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云家没傻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寿儿刚刚在街市上逃离了管家老钱的追捕,胸口鼓鼓囊囊的就进了太子的东宫,门口的侍卫不敢有丝毫的阻拦,上一个阻拦他的家伙被他拿小马鞭胡乱抽了一顿,以前还有太子妃能给云寿一点脸色看,现在太子妃已经被皇后囚在禁宫,太子又不在,李象一个小小的孩子实在是管不了许多,他虽然比云寿大一岁多,却总是打不过胖墩墩的云寿。

    左庶子张玄素现在统管着太子东宫,见到云寿进来,摇摇头就扭身回了公事房,这孩子现在被皇后宠的厉害,早就无法无天了,进入东宫还有大内如入无人之境,不过还好,虽然跋扈一些,家教却好,只要不发怒,对人总是很有礼貌。

    刚趴在书房窗户上向往里瞅,耳朵根子一疼,却是太子府右庶子孔颖达,他对云烨都不会客气,对云寿就更加的不在意。

    “孔师傅!哎呀,你把我耳朵拧掉了。“云寿惨叫着踮着脚尖随孔颖达进了书房,李象正襟危坐,目不旁视,他老子不在,孔颖达就很自然的负起了李象的教育之责。

    由于母亲被废的缘故,这孩子脸上很少有笑容,如果不是云寿带着他在皇宫里东撞西撞的找到了冷宫的位置,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母亲去了那里。

    孔颖达松开云寿的耳朵,气冲冲的问:“现在正是读书的时间,你是如何从兴化坊跑到东宫里来的,可否告知离石先生?“

    “南朝人周兴嗣所做的四字长文还难不倒我,我爹爹说这种死记硬背的功夫最是考较一个人的勤勉程度,他回来的时候要考校的,我自然是要背会,要是没学好。我娘又该哭了。”

    孔颖达见云寿歪着脖子看着自己,回答的很是狂傲,不由得起了考校的心思:“你既然已经学会了《千字文》我来问你,鸣凤在竹,白驹食场,化被草木。赖及万方鸣凤在竹何解?”

    “说的是凤凰在竹林中欢鸣,白马在草场上觅食,国泰民安,处处吉祥。贤君的教化覆盖大自然的一草一木,恩泽遍及天下百姓。不过这句话是错的,我爹爹和魏王叔叔他们在南海抓到了十几只凤凰,没有一只是在竹林里抓到的,所以南朝人周兴嗣骗人,他根本就没见过凤凰。我爹爹和魏王叔叔才见过。”

    听了云寿的话,孔颖达差点把自己的胡子揪断,板着脸说:“不可胡言,凤凰乃是上古神兽,早就消失在大地上了,怎么可能被你父亲和魏王殿下所擒,你是听谁在胡说八道?”

    “嘿嘿,先生。您这可是犯了大不敬之罪,小寿儿没胡说。我四叔给我祖母的信里提到了这件事,祖母说的时候我也在,确实找到了凤凰,还抓了回来,估计要不了一两个月,等我祖父凯旋的时候就会送抵京师。”

    被两个还说的有些讪讪的孔颖达没好气的对李象说:“小小的人儿。怎么还抓人话把子,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管,君子当如明月般皎洁,不计他人之恶才是。”

    “先生又说错了,月亮自己不发光。是太阳光照射到月亮上面才发光的,如果没有太阳,月亮就是一个乌漆吗黑的破石球,玉山书院已经证实了这个说法,小寿儿带我去赵公公的观星台看过了,月亮确实一点都不皎洁,就是一个到处是大坑的石球。”

    大儒孔颖达被两个小儿说的哑口无言,只好拂拂袖子说:“吵得老夫头痛,你们耍子去吧,莫要在我面前喧闹,老夫想睡片刻。”

    眼看着两个孩子蹦蹦跳跳的去了花园,孔颖达这才叹息一声,随着玉山书院所谓的自然科学不断地发现,很多以前认为是至理的东西都被证明是错的,青虫可以变成蝴蝶,蝙蝠非鸟非兽,断然不是老鼠食盐之后所化,乃是一种新物种。

    好多古代传下来的文本现如今都经不起细细的推敲,想要做学问,现在到处都是禁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玉山书院的学生拿着实据上门请教,多少名士被诘问的灰头土脸,导致现在的书非常的难写,自己的《五经正义》已经三易其稿依然在推敲,免得贻笑大方。

    李象和云寿进了花园,他就想把手伸进云烨的怀里看看到底都装了些什么,却被云寿一转身闪开了,就听云烨委屈地说:“不行,我上回拿来的梨子王,你说只吃一口的,结果跑到亭子上吃的就剩了一个梨核才给我,害的烟容说我骗人,世上从来没有那么大的梨子,这回是我娘派人从岭南给我捎的荔枝,不能全给你,给你两颗。”

    李象说了声小气,就接过两颗荔枝就要往嘴里塞,云寿连忙拦住,帮他把荔枝的外壳剥掉才递给李象,当了回土包子的李象红着脸吃了一口荔枝,这才带着云烨去找烟容。

    进了烟容的院子,云寿立刻气得哇哇大叫,烟容正坐在地上大哭,哭一下就爬起来想要出去,总是被两个老宫女挡回来,不管烟容怎么说,就是不放她出去。

    李象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这样的遭遇自己也有过,这就是禁足,自己母亲被关到冷宫里的时候自己想要出去,总是被人家挡回来,现在烟容的母亲也被关了起来,烟容自然也不能出去,虽然不喜欢管太子妃叫母亲,他对烟容却是极好的,禁足这是规矩自己想帮都没办法,李象从小学的第一篇文章不是《三字经》而是皇家的家法,家法上就是这么规定的。

    他不敢,可是云寿敢,从旁边搬了一块石头走到老宫女跟前就把石头砸在老宫女的脚上,见到那个老宫女杀猪一样的嚎叫,云寿就指着另外一个老宫女说:“赶紧滚,小爷的性子惹发了,会叫你好看!“老宫女见是云寿连忙作揖说:”小侯爷,郡主不能出去啊,这是祖宗的规矩,郡主一旦出去了,老婆子性命难保,您就可怜可怜我们。“

    云寿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就说:“她不能出来,我进去总行吧!“见俩个老宫女不做声,就走进去把烟容扶起来,帮她拍拍身上的灰土,刚刚四岁的烟容看到云寿哭的更加大声,抽噎着要寿哥哥带自己去找母亲,李象看到烟容的样子不由得想起自己那时候的惨状,也不由得落下泪来。

    云寿把荔枝装到烟容的小口袋里,又剥了一颗荔枝塞到烟容的嘴里,这才止住了哭声,小口袋只能装两三颗,烟容捂得紧紧地要把荔枝送给母亲吃,不能被象哥哥看见,他总是偷吃,自己家的好吃的从来都寿哥哥家的多,从糕饼到冰棍他家从来不缺。

    李象对云寿说:“不能把烟容领出去,要不然她会受到惩罚的,这是祖宗的规矩,每个人都要遵守的,院子外面就是宗人府的人,他们很凶,我们上回偷跑出去,如果不是我爹爹求情,咱们两个都要受罚,爹爹说,男子汉大丈夫要忍人所不能忍之事。“

    “我爹爹可没有这样教过我,他总是说不管多么坚固的堡垒,总有打开的法子,我们攻不破是因为方法不对,只要找对法子,总有办法。你小时候的衫子还在不在?如果在,就拿来,烟容穿上你的衫子,不就成男娃了,你带着她去找她娘亲。“

    “衣服倒是有,我带她去你干什么?“李象很不解,去皇宫的话云寿比自己熟悉,为什么要自己带着妹妹去找那个坏女人,帮自己妹妹没问题,但是去见那个女人他不愿意。

    “你傻啊,我出去了,不就告诉人家这三个人里头有一个是烟容吗?烟容的绣楼里没人,那些老女人还不得发疯啊。“

    “你才傻,你比烟容胖,还比她高,傻子都会认出来,这是个臭主意。“李象从来不愿意认为自己傻,不管不顾的和云寿争论起来。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你不会找个毯子把烟容包起来,给别人就说我偷喝了酒,醉倒了,你再把烟容背上,我在绣楼里装烟容不就完了,告诉你,我爹说了,云家不出产傻子。只有寒辙叔叔家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傻子出现。”

    李烟容崇拜的看着挺胸腆肚的云寿,寿哥哥真是太聪明了,李象只好回转去自己住的地方找小衣服,云寿的法子好像能行得通。

    李象走了之后,云寿就把怀里的荔枝全部掏出来,因为是报信的快马送来的,加上一路上损坏的,其实也就不剩多少了,一个个的数清楚之后,分成了三个小堆,指着最大的一堆对烟容说这是给皇后奶奶的,其余两堆一份是杨妃奶奶的,一份是阴妃奶奶的,皇宫里的奶奶太多,他也没法子都给,只好给最亲近的三个人。

    “唉,多不多的就是一个心意,等你不禁足了,我带你去岭南,我们抱着树吃。”云寿学着大人的口气无奈的对李烟容说。

    说起荔枝,云寿就不断地埋怨远在天边的爹娘……(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