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节云香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马上就要走了,云烨悄悄地回到了邕州,小铃铛这几日就要生产,云烨怎么也要看到孩儿出生才会走,这是他的坚持。

    李安澜带着全家回来了,老奶奶精神矍铄,看不出有哪里不合适,辛月也变得娇媚了几分,难道说桂林的山水真的很养人?倒是一向健康的那日暮状况不断,看到夫君就扑过来哭诉,说这辈子再也不离开长安了,因为她头上又起了两个很大的包,嘴里也长了好几个溃疡,疼的她死去活来。

    云暮,小丫,东南西北她们倒是一点事都没有,小武更是结实的能踢死牛,希帕蒂亚倒是显得憔悴了一些,走遍了岭南也没有遇见自己的老乡,问一声好的机会都没有这让她黯然神伤,思乡是一种病,唯有乡情能医,可惜岭南无药。

    小丫一回来就发现家里多了一个长腿美人,还以为是自己哥哥偷偷给自己娶来的新嫂子,想要为难一下,却发现了这个女子很不简单,她居然会用石头打水里面的鱼,非常的准,眼看她站在水潭边上,扔了两颗石头,水面上就飘上来两条巨大的河鱼,这就让小丫彻底的服了,蒔莳都没有这本事。

    “夫君啊,一别数月,您居然知道搜罗美女了,不过看她的眉眼分明就是处子之身,难道您硬是忍到现在,需要等到妾身同意才纳进府里?”

    云烨才不理会这些怪话,几个月了,活人都快要被憋死了,自己认生,又没有李泰那样好的牙口,铃铛不能用。好不容易等到辛月她们回来,一到晚上,自然两只眼睛绿油油的,辛月的那点怪话还影响不了侯爷的兴致。

    兴致高涨是好事,可是这种兴致是相对的,同样的。这里也有三个对他很有兴致的女人,当云烨手足酸软的时候才后悔老婆娶得有点多,不过这是命,认了。

    狄仁杰也会来了,小武就整天粘着他,和别人她也处不来,看到两人说说笑笑的四处游荡,云烨摇摇头,好事多磨啊。一个没心嫁,一个没心娶,老天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情况,狄仁杰喜欢书院里娇弱的庞匙儿,可是听师父说了庞匙儿的来历,以及父母的状况之后,庞匙儿就算长成天仙对他都不在有丝毫的吸引力。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就拿小武凑活一下算了。殊不知小武也是这样的想法,全天下的男子里面在她看来。也就是师父出类拔萃一点,再下来就是狄仁杰了,年纪逐渐变大,也知道自己对师父的感情不对头。

    她在深夜无人的时候把自己爱慕师父的理由一一标注出来,最后做成表格,和别人的爱情之路的表格做了一个对比。发现自己的和别人不一样,感恩居然多过爱慕,这可不对啊,爱情不该是这个样子,她又把别人对父亲的感觉和自己对师父的感觉也做成表格。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两张表格就有了很大的相似度,看来自己是把师父当父亲看了,这就对了,本该如此才是。

    她为了研究自己的感情之路不惜在女子书院发起了一场调查,在她很有技巧的追问之下,那些可怜的同学在不经意间就暴露了自己的实际想法,包括高傲的高阳。

    小武把那些调查结果整理成册之后发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拥有了第一张底牌,将来如果想要对付谁,这样的调查结果非常的有用处,可以对症下药。

    作为云烨的弟子,散发性的思维自然具有,既然女子如此,那么男子是不是也该是如此呢?拿狄仁杰练手出师不利,因为在她问出三句话之后,狄仁杰的回答就出了问题,看似中规中矩,在综合之后发现这家伙其实什么都没说,所有的答案都是模棱两可,回答没有唯一性,就没有办法溯源,第一句有两个答案,第二句就有了四个,依次类推下去,狄仁杰的调查表就能囊括整个人类的脾性,这和没有有什么区别?

    等到小武第二天怒气冲冲的去找狄仁杰算账的时候,狄仁杰立刻在第一时间给了她一大沓子调查结果,都是那些臭男生的,算他识相,小武这才消了气。

    经过一个夏天的工作之后,小武已经攒了一箱子的调查报告,为了确定自己报告的准确性,她特地选了各行各业的人,总结之后发现,自己能在这些调查报告里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原来驭神算而测无常是这样的故事啊。

    小武觉得自己已经推开了一扇非常神秘的大门,越是钻研,小武就发现外面的那些人是多么的无趣,自己居然能根据现有的条件预测出这个人对新事件的反应,越是知识贫乏的人,就越是容易揣测。

    当云烨从岳州回来之后,看到小武的屋子里满满两大箱子调查报告,还有小武向自己发问的问题,就感到一阵阵的眩晕,严厉警告小武此事不得外传,一个不小心就会招来杀身之祸,这个东西就该是帝王学的一部分。

    妖孽就是妖孽,不管怎么变化也改变不了她妖孽的本性,看到狄仁杰笑嘻嘻的陪着小武游戏,云烨就觉得不管怎么样也要促成这对姻缘,否则把小武嫁给谁都是在害他,想在小武的手心里玩出花花来太难了,一想到小武那个日益庞大的资料库,云烨就头疼的厉害,这丫头专门问自己要了好些钱,专门把这些资料分门别类的收集起来,老天才知道她将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为了给小武增加负担,让她暂时放弃对人心的研究,就把孙思邈交代的任务分配给了她,那就是整理海药,随着东西交流的日益频繁,孙思邈发现很多的香料其实都是可以治病的,这也是他这回到岭南的重要任务。

    所谓海药者,就是来自海外异国的药材是也。

    在药书中分辩哪些是海药其实有规律,不少品种光看药名就能有个初步的判断。一是药名冠有“胡”、“番”之类,像胡黄连、番木鳖、番泻叶什么的,应该都有飘洋过海的经历;二是如果药名中有“香”字,那么这家伙也可能有海外关系——即使在国内已经遍地开花,也该考虑它们的老祖宗是不是移民身份。

    因为海药中很大一部分,被纳入中国医药体系之前,都被用做香料。

    当扛着麻包的苦力在生硬的汉话指挥下小心翼翼地走下跳板时,一股浓郁的的香气顿时在港口中散发开来。这股多少有些诡异的香气夹杂着海风的腥味,由广州或是泉州出发,很快便进入了帝国的中心。

    爱好香气是人类的本性,中国使用天然香料的历史也很悠久,《诗经》中就提到不少带香气的植物,《楚辞》更以“美人香草”之喻闻名。

    但中土气候温凉,不太适宜香料植物的生长;而且出产的香木香草,如兰、桂、白芷、郁金之类,香气大都不很强烈,尽管符合中国人含蓄清幽的审美观,可毕竟有些单调,于是异域的香料便有了市场。最晚在秦汉,便有香料传入,如胡椒、沉香、檀香、苏合香、迷迭香等,除了部分用于调味,最初大多数作为熏香使用。

    大唐如今变得富庶了,对于香料的需求很大,食物需要添加剂,变得更加美味,妇人需要拿它来熏衣服,以博得更多的欢心,就是大臣上殿奏对,嘴里也需要含上鸡舌香,要不然理由没说完,人家已经被口臭打倒了。

    做海盗很重要,可是开辟财源更加的重要,云烨从来没指望过靠打劫就能长久的,交易这东西需要的是一个往来的过程,只出口不进口未必是好事,自己没有货物,岭南也不产出什么好货物,纸张一类的东西云烨没打算出口。

    算来算去,想要出去骗钱,唯一能做的就是拿东南亚的海岛上的香料去空手套白狼,早年间云烨就说过,那里遍地都是香料,满长安的人硬是不信,谁会相信价比黄金的香料会像乱草一样长得满山坡都是,云烨多说了两遍,还招来人家的白眼,长孙冲就说过,骗人也换个靠谱的理由啊!

    现在靠谱了,因为老子要自己去,用半岛上的香料去和那些沙漠民族交换他们的珍宝,用香料去和大唐的富户们交换他们手里的财富,只有拥有了大量的财富才能堵上李二和李承乾之间较量后的残破的货币市场。

    在李承乾一上来就对钱庄的情况来看,他把钱庄当成了自己的利器,如果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不管李承乾愿意不愿意,他的部下都会弄垮钱庄做最后的一搏,如果钱庄垮了,他们父子间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在全家人的焦急等待中,云烨的第六个孩子呱呱坠地了,小丫头一出世就哇哇大哭,云烨看着高天上的薄云,想着大海上的香料,不由自主的给自己的孩子命名为云香。(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