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高山羊子的悲伤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兄弟情义已经不合时宜了?虬髯客发誓自己是在真心的对待兄弟,抢劫时候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分金银的时候除了留下储备的用度,几乎都分给了自己兄弟,兄弟不管在外面惹了多大的梁子,自己从未推脱过,为什么所有人会一起背叛我?

    成九的钢刀从眼前滑落,虬髯客躲得稍微慢了一些,眉骨上就出现了一道伤痕,鲜血糊住了眼睛,他半眯半睁着眼睛,一记神龙摆尾就把成九踹了出去,肘部重重的撞在华三的腰眼上,肩背上的伤口再次崩裂,虬髯客发现自己已经有点头晕,不好,这是失血过多的先兆,再纠缠下去恐怕自己就要折在这里了。

    高山羊子轻轻地摇动自己的仕女扇,将自己娇媚的脸庞遮掩住半边,嗤嗤的笑着说:“张仲坚,你还是不要坚持了,再坚持下去你会死的,乖乖地让我们抓住,有你的好处。”

    “呸!你这样的骚货送给老子都嫌脏,你等着,老子这就过来,斩下你的狗头!”虬髯客边说边退,将脚下的一个大木箱子踹下了船舷,身子也跟着往下落,就在他跃出船舷的时候,失望的叹了口气,因为箱子没有掉进水里,而是落在一张非常的大的渔网上,踩着箱子再一次跃起,一张更大的渔网从头顶坠落。

    挥刀斩开头上的渔网,一柄带着倒刺的鱼叉狠狠地扎进他的大腿,虬髯客鱼一般的被人家拖上甲板,两柄投枪穿过他的胳膊,将他固定在甲板上。

    虬髯客艰难的抬起头,只能看到一双晶莹润泽的小腿,头顶传来高山羊子的笑声:“原来你喜欢看女人的腿?也不是一个老实的人。”

    成王败寇虬髯客一直这么认为。现在自己既然成为了阶下之囚,把双眼一闭,任凭高山羊子奚落,只可怜自己的一腔雄心就此化为东流水。

    虬髯客感觉到肩上,腿上的兵刃被抽走,咬着牙。哪怕再疼痛,也一言不发,身体被立了起来,有人在帮着他止血,高山羊子拿长长的指甲从虬髯客的脸上撷取了一滴血,放在他的眼前晃一晃,就把手指含进自己的嘴里,贪婪的吸允。

    “张仲坚,这个世界已经不适合你这样的人再出来四处游走了。不如,就让我把你送还给李靖夫妇你看如何,你需要被人看管。”

    虬髯客抬起头想要笑一下,一支锋利的钢针就穿过了他的脸颊,从牙齿中间横过,整张嘴就再也张不开了。

    “你很值钱,现在可不能死,大唐和高丽的战争一触即发。我们需要你好好地活着,好从李靖那里换取我们需要的东西。从现在起,每日一碗稀粥,想必你也能活下去,只要我们击溃了云烨,他很快就会来和你作伴,或许还有魏王泰。

    我堂堂高丽王妃流落在大海之上于海盗为伍。已经让我的先祖蒙羞了,如果不是为了高丽的大业,我应该坐在深宫里教化天下,而今高丽危机重重,由不得我不尽心。“

    刚才还兴致高昂的高山羊子。这一刻却变得低沉无比,自己为了高丽出生入死,为什么还不能博得渊盖苏文的心?

    整整做了两年王妃如今已然是处子之身,这是一个笑话,也是一个耻辱,那个被云烨送回来的女人,居然有脸抱着一个孩子说是渊盖苏文的,更让高山羊子吃惊的是渊盖苏文居然真的相信,欣喜若狂的模样让高山羊子痛彻心扉。

    渊盖苏文不在乎高山羊子怎么对待荣华女,哪怕荣华女被高山羊子派去做宫里最卑贱的活计他也不闻不问,但是那个孩子却在享受真正的王子待遇,渊盖家的十二位家臣,其中有四位就是专门在服侍那个孩子,荣华女不管在做什么,每天都要给那个两岁的孩子哺乳,按照渊盖苏文家的规矩,孩子需要吃奶吃到三岁。

    荣华女心甘情愿的干着洗刷马桶的工作,高山羊子不管派去多么厉害的杀手,第二天杀手的人头都会被挂在宫里,最让高山羊子不能容忍的是,只要渊盖苏文发狂,第一个想到要蹂躏的女人必然会是荣华女,

    别人第二天看到满身淤青的荣华女在艰难地洗刷马桶的时候,都会觉得她非常的可怜,只有高山羊子不这样认为,她觉得可怜的是自己,那个满身淤青的女人该是自己,该是自己幸福的向侍女抱怨大王的粗暴,而不是一个洗刷马桶的贱女人。

    长长的指甲在高山羊子紧握的拳头中折断,指缝间有血流出来,她看着海面上的舰船长吸一口气,得到权力是自己的选择,渊盖苏文满足了她的要求,高丽水师任她调动,哪怕在和高建武的战斗最激烈的时候,都没有收回。

    高丽的农民不种地了,他们都在打仗,高丽的商贾不再做生意,因为他们在打仗,高丽的工匠不再做工了,还是因为他们在打仗,整个国家,除了打仗没有别的事情可干。

    农民不种地就没有粮食,需要和新罗百济购买,商人不做生意,就没有物资的流通,工匠不做工,民间就没有可供使用的器具,如何才能维持这个国家的正常运转?只有抢劫这一条道路可走了。

    高山羊子竭尽全力的在抢劫,她打劫唐人,打劫百济人,打劫新罗人,打劫大食人,在物资最紧缺的时候她连倭国人都不放过。

    头顶上的这顶凤冠是渊盖苏文亲自给自己戴上去的,礼仪之隆重,旷古绝今,渊盖苏文不惜拿出最后的一点黄金给自己打制了黄金的册页,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说明,高山羊子才是高丽国的皇后。

    “皇后娘娘,从海峡里飘出来一艘小船,船上好像有人。“成九毕恭毕敬的上前报告。

    “仔细检查之后带过来,我要亲自看看。“听到皇后的声音似乎对成九就是一种恩赐,挺起胸膛就去了前面下令。

    这个世界上对她的美色无动于衷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云烨另一个就是自己的丈夫,偏偏这两个人是高山羊子最想迷倒的两个人。

    一艘无人驾驶的小船随着波浪晃晃悠悠的从海峡里驶出来,所有海盗都看到了,木船上立着一个木桩,一个大食人跨坐在上面,尖锐的木棒从他的嘴里钻出来,上面布满了紫色的血迹,胸膛上深深地刻着三个大字:“我来了。“

    高山羊子捂着鼻子强忍着尸臭围着这具尸体转了一圈,发现除了那三个字,再也没有别的意思,云烨似乎就是在说:“我来了。“完全一副打招呼的模样。

    “把尸体扔进海里,小船烧掉,告诉麦家兄弟和胡老头,不要妄动,这是云烨的攻心之计,不要理会就是。

    成九立刻就向那两股海盗发出了讯号,没人喜欢世世代代的做海盗,虬髯客不知道自己的弟兄到底想要什么,他做梦都想不到他们要的就是不要再继续做海盗,钱有了,美女有了,为什么还要在海上颠沛流离?该是躲起来做富家翁的时候了,如果可以不必躲藏,光明正大的享用这一切就最好了。

    高山羊子付出的不过是几个不值钱的贵族头衔,这些海盗就像闻到血腥味的苍蝇自己追了上来,相反,奎六的策反比较难,至少奎六比他们多要了三个美姬。

    整整一天上游不断地往下漂东西,有时候是一个箱子,打开之后,里面会是一个被砍断大食海盗,有时候是一块木板,上面躺着一个活活被钉子,钉在木板上的海盗,就这样不断地骚扰海盗群,当高山羊子不厌其烦下令不予理会的时候,一辆小船飘到了海盗船边上就突然起了火,小船上的居然装满了火油,爆裂开来之后,很快就把一艘海盗船完全点燃,为了不波及到其他战船,高山羊子只好下令凿沉了那艘海盗船。

    对于这样小小的损失高山羊子不在乎,云烨不会可能一辈子躲在海峡里不出来,在那里他的巨舰就能发挥无穷的威力,高山羊子和虬髯客不同,她不会认为云烨是脑子抽了才带着李泰在大海上闲逛,一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她很想知道

    到底是什么秘密。

    如果是那五船香料,还不值得云烨李泰这样的两位大人物出场,那些香料对别人是一笔财富,对云烨和李泰的吸引力就远远不够了。除非是一个能够让国家快速致富的财路,或者是一个关系国家兴衰的秘密,高山羊子认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云烨解开了大食人如何获取香料的秘密。

    所有人都想知道大食人的香料从何而来,沙漠上并不是一个可以盛产香料的地方,为什么他们会有无穷无尽的香料,那些沙漠里的部族头人,因为香料一个个都富得流油。

    高山羊子也悄悄地进攻过一个部族,把整个部族的人在头人的面前一个个杀光,也没能问出来香料来自何方,那个部族头人认为保住香料的秘密,远比自己族人的性命重要。(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