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谁都喜欢肥猪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如果不是刘仁愿提醒,云烨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在异域他乡。

    船队已经没有办法前行了,因为剩下的食物和物资已经不足以坚持到遥远的弗林国,更何况这段时间海盗们出奇的平静,不管是倭国,还是高丽,亦或是大食海盗都好像销声匿迹了,就连一向狂妄的南海盗也躲了起来。

    如果说他们因为害怕云烨的原因而退避,这个原因实在是太好笑了,海盗的字眼里没有畏惧这一说,不管是那一伙海盗。

    “侯爷,他们一定在咱们回程的路上等着呢,就是打算宰一宰咱们这头肥羊,其余的商家已经慢慢汇聚到了爪哇,就等着咱们护送他们回家,说好了,这一次的利润里头,有咱们的两成。”

    “待在这里几乎没有春夏之分,我几乎忘记了时间,既然老朋友都在等我,我们怎么能让他们失望,信风什么时候吹起?”

    “最多还有半个月,我们在这些岛上停留的时间过长了。”刘仁愿这些天一直在环绕着这些岛屿进行勘测,已经把这些地方记录进了海图里,海图上涂满了蜡做了防水,最后放进一只密封的铜管里被云烨贴身收藏。

    李泰掰开巨大的龙虾,在酱醋汁子里涮一下,雪白的虾肉被他一口就吃了下去,一口锅盔,一口龙虾,他觉得这样吃起来最是美味。

    “讲究一点啊,龙虾要慢慢品,配上黄酒就是人间最美妙的滋味,你配着锅盔吃是个什么道理?”

    “谁给你说必须要配黄酒吃?我配着锅盔有什么不对?我以前吃面都不吃蒜瓣,现在不一样离不了?以后大唐吃龙虾就是就锅盔,这是魏王李泰创新的,告诉你。龙虾和锅盔一起吃有一种极为舒坦的感觉,软中带硬,硬中带软,一口硬,一口软,妙趣无穷。麦香混合龙虾的鲜味,我这辈子是忘不掉了。”

    云烨掰了一个龙虾夹子,敲碎之后,剔出里面的白肉,学着李泰的样子酱醋水里涮一下,夹在锅盔里,吃了好大的一口,嚼了两下发现李泰说的果然不虚,味道绝妙。(此处为笔者亲身经历。龙虾配锅盔,妙趣无穷)不由得对李泰伸出了大拇指。

    枯燥的工作在金钱的刺激下,每个人都废寝忘食,干这活不丢人,其实干活的过程就是一个捡钱的过程,不管你有多少香料,最后都会被大唐广阔的市场完全吞噬,从来没有听说过谁的香料有卖不掉的。

    这漫山的香料树都是宝贝。唐人从来竭泽而渔的习惯,他们对每一株香料树都非常的珍惜。熙童看到倒伏的香料树甚至要踢一些黑色的泥土掩盖上。

    三个月的忙碌,采的香料装满五艘商船,这点分量还不到整座海岛产量的两成,不管香料多么的珍贵,刘仁愿也不允许有超过船员个人行礼重量的香料,按照岭南水师的惯例。个人可以携带不超过二十斤的货物,这是规矩,从船长到水手,都不许违反。

    战舰本来就是作战用的,不是用来装货的船。如果不是因为云烨嘻嘻哈哈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同意一斤货物上船。刘仁愿已经不是那个为了美人鱼就迷恋大海的后生了,如今的刘仁愿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水上统帅。

    商船的装载量已经到了极限,看到吃水很深的船舷,云烨担忧的问刘仁愿,这样做会不会有问题,万一把船弄沉了,就无趣了。

    刘仁愿不愿意回答,当初装载这么些香料的人是云烨,现在偏偏又担心的问会不会装载的太多,主帆都不敢挂,只敢用副帆慢慢的往爪哇走,结束生意的大唐商贾,都在那里等候舰队的到来,信风起来的时候,大家就要回家了,出来漂泊了半年时间,也该回家了。

    令人不安的消息不断地传来,有些历经九死一生回来的商船心有余悸的讲述外海上那些海盗的凶悍,大食国的海盗已经追过来了,爪哇的王根本就不顶用,能保护大家的只有大唐自己的战舰,可是战舰迟迟不到,很多商贾已经开始准备现在就拔锚起航,自己赚到了钱,不想在爪哇等死,大食海盗的探子船已经出没了两天了。

    就在信风已经刮起,大家完全对战舰绝望的时候,云烨带着三艘战舰,五艘牛车一样缓慢的商船回到了爪哇。

    商船进海湾,巨舰蛮横的追逐大食海盗,三艘战舰几乎没有出手,仗着三张帆的强劲动力,强横的从大食海盗的高尾船上碾了过去,巨舰过后,海面上只有一些破烂的木板和杂物,在海水里奋力游水的海盗,也被强弩一一点杀。

    “侯爷,您的商船上装的是什么?老朽闻着怎么像是香料?“冯家掌柜仗着和云烨熟悉,商船一靠岸就到商船那里晃荡,想看看从没出海做生意的王爷和侯爷是不是被胡子骗了,五艘船装的满满当当,要是被骗了,损失就大了,狮子国那里盛产锡土,要是把那个东西运回来就糟糕了,做不成刀剑,也做不成家什,只能造点酒壶之类的,只有那些造假银器的才用锡,刚开始还是明晃晃的和银子没区别,日子久了就变成了黑的,掉地上就摔成几瓣了,脆的厉害,不顶用。

    还没到船边上,就有一股子香料特有的味道传过来,老海客了,一样样的辨认,老天爷,这是丁香,这是肉桂,居然还有肉蔻?我的神啊,难道说船上全是香料?这得下多大的本钱啊,王爷他们出发的时候没发现他们带货啊。

    “哈,老冯,你说的没错,就是香料,还有好多,战舰上面不允许装载货物,都扔了,只带回来这些。”云烨弹弹耳朵,刚才那些濒死的大食人的惨叫好像还在耳朵里环绕,让人很不舒服。

    “扔,扔了?”老冯红着眼睛几乎要冲上来拼命,自己出海无数回,只有寥寥的一两回能遇见大食商人贩运香料,只要遇到,就不惜代价的要把这些香料拿到手,再大的代价回来以后也有很大的赚头,这么珍贵的货物怎么就扔了。

    冯智勇从船上下来,赶紧把冯掌柜拖走,低声说:“九叔,侯爷没说错,就是扔了,我们摘的太多了,狗日的刘仁愿不允许战舰带货,三艘战舰都不允许,要不然还能多些。”

    “自己摘的?”冯掌柜的声音已经带着破音,“你们攻打下大食人的香料园子了?”

    “没有,云侯就是随便找了一些海岛,岛上长满了香料,月桂的叶子之类便宜的香料云侯不让摘,只让选最贵的几种,小侄除了商船上的份例,这里还有二十斤,其他兄弟也是如此,一会我让他们集合起来,交给您,万一云侯想再去香料岛,我们还能再摘些,不瞒您,小侄上船的时候看到扔掉的香料,宰了刘仁愿的心思都有。”

    老冯二话不说,打开冯智勇交给自己的口袋,发现里面全是肉蔻,抓了一把,挑了一颗扔嘴里辨伪,没两下眼泪就下来了,颤声说:“智勇,真的有长满香料的海岛?莫要哄骗你九叔,你知不知道在什么位置,如果咱们冯家知道地方,不出两年,咱们就是大唐的首富。”

    冯智勇叹口气说:“我见到了海岛,也看见了漫山遍野的香料,岛上虽然毒蛇遍地,可是那真的是一座宝山啊,九叔,我也是娇生惯养下的,您能想到我背着口袋一口气摘了三个月的香料吗?我手上都脱皮了,桂树皮把手掌全都划破,我都没什么知觉,一门心思的想着多摘点,在多摘点。

    那里地域复杂,想要找到除非拥有云侯的本事,他好像知道那里有这样的岛,带着我们在海上兜了七八天,就准准的找到了那座岛,除了他,或许只有刘仁愿知道,因为他还要制作海图。“

    老冯吞咽了几口唾沫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拍着冯志勇的肩背说:“看看,这就是早出海的好处,咱家现在出海不算晚,你也看来了吧,云家想要真正的纵横大海,那是他那个不随他姓的儿子的事,他好像把出海当成了游玩,所以咱家还有最少十年的时间,智勇,别管财宝,别想香料,一门心思的好好学本事,学好了本事,将来要什么都会有。”

    冯智勇点点头转身就上了装载香料的商船,这五艘船装的实在是太多了些,需要转移到别的货船上,信风起来了,时间就比金子还要宝贵,需要抓紧。

    刘仁愿把商贾们得到的消息汇总之后交给了刘方,刘方研究了一夜之后拿着海图对云烨说:‘你现在是肥猪啊,谁都盯上你了,你看看,在这座半岛与海岛中间有一道狭长的水道,就是你打算将来要派兵驻守的地方,人家也看中了,准备在这里伏击你。前后左右都是敌人,你怎么应对?“

    云烨皱皱鼻子说:‘这是您的工作,怎么来问我,不过啊,我觉得进入水道是个好主意,在这里商船不容易受到攻击,咱们的三艘大船就能控制整条水道,在这里把他们的力量耗干,然后追着去剿匪,刘先生,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咱们这三艘船的战力,不会比岭南水师小多少,您或许该去船上看看他们都装备了些什么再说晦气话。“(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