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节虬髯客遗留的麻烦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远在天边自是不必管什么六街的钟鼓,当那些去去郊外游玩的大佬踩着净街的鼓点恋恋不舍的离开自己的红叶,或者古原的时候,云烨带领的人才开始张罗自己的晚餐。

    蒙家寨子里人满为患,蒙鲁他们摘取香蕉就是为了招待远来的客人,云烨和刚刚能说话的李泰,希帕蒂亚待在一个大帐篷里,辛月,那日暮搂着孩子看云烨用香蕉花炒肉丝,云香躺在大娘的怀里,睡的香甜,铃铛忙忙碌碌的给夫君打下手。

    李泰说话还是有些大舌头,而且口水不听使唤的往下流,闻到云烨炒肉的香味之后,口水更是流的哗哗的,听话的李容不断地帮着舅舅擦口水,李泰也享受的心安理得。

    希帕蒂亚的手帕就不敢从嘴上拿下来,只要拿开就会有口水淌下来,和李泰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会说话之后第一个埋怨的就是云烨,认为他是在故意使坏,好看自己的笑话。

    香蕉花炒肉的味道极为浓郁,很快就给云烨招来了很多的食客,大人还矜持一些,那些光屁股的孩子就管不了那么多,寨子里的食物从来都是大家一起吃的,尽管这些孩子已经吃了一肚子的香蕉,但是这不妨碍他们继续等着吃香蕉花炒肉,更何况那里还有一只在火上烘烤的肥羊。

    刘进宝觉得侯爷是美食家,自己这个贴身长随怎么也该有两下子,所以从草原上学了一手烤羊肉的好手艺,整只羊看不见香料,不像皇家的烤羊上面全是厚厚的一层香料,这种吃香料多过吃羊肉的行为刘进宝也看不起。

    侯爷从宫里拿回来的那道叫做浑羊什么的名菜,刘进宝就吃了一口。只是为了沾点贵气,至于说到好吃,还是自己的这只烤羊比较地道,拿香料腌了一天了,现在只要不断地刷油,让盐味入到肉里就万事大吉。

    拿小刀子把烤焦的不好分削下来塞到那些光屁股孩子的嘴里。刚打算在这些孩子的屁股上踢一脚,把他们全部踢出去,自己好剔肉,被云烨瞪了一眼,就缩着脖子继续给羊肉上刷油,直到羊肉被烤成了金黄色,这才放到木盘里,准备剔羊肉。

    “羊后腿给我,尾巴也连在上面。“一个白发老头风一样的冲了进来。才进帐子就大声的叫喊,无理之极。

    “另外一只羊腿给我,不要尾巴!“一个脆生生的女子声音又传了过来,两个人随便对着李泰拱拱手,就大马金刀的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等着吃羊肉。

    不用看侯爷脸色,刘进宝苦着脸,按照人家吩咐的样子卸下了两条羊腿,一条带着尾巴的献给了白发老头。一条不带尾巴的献给了一个红衣女子。

    不敢不给,李靖和红拂女驾到岭南就是两尊活菩萨。不要说云烨惹不起,就是李泰也惹不起,刘进宝在长安出了名的狗眼,对这两个人岂有不认识的道理。

    咬了一口羊肉,李靖舒坦的赞许了一声,回头又对云烨说:“不用见礼。继续炒肉,老夫星夜赶了上万里的路,腹中甚饥,治疗腹饥比见礼重要。“

    说完话就大喇喇的接受了李泰和辛月她们的见礼,红拂女指着那些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光屁股孩子问李泰:“青雀。他们为何如此看我?“

    “红婶婶,他们没看您,他们看的是他们的食物。“李泰擦了一把口水毕恭毕敬的回答红拂女的问话,脑子里却无缘无故的出现了那个半死不活的虬髯客,这两口子不是来找自己和云烨的麻烦的吧?都说风尘三侠义气深重,要是知道了自己和云烨将虬髯客流放到了荒岛上,还不得气冲斗牛?

    李靖如果带兵在外,自然会处处受到掣肘,但是只要不带兵又不牵涉政治斗争,老家伙绝对是军中第一人,这种状态的李靖,李二都会忍让三分,更何况这会侯君集怂恿李承乾造反,长孙大着胆子把京师里的兵权交给了尉迟恭,剩余的四卫兵马交给了李靖,他仅仅依靠这四卫的兵马就弹压得侯君集在草原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能乖乖地自缚双手戴着镣铐徒步回京,说到用兵之奇,天下无人能出李靖之右。

    云烨倒是不慌不忙,给帐篷里的每一个人都添了一大碗饭,那些孩子也不例外,在他们的碗上堆满了肉条,又把羊肉给这些孩子的碗里盖上,才打发他们到外面去吃,辛月带着那日暮,铃铛还有孩子们也是如此,希帕蒂亚非常的识趣,只是她的碗显得格外大些。

    刘进宝和李泰的侍卫长拎进来两坛子烈酒,就躬身退下,帐篷里就剩下云烨,李泰与李靖夫妇。

    “算算时间,您两位也该到了,大明寺的和尚传话,传的还是慢了些。“云烨端着碗吃饭,还给李泰的碗里加了一些肉丝。

    李靖放下饭碗,哈哈大笑,云烨烦躁的皱起眉头,这些老将都是一个德行,没说话就要先大笑,好像不这样,不足以显示自己的豪迈,这都是和谁学的坏毛病。

    “知道就好,老夫在三原驻守弹压侯君集的时候就听说你带着巨舰横扫了整个南海,老夫知道,仲坚不管身手如何了得,在大海上不可能是配备了火油和火药的云大将军的对手,论身手一百个云烨不够仲坚一个人杀的,但是论到这种大兵团作战,仲坚的人越多,他死的就会越快,一个人可以来去如风,但是有了一大堆部下,他的下场堪虞。

    云烨,老夫和你讨个人情,放过仲坚如何?“

    “张仲坚狼子野心居然意欲在大唐的国土上裂土封王,你该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罪过,大唐百战才统一国土,陛下为了金瓯无缺,刚刚征讨了辽东,您为了统一也是身经百战,如今虬髯客如此作为对得起谁?“

    云烨放下饭碗,两只眼睛在烛光下异常的明亮。

    “你,你杀了他?“红拂女颤声问云烨,李靖也冷冷的看着云烨,温暖的岭南气候仿佛都抵挡不知这股寒意,门帘更是无风自动。

    云烨摇摇头坐了下来,叹声道:“大帅您说的很对,虬髯客孤身一人自可来去如风,几乎无人可制,但是他好死不活的要给自己打一片江山,如果大帅助他,还有一丝可能,他孤身一人自然处处破绽,大海是一个残酷的所在,英雄不只有我一人,阴谋诡计之下,遭受灭顶之灾也就是常事了。“

    “你是说你没杀仲坚,是别人杀了他么?“李靖也吐了一口气,和云烨火并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魏王泰。

    “我不但没杀他,反而救了他,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被人刺穿了大腿,用绳子绑在桅杆上,亲眼目睹了我和海盗的大战,自然,海盗岂是大唐水师的对手,自然被打散,大海上四通八达,我的船少,又要护卫商船,所以任由敌人离开。“

    “仲坚在那里?“红拂女插嘴问道。

    “有您和伯伯的情意在,我能将他如何?一旦到了岸上他难免会在东市口走一遭。国法之下,就算是您恐怕也有力难施。“

    李靖的瞳孔都缩了起来一字一句的说:“你居然将他一个人放逐在了荒岛?“

    “不是一个人,我还送给他一个倭女,另外给了一把斧头,自然,他的伤势我也帮他控制住了,您说,我这样对待他,是不是仁至义尽?“

    李靖和红拂女这才放下心来,只要人在,自己派人雇船将他接回来就是了。只是不知道在那里,才要问,就听云烨接着说:“人在南洋,不在季风航线上,那里的洋流古怪,只会倒卷,没有足够强劲的风帆无法到达,就算上了海岛,也出不来,据我所知,能安全到达那座岛,并且能够安全出来的就只有承乾号,青雀号,公主号,当然,再过一年多,大帝号自然也不会有问题,您想把接出来,很难。“

    “你的公主号借我夫妇一用!”红拂女豁然站起来,直接向云烨提出自己的要求,李靖摇着头对红拂女说:“不成的,公主号已经被陛下列为国之重器,焉能私下里借于私人,青雀号也是如此,云烨,这两艘船上是否已经有了五蠡司马?”

    云烨点点头端起饭碗说:“你们不必担心,那座岛气候温暖上面物产丰富,虬髯客断无饥馑之忧,和倭女在岛上生儿育女有何不可,他们在海岛上可是真正的逍遥自在,过的几年,等他的野性被消磨干净,胸中再也没有建国大志的时候,我在把他接回来就是。

    你们现在把他匆匆的接回来,如何安置?大帅你也是大唐的将领,面对叛贼如何自处?杀了他,是对友不义,放了他,是对国不忠。当初我在两难之下才做出这样的选择。

    大帅在国朝本就处处受到猜忌,全靠陛下英明才能安然无恙,虬髯客这个打算建国的莽夫回来了,您全家的安危堪忧,知道您难做,所我就干脆替您做了主,至少您不会陷入麻烦。“

    李靖长叹一声,牵着不愿意离开的红拂离开大帐,李泰好奇的问:“当初流放虬髯客,你真的想了这么多?“

    “没有,只是出于好玩而已。“(未完待续。。)

    PS:第四节,长叹了一口气,痛苦地一个月终于熬过去了,我又欠了九章之多。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