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节李二的伤感和骄傲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听完李二的话之后,李承乾和云烨的脸色就从蜡黄变成了铅灰色,对于李二的话俩个人谁都不敢有意义,所以就一起恶狠狠地看着断鸿,眼神里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在对断鸿说,想死就吱一声。

    不管谁被一位太子和一个侯爵威胁,都不会太好受,断鸿武功再好,在这俩个人面前也不免战战兢兢,因为他很清楚,这两个人都是眦厓必报的小人,现在自己有陛下的命令做后盾,可以把他们俩个整的很惨,但是事情过了之后,等待自己的未来命运一定不会太好,尤其是云烨,如果再让自己去做人肉靶子怎么办?

    就在断鸿进退两难的时候,李二又说:“严松,你跟着去,将太子和蓝田侯绑在椅子上,要确保他们完整的看完行刑,羊腿自然也要吃完。”

    云烨从来没见过这个严松,听都没听过,但是看到李承乾一脸的绝望之色,,就知道这个家伙绝对不是断鸿这种可以威胁的人。

    果然,从营帐的角落里哗啦哗啦的走出来一个穿着铠甲的虬髯大汉,站在李承乾和云烨的面前一言不发,云烨发现,这家伙的眼珠子都是那种死人才会有淡灰色。

    “断鸿,把我的羊腿烤到九分熟,多加点辣椒。”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云烨只好最后要求一下自己的福利。

    刚走出皇帝的营帐,就看到程咬金撕咬着一只羊腿走了过来,想和太子,云烨打个招呼,但是看到跟在后面的严松,就像是见到了鬼,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直接出了营寨。

    “承乾。这家伙什么来头,怎么谁看见他就像是见了鬼?”云烨翘着大拇指朝后指指,问李承乾,一个家仆而已,承乾怎么说都是未来的主子,他难道敢犯上不成?

    “别问了。这家伙发誓要和我父皇同生共死的,咱哥俩惹不起这家伙,消停一会,想想怎么过了这关再说。”李承乾在不断地发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他明确地知道自己一定没法子撑过去。

    大坑边上军士们往坑里填土填的正欢,有些奇葩的靺鞨叛军居然张开嘴巴接土,而且会把土吃下去,这样可不是办法啊。土多的是,吃不完的。

    严松果然是一条好狗,对于李二的命令执行的一丝不苟,亲自拿绳子把李承乾还有云烨绑在椅子上,双手也被绑的结结实实。

    “老严,你这么干,让我怎么一会怎么吃,把手松开。我自己吃。”

    或许从来没有人这样称呼过他,严松愣了一下。冷冰冰的说:“我会让玄甲军的弟兄喂你们,捆住你的手是对你好。”

    面对眼前嘈杂的环境,李承乾很想闭上眼睛,可是狗日的严松在李承乾的眼角处揉了几下,李承乾就不由自主的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活埋人的惨景。一丝不留的落入了他的眼睑。

    云烨则不同,不停地在那里大呼小叫:“蠢货,赶快啊,他快爬上来了,对。对一枪把他捅下去,哎呀位置捅的不对,一下子杀死了毫无趣味,慢点杀,我听说有一个家伙杀一人,足足杀了三个月才杀死。“

    严松才不管李承乾是不是有多难受,一个穿着黑甲的军士面无表情的把一大块羊肉塞进李承乾的嘴里,云烨就好的多,大口的撕咬着羊肉,还不断的评论玄甲军士卒的枪法。

    “老严,就这点场面?老子当年在草原上拿人的脑袋当球踢,在辽东也见过吃人,还和吃人的家伙一路来到了大营,这都是小场面。“

    李承乾快要噎死了,吃了吐,吐了再吃,眼泪鼻涕糊了一脸,隐隐约约听到云烨的胡言乱语,只想把他的那张乌鸦嘴死死地捂住,这纯粹是作死的节奏。

    严松嘿嘿的冷笑一声,探手拿过一把丈二长枪,随便往坑里一扎,手往上一挑,枪尖上就扎着一个死命挣扎的人。

    枪收回来,那个战俘就跪在云烨的面前,严松腰畔闪过一道寒光,那个战俘的脑袋就飞上了半空,严松斩杀的非常有技术,脖腔子里的鲜血窜起来三尺多高,全部洒在云烨脚下的沙土上,云烨的身上半点都没沾上。

    云烨的脸又变成黄色的了,硬是挤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大大的撕咬了一口羊腿,嚼也不嚼就吞了下去,闻着浓烈的血腥味,强行把呕吐的意愿压制下去,梗着脖子对严松说:“这算什么,老子在高丽杀死的人足足有十万,人脑袋又不是没砍过。“

    李承乾已经软软的躺在椅子上,意识都有些模糊,好在能听到云烨的说话声,多少给了他一点安慰,他现在已经开始吐苦胆了,但是那个该死的玄甲军还是在往他嘴里塞羊肉,他感觉自己的不是松软的羊肉,而是那些冰冷的尸体。

    严松冲着云烨挑挑大拇指说了声:“好汉子!“说完了一脚把那具无头死尸踢进了大坑,长枪再次往坑里一探,枪尖上又挂着一个人,狞笑着对云烨说:”那就试试这个。“话还没说完,一刀就给这个俘虏开了膛,花花绿绿的内脏哗啦一下就掉在云烨的脚下,战俘无力的被长枪挑着,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躯壳,眼睛还在不断地眨动。

    云烨带着笑容,眼睛睁得很大,毫无反应,严松很是惊讶,拿手探探云烨的脉搏,不由得笑着对旁边的玄甲军说:“昏过去了!“

    晕过去的可不止云烨一个,李承乾晕过去的时间比他还早了一些,最令人发指的就是那些玄甲军,即使两个人都晕了,依然在往他们的嘴里塞羊肉,塞完了,再掏出了来,然后再塞,看样子哪怕云烨和李承乾就算是死了,他们依然打算这么干,李二的旨意是把羊腿吃光,在他们看来,不管是吃羊腿,还是吃石头,这两个人都必须严格遵从皇帝的旨意吃完。

    严松把两根一丝肉都没有的羊骨头放在盘子里才让人抬着云烨和李承乾去交旨,不管他们俩个的样子多么的不妥当。

    李二亲自检查了李承乾和云烨的脉搏,叹了口气说:“没一个能成大器的,一个个心肠软成这样,将来怎么得了。“

    严松低声的进言道:“陛下,不如将太子和蓝田侯交给末将,末将坚信,有三个月的时间一定还陛下俩个心如铁石的人回来,好铁还需要锻打才成。“

    李二摇摇头说:“你不明白,心如铁石和枭雄本质这两者有着天壤之别,心如铁石这样的心智后天能够培养出来,而枭雄本质就不同了,那是先天的,后天无法培养,即使培养出来也是假的。

    当年赵武灵王就和朕有一样的烦恼,由于他的方法不对,这个因为推行的“胡服骑射”政策,使赵国因而得以强盛,灭中山国,败林胡、楼烦二族,辟云中、雁门、代三郡,并修筑了“赵长城”的强悍帝王,最后却饿死在了沙丘宫。

    他培育了两个儿子的野心,却没有注重他们原来的本质,这就是他的取死之道,知道吗,克定祸乱曰武,乱而不损曰灵,他的谥号一褒一贬,诚是让人哭笑不得。“

    李二低头看看还在不断抽搐呕吐的李承乾和云烨两个人,掏出手帕,帮着俩人擦擦嘴角的苦胆,又对严松说:“这两个孩子一个是朕最好的儿子,一个是朕最好的女婿,都是忠孝仁厚的好孩子,别的帝王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就该庆幸,朕却有三个。“

    “陛下洪福齐天,自当受上苍保佑,有三个好孩子也是您该得的眷顾!”严松把这马屁话说的斩钉截铁。

    李二却不怀疑严松这话的真诚性,点点头说:“确实是上天眷顾,别的帝王的内宫乱成一团糟,只有朕的家事井井有条,儿子们忠孝诚敬,女儿们端庄能干,原因就是这三个大一些的孩子做出了最好的表率,那一个都在自己的领域里能力非凡,而且德行无亏,有时候朕都在怀疑,自己这还是不是帝王家。

    承乾要求权利的举动,都是朕硬生生的逼出来的,太上皇也心怀叵测的给他讲述李家的传统

    ,如今把这孩子快逼到绝路上了,没想到他依然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相信自己靠叛乱起家的父亲,两个孩子明知道不该到军前来,这是对他们来说是最糟的一个选择,依然来了,就像是被老狼粗暴的撵出去的两个幼崽,还是嘤嘤的哀啼着回到老狼的身边。“

    李二说到这里眼圈有些发红,伤感的朝着严松挥挥手说:“送他们回营帐,吩咐御医好生照料,他们心神受到了冲击,身体一定耗损的厉害,若有半点差池,让御医提头来见。”

    在李二关切的目光中,李承乾和云烨被侍卫小心的抬走了。

    李二走到营帐外面,才清朗了不到半天的天空又开始下起了雨,不过这一次,雨里面夹杂着大片的雪花,过了一会,最后的一丝雨滴也不见了,从天空掉落的只剩下茫茫的白雪,落到地上却不见白色,顷刻间就化为雪水混入了这片黑土地之中。

    周天寒彻!(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