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燕居扬州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老和尚走的时候眼神怪异,想说话有欲语还休的让人恶心,如果是美女云烨或许会有心情给你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抓住虬髯客,一个脑门下陷,枯瘦如柴的老和尚还是算了,更不要说大晚上的窜墙越脊的到别人家打劫招人讨厌,什么话都没说,就把两个和尚送走了。

    老和尚才出门,云烨就翻出一张海图,趁着对那幅图还有记忆,把这些标记全部做了上去,拿着羊皮图纸抖一抖,一张新的海疆势力分布图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狗子挠着头问:“侯爷,老和尚真蠢,他就想不到您会重新画一幅图么?“

    面对这样白痴的问话,无舌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寒辙直接就走了,熙童拍着狗子的肩膀说:“不一样的,狗子,老和尚拿走的那幅图,是我从大明寺藏经阁里拿回来的,可以当做证据,但是这幅图不是,这幅图是云烨自己画的,不管画的如何像真的,都经不起推敲的,大人物做事讲究证据确凿,一旦作假被拆穿,那就是滔天大祸。

    就算你其它的证据都是真的,就这一件是假的,如果被人家攻破,嘿嘿,信不信,小子,你说的就会全部变成假话,而且以后你的话都不再有人肯信。“

    云烨把图画好,收好,笑着对屋子里的人说:“无舌老先生不服老,狗子没脑子,小鹰这只雄鹰不知道去了大海会是什么样子,至于老熙,你恐怕都等不及想要做海盗了吧?”

    无舌背着手说:“老夫这一辈子该见的都见了,上回随云侯乘船,遇到了龙吸水,天地之威岂是人力所能抗拒。在那场风灾中,老夫没了两颗牙,云侯也被一条鱼砸的晕过去了,这不是笑话,老夫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恐惧,恐惧这东西是武者的大敌。老夫这次来海上,就是想克服这种恐惧。做海盗?还是算了。”

    对于云烨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无舌根本就无力改变,老家伙现在把大海之行当做自己修行的一座难关,心无旁骛的追求武道的最高峰。

    高手多了也是麻烦,寒辙总是想找单鹰的麻烦,熙童没事就相和无舌较量一下,小铁打不过狗子,经常被揍的满地找牙。却屡败屡战。

    在狗子又痛殴了小铁一顿之后,熙童下场了,以牙还牙的揍了狗子一顿之后问:“狗子,你说说,你那个爷爷厉害,还是你熙童叔我厉害一些?”

    见熙童问得认真,狗子考虑了一会说:‘如果爷爷今年也是四十岁,你在他手上撑不过一炷香。现在只要你们比武时间不超过三刻,你会输。超过三刻,爷爷会输,如果打生打死的话,你一个照面就会被爷爷干掉。“

    熙童点着头深以为然,从此后再也不去找无舌讨教了。

    扬州的天气闷热,老奶奶年纪大了。拜完佛之后就不情愿动弹,当初为了防备老奶奶水土不服的问题,吃穿用度都是从家里拿的,所以老人家除了精神委顿一点,其他的都好。

    孙思邈也要去岭南。但是老先生不愿意坐船浪费时间,执意带上药奴,一路上边采药,边往岭南走,走到岭南都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这时候可指望不上他。

    辛月第一次在扬州当家作主,云烨发现她其实很有当恶人的潜质,只要看不顺眼的就会管,而且管的还不彻底,见到好人被欺负,不由分说,云家的护卫就会冲上去痛揍恶人,把恶人揍完了之后,就扬长而去,留下好人接着被恶人痛殴。

    知道在长安这些年把她快要憋疯了,出了长安有放羊的感觉,在这里不用装样子给别人看,也不必忌讳,有夫君撑腰,自然没什么好怕的,做事情还不如小丫靠谱。

    云暮从不愿意离开爹爹身边,所以扬州城里经常能看到一个青衣文士,手里牵着自己的闺女,身后跟着一条大狗,在石板路上漫步,尤其喜欢在小雨里撑着伞漫步。

    小丫有了一个金头发的女奴,小武自然也会有,东南西北不喜欢满脸祛斑的女奴,甚至不允许她们靠近自己,自从哥哥说过愚蠢会传染的话,她们理所当然的认为雀斑这种东西自然也会传染。

    女奴们都喜欢围着希帕蒂亚转,在她们看来那些尊贵的主人都不正常,女主人居然让她们每天吃三顿饭,每顿饭食都是如此的美味,燕麦粥这种记忆里的美味,在这里似乎只有那匹马在吃。

    第一次在云家吃饭的时候,她们不敢去碰那些精美的瓷器,虽然碗很大,但是上面那些迷人的花纹,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打碎了这样的碗绝对会被吊死。

    希帕蒂亚费了很大的劲才让她们明白,那些碗就是给她们用的,并且显摆的让她们看了自己使用的器皿,这才勉强让她们相信自己的主人是如何的富庶。

    一定是一位国王,这是她们自己的看法,侍女都穿着美丽的丝绸,这让只披着一块亚麻布的她们更加的自卑,拿到发给自己的美丽衣服,她们认为这是公主才能拥有的待遇,一定是国王喜欢上了自己,想要自己做情妇,这是一种最自然而然的想法,除了身体,她们一无所有。

    打扮漂亮了,把自己的疑惑说给希帕蒂亚听,差点把希帕蒂亚笑死,恶作剧般的指着刚回来的云烨和云暮告诉她们,那位就是国王陛下和公主殿下。

    因为对尊贵的国王陛下献媚,被恶毒的王后陛下狠狠教训了一顿,再一次求教于无所不能的希帕蒂亚圣女,圣女殿下怜悯的给她们讲述了王后的恶毒,她曾经拿铡刀铡断了好几位武士的大腿,还把自己的情敌砍掉四肢,扔到荒野,她喜怒无常,国王陛下已经对她非常厌烦了,只要美丽的女奴们再加一把劲,说不定就能获得陛下的喜爱,废黜掉恶毒的王后。

    听到圣女殿下说的这些,女奴们就把打扮和勤劳作为自己的

    本钱,一些聪明些的女奴甚至把自己的衣服做了小小的改装,大半个乳房暴露在外面,让那些家将门垂涎三尺。

    等到聪明的小武终于学会了几句希伯来语之后,逐渐搞清楚了这些女奴的想法,怒不可遏的辛月去找希帕蒂亚算账,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恶毒的皇后,还把自己的情敌砍掉腿扔到荒原上,对于自己的名誉,辛月非常的在乎。

    “这没什么错,在西方,侯爵就相当于国王了,一些很小的伯爵子爵也是国王,说你是王后一点错都没有,那些愚蠢的女奴哪里能够分的清大唐复杂的爵位体系,只能这么说,至于杀情敌这种事,难道你就没有把那日暮腌到缸里的这种心思?

    要是我,我就会,如果我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就会把他牢牢地看住,绝对不会给别的女人任何机会,如果真的有情敌,我一定会把她腌到缸里,撒多多的盐。“

    辛月虽然牙尖嘴利,一旦对上希帕蒂亚就完全没了还嘴的余地,因为辛月经常在看那日暮不顺眼的时候,就会大骂要把那日暮做成腌肉,现在被人家抓住了话把子,这才懊悔自己以前的口不择言。

    云烨很忙,在拒绝了所有宴请之后,依然很忙碌,铃铛怀孕六个月了,才开始吐得昏天黑地,比谁都怪,人家都是两三个月的时候吐,她是肚子鼓鼓的时候才吐,除了云烨做的青菜面条能吃一点,吃个果子都会吐出来。

    那日暮全身起了很多的疙瘩,这简直算是要老命了,云暮被辛月带的远远地,唯恐传染,辛月还想把丈夫也隔离,被云烨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起了点湿疹子,水土不服的缘故罢了,疹子下去也就好了,避什么避。

    一天下来,云烨要给铃铛做饭,给那日暮涂药,书房里才打开海图,就听见那日暮大声的喊痒,一天下来没个消停时候。

    邱虎的工作效率很高,不断地有海图送过来,刘方处理完毕后,就会往一张新的海图上添加标识,云烨搜索枯肠的回忆后世地图,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海岛不断地加在上面。

    大明寺的海图也送来了,要想从堆积如山的海图里找到合用的这是一件非常枯燥,非常无趣的工作,如果没有刘方帮忙,云烨自己想要完成,根本就不可能。

    想把游戏玩好,就要做无数的准备,只有准备充分了,才能做一个好的海盗,云烨不想到了海上成为人家打劫的对象,这个时候,大明寺的和尚们恐怕已经把云烨来者不善的消息传达给了虬髯客,这家伙能在大海上所向无敌,应该不是浪得虚名才是,更何况背后有李靖暗中支持,得到的军队装备,恐怕不会比云烨少多少。

    云烨在扬州的日子过得充实无比,照顾两个小老婆,还要看着大老婆不要再出去惹事,扬州官府已经在隐晦的传说辛月没脑子了,既然是做客,就不要让主人家过于难堪。(未完待续。。)

    PS:第二节,家里有客人,才走,对不住,晚了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