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死里逃生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漆黑的夜里,有一道橘红色的光芒刺破了黑暗,云烨在望远镜里看到了红色的岩浆喷出了海面,老天爷,原来是海底火山在爆发,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奇景吸引住了,大海在沸腾,岩浆居然能够冲出海面十几丈高,然后再跌落进了大海,海面上蒸汽缭绕,如梦似幻,整个大海仿佛都在燃烧,真正的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云烨忽然想起自己待得地方名字好像是泻湖,什么是泻湖,就是四周有山,中间有水的地方,这样的地方是怎么形成的?奶奶的大部分形成的原因就是火山爆发,真是不错,自己现在就把船停在一个火山口上,离这里百十里的地方那个海底火山正在喷发,这样的火山口,难道也是安全的?

    云烨将忍着惊惧小声的对刘仁愿说:“赶紧下令离开这里,不要引起慌乱,我们的船底下就是另外一个火山口。“

    刘仁愿听到这句话差点晕过去,连忙下令升帆,准备出发,原因就是这里距离火山太近了,不安全。

    公主号率先出了泻湖,虽然外面的海浪很大,大家也没有怨言,刘仁愿说的没错,这里距离火山口太近了,不到百十里,确实算不得安全。

    船队出了泻湖,云烨就命令挂满帆,能跑多快就跑多快,随着远离泻湖,无舌的不安逐渐消失了,单鹰也从桅杆上滑落下来,寒辙在拆身上的浮木,熙童揉揉儿子小铁的脑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还没走出十里远,就听见身后发出一声巨响,整个泻湖周边的石头全都飞了起来。云烨怀疑有些石头几乎击穿了低矮的云层,一条粗大的火柱冲天而起,爆发的比刚才那个火山口还要猛烈。

    李泰捂着嘴巴小声说:“你刚才救了大家一次,要不然这会都成灰了,你是怎么知道那地方不保险的?给我一个人说,我不说出去。”

    “没什么奇怪的。无舌先生,小鹰,熙童,寒辙他们都算得上武学的行家,对危险有着极度敏锐的感觉,他们能活到现在,好多时候就是靠着这种感觉,当那边的火山爆发的时候,我发现无舌先生似乎还是忧心忡忡。小鹰待在桅杆上没下来,熙童快要把刀子擦断了,寒辙很想划着小船逃跑,就知道危险还没有解除,谁不定就在我们的脚底下。

    然后再看看周围的环境,那个该死的地方叫做泻湖,海里的这种湖基本上都是火山爆发后形成的,这个时候我如果还不知道带着大家快跑。那就该死了。“

    天上这个时候下的不再是雨水了,而是黑色的泥雨。洁白的船帆很快的就变成了黑色的船帆,甲板上也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戴着口罩的水手不断拿大木板把黑色的火山灰推进大海。这样的工作整整进行了一夜。

    天亮以后,火山依旧在喷发,一座新的岛屿出现在海面上,岛屿的上面浓烟滚滚。宛如人间地狱,云烨戴着斗笠,不是为了防雨,因为雨已经停了,只有大片的火山灰依然笼罩在头顶。伸手接住了几片火山灰拿给李泰看。

    “这是世界上最富饶的物质,如果在火山灰上种粮食,它们的产量一定会让你吃惊,有人说过,我们的生命起源就来自一次又一次的火山喷发,他们创造了大陆,海洋,青雀,为你的经历自豪吧,因为这样的境遇在大唐几乎不可能见到。”

    李泰那两根手指轻轻地捻火山灰,笑着说:“生和死的距离如此之近,你让我如何自豪?说到底我还是更喜欢陆地,烨子,我是一个伪装的海盗,没法子成为真正的海盗,这次回去之后,我打算在邕州做一点学问,把这难熬的两年时间熬过去。”

    “那样也好,现在时局不好,我们总需要一个藏身之地,不但要藏人,还要能藏心才是,你的性子确实懦弱了一些,这一点你和承乾不同,他既然敢向陛下开口要权利,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当一位帝王的准备,你没必要把自己放在一个悲情王子的地位,大唐是陛下的,是承乾的,也是你的,我的,是我们所有人的,大唐其实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总称,有人才能有家,有家才能有国,这是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

    李泰笑着点头,拍拍云烨的手就坐着小船回到了他的青雀号上,这些天的所见所闻,他想记录下来,并且做一个总结,既然发现了如此大量的香料,没理由不做一个完整的备案,这是一个新的财源,也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高山羊子站在荒岛上目送云烨的舰队驶进了螃蟹岛,进入这里,她就对云烨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岭南水师总是出现在螃蟹岛的周围,这里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固有的领土。

    她其实非常羡慕云烨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资源,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云烨对她说的这句话她永远都忘不掉。

    她甚至能回忆起云烨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顺理成章,他们难道从骨子里认可这个道理么?大国如果都是这样,小国寡民该怎样生存?

    自从她看到云烨的这三艘战舰之后就明白,倭国也不安全了,大唐人的脚步已经越伸越远,当大海不再是唐人阻碍的时候,世界上还有那里是安全的?

    长安城密集的人群让她感到恐惧,玉山书院的兴盛让她感到恐惧,土豆,玉米的出现更加的让她难过,这些神奇的粮食为何就不能出现在倭国和高丽?

    听说唐人因为粮食过多而不断地用粮食喂猪,喂家禽,这是一种罪孽,高丽总是在饿死人,倭国也总是在饿死人,上苍是如此的不公。偏爱了唐人。

    直到云烨的帆影再也看不见,高山羊子才来到了海岛的背面,坐上船,重新向南洋驶去,没有云烨的南洋才是自己的乐园,一想到战火连天的高丽,高山羊子连最后怨恨云烨的心情都生不起来,怨恨杀不死人,有自怨自怜的时间不如多抢劫一些商船才是正确的,渊盖苏文还在等待自己的精铁。

    这次出海,狄仁杰没有跟着出去,他在公主府里准备自己的课业,他的课业就需要保证整个封地运转正常,自从李安澜去了桂林和观察使商量就近开始缴税银之后,邕州就变得更加繁华了,想达这条顺风船的可不是只有李容一家,冯家也对这个提议非常的感兴趣,

    冯盎管辖高、罗、春、白、崖、占、林、振等八州授上柱国高罗总管,后又封为吴国公,继又改封越国公,他才是岭南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每年需要缴纳的赋税也是最多的,如今李安澜打通了西江这条水道,对他只有好处没坏处。

    梅岭古道李二不肯放开,海上的通道也被云烨牢牢地控制在手里,岭南想要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就必须依靠外力,如今出现了一条新的通道,如何不让冯盎喜出望外。

    同时欢喜的还有陈龙树,这家伙历任钦州、泷州、南扶州建州刺史,治下的郡县临近李容的封地,所以也想借用这条新开发的水道。

    狄仁杰知道李容师弟只有和这两家严重不和才能保有自己的封地,如果结成一片,相信来自长安的打击很快就会到来。

    冯盎已经亲自拜会过云家老奶奶,席间特意提起自己和云烨有约,那就是李容和自己孙女的婚事,这件事情云烨走的时候已经对李安澜有过交代,说自己基本上同意,如果李安澜没有意见就和冯家结亲,如果李安澜不满意,自然就此作罢。

    李安澜初次享受到了母亲的权利,如何能不欢喜,特意走了一趟广州,见到了智戴的那个小女儿,小孩儿长得粉妆玉砌,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最让李安澜满意的就是这个孩儿是智戴的正妻唯一的一个孩子,自然是受尽了宠爱。

    商谈确定后,李安澜在小女子的眉心拿手指蘸着胭脂点了一点红点,这个大名叫做冯媛的少女就成了李容的未婚妻子。

    可怜的李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被父亲还有母亲早早的就确定了,枉他还在做着纵横大海的美梦,当母亲喜孜孜的抱着自己的儿子亲了又亲,一脸雾水的李容还是不明白母亲为何会如此的欣喜,小小的孩儿还不明白妻子为何物,只是从母亲的嘴里晓得了自己已经是一个有老婆的男子汉了。

    狄仁杰必须考虑云冯两家结亲后对岭南的影响,好在冯家在收拢自己的势力,不但没有向外拓展,反而把人手都送到海上去了,从这一点考量,结亲不一定是坏事。

    处理完封地的事,狄仁杰来都后花园,看到小武正在左右打量李容,在问李容知不知道媳妇是干什么的?并且在李容的耳朵边上小声的说话,从她狡狯的目光里,狄仁杰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