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初潮会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啊,夫人,为夫有一事不解,还请夫人解惑!“送走李泰之后云烨就朝着带孩子的辛月拱拱手,非常有礼貌的说。

    “夫君太客气了,妾身一定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却不知是何疑问?“辛月把儿子放在床上让他自己玩耍,坐直了准备回答云烨的问题。

    “据为夫所知,女子一十三岁就会初潮,日渐成熟,不知夫人可是如此?“

    “下流!呸!”辛月勃然色变,抱起儿子就急匆匆的出了门,俏脸飞红。

    云烨摇摇头,表示不解,前两年小武初潮之时还来请教自己,怎么转眼间就成了下流胚,希帕蒂亚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早年当圣女的时候受过割礼的伤害,直到现在都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导致她的性格都出现了缺陷,她的初潮会原本该是她的父兄帮他举办,证明家里已经有了成熟的女子,可以接受别人的求婚了,现在没有亲友,所以她就自己来操办,看来希帕蒂亚把这事看得很重,不过,这种事她是不是该邀请辛月,那日暮,铃铛她们参加,喊自己和李泰何事?一个大男人去参加这种酒会,会被人家笑话死的。

    “去,为何不去,老夫身为医者,自然了解希帕蒂亚的伤痛,也就是来到了岭南,她才会向老夫说起此事,老夫针药双行,又辅以药熏这才将她的身体调理好,一个孤苦的女子背着这个心结十几年,如今豁然得到了释放,怎能不欣喜,自然要去。”

    孙思邈还是喜欢住在草庐里,他从中原一路采药到了岭南,李安澜立刻就给他用金丝草搭建了一座草庐。这可比住木头房子好的太多了。他准备在岭南将他一路上采到的药材分门别类的整理出来,并且写成药典,所以现在足不出户。

    大男人参加女子的初潮会虽然有些丢人,但是作为希帕蒂亚为数不多的好友,云烨还是备了厚礼,准备去参加。人家没请辛月,自然不会带她一同前往。

    “夫君,对不住啊,午间的时候还以为您要那啥,所以妾身出言无状了,希帕蒂亚也真是的,这样的污秽事也要办一个酒宴,还请的都是男人,她要干什么?邕州城这么多的男人她要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不知羞耻!”

    辛月打听清楚了这才跑过来给云烨道歉。但是转眼间就咬牙切齿的诅咒希帕蒂亚,认为这事非常的不吉利,夫君最好不去,来月事的女人在关中房子都不能上。

    “好好地,刚说完我下流,现在就说人家无耻,你月事的时候肚子疼是谁给你揉的,那时候怎么不说无耻。现在讲究起来了。”

    头饰希帕蒂亚有很多,已经能开博物馆了。她最大的喜好就是收集这些东西,如果云烨给她的送一套精美的金饰,她一定会喜欢的,不过,还是不要让她高兴到极点,给她一个中级高兴就成了。一个红檀木做的梳妆盒就好了,一个套一个的很是精美,好木料多了,云家的木匠就挖空心思的琢磨,还真的做出来几样精品。这个梳妆盒就是其中的一件,里面镶了一块巴掌大的玻璃镜子,非常的上档次。

    落日时分下起了小雨,云烨带着刘进宝撑着伞,步行来到了希帕蒂亚住的宅子,这是一座非常雅致的竹楼,造好的时间并不长,竹子的外皮还是青翠的,希帕蒂亚的仆人操着难听的诡异大唐话欢迎云烨,接过他手里的伞,立刻就有穿着红衣服的侍女请云烨上去,至于刘进宝就被请进了外面的棚子。

    来早了,主人还在化妆,听侍女说她家圣女这一会漂亮的不像话,于是就打算画的更漂亮一点,云侯还需要耐心等待。

    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厅堂里瘆的慌,走一路都会吱呀吱呀的响,这是竹楼最不好的一点,云烨最讨厌的就是睡竹床,晚上要是起了兴致,竹床的惨叫声满长安都能听见。竹楼也有一样的效果,云烨靠着窗户,看着在雨幕中逐渐模糊的远山,不由得暗自发笑,自己的样子非常的像等候美人妆后相见的恩客。

    摇着扇子悄悄地偷笑,笑意还没有隐去,就听竹楼又开始吱嘎吱嘎的响起来,一声月白袍服的李泰戴着金冠,摇着折扇一步三摇头的上了竹楼,边走边吟诗:“新妇起严妆。

    著我绣夹裙,

    事事四五通。

    足下蹑丝履,

    头上玳瑁光。

    腰若流纨素,

    耳著明月珰。

    指如削葱根,

    口如含朱丹。

    纤纤作细步,

    精妙世无双。

    哎呀,云兄,小弟以为只有自己急着见美人匆匆而至,不想我兄竟然比小弟还要猴急,却不知小弟刚刚吟的诗句,可否与美女相得益彰?“

    “你就缺德吧,《孔雀东南飞》这种诗句你也能拿来在别人贺席上吟诵,也就是希帕蒂亚不懂这些,给辛月她们你试试,鞋子都会飞到你脸上。”

    李泰哗啦哗啦的摇着折扇不服气的说:“焦仲卿之妻小弟在幼冲之年就心向往之了,如此佳人不知珍惜,活该他最后自挂东南枝。”

    两个人坐在窗户边上说笑,不时地喝一口葡萄酿,这个女人鉴赏葡萄酿的能力不俗,味道很好,能在燥热的南方喝到地道的葡萄酿殊为不易。

    冰鱼撞击着玻璃杯,冰爽的感觉确实沁人心脾,就这一点云烨和李泰就觉得自己这趟没有白来,只是,侍女已经开始点蜡烛了,客人依然只有自己二人。

    “青雀,我的请柬是你带送的,客人不会只有我们兄弟两人吧,如果她要找入幕之宾,那可就惨了,你上,哥哥我先撤退。”

    云烨有点坐不住了,希帕蒂亚到现在还不下来,情形很不对头,他不介意和别的美女发生点什么,但是这些人里绝对不会有希帕蒂亚,沾上她,已经很让自己头疼的内宅,说不定就会上演春秋旧事。

    侍女敲响了金钟,一个穿着红纱衣的女子从三楼拾阶而下,步履袅娜,先是一双鹅黄色的软鞋,紧接着就是一袭大红色的纱裙,等到整个人站在烛光下的时候,云烨,李泰同时吸了一口凉气。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古人诚不我欺也。”李泰拿扇子敲着掌心出言夸赞。

    确实如此,此时的希帕蒂亚就像一朵怒放的牡丹,整个容颜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跳跃的烛光更是将她的媚态映衬到了极致,血红的纱裙里裹着一个白皙丰满的玲珑身躯,这一刻云烨都不得不承认,希帕蒂亚的艳名确实不虚。西方人棱角分明的五官这一刻让云烨有一种恍然失神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掩齿轻笑,还有一分扭捏,一分羞涩,就这样俏生生的站在烛光下轻声问道:“云兄,青雀,我美吗?”

    此话一出,云烨李泰立即正襟危坐目不旁视,尤其是李泰,眼观鼻,鼻观心,恍如老僧入定,云烨见自己避无可避只好笑着说:“确实是人间绝色。”

    “多谢云兄夸赞,小妹也觉得直到今日自己才像一个女人,大唐不但给了我栖身之所,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小妹在大唐举目无亲,唯有二三好友,如今希帕蒂亚已经成人,全赖两位好友帮助,亲受希帕蒂亚一拜。”

    云烨敲了一下装和尚的李泰,坐直了身子庄重的接受了希帕蒂亚一拜,自己也拱手还礼,这是正式的礼节,不好推辞。

    李泰掏出一副非常漂亮的耳环笑着说:“我有明月珰,为佳人增色。”云烨也打开随身带着的包袱,将梳妆盒子拿出来推到希帕蒂亚膝前说:“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希帕蒂亚抱着梳妆盒请李泰将明月珰给她穿在耳朵上,眼睛里含着泪水朝云烨和李泰说:“谢谢,谢谢你们,这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说完就抱着梳妆盒跑上了楼梯,佳人不见了,李泰怅惘的瞅着楼梯很希望再看一眼那位血衣佳人,杯中酒洒在膝盖上都恍然不觉。

    “如果喜欢就去找,你父皇似乎并不排外,宫里也有西域进贡的佳丽,多一个希帕蒂亚不算稀奇。“云烨看着犹豫不决的李泰在一边怂恿,希帕蒂亚如果希望嫁人,李泰该是她最好的归宿,自己就算了,现在有这几位已经够自己发愁的了。

    楼梯再响,希帕蒂亚下来了,确实是希帕蒂亚,那个随便把头发扎在脑后,怀里抱着一本书的希帕蒂亚下来了,眼神不再是楚楚可怜,而是精光致致,几步路走的虎步龙行,那里还有半点刚才佳人的影子。

    李泰凶狠的看着云烨说:“不!“回答的干脆之极。

    “云兄,青雀,初潮会结束了,现在是讨论学问的时间,我认为青雀的想法是愚蠢而可笑的,铜盆再大也不可能飞起来,小妹已经测量出了空气在单位面积的重量,虽然这种测量是非常不很准确的,但是它能给我们指明一条可以研究的方向,小妹以为,任何比空气重的东西都不可能飞起来。“

    “一派胡言!“李泰羞恼的跳了起来。(未完待续。。)

    PS:第三节,还有一节,求票,唉,知道自己有点无耻,但是身在局中,不由自己啊!继续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