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想做好人的李承乾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狂叫一声从床上翻起来,二话不说赤着脚就跑进了雪地里,奶奶的,太吓人了,活到现在才知道人的脾是黄色的,肝胆是绿色的,肾是黑的,肠子是花花绿绿的,都说心被摘下来还能跳,这他娘的都是真的,那颗心就在自己的脚底下一收一缩的。

    狗日的严松,吓死老子了,以前看小鹰杀猪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现在看到严松杀人,这就完全不同了,本来因该呕吐的,现在吓的老子连呕吐都不会了。

    狗日的天气很冷,脚已经没知觉了,狗日的刘进宝你就不能跑快些把老子抓住?抱着棉被跑的像乌龟,老子的两条腿不听使唤!

    在云烨的企盼中嚎啕大哭的刘进宝终于抓住了云烨,把侯爷用棉被包起来,卷成卷就抬回了营帐。

    “我刚才光着脚满世界乱跑的事情不许外传,小心我恼羞成怒之下灭口。”

    “哎呀,云侯,您是惊惧过度,乱跑是人趋利避害的本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老朽听说了,刽子手把叛匪的肚子破开,内脏在您的脚底下堆了一堆,这的确很吓人,只要不是习惯杀人的杀才,那个不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害怕就对了,这说明您本来就是纯良之辈,太子殿下比您还严重些,现在还坐在炉子边上发呆呢。“

    不愧是御医,两句话就解开了云烨的心结,既然是普通人的正常反应那就没关系了,云烨从来没有把自己归类到变态的那一群人里面,寒辙才是变态,自己是好人。

    云烨把自己是好人这句话翻来覆去的不断的念叨了好几遍,这才安定下来,灌了一大碗腥臭的药汁子。能不能安神补脑不知道,倒是空空的肚子里立马就暖洋洋的没刚才那么饿了,现在必须去看看承乾,这家伙比自己还脆弱些。

    不远,就在隔壁,把御医撵出去。免得妨碍两个病人讨论病情,承乾的样子非常的让人担忧,他正在把一个土豆不断地在炉子上翻烤,而且把这活干的全神贯注。

    土豆已经被烤成了金黄色,眼看着就熟了,整间帐篷里都弥漫着一股子烤土豆的焦香,从时间上判断,这家伙比自己醒来的时间还长些。

    李承乾不断地给手上吹着凉气,呲牙咧嘴的把土豆掰成两瓣递给了云烨一半。云烨接过土豆终于放心了,虽然受了刺激,还好,没有变傻。

    “其实这种训练,我已经接受过好几次了,以前是杀小狗,杀小羊,杀鸡。后来就变成了杀猪,杀羊。杀牛,直到我的一匹马被我亲手杀死以后,我以为自己已经不害怕杀生了,谁知道战场上杀敌人,和战场上杀那些手无寸铁的人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到底没抗住啊。你抗住了没有?当时听你把话说得很硬气。”

    “没有,晕过去了,刚才还光着脚在雪地里跑了一圈,刘进宝都追不上。”

    听了云烨的话,李承乾满意的点点头。总算是有一个比自己更丢人的家伙出现了,自己还算不得凄惨。

    “知不知道,我杀的那匹马对我来说很重要,就像你和旺财之间的情感,那匹马死了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喜欢过别的马,我害怕那种情形再来一次。”

    “我不成,谁要杀旺财我一定拼命,旺财少一根毛都不行,对我来说,旺财就不是一匹马,是我的兄弟,我们早就约好了一起享乐至死的。“

    “这是你的弱点,如果人家拿把刀子架在旺财脖子上你怎么办?“

    “好办,立刻举手投降,这个不用想。“云烨回答的很快,并且坚决。

    “就是这个样子,我父皇说喜欢的东西越多,眷顾的东西越多,你本身的弱点就越多,我发现你这家伙很好控制,满身都是弱点,你是怎么在尔虞我诈的朝堂上活下来的?“李承乾第一次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云烨。

    “总有人想控制我,陛下和娘娘就算了,我打不过,但是窦燕山之类的就不行了,我帮他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还帮着他找到了金矿,也算是最后报答过他的大恩了。“

    “比如他最后被鳄鱼咬死?“李承乾嗤了一声,就低下头继续吃土豆,土豆烤的确实不错,外面焦黄,里面绵软,很好的土豆,沙心的吃到嘴里绝对是一种享受。

    “烨子,当初我去陇右的时候恰好是我心绪最低落的时候,我亲手杀了陪伴我长大的马,如果不是和你们在陇右胡闹了一阵子,我估计我走不出那个阴影,这一次也一样,因为有你陪着我才不太恐惧,知不知道,当我被绑在椅子上的时候,转头看到你一样被捆在椅子上,心里没道理的感到一阵安心,本来我们都能熬过去的,就是你无端的招惹严松,他杀人杀的太恶心了,这才没熬过去。

    不过这样也好,父皇对我期望很高,我总是让父皇失望,再失望一次也算不得什么。“

    云烨把最后一口土豆连皮塞进嘴里吃下去腾出手来拍着李承乾的肩膀说:“你觉得你做错了没有?”

    李承乾思考了一阵子坚决地说:“我没错,我没做错,不管从上古的经卷里,还是你恩师传下来的《三字经》里都说人生下来本性是善的,至于佛经就更加不断地在弘扬这种观点,如果非要成为一个恶人才能统治国家,那么,我李家的传统和远古的圣王到底谁才是正确的?孤寡二字其实都代表着唯一,天上地下我为尊,皇帝称孤道寡其实就是在强调自己的权威,生杀予夺,予取予求,这就是一个皇帝的全部?不会吧!

    烨子,我不信只有王霸才能治理国家,我一定会成为皇帝的,帝王手段我不用,难道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皇帝?我不信,我想试试。“

    “别太绝对,有光明,自然就有黑暗,她们是孪生姊妹,逃避不开,就像陛下说的,有菩萨心肠,自然也会有霹雳手段,你随着自己的本心走就是了,何必把自己活的那么累,皇帝也不过就是一个工作,为了工作把自己整个人都搭进去不值,更何况在我看来,皇帝简直就是这个世上最无趣的工作,整天把自己关在皇宫里,像奴隶多过像自由人,尤其是像陛下这么尽职的皇帝,日子就过得更加的凄惨。“

    李承乾把眼睛都要眨烂了,但是云烨没看见,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口袋里该是还有一些生的毛栗子才对,现在拿出来放在火炉上煨烤,一定不错。

    后脑勺传来的剧痛让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刚要准备破口大骂,立马就习惯性的弯下腰行礼,被李二揍了,那只能认了。

    李二从他手里夺过毛栗子放在炉子的盖子上来回拨拉着,找了个舒服的位子坐下来对云烨说:“说说,朕怎么就凄惨了,今天把话说不明白可不行。“

    “微臣刚才就是在信口胡诌,您大人大量,就不要往心里去。“胡说八道被正主抓了个正形,道歉就是了,李二的心胸很宽阔,应该不在乎这么两句闲话。

    “唔,朕一向宽宏大量,你也一向胡说惯了,这个可以不追究,但是皇帝是一份工作的说法倒也新鲜,说说这个,朕觉得有几分道理。“

    云烨的脑子在飞快的转动,太清楚李二了,越是这么说,就说明他越是记恨你,不信,你看看魏征的下场就知道了,今天必须把这句话圆过去,否则没好果子吃。

    “陛下,天生四民以维民生,只要是人就逃不脱养家糊口的命,农户是一种职业,匠户也是一种职业,军人也是职业,宰相也是职业。

    我们不论他们之间地位的不同,最终的结果其实就是挣到银子养家活口,虽然房相挣得可能多一些,可以多讨两房妻室,您看他们的根子和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

    百姓和勋贵,甚至陛下您,我们共同了组成了这个宣威赫赫的帝国,在这个帝国里,每个人都在工作,才能保证这个帝国永远辉煌下去。

    农户需要种地,匠户需要做工,军人需要保家卫国,勋贵们需要辅助陛下让天下人都各安其道,最后的决断总要交到陛下手里的。

    我们其实就是一根粗大的链条组成的圆圈,少了哪一环都不成,所以微臣说陛下您就算是九五之尊,也难逃劳心劳力的命,秦皇一日要观看三百斤重的竹简,陛下您一天要看的卷宗如果刻成竹简,绝对不会少于五百斤,甚至还要多。

    既然我们都是链条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么,农户是职业,匠户是职业,军人也是职业,宰相也是职业,那么,没道理作为铁链上最重要一环的皇帝就不是职业了?“

    李二不置可否的撇撇嘴说:“巧舌如簧,纵横家的诡辩之术用到这里倒也贴切,算你过关,大军就要开拔班师了,你的战舰在哪?“

    “就靠在辽水口,公主号负责警戒,青雀号负责打猎,承乾号负责监视海面,这个命令直到微臣上了船才会取消。“(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