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痛苦的航海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泰这两天以前所未有的勤奋姿态四处巡视,这样的情形很少出现在他的身上,他除了对实验室里的工作比较上心之外,对于准备出航这种纯粹的事务性工作毫无兴趣。

    现在不同了,船上的箭矢,炮石,食水,粮食,花盆里的青菜,发豆芽的黄豆,船上用的桐油,备用帆,木料,粗麻,绳子,每一样他都要亲自过问,为了去辽东找自己的老爹,他已经竭尽全力了,至于那个来广州找李泰的采珠女,被他扔在府邸里,没时间理睬,因为回到府邸,还有无数的管事排着队要向他回报进度。

    云烨和李泰最大的区别就是,从不把工作带到生活里来,回到家里就不再考虑公事,家里是休息的地方,如果回到家里还要忙公事,云烨还没有那么敬业。

    只要有人操心就好,李泰比自己更加着急,既然忙碌能够缓解他的心绪,云烨绝对不会打扰他的,只是看到李泰把船长的工作都包揽过来忍不住对他说:“青雀,这些事情都是船长的工作,他们比你更加熟悉,有些小的条例会被船长修改,他们很熟悉自己的船和水手,承乾号上的船长是老铁,人家几代人把命都交给了大海,相信我,他喜欢用豌豆,不喜欢用黄豆这种事你就随他去,堂堂的魏王去管这种事不够丢人钱。”

    “那我该干什么?”李泰茫然的问云烨。

    “回去宠幸你的美姬,舒缓你的神经,告诉你,再去辽东的路上你千万不要跟我要什么稀奇古怪的吃食,我是害怕了,只要你一不对劲。我会立刻靠岸,把你送到岸上去。”

    李泰从善如流,拍拍手就回了府邸,直到出发的时候,才从府邸出来,精神还不错。云烨和扛着一个大包裹的刘进宝过来之后,李泰揉了一把脸,就率先进了马车。

    坐船现在对李泰来说已经是一种折磨,从海上回来以后,他见到水都会厌恶,这是一种病,虽然他的身体在抗拒坐船,但是李泰还是强自忍耐着走上了跳板。

    跟在后面的云烨一把就将李泰拽了下去,自己踏上了跳板上了小船。远处的三艘战舰已经浮在海面上,在等待云烨的到来。

    李泰想说什么,看到云烨已经下令划船,就止住了身形,站在岸上哽咽着挥挥手,头都不回的就钻进马车,他和云烨之间本来就不需要太多的客套。

    他已经不适合再上船了,原本不晕船的李泰。现在见到宽阔的水面就会头晕目眩,呕吐不已。他想借用这三天的忙绿来克服这种心理疾病,但是并不成功,云烨看到了他发抖的双腿,果断的阻止了他上船的举动。

    “魏王不上船了,辽东我们自己去,先在泉州补给。再到台州做第二次补给,杭州湾做第三次,再想获得补给就需要到登州了,刘仁愿,但愿我们这支疲惫之师能够全师而归。拜托你了。”

    刘仁愿郑重的点点头,就下令拔锚起航,几个精赤着脊梁的水手,围着绞盘嗨哟,嗨哟的喊着口号将沉重的铁锚从淤泥里拔出来,随着铁锚的逐渐升起,公主号缓缓地调转了船头,向东驶去,这又是一趟万里之遥的巡航,连续不断地走远路,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残酷的考验,所以这一次出海,云烨拒绝了无舌,刘方的出海要求,七八十岁的老人不该再经受这样的折磨,如果可能他连单鹰,狗子,还有熙童小铁父子都不愿意带,这一趟航行属于公事,不是他们的责任。

    寒辙吹着笛子骑着一匹马走了,他认为自己腰里有一把从云烨那里弄来的好剑,就足够他孤身走天涯了,他也不愿意坐船,宁愿靠这匹马缓慢的回到自己的神仙地,无欲无求的神仙也受不了海上的枯燥生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他们不能只围着云烨一个人转,把云烨的理想当成自己的,狗子想做一个富家翁,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快活一生,单鹰想要走遍天下会尽天下武学高手,熙童就是想痛痛快快的杀戮一番,然后再回家照顾自己众多的老婆。

    只有云烨没有多少理想,以前认为书院就是自己的一切,现在看来,都是身外物,想要彻底的得到心灵上的慰藉,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巨舰走的很快,刘仁愿挂了满帆,公主号的舰首破开波浪,给人一种风驰电掣的感觉,船上的水手都是听到自己的召唤从天南海北汇集到了这三艘船上,抱着最朴素的发财梦来的,如今已经发了财,用不着再奔波了,只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大帅,就吃着海上粗粝的食物,做着最艰苦的航行。

    去辽东很可能会扑空,做三军统帅时候的李二,从来不会感情用事,他在那个时候会是一个冰冷的战争机器,只要不能取胜,他就会断然离开,等他找到办法就会卷土重来。

    高丽的战局演变到了现在,已经不需要大量的战力了,但是亲自带着左武卫,右武卫,龙骧卫,就在后面替张亮那个疯子压阵,是不是过于草率了?

    张亮只要进了高丽就会彻底的发疯,全家被杀的血仇,他一定会疯狂的报复在高丽人的身上,这是他请求成为平壤道行军总管的唯一原因。

    云烨躺在舱房里感受着巨舰的摇晃,自己的安排让高丽的局势更加的扑朔迷离,高建武和渊盖苏文两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居然在对抗大唐的这件事上取得了高度的一致,十四万大军是如何调配出来的?

    总有些谜团需要去解开,不论皇帝亲征不亲征高丽,高丽自己必须亲眼来看看,不能只播撒了种子就撒手不管,这样不但不道德,说不定会起到让高丽人更加仇视唐人的作用。

    真正的大火开始燃烧了,自己没办法控制火势,那就站在一边看着,如果大火开始往自己这边蔓延的话,至少还能报个警。

    李承乾坐镇山东是个什么意思?自己父亲要对付山东豪族,父子俩在这一点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如果李承乾开始招揽山东豪族,那么,波澜壮阔的权利之争就真的挑开序幕了。

    恩出于上,这在大唐是一个共识,权利的原点是李二,李承乾的太子之位,也是这个原点的衍生品,如今父子二人难道说在对付山东豪族这方面出现了裂痕?承乾啊,你不会这么蠢吧?你父亲一辈子的梦想就是形成中央集权,如果在这件事上,你不能踩准鼓点,下场一定会非常的悲惨。

    父子间的纠纷来的莫名其妙,谁说年纪大了就一定需要掌权的?皇帝如今春秋鼎盛,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小狮子这个时候贸然挑战狮子王,需要多吗脑残才能做出来?

    越想,云烨的心里就越是烦躁,站起身上了甲板,吹吹海风或许会好一点,上了甲板,一股子浓烈的桐油味道扑鼻而来,好些水手正在给甲板上刷桐油,这是在广州没来得及干的工作之一,船帆还是破破烂烂的,只是把那些撕开的洞补好了,白色的船帆沾上火山灰,却永远也洗不干净了。

    推开单鹰的舱门,单鹰拿着一把匕首正在雕刻一块木头,看样子已经干了很久,膝盖上落满了木屑,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三个一模一样的木偶。

    “大丫喜欢看皮影戏,对木偶也喜欢,如今家里只有她和孩子我有些牵挂,闲着无聊,就刻了几个木偶出来,等到了泉州,我就托牛见虎把这些东西送到洛阳,大丫一定会喜欢的,她就是喜欢哭,我不在的时候还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眼睛本来就不好,哭瞎了可怎么得了。“云烨还没问,单鹰自己就抢先说了一大堆的话。

    “船到了泉州,你就下船,骑上马赶回洛阳去,这一趟我估计有八成的机会会扑空,航行也不过是求个心安而已,所以你回去吧,每个人都每个人的路要走,我还不需要你像看孩子一样的看着我。

    以前我的性子很糟,到处树敌,这两年我已经在不断地补救,现在基本上没什么敌人了,寒辙,张亮,魏征,褚遂良,长孙无忌这些人对我的观感大概已经改变了吧,现在应该没人想要置我于死地吧,

    这一次退到岭南,就是告诉所有的人,我没有他们想的那些怪心思,我连书院以及岭南水师的指挥权都没有要,就靠这三艘巨舰玩自己的游戏,小鹰,这是我的游戏,你没有必要一直陪护着我,没有必要啊,你有自己的游戏要玩,照顾好大丫,照顾好孩子。“说完这些话,云烨就出了他的房间,不理会单鹰后面要说的话。

    老子是光着屁股到的大唐,情形再糟,也糟不过自己光着腚,四处找背包的情形,那样倒霉的环境下,老子都活过来了,还有什么能难得住我。

    云烨努力的给自己打气,坚强的活着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完成的事情,这是一种美德,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的。(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