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海龙王的祭品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玩笑也驱不散三人头上的阴霾,船回不来,三个人就只能干等,云烨还好些,到底在海上跑的次数多些,对自己的属下比较有信心,李泰和冯盎就坐不住了,干脆把自己的住所搬到那个山洞里,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眺望大海,云烨很担心他们等的时间长了会变成望夫石。

    第六天的时候,老当益壮的冯盎首先发现了公主号的桅杆,手里的单筒望远镜差点掉在地上,这是云烨赠送给冯盎的宝贝,被老家伙视若珍宝,装在绸缎做的套子里从不离身。

    云家的工匠总共造出来七具最原始的望远镜,尽管看远处还不是非常清晰,就这样,还是在长安引起了莫大的轰动。

    李二过寿,云寿端着一个锦盒在万民殿嚣张至极,因为他的礼物是所有人中最珍贵的,皇帝陛下得到之后龙颜大悦,站在万民殿前远望长安,远山近树尽收眼底,称之为千里眼。

    礼物第一,小小的人儿昂首阔步坐在太子之侧,视太子妃的怒火如无物,太子则笑意盈盈,非常的欢喜,特意将自己桌上的乳酪赐予云寿,云寿特意上前拜谢,一副小一点的千里眼,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太子的太子的桌案上。

    殿上群臣笑的前仰后合,令狐德棻大笑道:“如此做官手段,老夫万万不及,假以年月,定是一个八面玲珑的货色,日后定是翻覆风云之辈。”

    一语说罢,笑声顿歇,只余太子大笑,拿过望远镜把玩不已戏言道:“可惜你父亲不在,否则定要将烟容许你。”令狐德棻进退失据。呐呐不能言。

    皇帝笑而不语,皇后说:“云烨的主,本宫倒也做的,烟容虽然只有两岁,配云寿倒也合适,就此说定吧!”

    懵懂的云寿离席拜谢。离席之时犹在问程咬金何为妻子?老程几乎老泪横流。

    剩下的千里眼全被送到了岭南,李泰拿走了一具,云烨把自己的那一具送给了冯盎,剩下的三具只能是每位船长一具。

    “云侯,如你所言,咱们的船都回来了,三艘都回来了,虽然狼狈了些,不过总算是回来了。“冯盎似乎浑身的气力尽泄。腿一软,坐在石阶上,老态毕露。

    战舰驶近之后才发现冯盎的一句凄惨远不能表述三艘船的惨状,船帆千疮百孔,船头上漂亮的雕塑不见踪影,承乾号的左舷出现了一个大洞,青雀号上华美的金箔早就被飓风扯得斑驳不堪,后面的副桅杆只剩下半截。公主号稍微完整一些,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甲板上的破损足以说明那场大风是如何的恐怖。

    船入海港,无数的工匠立刻蜂拥而上,齐心协力的趁着涨潮把三艘船拖进了船坞,关闭闸门之后,又趁着退潮,尾部的闸门打开。船坞里的海水顷刻间就被放空,三艘船躺在船坞的沙地上,静待重新检查修补。

    李泰,冯盎见云烨没有向三位船长问起伤亡情形,只是一股脑的主意舰船。知道这里面或许有讲究,虽然焦急,也只好闭上嘴不闻不问。

    “侯爷,三艘船都是好样的,只是轻伤而已,水密舱确实是航海之宝,这回如果不是有这个宝贝,承乾号恐怕就要沉没了,而不是和现在一样只是轻伤。“

    听完老铁的判断,云烨这才松了一口气,问刘仁愿:“伤亡如何?“

    “回侯爷,死亡两人,失踪九人,重伤者四人,有一位伤及内腹,恐怕挺不了多久,这次伤亡如此沉重,主要是冯家还有辽东水师派过来的人,他们还不熟悉海上的巨浪,很多训练时候的要领,在惊慌中就忘记了,冯家子弟死亡两人,失踪两人,辽东水师过来的弟兄,失踪了七位,主要是这七位以为大船就要倾覆,私自放小船准备逃离,被海浪压进了大海深处,活着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在刘仁愿向云烨报告伤亡的时候,冯智勇抱着冯盎的双腿大声的怓哭,这才下海,冯家就损失了四位子弟,而上船的冯家子弟不过二十五人而已。

    冯盎踢开冯智勇大声喝问:“可有人故意谋害冯家子弟?“

    冯智勇摇着头说:“这倒没有,大家在船上都在挣命,谁也没工夫害人,也不会故意去害人,九叔家的廷雍是被断裂的桅杆砸死的,廷瑞是在货舱里捆绑货物的时候被翻滚的货物挤死的,至于廷起和严勇是惊慌之下,没系缆绳就上了甲板,被海浪冲到大海里去了,您知道,那个时候没办法救人。“

    冯盎满意的点点头大声的对围过来的冯家弟子说:“你们听清楚了?没人谋害咱家的孩子,是他们自己训练之时没当一回事,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冯家致力于海上开拓,老夫从来就没想过上船的孩子会平平安安一个不少的回来,想要称雄海上,不死人不可能,我们的先祖当年来到岭南,胼手胝足的为冯家开创了岭南基业,当初死了多少人先辈,祖宗祠堂里写的清清楚楚,现在冯家的安稳日子要到头了,子孙日渐增多,要给他们再找出路,就必须付出牺牲。

    我刚才问智勇的意思就是说云侯高义,没有因为两家的怨隙就让冯家的子孙白白死亡,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所以我们可以痛痛快快的闯海,给你们的子孙闯出一条活路来,他们将来能否富足能否安康,就看你们的本事了,死了,把尸体用白布裹起来抛进大海,用他们的尸体当祭品献祭给海龙王,我想着,祭品多了总会触动海龙王给我冯家一个光明的前程,好好学本事,机会来之不易,老夫年纪大了,走不了海路了,孩子们,我会在海边等你们回来,冯盎立誓,死后不入祖坟,劳驾你们出海的时候带上老夫的尸体,就拿白布裹了,找个最凶险的地方把我扔进去,记得绑好石头,老夫会在那个地方守护你们。“

    老冯说完之后,脱掉帽子,打散白发,扔掉鞋子,光着脚踉踉跄跄的在沙滩上跑两步举着手朝着大海嘶声喊:“魂魄归来兮!海龙王!我冯家的祭品可口吗?“

    云烨抱拳躬身,李泰抱拳躬身,岸边的所有人都在抱拳躬身,闯海!就是在拿人喂海龙王,只有把海龙王喂饱了,你才能有收获。

    “只要上了同一条船,就算是把命捆在一起了,所以冯家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自己一条船上的人都不齐心,还下什么海,那是取死之道。“

    云烨看着痛心疾首的冯盎心里也不舒坦,当年自己带着岭南水师纵横东西的时候,他们只看到水师所向无敌的一面,却看不到岭南水师非战损死亡人数几乎是大唐军队之冠,他们不但要和敌人作战,更要和老天爷,海龙王作战,只要船上了海,那就是战斗的开始。云烨自己都想问海龙王,岭南水师的祭品可还能饱腹?

    李泰也收起来玩味的态度,他发现闯海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必须得有人去做,既然大哥忙着争权,弟弟们忙着享福,那就从自己开始吧。

    他写了一个折子,仔细的讲述了海疆的利弊之处,认为大唐的人就该耕田牧海,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唐的声威万年不坠,大唐之前的历朝历代,他们都在用一条腿走路,如果开创了海路,用两条腿走路,脚步一定会更加的坚实。

    “尽管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是所有人都与生俱来的,然而,“天下之中”、“上国”的自豪与矜持,使得我们对异域的好奇心仅仅停留在对海天尽头怅惘的凝视上,很少有人会扬帆远航去探寻波谲云诡的彼岸。

    绝大多数时间,我们只是慵懒地看着,看着浪涛深处,那慢慢从视平线上升起的疲惫船帆。

    小弟站在海边看得久了,就想亲自下海去试试,冯盎那样的老匹夫都敢孤注一掷,小弟身为李家子弟,有哪里会缺少胆量。

    大哥保重,小弟去探海,如果被大海埋葬了,不要为我悲哀,更不要止步不前,应当派更加优秀的子弟前往,绝对不能让云家,冯家专美于前。“

    当李承乾接到李泰的这封信的时候,痛苦地拿自己的头撞柱子,自己的朋友,兄弟都比自己更加的挚爱这个国家,为了国家的将来不惜拿命去赌,只有自己躲在幽暗的深宫里,谋算着一分又一分的权利,他想仰天大笑,可是不管他怎么大笑,怎么后悔,重车已经在走下坡路,只会越走越快,自己如果不拿出一万分的精神,立刻就会车毁人亡。

    遥想大海上的承乾号是何等的威猛,在劲风的鼓荡下斩浪劈波,李承乾的心里就一阵阵的抽搐,当初说好了的,要去海上当海盗的!

    “殿下,您真的要把烟容孩儿许配给云寿那个浮华的小儿?云家已经有了败落之像,妾身担心将来烟容会吃苦。”

    李承乾嘲讽的看了侯氏一眼说:“云家败落?孤王怎么看不见?孤王只看到云家会更加的兴盛。”(未完待续。。)

    PS:第二节求票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