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坚守和逃避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三十岁的牛见虎已经是泉州刺史了,兄弟见面本应该悲喜交集把酒言欢的,如今却只能在两船交错的时候互相看几眼,大声的互致平安,云烨以前觉得那些非常矫情的唐诗,这时候读起来竟是如此的贴切。

    世上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不可能做到事事如意,但求无愧于心就足够了,牛见虎的座舟上多了一个怀抱婴孩的女子,这是嫂嫂,云烨往船尾跑了几步,想把她们看得更加清楚些,巨舰却把他带的更远。

    见到小侄儿不能没有见面礼,云烨从怀里胡乱掏,找到了一枚银币,这是钱庄开业的时候专门铸造的平安钱,银币外面套着红色的丝箩很是喜庆。

    云烨把钱塞给了背着大包的单鹰指指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牛见虎,就转过身去,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单鹰大鸟一样的腾空飞起,从一条船窜到另外一条船,最后落在了牛见虎的船上,在云烨的望远镜里,单鹰代替云烨把那枚银钱挂在了小孩儿的脖子上,并且招手示意。

    多看无益,耳畔传来刘仁愿清点身后补给船的声音,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巨舰和补给船中间系着两只粗大的缆绳,不断地有麻袋,竹筐被绳子从补给船带上了巨舰,这是一道水上作战的科目,既然是在做远途奔袭,那么,一切都按照战时的规矩来吧。

    熙童胳膊底下夹着两罐子酒来找云烨,话不多,喝酒,熙童从怀里摸出一大把炒好的盐黄豆,堆在甲板上,两个人就拈着黄豆喝酒。

    刘进宝作怪一样的从怀里拿出一大把黑梅子。自己搬来了一坛子酒坐在跟前陪着喝酒,他看出侯爷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自己笨嘴笨舌的不会开解,那就陪着喝酒也不错。

    “河北之地你打算要住多久?告诉你吧,用不了多久,山东河北又会成是非之地。你的身手好,这几年也积攒了人望,迟早会有麻烦找上门,还是把全家搬到关中去吧,你如果喜欢清静,就在秦岭里找一个庄子住,花点钱把庄子买下来,白鹿原就是很不错。”

    熙童喝了一口酒,把酒坛子墩在甲板上说:“走不是个办法。河北山东成了是非窝我熙童跑了,要是等到秦岭也成了是非窝,我难道说还要跑不成?娘的,活到人世间就是来遭罪的,天主刑杀,地主安慈,我们就是天地间的草木,春荣冬枯便是了。走什么走。”

    “我和你不一样,我喜欢跑。也总是在跑,这回我带着全家跑路,大概已经成了长安城著名的笑话了吧,回到长安一个胆小如鼠的名头是跑不掉的,不过没关系,一个胆小如鼠的纨绔。相信会让所有人安心,雄心壮志这种东西不适合我,你也别看不起我这样的行为,大树有大树的活法,小草有小草的活法。我就弄不明白了,明明都是小草,为什么一个个都抱着大树的心思,收收心吧,如果你不喜欢长安,那就去岳州,那里迟早都会成为人间胜景。

    告诉你,我家把洞庭湖里的一座岛买了下来,那上面可以出产最好的茶叶,如果喜欢当渔民,去那里也不错,种种茶,打打渔,也是一个讨生活的好门道。“

    刘进宝钦佩的看着自家侯爷,跟着这样的家主就对了,都说兔子都需要三个洞,家里到现在已经有了四个洞,如果中原乱了,家里可以去草原,也可以去大湖,更加的可以来岭南,就算是再不济,侯爷也会带着大家伙在香料岛上安家,怎么看都是万无一失的法子,这样一来家里的子孙才能得安稳,长安城里的那些蠢猪知道什么,胆小如鼠?有本事上船和风浪搏斗一下试试。

    熙童把酒一口抽干之后问:“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觉得安生过?时时刻刻都要把自己围在高墙里面才算是感到舒坦,你是不是没相信过这个世界会永远存在下去?天会塌下来?”

    见熙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云烨耸耸肩膀,又扔给熙童一罐子酒,两人碰一下,就继续喝,谁也说服不了谁,哪怕刘进宝在一边精神上帮助侯爷也不成,熙童就是一块石头,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碧海上风平浪静,海鸥翔集,只是风力不足,舰船的速度也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离开泉州已经十天了,前面就是舟山,只要越过这片海岛群,基本上就会顺风奔驰了,在台州做了补给,在杭州湾又做了补给,现在整只舰队是在物资人员全部都齐整的条件下航行。

    刘仁愿的工作做得很好,士气已经被调动起来了,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厨子往一个大钩子上挂了好大一块猪内脏,扔到海里面,围上来七八个水手,拽着绳子,只不过片刻功夫,一条大鱼就咬上了铁钩子,厨子威风的摆摆手,水手就拖拽着绳子往回拉,一条黑脑袋的大鱼出现在海面上,巨大的尾巴拍着水面要往海里钻。

    四五个大汉居然拖拽不过一条鱼,让人家拖拽的翻滚了一地,暴怒的水手们就把绳子挂在绞盘上,不断地转动绞盘,不管这条鱼的力量多么大,到底不是机械力量的对手,被粗大的绳子拖出海面,挂在船舷上。

    人家钓鱼还会慢慢遛鱼,等到鱼精疲力竭以后才拽上来,海上完全不用,水里的都是凶悍绝伦的杀才,都拽到船舷上了,尾巴还把船舷敲得震天响,等到上了甲板,一张大嘴含着铁钩犹自开合不已,倒着长得牙齿,有一指头长,挨上一下绝对会倒大霉。

    人和狼其实都是一样的,见血就兴奋,粗大的木棒,长刀,鱼叉,一起上,在血肉横飞中,那条鱼终于乖乖地不动了。

    胖胖的厨子脱掉衣服,就穿着一条短裤,手握一把锋利的解鱼刀,在鱼的肚子上划了一刀,哗啦一声,内脏就流了出来,最让人惊奇的就是肚子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海蚌,闭得严严的,这条长得很像鲨鱼的家伙,居然连这东西都吃。

    厨子好奇的捡出那只大海蚌,刀子沿着缝隙割了一圈,掰开蚌壳,在里面找出来七八颗珠子,虽然长得并不圆,好歹也是珠子,每人分配一颗就当是玩物了。

    船上的晚餐就是鱼肉,盘子里半尺见方的一大块鱼肉,浓香四溢,船上自然不缺香料,云烨投的料,辣椒,花椒,香料,管它能不能放,都放了进去,没想到效果奇佳,站在舰桥上观测海风的刘仁愿都嗅着鼻子走下来,吃了一口,就不愿意撒手。

    云烨清楚,鱼肉未必有多好吃,只不过是加了很多的香料,这道菜就立马变得名贵,大家吃的其实是香料的价值,而非鱼肉的美味。

    不知道在辽东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云烨就尽量的让所有人享受一下口腹之欲,大唐的掌舵人李二不愿意消停,自己就只能随着他的指挥棒瞎转,都说日行百里然会折损上将军,自己这样万里奔袭,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

    越是战前就越是要放开情怀,事到临头了总会有办法的,贸贸然的冲进战区这种事云烨打死都不会做,只有在登州,莱州了解所有事态之后,自己才会制定新的作战方略,至于现在,就放开情怀纵情享乐。

    大风到底来了,这条航线岭南水师的将士们走了无数遍,自然轻车熟路,公主号扯着满帆在海上狂飙,后面的青雀号,承乾号,紧紧跟随,三艘船呈品字形倘佯在大海上,就像三个高傲的君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到了上回遇见龙吸水的海域,云烨不由自主的望去,上回见到的两只老鹰也不知道在不在,海边的老鹰本来就少,能见到两只就已经是奇观了。

    四处巡梭没看见,看样子是被上回出现的龙卷风摧毁了它在这里安家的打算。老鹰都知道趋吉避凶,更何况人。

    人烟逐渐稠密起来,海上的渔船也变多了,渔民们纷纷停船瞅着从自己身边驶过的巨舰咋舌不已,自己的渔船在巨舰的身边就像是蚱蜢一般。

    有胆子大的还吆喝一声,趴在船舷上的水手也笑嘻嘻的和他们打招呼,把自己已经穿旧的衣衫揉成一团抛了下去,引来渔民的一番争夺,博取一点乐子。水手一年有四套衣裳,这些基本上都算是富户的家伙,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舍不得的。

    刘仁愿眉头皱了一下,命令号手吹号,这些渔船阻碍了巨舰的前进方向,需要驱赶开,更何况海面上出现了六艘舰船,上面没有挂旗号,敌我不明,还是早作准备的比较好。

    号声响起,渔船纷纷让开航道,青雀号,承乾号也发现了那六艘舰船,也吹号附和,公主号一马当先,迎向那六艘船,既然不是民船,为何不挂旗子,三声之后若是不回答,等待它们的就是最恐怖的打击。(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