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最好的生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不知夫君参加希帕蒂亚的初潮会玩乐的可还开怀?“

    云烨一回到家,辛月就笑吟吟的迎了上来,解开丈夫的外袍里外仔细的看了一遍,找见了一根长头发刚要叫,又停止了,因为她发现那根头发是黑色的,哦,这是丈夫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就要逃跑。

    “别忙着走,把这只小狗也带走。“

    云烨无奈的指指趴在自己身上东嗅嗅,西嗅嗅的那日暮对辛月说,辛月撇撇嘴说:“您今晚是她的人,妾身可不好在这里多待。“

    云烨把那日暮抱了起来在屁股蛋上抽了一记,她才嘻嘻哈哈的搂着云烨娇气。

    “夫君,说说,您在希帕蒂亚那里都干了什么?妾身是好奇,可不敢责问夫君。“说了要走的辛月又折回来,仰着头问云烨。

    “能干什么,开始一个人在竹楼喝酒,后来青雀来了,就两个人喝酒,然后希帕蒂亚打扮的美若天仙拜谢了我们两个对她的照顾……“

    “天啊,她居然请了你们两个,真是无耻,后来呢?“

    “后来,后来啊,嘿嘿……“云烨故意打住不说。辛月的眼睛已经要冒火了,把云烨的衣服在手里攥的紧紧地,还狠狠地扭了那日暮一把。

    “后来希帕蒂亚就开始和青雀因为空气的浮力问题吵架,我在一边劝架,顺便解释他们遇到的疑问,臭婆娘,你这么逼问自己夫君,就不知道这是犯忌讳的事么?“

    松了一口气的辛月娇笑着说:“妾身甘愿领罚。“还帮着那日暮揉揉刚在被自己扭过的地方,陪着笑脸很勤快的去打水帮着丈夫洗脚。

    熄灯之后,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对躺在身边的辛月说:“那是一个倒霉的女人。被孙先生治好了以后,才开始做女人,不过看她的样子,这辈子打算一个人过了,对她多点宽容,没事的时候去看看她。背负着师门的期望,也背负着自己的希望,谁知道还能不能背动,现在还没有放弃。

    学问一道想要精深达到极致,根本就没这个可能,只能是一辈辈的人慢慢积累,断无一蹴而就的说法,青雀也想走这条路,他走着走着就会发现。随着自己的学问越发的精深就会感觉自己越发的无知,希帕蒂亚没有青雀的条件,再加上身为女子,所以她的道路就会更加的曲折,我不知道他们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后悔,把一生的时间投入到无涯的学海之中去搜寻珍珠,这个工作比采珠女还要艰辛。“

    辛月把手臂搭在云烨的身上。扭了两下身子,原来早就睡着了。不但她睡着了。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那日暮也睡着了,靠在云烨的背上睡的非常的香甜,这两个女人都在享受自己的甜美日子,对于那些凄苦有着本能的排斥,这样也好。

    早上醒过来,身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云暮咬着包子站在爹爹的床前不断地吹气,六岁的小丫头吃着包子还埋怨爹爹睡懒觉,说好了今天要出去骑马的。

    大小姐有命,做老子的敢不遵命,一跃而起。三两下套好了衣衫,胡乱洗漱两下,就看见旺财跑了过来,喝了一口云烨的洗脸水,可能觉得不好喝,里面有肥皂,呲着牙秃噜两声,就去自己的马槽里饮水。云烨从不允许它喝生水,这里的水不干净,喝多了容易有寄生虫,不但旺财,就是云家老小,也必须遵守这个规矩,不管多渴,也必须喝开水,最起码也该是凉开水,喝惯生水的人到了云家就会感到很不习惯。

    到了校场,刘进宝已经在训练李容骑马,八岁的小人已经把马骑得像模像样,每回都想让马快点跑起来,都会被刘进宝严厉的喝止,小孩子骑不得快马,更何况云家的马匹各个都是草原上过来的良种,身材高大,比南方的驴子一样的战马大了可不止一圈。

    旺财今天特意背了马鞍,踢踏着蹄子一点都不安份,云烨一年多都没有骑过它了,它很想跑的飞快,云烨不在它连吃食都没兴趣。

    云烨读懂了旺财的心思,翻身上马,把云暮交给了那日暮,辛月骑马只会偏着腿骑,不像那日暮坐在马上英姿飒爽。

    旺财得意的长嘶一声,猛地站立起来,两只蹄子踢腾两下,后腿发力立刻就射了出去,这是它最喜欢的起跑方式,不知道它的性子光这一下子就能摔个半死。

    跑了百十步,旺财开始发力,绕着校场跑的飞快,云烨能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还有辛月隐隐传来的惊叫声,前面是一道壕沟,旺财跑发了性子,长嘶一声,居然直接就要跳过去,云烨差点吓死,但是这时候勒缰绳已经晚了,只觉得身子一轻,接着就听到校场里如雷的欢呼声,该死的旺财跳过了壕沟居然还不减速,前面就是一排鹿角丫杈,它居然还想跳过去,也罢,旺财难得高兴,就随它去吧,聪明的旺财从来不做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

    一连越过了两道鹿角丫杈,这才满意的往回跑,回到出发点,辛月的脸都吓得发青,那日暮拍着手大声的叫好,旺财的身手去参加叼羊都足够了。

    李容看着爹爹大发神威,激动的拿脚磕马肚子,他也想跑的那么快,但是他胯下的是一匹性子极度温顺的母马,缰绳又被刘进宝抓的紧紧地,只能啊啊的叫着,急的满头都是汗。

    “好啊,我大唐男儿神驭就云侯的身手就可见一斑。”冯盎从树荫下走了过来,路过李容的时候,怜爱的在脑袋上扒拉一把说:“不急,你年纪还小,迟早会和你爹爹一样的,你爹爹扬威辽东,别人阵战半年没有拿下的城池,你爹爹三日破之,将门虎子,该是一个有出息的。”

    “冯公,您这话也不怕宠坏了孩子,最后几句,可是连我都宠坏了啊!”云烨从旺财背上跳下来,拿干布给它擦拭一下汗珠子,短短的一段路,旺财跑的非常过瘾。

    冯盎也拿了一块干布,帮着擦拭旺财,武将给自己心爱的战马洗澡擦拭早就惯例了,只要是上过战场的,这个习惯都有。

    “冯公,我需要向您致歉,智勇他们一路苦战会广州,折损了七个人,是我刻意这么做的,没办法,我们都没有时间,想要尽早的掌握航海技术,不拿人命往进填是不成的。”

    “哈哈哈,你致歉?老夫却是来致谢的,你我都是久经沙场的统帅,都知道精兵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杀出来的这个道理,你让智勇他们一路杀回来,自己袖手旁观,不到覆灭不插手,好啊!练兵莫过战场,海盗船小力弱,正是练手的好对手。

    回来了六十八个人,将来就是六十八位船长,足够冯家建一支舰队的,老夫知道,这些人现在还是不堪大用,但是老夫在广州检校了他们,很好啊,一艘船面对岭南水师的两艘船依然不落下风,打的有章法,有勇气,死七个人算什么,当年冯家祖宗开拓岭南的时候,死的是七十,七百,甚至七千人啊。

    这点损失老夫受的住,冯家对你没有怒火,有的只有感激,你这是在救冯家人啊,现在多死一个,将来就会少死十个,一百个,这个帐冯家算得清,海上但有战事,冯家子弟绝不后人,云侯万万不可心慈手软。“

    见冯盎伸出手掌要和自己击掌明誓,也就抬起手和冯盎重重的三击掌,然后就见冯盎大笑着留下一地的箱笼转身离去,冯家子弟的训练效果,他很满意。

    旺财跑了一大圈就拿头拱着云烨要稠酒喝,这也是惯例,马夫掏出来一个大铜壶带着一身的稠酒味道就走了过来,把稠酒倒在铜盆里,端着送到旺财的嘴边,一个酒嗝熏得云烨连退两步,这个家伙,旺财的稠酒估计从来都是他们两个一起喝的。

    云烨坐在椅子上看辛月骑着马慢慢溜达,看见那日暮风一样的纵马狂奔,看见李容黑着脸被刘进宝牵着马慢跑,自然也看到云暮一会爬上旺财的背,假装骑两下,急的她的大狗旺财吐着舌头往她身边凑,云暮现在早就不骑狗了。

    接过旺财的大铜壶就着壶嘴大大的喝了一口稠酒,味道果然不错,酒里居然还有果干和芝麻,温温的喝起来非常的舒服。

    日子就该这样过才好,离那些死人远远地,云烨没告诉李泰自己和李承乾被他父皇折腾的有多凄惨,只挑着开心的事讲了一遍,人嘛,就是这样子,高兴是一天,不高兴还是一天,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凄凉悲苦?

    小武到底随着狄仁杰去了船厂,云烨故意把如山的工作压在狄仁杰的头上,就是要看看小武会不会有恻隐之心,如果没有,云烨就会立刻大笑着说自己以前把小武许配给狄仁杰是在说笑,没有感情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是在造孽。

    现在好了,小武虽然絮絮叨叨的说狄仁杰蠢,事到临头,却收拾了自己的衣物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去海边的船厂帮狄仁杰去了,这就很好。(未完待续。。)

    PS:第四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