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节横生的枝节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回到邕州的云烨决定把自己彻底的隐藏起来,躲在地窖里教李容拼音字母,没办法,如果用阴符经很容易让人往不好的地方猜测,拼音这东西就没关系了,就算是父子俩在信里大骂李二,李二拿在手里也看不明白。

    你看不懂是因为你学问不够,而云烨这种有学问的人拿着拼音写成的信,想给你解释成什么,就解释成什么,这是站在学问制高点的人所有的权利。

    李泰知道有这东西,但是他非常聪明的没有学,云烨教他,他也只是了解了一下就放开了,他认为这是云家自己的学问,再说了,只是一种书写方式,算不得大事。

    狄仁杰,小武也学会了,但是云烨独独没有把这个本事教给蒔莳,李容跟着父亲学习拼音,辛月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地窖口上,李安澜从广州回来以后,找儿子和夫君的时候,就被下人告知,侯爷和小王爷在地窖里。

    辛月捧着一碗桂花茶坐在地窖边上的树荫下,模样非常的悠闲,见李安澜匆匆过来,就迎上去说:“夫君在和容儿在做学问,妹子还是不要去打扰。“

    李安澜奇怪的说:“他们平日里做的学问还少了,我也看了不下百十回,怎么今天就不能看,父子俩还躲进了地窖,那里怎么能教书呢,别把他们两个憋坏了。”说完就要进去。

    见辛月挡在身前不让开,就有点不高兴了:“难道我也不能听?”

    辛月点点头说:“除了他们师徒父子,别人都不能听,我也不知道到底教些什么,看样子是师门的不穿秘辛,寿儿也学了一些。咿咿呀呀的说话,不知道说些什么,我问过寿儿,人家说爹爹说了不许女人家瞎问,所以,你也不用想容儿会告诉你了。”

    听辛月这么一解释。李安澜立刻就笑的花一样,夫君对李容不藏私,这才是她乐意见到的,大宅门里这样的事情多了,有的人家甚至把一些核心的学问只传授给嫡子,如今夫君把吧容儿当嫡子一般的对待,自己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姐姐说的是,是妹子冒昧了,确实不该多问。以前就见夫君和容儿用一种非常怪的语调说话妾身就听不明白,估计是师门的大学问,您在这里守着,妹子从广州拿回来一些金桔,味道很好,这就拿来请姐姐尝尝。”

    辛月矜持的点点头,李安澜要拍马屁,自然要接受。这样的时候太少了,夫君的怪学问很多。也不怕到了寿儿跟前就被学光了。

    日头偏西云烨才带着李容从地窖里上来,摸着他的脑袋说:“这门学问一定要配着我们常说的普通话才能相配,你的进度慢一些情有可原,你从小不在爹爹身边随着你母亲学了一嘴的长安话,一时半会觉得别扭,不要紧。爹爹在岭南还要停留一年多,我们慢慢地学,学通了之后你就觉得其实一点都不难,以后有些不好让外人知道的话,就用这个法子写。除了我们几个,没人会知道,你娘都不会知道。”

    李容乖巧的点头答应,带着一丝小狡猾从腰后掏出一把极为小巧精致的弩弓,只有巴掌大小,配上两寸长的弩箭,是一个极好的玩具,但是云烨从弩臂上的金属光泽看出来,这东西好像不光是玩具那么简单。

    “铁公公送给孩儿的,说是孩儿防身用。”云烨疑惑的朝十五步开外的大树射击了一下,咄的一声,两寸长的弩箭就插在树干上,云烨废了一番力气才从树干上把弩箭拔了出来,老铁有点过份了,这种软钢是要用在大帝号上的,怎么能做成小玩意让孩子玩,万一失了手,伤了谁都不好。

    “这东西让你娘先替你收着,不许你现在就玩耍,很危险,要是射到眼睛里面就麻烦了。”云烨把弩弓交给了迎上来的李安澜,谁知李安澜一脸不在乎的说:“夫君过虑了,妾身也是这么大的时候就接触弓箭了,不单是妾身,承乾,青雀他们也是如此,母后在妾身十岁的时候给的礼物就是一把短刺,容儿也该到了知道如何自保的时候了。”

    云烨拍拍脑袋,他看着李容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拿他当千百年后的孩子对待,大唐的人都早熟八岁的孩子就已经到了接受各种技能的时候了,富贵人家甚至会在孩子这个年龄段给孩子找礼教老师,男女的大妨,还有身体特征的不同都属于礼教老师的教育范畴。

    长孙当初在云烨十四五岁的时候都硬是补上了这一课,一个年老的宫女拿着两个光身子的小木偶,比划来,比划去,看得李承乾,李泰面红耳赤,云烨看的索然无味。

    不过他认为这样的教育是对的,后世也有这样的教育,只不过没有大唐这么露骨而已,请礼教老师需要李安澜亲自出马,不能从自家的人里找,在岭南也只有几个大家族里才有,冯家自然也有。

    这些话并不和李安澜现在就说,既然这东西现在玩没问题,云烨认为和儿子一起玩弩弓要比和陪两个老婆喝下午茶重要。

    日子过得平安祥和,直到李泰狂怒的把云烨的吃饭桌子掀翻,揪着一无所知的云烨一个劲的问为什么的时候,云烨就知道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淡定的把手里的粥喝完,听李泰喋喋不休的怒骂,好从这些话语里得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李泰堂堂王爵,她怎么敢如此做,既然有了孩子,就该姓李,皇家血脉那里有外流的道理,我已经准备给他上书

    请封妃位了,正妃断无可能,侧妃之位足以彰显我李泰的情谊了吧。

    烨子,为什么她非要说孩子是她的,自从有了孩子就处处躲着我,再也不见,是何道理,蒙家寨子的风俗岂能用在我的身上。“

    从李泰癫狂的话里算是听明白了,希帕蒂亚怀孕了,但是她不认为李泰对孩子有拥有权,她可能弄错了,只要是李泰的血脉,断无外流的道理,不管她怎么想,孩子终究是要回到李泰身边的。

    就像李容,虽然是李安澜生的,如果云烨一定要李容回家,李安澜绝对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更不要说力量更加薄弱的希帕蒂亚。

    这个女人还是谁都不喜欢,不管是云烨自己,还是李泰,都产生了错觉,她需要的是一个孩子,云烨这时候相信,如果那晚是自己把希帕蒂亚抗走,她也不会反抗,大唐的男人她就看中了这两个,只要有孩子,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不在乎。

    这个死女人,真的是在找死,她长在西方,不明白大唐人眼中的血脉意味着什么,越是尊贵的血脉,这种独占性就越强,尤其是李家。

    “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这个问题绝对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青雀,你需要自己做出决断,我给你任何意见好像都不对,和她好好谈谈,这里是大唐,不是他们那个荒淫的埃及,做事必须有度。“

    李泰坐下来,摇摇头说:“那个女人疯了,只要我说到孩子,她就会说是她的,逼急了就拿刀子在肚子上比划,说是现在就剖开取出来给我,前后不到三个月,她就变得如此的不可理喻,我气得发疯,她也无动于衷,只说我和她之间的事,是跳月会上的一场美梦。

    天哪,如果这事传出去,我李泰那里还有半点颜面,不要说我,就是我父皇母后,也断然不会同意,李家人在大唐予取予夺,她希帕蒂亚有何能例外。“

    云烨瞅瞅窗花外面的那两个脑袋,就知道辛月,李安澜在偷听,最紧张的还是李安澜,她一生中最恐怖的噩梦就是云烨把李容带走。

    “青雀,我之所以同意吧孩子给安澜,就是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在岭南孤苦无依,有个孩子陪着,这辈子就安稳了,是我爱她,怜她,现在你要做决定,就必须衡量她在你心中的地位,如果她比孩子重要,那么,孩子养在她身边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孩子比她重要,就要下决断,在孩子出世后就要把一切安排好,孩子受了伤害,才是最不值的。“

    李泰颓然的把头靠在椅子背上小声的说:“我以为她喜欢上我了,结果,这是一个错觉,你当天晚上说,祝我们春梦了无痕,想不到一语成真,果真是了无痕迹啊,这件事从现在就要封口,让辛月和我姐姐进来吧。”

    云烨没去见希帕蒂亚,这样做真的是太过份了,李泰如果觊觎她的美色,早就不知道强行临幸多少回了,她想保持完璧就是一个笑话,正是因为出于朋友的情义,她才能左右逢源,这种极度自私的行为,让云烨第一次对希帕蒂亚生出了恶感。

    “我是不幸之神的女儿,来到大唐后才变成了幸运之神的宠儿,从不幸到幸运,我想要的更多,这不但不道德,甚至残忍,我都知道,从今后我不会再有任何男人,直到我死去。

    我想要一个孩子,一个我爱的人和我一起孕育的孩子,我是如此的自私,不管遇到怎样的困苦,我都不会放弃,希帕蒂亚需要一个传人。“

    瞅着希帕蒂亚送过来的便笺,云烨和李泰都长叹一声,这样的保证没有丝毫的意义。(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