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夺船求生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冯智勇杀的非常的艰苦,由于云烨的袖手旁观,整条船的耗损惊人,船帆已经破破烂烂满是烟火色,撞角也已经损坏了,军舰上的拍杆已经损坏了两架,不过还好,人员再也没有大的耗损,就是受伤的人很多,可见他操船的手法也越发的熟练了。

    冯智勇这个翩翩的世家公子哥,也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粗鲁的海上粗汉,烧焦了一半的头发干脆被他拿刀子削断,只剩下短短的一截。裤腿也从膝盖的部位撕掉,两只袖子也不知那里去了,赤着双脚,满脸的胡须,能飞快的攀上最高的桅杆,也能熟练的挽出各种绳结,两只黝黑的臂膀上似乎蕴含着无限的力量。

    人数少了,战力不降反增,从开始一艘船对付一艘船,到后来一艘船对付两艘敌船,到现在一艘船已经能轻易地对付三艘船了,官军战舰毕竟不是海盗们那些七拼八凑的船只能媲美的,更何况岭南水师的战舰是出了名的坚固。

    云烨躺在公主号上,百无聊赖的看完冯志勇的表演,笑着对回来报告战情的冬鱼说:“给他们换船吧,看看他们在战舰完好的情况下能不能发挥自己最大的战力。”

    见冬鱼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的,就问:“难道他们不愿意用新船?”冬鱼又点点头,云烨想了一下就笑了,海上人的痼疾啊,在一艘船上战斗的久了,就不喜欢别的船,哪怕一模一样也不会喜欢的,总觉得没有自己原来的破船来的顺手。冯家的这些人,已经开始对自己的船生出感情。

    那就停靠在杭州修理一下这艘船。这样破破烂烂的回去,可不太好。“冬鱼又在摇头。阿巴,阿巴的说了一长串,这样一来云烨就搞不懂了。

    “侯爷,冬鱼说冯智勇不愿意靠岸,他想这样一直杀到广州去,他们想给您看看冯家人不是软蛋,就用这艘船战斗下去。“狗子说完,冬鱼又点点头。

    云烨放下手里书说:“那也由得他了,不靠岸也好。我们早点回到广州,也不知道夫人她们怎么样了,几个孩子也好久不见,不知道还能不能记得我的样子。“

    云烨的战舰在海上奔波,遥远的南海上也有三个赤身裸体的人躺在筏子上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天,虬髯客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毛人,脸上的眉毛胡子已经分不清楚了,胡同海也是一样,两个人如同野人一般。那个倭女倒是变得更加丰满,只是一年多没穿衣服,身体也变成了古铜色。

    虬髯客在胡同海的帮助下终于冲出了回流来到了大海上,筏子上的椰子在不断地减少。已经在海上漂了七天了,一艘船都没有见到,再这样下去。三个人是没有活路的。

    “主上,如果没了吃的。你们就把我吃了吧。“倭女激动地对躺在一边的虬髯客说,一年多的时间已经能说一些简单的大唐话了。”

    “妖姬。别说这些话,海里有鱼,用标枪把鱼扎上来吃就是了,我们不能吃人,宁死都不吃人,我虬髯客可以抢劫,杀人,就是不吃人,一旦吃了人,就会坠入九幽魔道,再也做不成人了,你不要担心,我们三个人都是被上天抛弃的人,现在要做的就是活着,有我们两个在,总会有你一口吃的。”

    胡同海嘎嘎的笑着说:“看你们夜夜春宵,还以为很快就会有小娃儿降世,一年多了也没见妖姬的肚子有动静,到底是你们谁的毛病?”

    妖姬也疑惑的看着虬髯客,她也非常的奇怪。虬髯客干笑一声说:“你们懂个屁,要生娃也不是这个时候,老子有一个法门,是在大明寺里学的,能固锁精关,自然不会有孩子,老胡,你上了年纪,这门功夫你该学学,是延年益寿的不二法门,佛家从不外传的。

    胡同海抬起身子看着虬髯客说:“和尚庙里怎么会有这等邪门功夫,莫非大明寺也是淫窟?听说那里的和尚很不错,真是想不到。“

    “放屁,道法师父佛法精深,如何会做那等下三滥的事情,这是一位高僧为了延长寿命,参研佛法创出来的不二法门,和男女之情无关。

    正在听虬髯客说话的胡同海忽然伸手从海里捞起来一片木头,左右打量一番对虬髯客说:“附近有船,这片木头该是伙房里,我刚才闻了一下,还有烟火气,这就说明,这艘船离这里很近,如今是东风,我们的筏子轻,筏子上的帆也大,速度也一定比那艘船快,仲坚,我们要夺船,干系就要落在你身上了。”

    虬髯客眯缝着眼睛说:“到时候妖姬留在筏子上,让那些人把妖姬弄上船,我们藏在筏子下面,乘机上船,老子就不信,海上到处都是云烨那种狠角色。”

    太阳偏西的时候,筏子就已经追上了那艘船,妖姬站在筏子上挥舞着双手朝船上的人大喊,虬髯客和胡同海已经藏在筏子下面。

    这是一艘两头尖尖的胡船,好多包着脑袋的大食水手,都趴在船舷上看肉光致致的妖姬,不多时,大船上放下来一艘小船,绕着筏子转了一圈,见没有危险,水手们就跳上筏子,将抱着胸口蹲在筏子上的妖姬嘻嘻哈哈的扛上了小船,期间免不了要上下其手一番。

    此时虬髯客和胡同海已经游到了胡船的另一边,攀着挂索上了甲板,胡同海从一个皮囊里取出两只手叉子,隐在肘后,和虬髯客对视一眼,就直奔好像空无一人的内舱,虬髯客把斧头拎在手里,并不急着动用,伸出蒲扇大的手掌就抓住一个大汉的脖子,稍微一用力,就把那家伙的喉结捏碎了,然后轻轻地放在甲板上,他的脚步很轻,但是下手极狠,不一会就已经捏死了五个大食人。

    妖姬被扛上了船,所有人都向她伸出了自己的手,妖姬不惧反笑,把自己饱满的胸膛挺得更高一些,只有她看见虬髯客在不断地杀人,这时候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

    船舱里传来一声惨叫,才让甲板上的水手回过头来,虬髯客抡起手里的斧头,划开了两个水手的咽喉,最后倒转斧头,砸在一个刚刚抽出弯刀的水手。

    跌落的妖姬连滚带爬的躲在一个大木桶后面藏了起来,双手合十,学着虬髯客拜佛的样子不断地祈祷。

    虬髯客见了血整个人立刻变得精神百倍,右手斧头,左手弯刀,在大食人中间掀起来狂澜,从甲板中间杀到船头,甲板上已是血流成河,赤着脚踩着滑腻腻的血迹,右手的斧头飞了起来,重重的嵌在一个就要钻进船舱的大食人后脑。

    见到甲板上再无敌人把弯刀抛给了妖姬,自己从大食人后脑拔出斧头,一矮身就进了船舱,进来之后才发现胡同海已经陷入了苦战,四个彪悍的大食人正在围攻胡同海,这家伙的后背上被弯刀斩出来一条凄惨的伤口,皮肉向两边翻卷着,但是紧紧地咬着牙强自坚持,唯恐打扰了虬髯客的心神,见虬髯客进来了,大喜,怒吼一声不再保留体力,两把手叉子疯狂的刺向对面的大汉,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发。

    虬髯客的斧头从胡同海的耳边擦过,砍在一个刚刚冲上来的大汉的额头上,他抛掉弯刀大叫着想要拔掉斧头,却捞了一个空,虬髯客已经抢先一步,又把斧头捞了回来,云烨家的斧头虬髯客觉得用起来非常的顺手。

    斩开旁边砍过来弯刀,虬髯客把胡同海护在身后,突然出拳,砸在那个准备追杀胡同海的大汉脖子上,只听咔嚓一声,整个颈骨被一拳打折,脑袋无力的后折过去,他干脆把斧头砍在柱子上,揉身钻进最后一个大汉的怀里,两只手变拳为抓,扯住大汉的肋骨,双膀一叫劲,生生的从大汉的身上抽出来两根肋骨,大脚踏在倒地的大汉胸口,一股血泉冒起,船舱里再无战斗。

    妖姬抱着一把弯刀把脑袋探进来看虬髯客战斗,眼睛里充满了崇拜的神色,这才是英雄,她认为这样的男人才是男人,在一想到倭国那些瘦弱的男人,就把倭国连同这些男人一起赶出了脑海。

    胡同海肩膀靠在柱子上喘息,背后的鲜血流个不停,妖姬从旁边的舱房里找到了针线,飞快的把胡同海翻卷的皮肉用线缝起来,虬髯客见胡同海朝自己点头,示意已无大碍,就拎起斧头继续搜寻船上的大食人。

    虬髯客没打算留活人,自己三个人势单力薄,这个时候收留俘虏,万一自己被俘虏算计,三个人不会有一个人有命活着。

    这艘船并不大,虬髯客数了数,船上总共也只有不到三十人,但是船长却没找见,正在找吃的的妖姬,忽然惊叫一声,一个花白胡子的大食人勒着妖姬的脖子从一个木桶里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把精美的匕首搁在妖姬的脖子上。

    虬髯客笑了起来,这样一来就不差什么人了,胡同海的叉子不知何时到了他的手中,也不见他的手臂扬起,那把手叉子就扎透了大食人的脑袋,明亮的尖刺从后脑探了出来。(未完待续。。)

    PS:第四节,晚了些,对不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