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造老子的反是传统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其实你哪来的理由造反啊?啊?我一直没想通,目前你是皇位的唯一继承者,最有可能和你相争的青雀现在对皇位简直就是弃若敝履,他一心想要在学术上不朽,想通过自己的学识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人心上,我非常欣赏他的想法。

    小恪现在像个惊弓之鸟一样,只要京城里传出夺嫡的风闻,立刻就会窜回封地,老老实实地和美女造小人,你其余的弟弟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子。

    你的叔伯们胆敢起心思的估计用不着你出马,陛下就会把他们拍成肉酱,你到底怎么了,才会生出早日掌权的心思的?千万别告诉我你不是陛下和娘娘亲生的这种事,如果是这样,我就没话说了。“

    趁着李承乾心理崩溃的时候多问一点,这个疑团云烨早就想解开了,以前自己以为只要搞定李泰,李承乾不要敢那么些混账事情,他的皇位就是稳的,事情明明在往好的方向进发,为什么中间会走一个大弯?

    回过神来的李承乾见云烨居然质疑自己的血统,跳起来把云烨压在地上痛殴,打够了,这才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高傲的说:“我自然是我父皇和母后所生的嫡长子,生于承乾殿,所以起名承乾,字高明,武德三年我为恒山王,武德八年我为中山王,武德十年我为太子,血统高贵无匹,不是你这中杂鱼血统所能比拟的。

    我太祖乃是西魏的八柱国之一,外祖也是八柱国,时代交往的都是举世无匹的勋贵大家,我们只与八柱国结亲,所以血脉自然精纯无比。

    八柱国之首的

    宇文泰首创府兵制,虽说是柱国之首。但地位早已超然。元氏则是因地位尊崇而挂名,实际上是为六柱国,正合周礼治六军之意。六柱国,各督二个大将军,所以有十二大将军了。每个大将军督两个开府,每个开府各领一军。共二十四军,这就是府兵的原型,我太祖更是将府兵制引申到了天下,至此开了以民养军的先河,

    我太祖获封唐国公,这就是大唐国号的由来,我关陇李家时代人才鼎盛,到了前隋,依然为关陇氏族之首。

    隋炀帝倒行逆施。最后我祖父,我父亲这才起兵救天下收拾旧山河,我李承乾既然生于承乾殿,又名承乾,自然是要继承天下,想要继承天下岂能手中无权,所以我就自己小小的争取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成功。再试探一下我父皇的反应。“

    云烨吐掉嘴里的枯草,翻过身子说:“胡说八道。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拜托你,说点老实话啊,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要拿家世来压我,知不知道寒辙这个家伙。人家的血统比你精纯多了,人家都是兄妹成亲的,所以他们家的人不是聪明的疯子,就是身体变异的傻子白痴,不要在我面前显摆你精纯的血统。在某些时候,精纯的血统还不如我这样的杂鱼血统有优势。”

    看得出来,李承乾非常的不愿意说,好像有很大的忌讳似得。云烨长叹一声也不愿意强人所难,刚刚转过头,忽然又转过来看着李承乾说:“你的苦衷不会和你们家的血统有关吧?你杂七杂八的说了一大堆祖宗,说不定就和你家的血统或者祖宗规矩有关,而且陛下对你起了这种心思好像也不奇怪,似乎不这样做才奇怪。

    呵呵,让我们把思维再散发一下,看看我们能想到什么?你家的族谱里没有关于太祖去世的详细记录,世祖的也只有寥寥几句,不像别人家连哀荣都要加上,听说我家的传记都要比太祖和世祖的详细些,这不合情理,除非皇家还有另外的一套本纪,如果我能看到这套本纪,一定会揭开你家的这个秘密,不过依我看来,你家的这个陋习真的算不得好,既然已经是形成规矩了,你将来怎么办?打算让象儿继续走你的老路?“

    李承乾坐了下来,声音很小,但是极度坚决的说:“如果我成了皇帝,绝对不会这么干,我父皇的心思我知道,他已经这么做了,那么我就必须也这样做,狼王只能有一个,小狼就是在不断地向狼王发起攻击的时候才能学到本领,有的时候难免会有伤亡,不管是老狼王,还是小狼,都必须接受这样的挑战,胜者为王,这就是规矩。”

    “原本是一群小狼在争,现在你这只小狼没对手了,所以老狼王决定亲自称量一下你这头小狼的份量,呀呀,这可苦了侯君集他们,弄了半天一个个都是陪练,这个秘密估计只有你和陛下才知道吧?青雀大概都不晓得。

    怪不得陛下老神在在的毫不在意,这一回就是在看你会不会不顾国家,大军的安危冒险一击,陛下更多焦虑的是你的心性,而不是什么造反。“

    李承乾虽然没有明说,云烨还是明白了李承乾为什么会起那种心思了,原因就在于李家人在把儿子当狼养,难怪历史上的李二看到懦弱的李治的时候会发出那句著名的哀叹“生子如羊不如生子如狼。“

    也难怪唐朝的每一次皇位接替都会伴随着无边的血腥,李世民如此,李治如此,李隆基如此,李亨也是如此,当李亨不再拿儿子做法之后,唐朝也就不可避免的走进了衰落时期,被一群宦官左右大唐的局势了。

    “承乾,这个法子没错,最起码能保证坐在皇位上的人都是一代人杰,你如果废弃了这个法子,你的子孙生于富贵,长于深宫,徘徊于妇人中间,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恐怕不太容易,所以这个法子去不得啊,陛下这么英明的人,都没有办法解开这个怪圈,我们慢慢想,总会有办法的。“

    “可你刚才还说这个法子过于血腥了。“李承乾对云烨一会一个说法很不满意。

    “确实太血腥了,大唐人多死一个我都心疼,不过现在外面正在活埋人,大火里也烧的都是尸体,为什么我就没有一点血腥的感觉都没有?更不要说旗杆上还挂着一个被剥了皮的人,原因就是你家的这个法子是在拿大唐的人来做试练的对象,如果和现在一样,死的都是外人,我就无所谓了。“

    两个人为了切身体验一下什么叫做血腥,结伴走出巨大的军帐,被侍卫簇拥着来到了巨坑边上,那些被推进大坑的靺鞨叛军这才知道自己挖的这些大坑到底有什么用处,哭泣着,哀求着,被捆住了双手,整个人也像蛆一样的往上拱,希望可以逃离这个大坑。

    “承乾,你看看,如果他们中间有人足够聪明,帮着别人用牙齿解开绳子,说不定那个被解开的人就会再回过头来帮他松绑,如果他们足够强悍,能够拧成一股绳,三千人在安市城这样复杂的地貌下,总会有逃出生天的。

    可是,你看看,没有一个人这么做,一个都没有,更多的是想把别人踩在脚底下,期望自己能够晚一点被掩埋,即使再愚蠢的人也知道自己就算爬上来也会被军士们踢下去,他们还是在做着这样徒劳无功的举动,执着的把自己最后一份理论上能够生存的希望也浪费了,我也害怕看见血腥,现在我必须面对,因为我发现,在大唐不残酷,就活不下去,这是一个铁与血的帝国,注定了是强者的乐园。“

    玄甲军果然是冷血的,只要有顺着缓坡拱上来的人,就会一矛将这个靺鞨人刺穿,然后踢进大坑,云烨发现他们的眼神是冰冷的,就像一具没有生命的机器人。

    活埋人的残酷到底超过了云烨的承受范围,和李承乾两个人转身就跑,刚才故作冷酷的样子全然不见,两个人跑的远远地直到听不见那些惨叫声这才一人趴在一辆大车的车辕上吐得稀里哗啦,刚才那顿美味的羊肉算是白吃了。

    侍卫打来了清水,两人不断地漱嘴,不管怎么漱口,总有一股子血腥味在口鼻间缭绕不去,才以为自己已经无碍了,翻涌的胃部又让两人重新开始呕吐。

    直到吐无可吐了,这才消停下来,互相看看对方蜡黄的脸色,一起摇摇头,不论怎么硬下心肠去感受那样的血腥,首先身体就不会接受,脆弱的胃部更是成为两人想成为绝世枭雄的拦路虎。

    这还是旁观的缘故,如果是自己亲自下令,估计把敌人活埋完毕后,自己也该进棺材了,所以在看到拿着小刀子削羊腿吃的李二,两人一致从心底钦佩万分。

    “怎么观看行刑也会呕吐的没了半条命?一个是大唐的太子,一个还是领兵作战的侯爵,这样下去成何体统,大唐以后还要交给治理,这让朕如何放心的下?

    为政者,宽严相济,才是正道,有菩萨心肠,自然也有霹雳手段,一味的宽,或者一味的严都不对,不过今日你们两个就先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攻伐。

    来人,给太子和云烨一人一只羊腿,在行刑现场吃完之后方能离开,断鸿,你去看着点,不得徇私!“(未完待续。。)

    PS:债务总算是还完了!谢谢兄弟们。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