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都是在造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小男孩和小女孩哪来的身材上的区别,李烟容穿上李象小时候衣衫,头上的两个包包也被李象打散,胡乱挽了一个发髻,把云寿带着红绒球的金冠松松垮垮的别在李烟容的脑袋上,李烟容的贴身小宫女在知道三位祖宗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已经快被吓死了,坐在地上接受云寿的教育。

    “你最好起来把我打扮的像烟容,要不然你就惨了,他们不发现则万事大吉,要是发现了,嘿嘿,不用我说,你会有什么下场。

    战战兢兢地宫女努力吧烟容的衫子往云寿肥墩墩的身子上套,好不容易穿上了,整个人被勒的和蚕一样,梳好了包包头,又在上面插了一根带着铃铛的金簪,云寿走了两步很满意,对已经准好的李象兄妹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自己则扯开嗓子开始嚎哭,每回自己走的时候烟容都会大哭的。

    两个老宫女守在小楼边上见李象吃力的背着一个用毯子包起来的人,刚要阻拦,就见楼上传出哭声,一个带着铃铛金簪的脑袋好像要钻出来,又被贴身宫女拽了回去,这才松了一口气,又闻到毯子上传来的果子露的味道相视一笑,那位麻烦的小侯爷喝醉了,只要郡主不离开小楼就好。

    李象走到大树浓密处,放下烟容,又帮她理了理头发小声说:“我们现在要去后宫,你娘一定在那,我偷偷带你去,一路上不要说话,穿帮了咱们三个都会倒霉,见了你娘不许哭,不许大声叫嚷。“

    见烟容坚决的点点头,这才一马当先的穿过西墙上的月亮门。烟容紧紧地跟随……

    于良殿就是专门关犯错的宫人的,东宫也在管辖范围,谁能想到小小的于良殿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居然能同时将两位太子妃关在这里。

    这里很清静,甚至可以说幽静,苏氏好像从来都不会因为外面的环境变化而改变自己,如今身上华丽的衣裙变成了麻布衣裙。依然改变不了她恬淡的性格,坐在花木疏影里一针一针的绣着一朵盛开的牡丹,自己的小象儿将来成亲的时候,总该有一件自己母亲亲自绣的袍服吧,每天幻想小象儿的将来,是她这一年多里最幸福的事。

    隔壁的侯氏又开始大声的叫嚷,她谁都骂,从老天到皇帝,再到自己无能的夫君。甚至还有云烨,自己劝了两回她骂的反而更凶了,甚至迁怒与自己。

    劝说不管用,那些满脸横肉的管事婆子的鞭子倒是很有用处,消停了两天,现在又开始了,苏氏倒是很满足,她的小象儿只要有机会。就会跑来看自己,有时候还会从云家给自己带从来没有吃过的美食。如果这是老天的安排,苏氏并不认为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

    自己的贴身宫女从水井里拎上来一桶水,拿着瓢浇花,这些花都不是什么名种,有一些不过是因为叶子好看,就被苏氏问别人要过来。小心的栽培,一年的功夫就积攒了半个院子,因为性子恬淡的原因,加上太子有时候会来看她,冷宫的人并不敢过于煎迫。

    “母亲!“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苏氏惊喜的抬起头,看见自己的小象儿满头大汗的出现在自己的院子门口,放下手里的刺绣,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孩子。

    “母亲,您在这里留不了多久了,听说侯君集已经获罪,正在来京的路上,等我父王回来,一定会把您接回去的。“听着儿子幼稚的语言,苏氏把下巴搁在儿子的头顶上说:”尽说傻话,世上的事没那么简单,侯家错了并不代表为娘是对的,你父王才是最难受的那个人,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偏偏要忍受无边的煎熬,象儿,不要怪你父王,他没有办法。“

    “母亲,那也不要紧,孩儿今日跟云寿学了一样本事,他假装烟容,让烟容假装他,还装着喝醉,被孩儿把烟容背了出来,自己在楼上学烟容哭泣,骗过了所有人,母亲,您再忍忍,等我再大些就能用这个法子把您接出宫去。“

    苏氏大惊连忙问:“烟容去了那里,莫非在她母亲那里?“见儿子点头,苏氏急忙推开门,要到侯氏的院子,那个女人如今在发狂,万一伤到烟容,象儿和云寿的罪过就大了。

    才进院子就看见侯氏把烟容提了起来摇晃着问:“是不是你父王要来接娘亲,是不是啊,是不是啊,你说话,是不是啊!“

    苏氏连忙从她手里夺过已经吓得不会哭泣的烟容,不断地帮着烟容叫魂,这孩子已经被吓坏了,两只眼睛呆呆的看着癫狂的母亲一句话都不说。

    “烟容,乖孩子,如果害怕就哭出来,不要紧,大娘在这里,害怕就哭出来,哭出来就没事了。“不管苏氏如何给孩子宽心,这孩子就是不哭,好半响才挤出一句话说:”象哥哥告诉我,见到娘亲不能哭。“

    苏氏才要抱着烟容离开,刚才在院子里到处乱转的侯氏又冲了过来盯着烟容说:“你为什么不是男孩,你为什么不是男孩,知不知道,女人有多没用?你如果是男孩,就能继承你父亲的一切,你如果是男孩,一定比你那个窝囊废的父亲强一百倍。“

    苏氏用尽力气一巴掌抽在侯氏的脸上,打的侯氏栽了一个趔趄,癫狂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她大概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脸上浮起了绝望的神色,这是一种最彻底的绝望,眼睛里的生机仿佛都在逐渐消退,女儿这时候才是她最后的希望。

    烟容挣扎着从苏氏怀里溜下来,跑到侯氏的身边说拽着她的衣襟说:“娘亲,你看,我穿的是象哥哥的衣服,我现在是男孩子了,你喜不喜欢?“

    苏氏泪如泉涌,侯氏软软的瘫在地上,发疯一样的抽自己的耳光,烟容的小脸上又开始浮现出恐惧。

    “侯氏,你干什么?你这样做会吓坏孩子的。“苏氏厉声喝止了侯氏的疯狂举动

    。

    侯氏抬起糊满鼻血的脸颊,哀求着对烟容说:“囡囡,不要怪娘,娘不是故意的,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说,囡囡,别离开娘!“

    烟容剥了一颗荔枝填进侯氏的嘴里说:“这是寿哥哥给我的,刚才我哭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对我的,很好吃,吃了以后就我不哭了,娘亲也不哭。“

    侯氏小狗一样的吃着荔枝,眼泪哗哗的流,拿袖子胡乱的擦擦脸颊,那样子更加的见不得人,但是烟容却咯咯的笑了起来,以为母亲在和自己逗乐。

    “侯氏,孩子不能久留,她是偷着跑出来的,云寿还在烟容的绣楼里假扮她呢,百日禁足之后她才能来看你,你一定要好好地,外面的事情与我们妇人无关,被关在这里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孩子才是我们最后的期望,千万不要连这点期望都毁了。

    其实被关在这里的女人,我们姐妹是最幸运的,因为我们都有孩儿,烟容被皇后许给了云家,云烨护短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一定会好好保护烟容的,只要有了他的保护,烟容此生一定会平安喜乐,其实这才是你最大的福分。“

    说到规矩,侯氏又惊恐起来,连忙推着烟容往外走,边走边说:“囡囡,看到你娘亲就好了,以后再也不发疯了,心里就想着我的囡囡,你快走,云寿是个笨蛋,他长得又胖又难看,怎么假扮囡囡,聪明点,不要被人家抓住,现在,娘帮不了你,你外公也帮不了你。“

    苏氏推了侯氏一把说:“你和孩子说这些做什么,不知道才是福,象儿,象儿,快带你妹妹离开,管事的马上就要来了。“

    缩在墙角的李象这才过来,拖着一步三回头的烟容离开了于良殿。

    云寿在烟容的绣楼里等了好久都不见他们两个回来,百无聊赖的躺在软软的床上数帐子顶上的兔子,没想到数着数着就昏昏的睡了过去。

    等他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烟容的小婢女跪在地板上瑟瑟发抖,李象如同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只有烟容偷偷的向云寿使眼色。长孙坐在椅子上喝茶,见云寿醒了,就没好气的问:“这是谁家的闺女,长得丑死了。可以点不像烟容啊,你说说,我怎么处置你这个心上长了八个窟窿的小坏蛋?“

    云寿一个蹦子从床上窜下来,拉着长孙的胳膊要着说:“皇后奶奶,寿儿过于顽皮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遭。“

    “你爹就是这么死乞白赖的,好么,把这本事又传给了你是不是,当年皇后奶奶我没教好你爹,弄得他像一个猴子一样跑的不见人影,现在你也打算跳腾了是不是,我看你们都是皮痒痒了。”

    训斥完云寿,又转过头对门外面跪着的十几个宫人说:“都是一群废物,被三个孩子耍的团团转,要你们何用,来人,拖出去,每人重责十板以儆效尤,看看能不能长点智慧。”

    “皇后奶奶真是英明,赏罚有度,寿儿佩服万分!”

    “小猴子,只要板子不落在你的屁股上,你是不是就觉得皇后奶奶英明无比?活生生的和你老子一个德行,好了不要卖乖了,去和象儿,烟容一起去玩吧!”

    长孙看着三个孩子去了花园哀叹一声道:“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未完待续。。)

    PS:第四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