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女奴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辛月很愤怒,非常的愤怒,那里有这样糟蹋人的,好端端的女子透皮露肉的被人家摆在台子上像牲口一样的牵来牵去,走的稍微一慢,就是一鞭子。

    不但她愤怒,小丫,小武,小苗,东南西北她们都离奇的愤怒,那些该死的胡商把人不当人,就算是卖奴婢,也没有把人家衣服撩起来让所有人观看的,大唐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场景,年长的仆妇连忙掩住这些小娘子的眼睛,生怕脏了眼睛。

    那些恶形恶相的的男人不断地冲着台上说着各种淫词滥调,辛月狠狠地瞪了一眼把自己这一群人领到拍卖场的希帕蒂亚。

    希帕蒂亚好像丝毫不在意现场的混乱,坐在包厢里悠哉悠哉的喝着茶,还不时地对自己身边的那日暮嘀咕两句,听她那意思好像在评论那些胡姬的身材。

    辛月没头没脑的就给了那日暮一顿巴掌,跟着希帕蒂亚都学成啥了,见那日暮乖乖地跟在自己后面,头都不敢抬,也不敢看台子上的胡姬了,这才消了一点气。

    一个头上包着白布的胡商不知道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一个身上就裹着一块布单子的女奴就光溜溜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怒不可遏的小武,拿起盘子就扔到台子上,那个富商闪身躲过,似乎经常有这样的事,他并不在意,鞠了一躬之后,依然操着磕磕巴巴的大唐话介绍这个女子的皮肤是如何的雪白,身段是多么的优美之类的话。

    “辛月,你不要生气,买卖奴隶就是这个样子的,这里是大唐,他们已经收敛了很多。如果在我的故乡,要比这过分的多,你看看,场子里可不是只有你一个官家贵妇,那些垂着纱幔的都是,人家能看。你也能看,要知道在西方,这是贵族的特权。”

    “希帕蒂亚,怪不得我夫君说你被扔到斗兽场去和狮子搏斗一点都不冤,女人该有的和善,你一点都没有,以后再敢给小丫小武她们说一些奇怪的话,你就试活着。”

    希帕蒂亚见辛月真的发火了,只好吐吐舌头小声的说:“我们挑两个带回去。就当放生了,她们在西方都是贱奴,说不定都是来自以色列的战争奴隶,那个种族就是被人家买来买去的,这是原罪。”

    辛月嗤的一声笑了,指着场子里的那十几个女子说:“我管她们什么原罪不原罪的,那些人长得和你差不多,有两个头发还是金色的。我看了喜欢,全买了放生也不是大事。希帕蒂亚,这里是大唐,大唐没有随便糟蹋人这一说,如果有仇,一刀砍了就是,朝廷杀罪妇都要遮个帘子呢。老赵!”

    老赵连忙过来,垂着手等夫人发话,

    “那些妇人全买了,统统带回家,一个都不许少。卖给别人的咱家也买回来,多点钱就是了,要是敢不给,让冬鱼去!“

    不一会,辛月就看见老赵腆着肚子上了台子,身后跟着好几个护卫,每个人都拿着一大块布,把女奴的身子都遮起来之后,老赵才对奴隶商人说:“还有多少?我家全买了。“

    “就这些,都已经卖掉了,您要是想要,得等到下一艘船来了之后才有。“看到云家的护卫,奴隶商人已经知道不妙了,因为老赵笑的非常阴险。

    “这些女奴已经被我买了下来,这位兄台,想要的话就等下一批吧。

    “一个瘦高的汉子站了起来,看样子也是管事一类的人物。

    老赵看都没看没看那个汉子,掀开台子上的帘子,往后看看,发现确实没有女奴了,这才心满意足的准备带这些女子出去。

    “兄台,都是唐人,总有个先来后到吧,这批人我家主人要了,你想要等下一批。“汉子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拦在老赵的面前。

    老赵没听见夫人说停止的话,推开那个人,继续往外走,云家要买几个女奴什么时候需要等什么下一批。连解释都懒得给,更何况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衣,不知道那里来的土财主,和他解释都是自掉身价。

    奴隶商人追了上来哀求老赵把女奴还给人家,眼看着毛茸茸的手就要碰到自己,老赵大怒,一脚就踢了出去,正中奴隶商人的小腿,千层底的牛皮靴子,无论如何都不算轻,奴隶商人哀嚎一声,就摔倒在地,大声的说了一大串听不懂的话。

    黑衣汉子见老赵一点颜面都不给,叫了一声,立刻就有十几个同样穿着黑衣的汉子就扑了上来,云家从来不和人家打烂仗,护卫们从后腰掏出手弩,就开始射击,因为是大庭广众之下,不好杀人,取得都是大腿。

    黑衣人也算是硬汉子,两条腿上都中了弩箭,犹自咬着牙说:“是好汉的留个名声,我也好给诸位大爷传个名声。“

    冬鱼听见这话就笑了,把黑衣人提了起来,硕大的光头就砸在黑衣人的脸上,一连砸了三下,随手抛掉烂泥一样的黑衣人,跟着老赵就出了拍卖场。

    拍卖场自从云烨在兴化坊买完琉璃之后,就名声大噪,很快,这一买卖的方式就被大唐的豪商们所接受,只要是有城市的地方,就有拍卖场,现在拍卖的东西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从最早的稀世珍宝,到珍宝玉石,大家字画,瓷器古玩,再到大宗的各种货物。如今连人都可以放在台子上拍卖了。

    辛月兴致勃勃的带着自己的军团打算今日在扬州大杀四方,疯狂购物的,谁知道还没有买到自己想要的绸缎和脂粉,这里就开始卖人了,而且如此的恶心,希帕蒂亚还说这在西方很平常,这让辛月对整个西方都起了鄙视之心。

    女子都被带到辛月的包厢里,一进来她们就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知道迎接她们的将是什么命运。

    希帕蒂亚会希伯来文,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些女子就匍匐在辛月的脚下,亲吻她的鞋子。

    “她们说自己吃得很少,能干很多活,还会编织毯子,一定会努力的干活,不敢偷懒,只求主人不要把自己卖掉。”希帕蒂亚大咧咧的对辛月说。

    这样谦卑的话语辛月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让她很不习惯,摆摆手说:“好了,一群可怜的人,云家不缺少你们的那点吃的,也不要你们没日没夜的干活,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

    “喂,辛月,奴隶就是用来干活的,她们干的活越多,你的收益就越大,在埃及浪费也是原罪,辛月,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女主人。“

    “你少吧你们那里的东西往大唐放,是不是合格的女主人我夫君说了算,希帕蒂亚,你真的这辈子不打算嫁人了吗?你都二十四岁了,你看看我,孩子都五岁了,你一个人将来怎么过啊。“辛月对风骚的希帕蒂亚从来都是戒心重重,恨不得她明天就找个人嫁掉。

    “哈哈,我已经嫁给了学问,这辈子就和书本成亲,当我一个人在书本里畅想的时候,我就忘记了孤独和凄凉,只是西风吹起的时候,我总是闻不到故乡的气息,这让我非常的悲伤,这回非要到岭南来,就是想在广州看看,如果有西边来的商旅能把我活着的消息带回埃及,那些爱我的人该是多么的欢乐。“

    小丫才不理会两个大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拿了一块绿豆酥递给了一个年级看样子很小的女孩,那个女孩犹豫了很久,在小丫的鼓励下狼吞虎咽的吃着糕饼,看样子已经饿了很久,同情心泛滥的小丫就把桌子上的点心一股脑的拿给了那些女奴,示意她们都吃光。

    辛月等了一阵子,见拍卖场的主人好像没有把生意继续下去的意思,也没有人过来寻仇,觉得无趣,就吩咐老赵回家,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夫君也该从大明寺回来了。

    她不记得付账,老赵自然也就忘记了,夫人今天买了很多的东西,那些人应该会上门来要账,到时候问问,敢胡说八道的家伙到底是谁?家里的这笔支出,就要落在他们的头上。

    自从听说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后,郑爽就笑的非常开心,海商们现在结成团伙,和自己对抗,郑家在扬州虽然官面上有人,但是对这些亡命之徒却无可奈何,多年以来这些家伙在扬州市面上得寸进尺,逐渐垄断了海货买卖,自家想要一点海货都需要找邱宁商量,这样的官商关系一点都不正常。

    云家就不同了,人家是武侯,家里多得是悍不畏死的猛士,最重要的是岭南水师就在这里有一营驻兵,只要是走海路的海商谁不是看云家的脸色做人,现在有不懂事的糊涂蛋,居然敢得罪辛月,那是自己找死,堂堂的朝廷命妇,品级恐怕不比别驾大人差多少,在长安拿铡刀铡人家大腿的事情,早就是武侯家女人的典范,不知道的人可不多。

    自己看热闹就好,挑拨离间就算了,一旦被云烨发现,自己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求票,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