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萤火虫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满月的时候大海会涨潮,饿狼会长啸,人自然也会变得格外的感性,寨子里的竹楼吱吱嘎嘎的响了一夜,李容也在奇怪为何是自己带着两个妹子单独睡在别的帐篷里。

    天亮之后,寨子里的人就少了很多,距离远些的寨子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出发,赶回自己的寨子,新首领赏赐的粮食和布匹将帮助他们度过青苗时节。

    虽然很累,云烨还是很早就起来,陪着李容送别提前离开的长老们,长老们希望李容去自己的寨子里做客,也非常希望能不断地接受救济,独独对学堂的建议没有一人提起。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云烨并不惊讶,岭南稳定才是他想要的,不能融进僚地,那就统领僚地,首领并不需要和部属非常的亲密,只要让他们觉得无法离开自己就好。

    大长老帮了很大的忙,李容就把剩下的物资全部留在了蒙寨,这一场跳月会,寨子里的粮食已经被清空了一大半。

    李泰整个人都容光焕发,骑在马上全身透着精神,不像云烨懒洋洋的被旺财小心的背着,作为一匹马,不但要走自己的路,还要在主人快要掉下来的时候特意停下来,很麻烦。

    马车被女人们占领了,辛月邀请了蒙娜还有寨子里另外两个女人去邕州,云烨和李泰又不习惯去抢别人的马车,只好骑着马往回赶。

    走到中午,李泰就下令扎营了,不光是云烨一个人打瞌睡,所有的人精神都不好,匆匆吃了饭,大家倒头就睡。

    闲散的生活就是这样随性而为。如果没有特殊的事件,云烨从不肯让自己过于辛苦,他可以这么做,侯君集却不能,走了三千多里路,眼看就要到长安了。那里肯停下来,执意要去长安,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到底会如何。

    侯杰憔悴的厉害,脚下名贵的牛皮软靴已经露出了脚趾,戴着镣铐还要帮着父亲托住枷锁,满脸风霜之色,风流少年的影子已经荡然无存。

    “爹爹,我们是不是歇息一天,长安就要到了。休整一下再进京,让管家再去几家走走,打听一下陛下的心思,再决定行止可好?”

    听了儿子的话,侯君集抬头看看地平线上的长安城墙,摇摇头说:“孩子,咱们输了,骄傲还是必须要的。管家现在去别人家,人家也不会接待。侯家不是爹爹做潞国公时期的侯家了,能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顾全情面了。

    管家回报说陛下已经进京,十六卫也已回营,太子六率也拔营西归,这就说明陛下就要结束自己的狩猎了。只不过是我们侯家落进了这张大网。

    瓦岗寨上的兄弟,有的或许会帮着侯家求情,有的会漠然视之,房玄龄,杜如晦之辈。必然群起而攻之,魏征不死,侯家就会大难临头。

    还是走吧,早点进京,为父很想看看陛下如何处理爹爹这头犬马。“

    说完话就继续前行,侯杰只好紧紧跟上,他这时候委屈的想哭,爹爹的事情他丝毫不知,从书院毕业之后雄心勃勃的想要建功立业,到了草原不到三个月,晴天霹雳就当头劈了下来,自己的雄心壮志还没有施展,就已经彻底的陨落了。

    侯君集身后的亲卫们也各个如丧考批,身上的衣甲散乱,如同溃兵,任谁也看不出来这就是往日鲜衣怒马的侯氏轻骑。

    一同领罪的不但有侯氏一族,军中的五蠡司马也在,不管侯君集有没有造反成功,他的罪责都是最大的,因为他自己的主要职责就是预防叛乱,没有将叛乱消灭在萌芽时期,就是他的原罪。

    到十里亭的时候,侯杰看到母亲,悲呼一声,就拜倒在母亲的脚下,他不敢相信自己走的时候依然明艳照人的母亲,如今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大半,身子瘦弱的一阵风似乎就能刮走,作为李二怒火的直接承受者,她比侯君集更加的难熬。

    侯府门外的三对大戟被皇后悄无声息的撤走,代表军权的旗帜也被降下,没了大戟,侯府门前开始有骑马直接穿过的人,家仆上去理论,却被人狂殴,京兆府竟然判侯府无理,眼看着老管家锒铛入狱,侯氏竟然束手无策,老爷大权在握的时候,谁敢!

    “老爷!“

    见妻子拥着儿子朝自己悲啼,侯君集点点头,回首对护卫说:“给夫人加上镣铐,选轻的。“说完就继续前行。

    还没有走到长安城,就先看到了魏征,魏征只是朝他点点头,就掀开一张圣旨开始宣读,甚至没有要求侯君集下拜。

    “侯君集者,豳州三水人也。性矫饰,好矜夸,玩弓矢而不能成其艺,乃以武勇自称。朕在藩,引入幕府,数从征伐,累除左虞侯、车骑将军,封全椒县子。渐蒙恩遇,参预谋议。建成、元吉之诛也,君集之策居多。朕即位,迁左卫将军,以功进封潞国公,赐邑千户,寻拜右卫大将军。贞观四年,迁兵部尚书,参议朝政。

    六年,与长孙无忌等俱受世封,授君集陈州刺史,改封陈国公。明年,拜吏部尚书,进位光禄大夫。君集出自行伍,素无学术,及被任遇,方始读书。典选举,定考课,出为将领,入参朝政,并有时誉。

    君集有大功于国,封赏不可谓不厚,然其人骄奢成性,贪渎之心不死,更有私下问鼎之轻重,胁迫东宫欲行不轨之事,事发,迫于天威自缚于君前,朕,遥想往日厚恩痛不可当,不欲见矣,着魏征拿君集一干人等于大理寺。“

    侯君集站着听完之后问魏征:“为我求情者几何,为我罹难者几何,恨我不死者几何?拍手称快者又有几何?“

    “秦,程,牛,李为你求情,京中因你罹难者一千一百五十九人,恨你不死者盈朝,拍手称快者唯老夫一人。“魏征说的很郑重,也说的是实话。

    侯君集听着身后不断扑倒的亲兵,淡淡的又问:“云烨怎么说?“

    “他建议将你全家发配岭南,遇赦不赦,终生不得还乡。“

    “总算是有一个人说了一点有用的。“侯君集笑了一下,回头看看那些已经自尽的亲卫慢慢的说:”也好,死了倒也清净。杰儿,扶你母亲上槛车,这一路上,风尘仆仆,总算可以乘车了。“说完话,就钻进了槛车闭目养神,魏征想说一些话,见侯君集并不愿意听,又闭上了嘴巴。

    侯杰拥着母亲放声大哭,母子几次三番想要去看看那些亲卫,都被人制止了,侯君集自己大喇喇的坐在槛车里,取出酒壶喝了一大口,仿佛很愉快。云烨的那句话让他轻松了下来,死,也就死自己一个罢了,全家发配岭南,不但可以避开自己的仇家,以云家在岭南的势力,想要让自己的妻儿老小活下去应该不算难事,这也许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败得窝囊,输的冤屈,前有李靖大军压制,后有李承乾慨然反对,本来就不是一个好机会,自己头脑发昏了才会相信那些外族人的鬼话,没想到自己诏讨皇帝的文书还没发出,五蠡司马还没杀掉,局势就急转而下,时也,命也,一念之差,铸成大错,怨不得旁人。

    十六辆槛车进了京城,悄无声息,一点水花都没有激起,长安人只想赶快忘掉侯君集这个人,漠然的看着昔日英武的大将军佝偻着腰被关在槛车里,健旺的人们已经忘记了自己听到漠北大捷,西域大捷时的赞颂过的话了,都是酒后之言,谁记得住!

    人们忙着谈论十二只色彩斑斓的凤凰,忙着谈论曲江上飘荡的那艘华美的船,也忙着谈论皇后马上就要到来的寿诞。

    说的最多的却是陛下打算建造凌烟阁,为将开国以来的二十四位功臣造像,陛下说:为人君者,驾驱英才,推心待士才是君主的大气魄。

    勋贵们都在讨论这二十四个人到底是谁,谁能有幸将画像挂于凌烟阁上,目光集中在京城,就不会有人去关心马周到底在山东杀了多少人,也不会有人去关心李绩在草原是如何整顿军队的,大唐,歌舞升平。

    云烨睡醒的时候,月亮又升了起来,今晚的月亮似乎更圆,昨夜过的过于癫狂了,以至于没有好好赏月,今夜四下里无人,才是赏月的好时节,一壶酒,一碟子干果,躺在纱帐笼罩的躺椅上,头上的明月也变得朦胧,萤火虫拖着绿莹莹的肚子,不断地在草丛中飞舞,这东西好像没有天敌,敢在黑暗里把自己点亮,需要的勇气绝对不会少。

    “不行啊,萤火虫当不得啊,黑暗里不知道还潜伏着什么样的大家伙,要是出于好奇,被一口吞了,那也就吞了,没地方喊冤,黑夜既然是黑色的,咱就是泼上墨汁也要把自己弄黑,藏在安全的地方等天亮就是,那个时候,才能分的清那些是石头,那些是巨兽。“

    喝了一口酒,云烨轻轻地对自己说,觉得自己很像一位诗人。(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