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李泰的大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四个轮子的马车轻盈的在大路上奔驰,马车里的谈话声也不断的传出车外。

    “尊敬的希帕蒂亚先生,刚才从马车旁边飞过去了一只肥鸟,本王估计最少有三斤,真是一只肥鸟啊,只是头很小,倒是胸脯很大,如果不是我心慈手软,一鞭子就能抽下来……”

    坐在李泰旁边的云烨小心的把身子往另外一边靠靠,把脑袋靠在车窗上闭目休憩,去蒙家寨子参加个“跳月会”都不让人清闲。

    “尊敬的希帕蒂亚先生,又有一只肥鸟站在枝头,我敢打赌,只要我吓唬一下那只肥鸟就会从枝头掉下来,咱们过去捡起来,到了蒙家寨子,就有礼物送给长老了。您说是吧?反正比空气重的东西都不可能飞起来,也不知道那只鸟是怎么爬到枝头的。“

    云烨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瞄瞄面如黑炭的希帕蒂亚,赶紧把眼睛又闭上,关于希帕蒂亚的口误,昨晚已经吵了半夜,李泰前天晚上的形象非常的恶劣,不断地把屋子的陈设往外丢,丢一个就说一句飞起来了,希帕蒂亚气的快要发疯。

    说好了今日去参加“跳月会“三个人乘坐一辆马车,原本希帕蒂亚该和辛月,那日暮铃铛坐到一起的,谁知道她自己特意爬到第一辆马车上来找虐。

    李泰很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那晚希帕蒂亚一袭红裙的时候,他的眼神非常的迷醉,当希帕蒂亚换回平日里的装束,他立刻就变得非常的愤怒,这股子愤怒的意味,到了现在还散不去。这个王八蛋要是不喜欢希帕蒂亚才是怪事!

    战争开始了,铁青着脸的希帕蒂亚一屁股坐到云烨和李泰中间,见她挥舞着尖尖的指甲,云烨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身体放到了对面的座位上,准备欣赏好戏。

    “李青雀,李小鸟。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今晚再把红裙子穿上给你看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好人,最好的好人,你说是不是?“

    云烨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希帕蒂亚的身子软软的靠在李泰的肩上,用绵羊音糯糯的祈求李泰不要再攻击自己,红红的嘴唇就靠在李泰的耳朵上,一只乳房已经在李泰的胳膊上挤得变形了。

    李泰的脖颈里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没有把希帕蒂亚推开,努力的把头转向窗外。装作欣赏外面的山光水色,微微抖动的腿早就暴露了他现在的心绪。

    希帕蒂亚往李泰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云烨就知道这家伙完了,说起来堂堂的魏王殿下早就阅女无数了,可是这样的场景,云烨可以很肯定说,这家伙是第一次经历,大唐的女人。尤其是正经女人,没一个会这一手的。

    自己和李承乾。李泰上青楼,虽然也有那么几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事故发生,不是被御史看见,就是遇到巡城司缉拿人犯,最离谱的就是有一回楼梯都塌了。一回两回还以为是意外,次数多了,傻子都知道有问题,当一位穿着捕快服色的混蛋敢指着侯爷的鼻子问祖宗八代的时候,云烨就知道捕快的背后站着一位强悍的皇后。虽然那个捕快如愿以偿的被一脚踹下了楼梯。但是大家已经没了逛青楼的兴致。

    青楼菜鸟就是李泰现在的下场:“其实你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懂,你是说在纯粹的情况下比空气重的东西都飞不起来,比如在鸟儿不扇动翅膀的时候,它必定会掉下来。“

    听了李泰白痴一样的解释,云烨已经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戏码,抱着脑袋把耳朵遮起来不打算看李泰的惨状,都是兄弟,躲在一边看戏很不道德,把耳朵捂起来也就是了。

    “那你还一路上没完没了的叨叨个没完?李小鸟,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看看你能不能飞?“云烨虽然捂住了耳朵,可是希帕蒂亚的声音太大了,想听不见都难。

    看到整整衣衫坐回座位的希帕蒂亚,李泰快要气的抽抽了,没有哪一个女人敢这么对自己,要她脱衣服她就脱衣服,要她做什么她就会乖乖地做什么,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骗的自己说了实话之后又翻脸的。

    扣着被希帕蒂亚吵得嗡嗡响的耳朵,指着希帕蒂亚大声地说:“你这个笨蛋,自己说错了话还不承认,做学问最重要的就是严谨,你的话里面概括了无数种可能,不管从那一方面都能被驳斥的体无完肤,要是你把这样的论断交到书院,一定是玉山书院的耻辱,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玉山书院的先生都是白痴,间接地会疑问整个书院的聪明程度。“

    希帕蒂亚把红红的舌头探出来,夸张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沓子纸,朝着李泰晃晃样子非常的得意。

    李泰一把夺过那些纸,随意翻了两页,脖子上的动脉都鼓起来了,咆哮着说:“谁允许你吧我们两个人的见解做成文本给书院的,告诉你,我不同意!“

    说完就把那些纸撕得粉碎,挑衅般的把手伸出车窗,让那些碎纸片蝴蝶般的飞走。

    希帕蒂亚毫不在乎,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云烨送的化妆盒,从镜子里看自己的容貌,还修饰一下的头发,等到觉得自己已经完美无缺了,才对着等自己发怒的李泰展颜一笑,又从包包里拿出一沓子纸塞到李泰的手里说:“总是这样的急性子,只看了两页怎么就发脾气,仔细看完,你偷懒没做的两个实验我都做了,里面有详实的数据,发现往玻璃瓶子里注入空气,天平会发生变化,而往猪尿泡里灌注空气,天平却没有发生变化。

    然后我就想,哪里出错了?我确定两样容器里灌注的空气都差不多,什么原因导致结果不合同呢?后来我认为是他们的体积发生了变化,玻璃瓶子里的空气体积不变,但是密度必然增加,所以静止的天平就会倾斜,而猪尿泡里虽然灌注了同样多的气体,可是它的体积变大了,所以我就确定,空气是有浮力的。

    剩下的就是你的长出了,你对力学非常的有研究,现在轮到你来告诉我,为什么你看见的大胸脯肥鸟能飞?“

    李泰的瞳孔缩了一下,忽然喊着让马车停下来,他跳下了马车,捡了一块石头远远地抛了出去,想了很久,又扔了好几块石头这才嘴里念念有词的重新上了马车,除了云烨,谁都不明白李泰的行为,包括希帕蒂亚。

    李泰忽然睁开眼睛对希帕蒂亚说:“空气浮力这一发现你没必要署我的名字,实验是你做的,就算有所发现也属于你一个人,爷不稀罕。“

    希帕蒂亚从来没有谦虚这一说法,拿出自己的炭笔,高兴地就把李泰的名字从纸上划掉,并且飞快的把那些纸塞进自己的包包,娇笑着对云烨说:“李小鸟真的很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度,我是小女子,就不客气了。“

    云烨才不会告诉李泰通过刚才扔石头已经给自己打开了一扇何等巨大的门,如果李泰这样的人多一些,云烨认为自己在晚年的时候说不定有机会坐着大唐航空四处旅行。

    李泰鄙视的看了希帕蒂亚一眼,抖抖袍服下摆,大马金刀的坐下来问云烨:“烨子,你确定蒙家寨子有吃不完的香蕉?还有一种那种神奇的药物田七?“

    “那是,那片香蕉林子还是我发现的,非常的大,我估计一千亩都说少了,不过那里总是有野兽,包括大象都去那里吃香蕉,当年我们还发现了一头犀牛,我家里的那支巨大的犀角杯,就是那头犀牛角做的。一般人我不给看。

    至于田七那东西是孙先生考虑的东西,你看到了也不会感兴趣,我们这趟来,就是去砍香蕉,顺便参加“跳月会“好好地玩一玩,前面那段时间,我们过的太苦了,补偿一下自己这是必须的,蒙家寨子的人都很好,有时候我都感觉这里才是我灵魂的栖息地。“

    李泰不知道什么是“跳月会“,还以为和八月十五或者元日一样的节庆,既然自己马上就要开始艰苦的研究工作,在这之前好好地快活一下也不错,希帕蒂亚更是对这种古朴的图腾仪式向往不已,她认为”跳月会“就和西方一些野巫做的一样,戴着野兽的头骨,把活着经血的蝙蝠粪便喝下去,如果现场有美丽的少女被放进石臼里捣碎再被所有人吃掉,那就更加满足她对野蛮的向往了。

    云家为了方便运输香蕉干还有田七,特意给蒙家寨子修了一条路,当然这是取得李容大少爷允许的,否则就是在犯罪。

    这条路非常的平坦,山里人难得有一条平坦的道路,所以对这条路非常的看重,只要是在这条路两边的寨子,都会自觉地修缮它,路上连一块大点的石头都看不见,岭南的雨水非常多,可是这条路却丝毫无损,只要见到有损坏的地方,不管是路上的行人,还是寨子里的百姓都会停下来,将损坏的地方修好,才会继续赶路,这一条在这里已经是一种风俗。

    因为聪明的蒙家寨大长老说了,不修路的人走这条路会被黑魔王吃掉。(未完待续。。)

    PS:第一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