否的摇摇头对李靖说:“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一鼓可灭之。”

    红佛女大怒,拍案而起指着云烨说:“仲坚如今不在大唐海域,又不祸害大唐商船,你为何要对他穷追不舍?”

    “我是官,他是贼,天生就是对头,什么叫不是大唐海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大唐战舰到了哪里里,哪里就是大唐海域,这是岭南水师的信条,不容更改,婶婶或许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大帅想必是明白的。”

    李靖回过头对红拂说:“云烨的话没错,为将者若无吞并四海之志,算什么将军,仲坚自己选择了对立的道路,怨不得旁人,云烨能够饶他不死,已是给足了我们夫妇颜面,不可奢望更多。”

    红拂几次三番的想要张嘴和云烨说张仲坚的事情,都被李靖插话打断了,李靖自己也是大唐的将军,过份的维护一个海盗,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小侄明日要去海边看帝王号下水,大帅不如同去,看看我大唐海军能否入得您的法眼。”

    “甚好,老夫一生都在精研陆战,看看水军作战是我的夙愿,明日我们一起观之。”

    谈话间,辛月已经将酒宴备好,请他们入席,李靖到了岭南,云烨还没有正式的招待过他们夫妇,这是极为失礼的事情,如今虬髯客既然已经跑出来了,自然再无心结,一顿饭吃得宾主皆欢。

    回到客房,李靖才叹息着对红拂说:“夫人,今日不该和云烨说起仲坚之事,仲坚做事过于随心,为夫身为大唐将领不宜牵绊过甚,否则会给全家带来大祸。“

    “妾身只是不忿云烨的口出狂言,他说仲坚是土鸡瓦狗之辈,难道视天下英雄如无物么?“红拂一边帮着李靖更衣,一边犹自恼怒不已。

    李靖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水摇着头说:“夫人不知,岭南水师如今确实是大海上的霸主,仲坚虽有战船百艘,看似实力雄厚,实则不堪一击,手下都是奴隶人,必然做事残毒,这不是长久之计,云烨说一鼓而下并非虚言,明日我们只要看到他麾下的战舰,就明白两者间的差距了。“

    “仲坚其实也想给我们家留一条后路,如今长安成越发的诡异,妾身已经看不懂这个世道了,您早些隐退才好。“

    “陛下不发话,为夫那里都去不得,一腔雄心,终被子孙所累,自囚于长安,哪里都去不得啊!“(未完待续。。)

    PS:第一节《极品都市太子》书号:2187529有意者请入内一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