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夜幕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人的思想是最麻烦的,你不知道自己下一刻到底想要什么,自认为坚强的像一块石头,可是世间总有那么一两个念头或者一两件事会击中你的软肋,再坚硬的石头也会崩塌成一地散沙,一个人的坚强与否取决于软肋的多少,如果完全没有软肋,那你就真的成了一颗石头了,这样的人生好像也没有什么意味,悲喜不加身,哀怒不伤神,恐惧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不知道敬畏为何物,不晓得痴爱的滋味,石头一样的立在天地间真的很有趣吗?

    经历过大哀大痛而后才明事理,不断地从这样,那样的挫折中为自己定位,这样的人生好像也惨了点,云烨发誓,自己现在追求的就是对自己本源的认知,结果他发现自己找不到本源,或者自己根本就没有本源。

    李泰都可以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活经历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自己在原地踏步,除了六个孩子之外,好像再没有什么东西真正的属于自己。

    活过来的李泰显得更加的精神,比寒辙更像神仙,看到云烨和刘进宝从海里钓上来一条鲨鱼,见鲨鱼挣扎的可怜,两只圆圆的眼睛满是对生命的追求,就要求云烨把鲨鱼放掉,换一条一心求死的鲨鱼弄死,把鱼翅割下来吃掉,这样大家都就圆满了。

    “该死的,你是怎么从鲨鱼眼睛里看出来这些东西的?我只看到这家伙在想着怎么咬死你。”对于神一样的李泰云烨受够了。

    “这次出海我受益良多,波涛起伏的大海教会了我很多,看到了抗争,看到了战斗,看到了劫掠,看到了决战。也看到了背叛和丑恶,这样的生活太精彩了,我只是一时间失去了方向而已,算不得大问题,凤凰浴火之后才会重生,我现在就是一只浴过火的凤凰。怎样?重生之后的我是不是焕然一新?”李泰喋喋不休的在忙碌的云烨耳边嘀咕。

    云烨看到水手们一人端着一个木盆从舱房里走了出来,就对李泰说:“马上就要下雨了,你如果现在把衣服脱掉,准备好去雨地里洗个澡,这才是大事,知不知道你的整个人都馊了。“李泰闻言,低头嗅嗅自己的衣衫,顿时色变,命令侍卫赶紧拿最大的木盆出来。他打算多接点水好好洗个澡,自己真的已经臭了,这些天一直在生病,出了一身接一身的臭汗,现在好了,那里还能容忍自己变成臭人。

    船上的清水不多了,不但水手不能洗澡,就连李泰和云烨也不能随意的洗澡。只有找到下一个水源地才能放开水禁。

    刘进宝三两下就把鲨鱼的鱼翅割了下来,再把鲨鱼一脚踹进大海。片刻功夫,那条鲨鱼就被其他的鲨鱼所吞噬。

    海上的雨总是很短暂,来的迅速而暴烈,当云烨穿着短裤站到甲板上的时候,李泰已经赤条条的躺在木盆里准备迎接大雨,大雨从远处瞬间即至。雨幕掠过巨舰的时候,这里顿时就成了欢乐的海洋。

    热带海洋上的雨水没有半点的凉意,温温的,润润的,等到身体被雨水浸湿。立刻就要打肥皂,只要晚上那么一瞬间,说不定雨水就会停。

    李泰怪叫着把双手伸向了半空,噼里啪啦的雨点敲击在身上,让他感到非常的舒适,有时候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或许是老天爷知道舰队缺水,特意送来了这样的一场大雨,船上的厨子赶紧把已经长满鱼虫的食水倒掉,不断地把清水倒进水箱,海上的情况云烨很清楚,如果自己喝的茶水里出现了一条红色的鱼虫,他会很镇定的把鱼虫挑掉,慢慢的把这杯水喝掉,大海上最难的不是缺少食物,而是缺少清洁的水,这样的事情云烨没打算让李泰知道,否则他宁愿饿死,渴死,也不会再碰船上的任何食物。

    人洗干净了,清水储存饱和了,但是这场雨依旧在下,茫茫的雨幕遮住了蓝天,遮住了远海,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三艘巨舰的影子,商船通过不间断的鸣号,来保持各自的联系,水手们不断地把淤积在甲板上的雨水清理出去,好在没有大风,暴雨加狂风才是最恐怖的海上灾难。

    夜晚到来之后,那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刘仁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指北针,巨大的气死风灯已经挂在桅杆上,里面的牛油巨烛,在反光镜片的作用下,不断地把自己的位置报告给其他的船只,汪洋里,云烨的舰队在艰难地航行。

    高山羊子呆滞的跪坐在船舱里,藤原的尸体已经发臭了,人活着的时候,高山羊子觉得这个人并非不可缺少,但是这个人死了,她才发现,原来藤原真的很重要。

    蛆虫从麻布里钻了出来,一拱一拱的往高山羊子的红色裙子里钻,高山羊子捻起那只蛆虫放在旁边的一个碗里,碗里已经装了半碗蛆虫,互相纠缠着,蠕动着,想要从碗里爬出来,藤原从人变成了这些黏糊糊的虫子,但是,它们和藤原一样,痴痴地爱恋着自己。

    外面夜黑如墨,暴雨如注,倭人们不断地大喊着传递新的信息,这样的夜晚并不适合行船,船老大最后无奈的下令抛锚,等到天亮之后再思虑赶路的办法,现在离大唐人的舰队太近了,能多走一点海路,就离他们远一些,大唐人是恶魔。

    两个带着高冠的倭人抬着藤原的尸体从舱房里走了出来,高山羊子抱着那半碗蛆虫,拒绝了侍女给她打伞的举动,她就穿着一袭红衣走进了雨幕。

    戴着高冠的倭人将藤原抛进了漆黑的大海,高山羊子也把半碗蛆虫倒进了大海,抛尸的倭国人垂首跪在甲板上,高山羊子将双臂从衣袖中褪出来,白皙饱满的胸膛任由暴雨轻薄。

    腰畔挂着一把长刀,她抽出腰刀,双手紧握,在雨幕中旋转两步,甩飞的衣袖宛若两片云霞,刀光袭过,其中一位跪坐的倭国人的头颅从脖子上分离,掉在搭建在船舷上的木板上弹跳两下就掉进了大海,残余的身体好像得到了解脱,也跟着俯冲进了大海。

    另一个倭国人在发抖,不知道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他让他跪在木板上不肯离开,深深地垂着头,把自己的后脖颈露出来,好让高山羊子下刀。

    砍掉了一个人的头颅,高山羊子把长刀横在胸口,让暴雨洗濯长刀上的血迹,她的身形再次飞旋,长刀准确的砍在另外一个倭国人的脖子上,和第一个倭国人如出一辙,头颅和身体跟着掉进了大海。死了主人的侍从是无主的孤魂,既然没有被敌人杀死,被上位者斩首,也是一种归宿。

    当高山羊子回到舱房的时候,整间舱房已经没有尸臭味了,地板已经被侍女用清水洗过,船舱的一角里鹤形的熏香炉刚刚被点燃,鹤嘴上的永远有一缕淡淡的白烟,檀香,可凝神,可静气,还能有助于睡眠。

    高山羊子站在舱房里,侍女褪去了她的湿衣,拿干布包着她的身体擦拭雨水,高山羊子忽然笑了,蹲下身子,将手指放在自己的衣衫上,一只蛆虫就沿着她的葱白一样的手指攀上了她的掌心。

    她就赤裸着躺在软榻上,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蛆虫从手心一直攀到手臂,再从手臂攀上了肩膀,最后停在她的乳房上一动不动。

    高山羊子笑的越发开心,胸膛急剧的起伏,好像要将胸中最后的一丝空气也挤出去,蛆虫开始害怕准备游走,高山羊子擒住了那只蛆虫,来到熏香炉,调皮的将蛆虫扔了进去,侧着耳朵倾听蛆虫被烧着的香料烤的爆裂声,藤原从来不会让她失望的,直到里面传来了两声噗噗的爆裂声,她才满意的回到软榻,从桌案上拿起一本《算数初解》仔细的研读……

    同样为暴雨伤感的还有胡同海,他驾着小船在漆黑的夜里随波逐流,自从离开战场之后,他就没命的逃窜,他坚信高山羊子不可能是这三艘巨舰的对手,而且不管谁赢了,都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为今之计,只有跑的越远越好。

    为了躲避战舰的追捕,等到他感觉自己已经安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陷在一股洋流里面脱身不得,只能随着洋流四处漂泊,这样漆黑的夜里,听天由命的感觉实在恐怖,当小船撞在礁石上变得粉碎的时候,他死命的往一个方向游水,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实的,他好像看到了一缕火光,有火光就表示有人烟,不管真实还是不真实,有希望就好。

    当他游上海滩之后,不由得拜遍了四方神佛,自己看到的火光不是错觉,而是真实存在的,拖着疲惫的身体攀上了岩石,果然有橘红色的火光从前面的山洞里传出来,习惯性的摸摸腰间,长刀和手叉子都掉在海里了。

    胡同海歇息了一阵,他感觉自己必须要避雨了,雷阵雨是温暖的,但是这样接连不断的大雨就没有什么温暖可言了,它会带走自己最后的体温。

    趴在山洞口往里看,几乎惊呆了,因为他看到一个赤裸着女人,正躺在一张竹子搭成的床上睡觉,身材精致而美好……(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