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冷暖自知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信风如约而至,海潮也泛着白沫拍击在沙滩上,嚣张跋扈的云家终于走了,扬州人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些平日里趾高气扬的胡商终于敢露面了,云家在和唐人做交易的时候非常的守规矩,但是和胡人做生意,就非常的霸道,他们好像知道自己的货物在产地的价格,所以只肯给那个价格,至于胡商们在大海里与风浪搏斗,与海盗厮杀这种事情,他们选择了视而不见,最后,胡商们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结论,云家人不在乎胡人的性命

    。

    船出了长江口,希帕蒂亚指着海中间一大片长满芦苇的海岛说:“云烨,那就是的宝贝海岛,听说那个上面有息壤,我上回来过,什么都没发现,你现在还认为那里有传说中的息壤么?你看看,岛上直到现在都有兵丁把守,你的算骗人骗到什么时候?”

    “我从不骗人,希帕蒂亚,你现在看看,那座岛是不是比你那时候看到的又大了一圈?能让一座水里的岛屿不断地变大,你说说,除了息壤还能是什么东西有这样神奇的力量?万事都有根源,你们的经书里有一个力大无穷的猛士叫做参孙,他的力量来自于自己的头发,被女探子给剪掉之后,就变得孱弱无比。

    这座海岛也是一样,息壤就是他的力量源泉,如果让你们把息壤拿走,这座海岛很快就会被海浪推平,上苍制造了奇迹,我们就不应该惊扰,让他逐渐完成自己的使命,这是对天地自然的一种尊敬。“

    本来不想说,云烨看到寒辙贼目烁烁的竖起耳朵准备听,不得不把故事再讲一遍。既然骗了人家,那就骗到底好了,免得打击寒辙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自信心。

    寒辙听完云烨的话,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海岛,现在对于云烨的话,他的直觉告诉他不应该相信。但是眼前这座实实在在存在的海岛,又在他的心头掀起狂澜,这座岛必须拿到手才是,这应该是一片洞天福地。

    “参孙?你知道参孙?”希帕蒂亚惊喜的提着裙子跑过来,想要去抱云烨的胳膊,被云烨身边的辛月推开。

    希帕蒂亚一点都不在意,辛月总是这样小气,站稳当之后张着小嘴说:“快说说,你还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宙斯?知不知道雅典娜。知不知道太阳神?更加远古的一些神你知道吗?比如说盖亚。“

    云烨把辛月拽过来,让她和自己一样背靠着船舷这才对辛月说:“你知不知道,她们的神都是一些变态。

    主神宙斯的老婆是自己的姐姐赫拉,雅典娜是从宙斯的脑袋里钻出来的,总的来说,这家伙就是一个色中饿鬼,只要是漂亮点的女人,他就变成一头牛把人家抗跑。好事得逞之后就跑的远远地。

    他老婆赫拉和闺女美神想要比试谁最漂亮……“

    “啊哈,啊哈。你竟然知道金苹果的故事,那么金羊毛知不知道?十二英雄知不知道?美丽的露珠女神和太阳神的爱情你知不知道?快说啊,快说啊。“这一回无论辛月怎么拽希帕蒂亚,希帕蒂亚也不肯松开自己的手,不断地催促云烨继续说。

    “希帕蒂亚,这些故事你都知道。干嘛还要我再说一遍?说多了会被当做有伤风化被浸猪笼,你不想我一位堂堂的侯爷被人浸猪笼吧,那可就成了大笑话。“

    见云烨不肯说,松开云烨的胳膊,希帕蒂亚落寞的走到船边。唱起了一首悲伤地歌曲,语句不多,但是曲调悠扬。

    寒辙哪里见过这样的西洋景,长大了嘴巴听得入神,他好像发现自己神仙当久了好像真的错过了很多东西,比如这样婉转多变而又非常聪明的美女,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碰见呢?这才是女人,老子今年二十二了,该到了娶老婆的时候了。

    辛月对于男女间的私情非常的敏感,这要得益于她在家里总是要防备那些丫鬟仆役们不要干出什么败坏门风的事情来,从寒辙快要喷火的眼睛里看到了他想要占有希帕蒂亚的欲望,不动声色的拿胳膊捅一下夫君,云烨叹息一声,就随着辛月下了甲板。

    一直到晚上睡觉辛月都不高兴,云烨不知道哪里得罪这个女人了,想不清楚就不想,到铃铛的船舱里看看,又到那日暮那里帮她挠了痒痒,最后才回到自己的船舱,辛月把屁股朝外撅着,一声不吭。

    “有脾气就发,想骂人就骂,半天不吭声算什么。”云烨解开了袍子,准备睡觉。

    辛月一咕噜爬起来拉着云烨的手哀求道:“夫君,你要是喜欢胡子女人了,家里还有十几个,妾身不在乎,可是,您能不能不要把希帕蒂亚娶进门好不好。”

    云烨被辛月给弄愣了,半晌才说:“我没打算再娶老婆,现在有你们四个我都要照顾不过来了,再多一个,还有命啊,再说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希帕蒂亚了?”

    辛月幽幽的说:“中午上甲板吹风的时候,妾身让您看寒辙,他好像喜欢上了希帕蒂亚,妾身想拉您下来,您长长的叹了口气,以为您舍不得,不愿意寒辙喜欢希帕蒂亚。”

    原来如此,云烨叹了口气说:“这两个人别看活的锦衣玉食的其实都是一对可怜人,可以说他们两个人都不适合成亲,无论和谁都不适合。”

    “那是为何?妾身看他们两个珠联璧合的很般配啊。”辛月提防的看着丈夫,总觉得夫君别有用心。

    “你知道个屁,寒辙是所谓的神人,我今天讲的那些神话故事的含义你没听出来?宙斯的老婆是他的姐姐,明白了么?寒辙的父母说不定也是这种情况,你说寒辙的孩子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辛月瞪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生生的把要出口的惊叫收了回去,云烨把辛月搂在怀里又说:“这是禁忌,他父母祖先跨过了这条红线,必然会报应在他的子女身上,这是必然的惩罚,就算他的子女侥幸逃脱,也会报应在下一辈身上,所以我说寒辙不适合成亲,想要结束痛苦,一个人过一辈子算了。

    至于希帕蒂亚就更加凄惨,你以为圣女就那么好当,我开始以为圣女不过是必须保持贞洁的女子罢了,谁知道这两年从西方传过来的古书里看到,不管哪个教派,只要是圣女,必然要接受一种可怕的禁锢,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禁锢,估计是和生育有关,你以为希帕蒂亚喜欢女子的性格从哪里来的?

    你以前还给我说你见过有一个妇人接受了宫刑,知不知道,在做这些恶事的时候,不管西方还是大唐,都是一样的没人性。“

    “夫君你说,希帕蒂亚……”辛月说了几个字,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小时候见到的那件事,让她刻骨铭心,那些人还特意把小女孩召集到一起观看,这让辛月的噩梦从来都不缺少素材。

    “睡吧,寒辙不管干什么由他去,希帕蒂亚可不是俗世间的女子,想要娶回家估计难度很大,两个人互相隐瞒着渡过一段快乐时光也不是什么坏事。”

    辛月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过了一夜,无名的恐惧就像黑暗一样要淹没她,起伏不定的床也不能给她一点安慰,最后把夫君的胳膊拽过来,搭在自己的身上才感到安全一些。

    海上的日出总是瑰丽多姿,云烨不肯放过这样的美景,事实上只要条件允许,他从不放过在船上看日出和日落的机会,每当这个时候,冬鱼都会拿一罐子鱼粥送上来,知道侯爷喜欢这一口,他在清早的时候就跳下海,抓了一条很大的石斑鱼,这种鱼的肉质最好,调上一点蛤蜊肉,再加上碎米,味道最好,云烨百吃不厌。

    今早的鱼粥云烨就喝了一点,因为铃铛居然胃口很好,那日暮身子没好,见不得风,丫鬟也端着一个大碗过来要鱼粥,一锅粥两下里一分就没了。

    云烨没有让冬鱼再去抓鱼,冬鱼是家臣,不是厨子,每天送一锅粥过来是礼数,云烨要求就是失礼了,虽然冬鱼摇着脑袋表示不在乎,但是云烨强烈的拒绝了。

    好久不出来的刘方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做在云烨的对面说:“海图我已经标示好了,但是不齐整,等到了广州,你需要找这方面的人才,我建议不要把这张图交给岭南水师,不管他们如何的尊重你,你不要忘了,你是主帅,不是皇帝,所以另外找人吧。

    想做海盗,我并不看好你你找的这些高手,除了小鹰从小是在海岛上长大的以外,剩下的都不堪大用,无舌也是如此,陆地上他是一代宗师,上了船,在惊涛骇浪里搏斗非他所长,我想,你一定不愿意看着他葬身大海吧?“

    云烨摇摇头,这些人到岭南来都有自己的目的,寒辙需要跟着云烨,因为他把那些拓印已经送回了神宫,如果有消息过来,必然要做进一步的证实。

    熙童只是想带着儿子历练一下,这些年一直在扮猪,他担心扮的时间长了,就真的成了猪,必须见血,必须发泄一下。(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