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恐怖的征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诡异的场景几乎让胡同海窒息,这是山魈还是鬼怪?老胡不是见色起意的小伙子,知道越是诡异的场面,其中蕴含的风险就越大,他宁愿回到雨地里也不愿意面对未知的风险,轻手轻脚的准备爬回去,动作舒缓而警惕。

    就在他刚刚站起来准备狂奔的时候,后背一股大力推来,他不由自主的飞扑进了洞窟,听到有动静,竹床上躺着的女人茫然的坐起来,毫不羞涩的张着腿坐在床沿,不解的看着扑倒在地上的胡同海。

    “怎么样,老胡,老子的女人还不错把?“虬髯客带着满身的泥水拄着一只拐杖从洞外走了进来,手上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斧头。

    胡同海刚要说话替自己辩解,腮帮子上就挨了一斧头背,满嘴的牙一下子就去的七七八八,虬髯客大笑着说:“老胡,敢做就别解释,老子被云烨扔到荒岛上自生自灭老子认了,因为老子打算抢劫他,怎么对待老子都是情理之中,但是老胡啊,你们出卖老子,老子不服啊,说!老子哪点不如那个骚娘们?值得你们这么绝情。“

    胡同海也是跑惯江湖的,生死关头倒也不惧,吐掉嘴里的牙齿,大声说:“跟着你有什么好?建国?你的心被驴毛塞住了?大唐如日中天,岭南舰队强横无比,云烨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会允许你立国?

    我们是海盗,海盗就该老老实实地在海上抢劫,过自己颠沛流离的日子,你脑子抽筋了才会跑去建国,建好国家等着云烨过来剿除?大海是大唐的,不是你我的。你以为现在还是隋末的乱世可以让你纵横大海无人管制?

    云烨就是来管制大海的,你也看到了他的三艘新战舰是如何的恐怖,大唐今天能有三艘,到了明天就会有三十艘,我们拿什么和他们拼?

    你还要我们把全家老少送到金鳌岛,老子不干。那是在把全家送进火坑,一旦大唐舰队前来围剿,我们一个都跑不掉,老夫是海盗不假,这辈子就是被砍头的命,老夫认了,可是老婆孩子,我一定要给他们博个前程。

    大唐从来没有招安这一说,他们只会派来大军围剿。那个女人是高丽的皇后,手段高超,大唐不招安,他们会啊,高丽虽然也是一艘快要沉的破船,但是怎么比,也要比你的愚蠢强一百倍,你去问问你所有的弟兄。有谁不是这么想的?如果你一心要当海盗之王,弟兄们拼了命跟着你。你这样的老大确实难得,水里火里都跟着你,可你他妈的要建国。

    陆地上的十八路反王,三十二路烟尘今天都上哪去了?还不是被李唐消灭了?那就是建国的下场,以前也有海上的兄弟跟着徐元朗造反,其中就有我的三个兄长。他们都是海上一等一的好汉,可是一个都没回来啊!“

    胡同海说道激烈的时候,一把扯下了自己的上衣,指着肩背上一个恐怖的伤疤又说:“你看看,这就是我和大唐玄甲军作战时他们留给我的。那时候我还不是徐元朗的人,只是应我大哥的吩咐去接家小,这道伤就是我们逃跑的时候留下的,我大哥他们为了让我活命去照顾全家老少,他们三个活活的被大军踩成了肉泥。

    张仲坚!建国就是在拿人命往进填,没人想把自己的尸骨筑成你的王座,这个时候,你以为我们除了背叛,还有第二条路可走么?“

    满怀愤怒的虬髯客没想到胡同海居然比自己还要愤怒,说的好像也在理,走到竹床边上,一把就将那个倭女的双腿合起来,掀到床里面,自己坐在床沿说小声的说:“这些话你以前怎么不说?“

    胡同海嘿嘿笑一声说:“提前说?你是怎么对待以前背叛你的兄弟的?梁老大也算是一代豪杰,以为你死了,才上了你婆娘,看到你回来,立马退位把龙头的交椅还给你,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梁老大硬是活活劈成两瓣,你以前的女人苦苦哀求你杀她就好,不要杀两个幼子,你一脚把你老婆的头踢掉了,两个幼子也被你活活的摔死了,好威风,好煞气,老子吃饱了撑的嫌命长跑去告诉你建国这是一着臭棋?“

    虬髯客的神色变了数遍,最后消沉的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被困在这座岛上了,云烨说这座岛有回流,不管我们怎么往外跑,最后还是会被回流带回海岛,没有足够的动力想回到大海上,就是做梦啊。

    我当初问他要这个女人就是看中了她的那身衣服,都是绸缎的,可以做帆,昨天造好了一个筏子,结果,还是没冲出去,海浪把筏子掀回来了,在礁石上撞碎了。

    嘿嘿,老子就知道云烨这个灰孙子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老胡,算了,刚才那一斧头,就当是我报仇了,都混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吧,我们合伙想办法从云烨的这座苦牢里逃出去才是正经。“

    虬髯客的话还是可信的,胡同海走到洞口洗去了满嘴的鲜血,回来坐到火堆边上说:“只要你不再干建国这样的蠢事,我胡同海发誓跟着你,这个世道,找个说话算数的人太难了,一个个都是面子上叫哥哥,腰里掏家伙的狠人。

    我年纪大了,混不起了,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金银,留一些养老,如果你雄心不死,我可以助你一些钱财,但是建国这种事你还是饶了我吧,我这次出来的时候儿媳妇已经有了身孕,我还想见见孙子再死。“

    俩人相视片刻一起喟叹一声,胡同海扔掉了手里的树枝,虬髯客抛掉了手里的斧头,抱着头各自烦恼,只有那个倭国美姬悄悄地把自己的光腿在虬髯客的腰上蹭啊蹭的……

    云烨的舰队依然在大海上航行,巨舰没有问题,可是那些商船走的磕磕绊绊,最后刘仁愿无奈之下,下达了抛锚的命令,天上没有星星,牵星术没有办法施行,用指北针虽然也能走,但是风险太大了。

    天亮了,大雨依然未停,大海变得狂躁起来,乌云低低的压在海面,巨大的信天翁一遍又一遍的从巨舰的桅杆上掠过,平时最喜欢在舰船前面领路的海豚也不见了踪影,这是海上要起暴风的征兆,刘仁愿命令所有船只扯满帆快速前行,只有逃出这片雨云区才有可能避过这场已经在酝酿的风暴。

    信天翁就是最好的指路明灯,舰队追逐着信天翁的身影全速向海岸进发,从清晨一直到下午,刘仁愿看到泛黄的海水这才松了一口气,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泻湖,只有把舰队安全的送到哪里,才算是安全了。

    一阵大风吹过,挂在桅杆上的海盗旗狂抖起来,风暴的前言终于来临了,云烨站在舰桥上,看着商船鱼贯进入泻湖,再接着就是青雀号,承乾号,等到云烨的座舟公主号进入泻湖的时候,副帆终于吃不住风力,嗤啦一声从中间扯开,整条船也跟着剧烈的抖动,刘仁愿勉力将公主号开进了泻湖,同一时间,三根铁锚就落进大海,公主号猛地停顿一下,终于稳住了。

    很奇怪,风刮了一阵子就停了,但是大海好像沸腾的更加厉害了,趁着最后的薄曦,云烨举着望远镜四处观看,没有发现有什么异状。

    无舌局促不安的在船上来回踱步,告诉云烨,他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不光是他,单鹰自从上了桅杆就没下来过,熙童不断地擦拭手里的陌刀,粗大的手掌上青筋乱跳,寒辙将自己所有的武器挂在身上,并且把浮木这东西在身上缠了两个。

    “云烨,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我老子发了狂要掐死我之前,我在草窝里藏了三天等他恢复了才回去,这一次远比上一次更加的强烈。做准备吧。“

    对于这种事云烨从来都是从善如流,他将李泰从青雀号上接过来,学着寒辙的样子给李泰全身都绑上浮木,再用绳子把自己和李泰连起来,刘进宝死活要把自己的绳子也和侯爷连起来,李泰的侍卫长也是这样的想法。

    云烨干脆下令每十个人连接在一起,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未知灾难。

    远处的海面上有巨响传来,非常的低沉,连绵不断,在漆黑的夜里似乎有一个远古巨兽踩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走过来,云烨不相信海里有什么魔怪,可是那些商船上的商贾,已经开始跪拜祈祷。

    云烨李泰全副武装的围坐在一张桌子周围,在昏黄的灯光底下,云烨忽然发现自己的杯子里泛起了涟漪,和船只摇晃造成的小波浪并不同,他掏出一把刀子,割断了连在自己身上的绳子,趴在船舷上往下看,只见整个泻湖的水都开始跳跃起来。

    “地震了!各就各位,准备抗击海啸!”云烨的声音都开始变形。(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