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食人者张亮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程名振的官太小,见到云烨矮了三分,更何况在辽东,云烨很明显的比他更有发言权,虽然话里话外的要求云烨把张亮交给他羁押,但是云烨根本就不理会程名振,光顾着打哈哈,让他留在登州等候后继的补给船。

    “杨万春要吃我,我特意洗干净了,送上门来让他吃,谁敢拦我,我就揍谁,程名振,你什么也开始人五人六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

    当程名振和云烨讲将军法的时候,云烨就和他讲道义,当程名振和他讲人情的时候云烨就和他讲官位,总之,就是不愿意把张亮交给他。

    程名振无奈之下,只好随着云烨一起坐着大船去了高丽,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和张亮在一起,皇帝严厉的旨意他还不敢违背。

    既然要去军营见皇帝,熙童就不愿意去了,带着自己的儿子随着大唐水师的战舰回了登州,父子二人带走了十几麻袋香料,看得程名振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

    “这是云侯带着俺们去岛上摘的,我父子二人摘了三个月,采摘了这些,统领喜欢抗一麻袋去就是,自己摘的不值钱。“

    熙童一辈子走南闯北,这点眼色还是不缺,程名振堂堂的子爵扛着一麻袋香料就小心的安放在自己的舱房里,收点人家的土特产,不算过份。

    初春的辽东依然白皑皑的一片,从后勤营要来了众多的马匹,船上的工匠用木头做了很多的爬犁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物资,赖传峰咒骂着该死的天气,两个多月前自己还是光着膀子在海面上航行,两个月之后就变成了骑兵,穿着铠甲冻得乌龟一样。

    李泰考虑到了这点。已经做了准备,呢绒的大氅披在身上,连指的长手套塞满了羊毛一直套到了胳膊肘子上,长长的厚棉靴直到膝盖,带着面套再把铁盔扣在脑袋上按理说已经感受不到寒冷了,可是这些家伙还是不停地喊冷。

    张亮裹着大氅坐在爬犁上皱着眉头问云烨:“这些家伙都是北方人。有这样的装备怎么还在喊冷?“

    旁边的云烨同样哆嗦着说:“过去的一年多里,大家身上最厚的衣裳就是单衣短裤,南方太热,最冷的时候也比长安的春日暖和的多,现在骤然到了冰天雪地里,自然有些不适应,不过没关系,等咱们到了安市城,也就该适应了。“

    一路上缓缓而行。穿州过市,高丽的情况远比云烨预料的严重,好多的村子里一个活人都看不见,推开门,一家子窝在冰冷的房间里早就冻得硬硬的,头大身子小的孩子趴在面缸上就死了,面缸里干净的像是被狗舔过。

    “侯爷,高丽人已经缺粮缺了三年了。饿殍遍地毫不为奇。“程名振看到云烨面露不忍之色,不由得出言解说。

    张亮笑呵呵的看着面前凄惨的场景。拿手拨拉一下面缸上的尸体,拍拍手对云烨说:“不错,不错,绝其粮,断其生计这一条张俭他们做的不错,高士廉、刘洎、马周、张行成、高季辅他们不断地从高丽抽粮。这些文官杀起人来,比老夫狠多了。”

    云烨摇着头出了房门,忽然发现院子里的柴堆里好像有人,刘进宝用长矛挑开了柴堆,只见里面蜷缩着一个瘦小的少年。两只手握着一把破柴刀,凶狠的看着他们。

    “老夫敢打赌,这小子一定是吃了人

    才活下来的。”张亮转头对刘进宝说:“小子,你把这个吃人的小子挑开,他身后好像有一条人腿,说不定这家伙吃的就是他老娘的腿,哈哈哈。“

    刘进宝见云烨点头,长矛在那个小子的肋下一挑,就把他挑到了一边,张亮说的没错,那个小子的身后果然有一条人腿,上面布满了牙印。

    刘进宝就待一矛将这个吃人的小子捅翻,被笑眯眯张亮拦住了,老家伙问刘进宝要过来一小袋子盐,放在那支人腿上,也不管那个小孩能不能听得懂和蔼地说:“小子,人肉总是有点酸,你把盐抹到腿上,吃起来味道会好一些。“说完又掏出自己的火折子放下继续说:”烤人肉不能完全烤熟,八成熟最好,这个村子里都是死人,足够你吃到开春解冻,给你一些盐,如果你把人肉腌起来,说不定能吃到立夏,这样你就能活命了。“

    云烨,程名振,刘进宝都和看妖怪一样的看着张亮,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已经疯了,看他用羡慕的眼光看着那支人腿,一致认为,这个老家伙一定吃过人肉。

    张亮小心的掩上门,回头对云烨说:‘老夫真的吃过人,吃了不止一回,当年的幽州,罗艺坚壁清野没有粮食,陛下自己都只能吃麦粥,老夫为了保持战力,狠下心来特意砍了一条人腿回来吃,吃了吐,吐了吃,最后还是吃饱了,最终逼的罗艺献地投降,你们年轻不知道,幽州铁骑是出了名的恐怖,今日看到有同行,云侯就放他一马如何?“

    连往事都搬出来了,云烨还有什么话说,只好当先回到队伍里,准备出发,张亮别有意味的回头看了那扇门一眼,就背着手回到了爬犁上。

    十四万高丽援兵在驻跸山被一锅端了,高丽新的援兵还没有来,整个辽东现在除了安市城,其他地方的战役都已经逐渐平息,李二在收缩兵力,看样子退兵回国已经不可逆转。

    走了十天,冰雪已经融化,暖暖的春日下,到处都是小小的溪流,马蹄子陷进泥里,往外拔得非常吃力,爬犁已经在后黄城换成了大车,车轱辘陷进化冻的泥里,往往需要一群人帮忙才能抬出来,队伍行进的非常缓慢。

    离安市城不到五十里的地方,天上开始下雨了,小雨夹杂着小雪,落在铠甲上不一会就变成了冰片,这样的天气比寒冬还要阴冷三分。

    大军结成了连营,高高的刁斗上飘着皇旗,低矮一些的帐篷上同时还有很多的将旗,放眼望去,程,牛,李,张,长孙,还有很多看不清字的旗子,不用说,老牛,老程,李绩,张士贵,长孙无忌都在,文臣是不立将旗的,他们有自己的牌子。

    整个营地法度森严,壕沟,寨墙,鹿角丫杈,寨脚上的碉楼里强弩环伺,不断地有背着旗子的传令兵四处穿梭,将军令传递到四方。

    还没等云烨去见皇帝,老程倒是先跑出来了,见到云烨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大意就是说高丽现在是一个烂泥潭,没事不在岭南钓鱼,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见云烨笑呵呵的满不在乎,老程怒气就上来了准备再骂,就见断鸿从营寨里出来,大声宣示皇帝的命令,让云烨去帅帐觐见。

    进军寨是要报名而入的,云烨扯着嗓子朝着寨墙上的扶剑站立的长孙无忌唱名,雨雪中看不清楚长孙无忌的表情,只能听见他准许自己入内的呼喊声。

    军营里更是成了烂泥塘,无数只大脚踩在泥地里,发出的怪声不忍卒听,经常有靴子被烂泥黏掉的军士大声的咒骂这个鬼天气,云烨注意到他们的手上,脸上都不同程度的带着冻伤,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严冬里熬过来的。

    草原上的寒冬比不上辽东,云烨已经被冻的半死,手插在裤裆里取暖的丢人事干了不止一回,可是在辽东,手插在裤裆里都未必有用,这里的冬天才是真正的是人间地狱。

    断鸿的耳朵上也有冻疮,武功再高也练不到耳朵上,云烨从怀里掏出自己的耳套扔了过去,断鸿学会了用法,毫不犹豫的扣在自己的耳朵上。

    “别这么戴,一会耳朵上渗出来的黄水,会粘在耳套上,想弄下来就得把皮撕裂,你要先把耳朵包上,再戴耳套才行。“

    浑身裹在皮毛里再戴上皮耳套的断鸿看起来和一只猞猁没什么区别,听到云烨这么说,固执的摇着头,小声说:“都快要冻死了,谁还顾得了这么多,陛下的脚上也长了冻疮,这几天酸痒难熬,你如果有药就赶紧拿来。“

    没有好法子,只能用药水洗,军中就该有,我来辽东纯属意外,我哪里知道陛下也会被冻伤,你们把他都没照顾好,别的军士是不是已经死伤惨重了?“云烨赶紧问出自己最关心的话题。(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