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大明寺(2)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拿不到您所要的东西,施主就要毁掉大明寺,不怕佛祖降罪么?令祖此时还在大雄宝殿问法,如此里外不一之人,还要求得佛祖庇佑,云侯,就不担心天下悠悠之口?”

    云烨被黑脸和尚问得很不好意思,摸摸鼻子说:“家祖信佛,所以诚心礼拜,云烨不信,所以肆意妄为,更何况,这还算不得肆意妄为,一家香火旺盛的寺庙,却是海盗聚集之所,南海之上最大的一股海盗也和大明寺渊源很深,和尚,本侯身为水师统领,保家卫民乃是天职,如今,只要海图,已是看在家祖的份上了,要不然,来的就会是大军。”

    寒辙奇怪的看看云烨小声说:“我们不是也要去做海盗的么?你干嘛拿朝廷说事?我知道你很不要脸,没想到你不要脸到了这种地步。“

    黑脸和尚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动静,叹口气说:“贫僧早就知道这样不妥,善恶自然有报,狂月僧虽然出自本寺,但是已经被逐出师门,他如今所作所为概与本寺无关。大明寺里,确实没有施主要的海图。“

    云烨在藏经阁走了两步,把手里的星图放下,对老和尚说:“福祸本无门,尤人自招取,毁寺灭门之事,云烨确实做不出来,你既然说没有,我姑且信之,这次来也是碰碰运气,明明白白的和你说道理,却被你们认为是在作恶,老和尚我的手段虽然可恶了一些,安不知我是在救你大明寺。“

    说完就笑着出了藏经阁,寒辙和狗子对视一眼,也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神色阴晴不定的老僧。

    出了藏经阁,云烨好像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和寒辙狗子说说笑笑的在寺庙里闲逛,不远处有一座小亭子,亭子里面有一眼泉水,泉水并不大,汩汩的水流从石头缝隙里流出来,溢满井口之后。就沿着石壁流下山崖,云烨知道这就是著名的第五泉,凡是喜欢喝茶的人,到了这里哪有不烹茶的道理。

    刘进宝一直跟随的云烨的身边,早上出门的时候,云烨就准备了茶具,这眼泉水寒辙他们不清楚,上辈子就喜欢喝茶的云烨哪里会不知道这里的好处。

    趵突泉为天下第一泉,无锡惠山惠泉天下第二泉。杭州虎跑泉天下第三泉,上饶广教寺陆羽泉天下第四泉,扬州平山堂大明寺泉天下第五泉,相传这是最适合烹茶的几眼泉水,如今有好水,好茶叶,不烹一壶茶水都对不起自己。

    仆役们很快就摆好了小炉子,上面的火眼也就拳头大小。狗子采来几个干透的松果,被云烨投进火炉。不多时,淡蓝色的火焰就从火眼里冒了出来,一个样式奇特的铜壶被搭在火眼上,云烨对寒辙说:“以前听人说大明寺的这眼泉水非常的适合烹茶,如今我们试试,只可惜有好水。好茶,没有好的饮茶人,真是糟蹋了。“

    寒辙一屁股坐在对面说:“你做事情虎头蛇尾的让人齿冷,现在拿茶水出来骗人,谁告诉你这里的泉水非常适合煮茶了。谁还有什么区别不成?“

    云烨无奈的摇摇头说:“我现在做事情很少把事情做绝,少年时轻狂,认为自己就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现在慢慢的认为谁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道理的,所以就就没了少年时期的狂傲,成年了,学会了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所以婆婆妈妈一些也是难免。“

    黑脸僧从亭子后面走过来说:“早就听说云侯善于烹茶,不知老僧能否有幸讨一杯香茶润润干涸的心田?“

    “哈哈哈,刚才还说有好茶好水,缺少好的饮茶人,大师快快入座,水以上火炉,香茶就在眼前,定不叫大师失望。“

    黑脸僧云淡风轻的入座,从袖子里掏出几颗青橘,放在矮几上双手合十之后说:“山寺清寒,无物待客,刚才路过橘林,顺手摘得几个橘子,还请云侯品鉴。“

    云烨看着青色的橘子,只有婴儿拳头大小,这样的橘子那里能入口,叹息着说:‘大师莫要再做试探了,云烨此次前来,有两个心愿,一是陪着家祖进香,道法大师亲自持礼,自然是无上的荣光,二来,确实是为了海图而来,大明寺身怀重宝,各路人马定会前来觊觎,现在还好,来的人寺里面的武僧还能对付,一旦引起国朝强力部门的注意,大明寺想要独善其身恐怕就难了。

    云烨想不通啊,海图对大明寺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何要死死地守住这些无用的废物?“

    黑脸僧笑而不语,但是这次却没有否认海图的存在,刚才拿了几个酸橘子告诫云烨,想要吃掉大明寺,估计会酸倒满嘴牙,见云烨已经知晓,就更加的笃定。

    虽说是世外之人,但是他们对朝堂上的风云知道的一点都不比别人少,云烨仓惶出京虽然这里面疑窦重重,但是,云烨斗争失败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他就赌云烨不敢放肆。

    水泛鱼眼已经到了烹茶的时候,云烨烫洗了茶杯,烤了茶叶,蓖掉头遍茶水,淡绿色的茶水装在洁白的瓷杯里,芳香四溢,云烨拿着竹夹分完茶水,示意大家饮茶。

    黑脸僧端起茶水放在鼻子轻轻一嗅,满脸都是叹服之意,缓缓喝完一口茶水,放还杯子之后拱手道:“却是无双妙品。”

    茶水连饮三杯就好,再多了就是人家说的饮牛了,仆役端着茶具去泉水里洗涤,云烨才说:“既然寺庙里已经有了想要东渡或者西渡传法的念头,云烨确实无话可说,但是航道这种东西需要不断的修正,需要不断的完善,只走过一次就贸然渡海,那是把命拴在上苍的裤裆里,毫无保证,大明寺既然有了自己的想法,那就祝你们一帆风顺吧。”

    本来云烨就不明白大明寺要海图的意义在哪里,刚才分茶的时候忽然想起,大明寺在后世,供奉的到底是谁?这才豁然开朗,供奉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鉴真和尚,这个和尚最大的功绩就是渡海传法,把佛教这种信仰传播到了日本。

    渡了一次没成功,足足渡了六次,最后一次不顾自己双目失明已经六十六岁高龄依然下海,方才成功,如此强烈的传法愿望,让云烨不佩服都不行,大明寺很明显从现在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因为百年之后,鉴真和尚就是大明寺的主持。

    黑脸僧的面容上第一次浮现出恐怖之意,云烨却是意兴阑珊,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不是为了征服海洋,开创航道,而是为了弘扬佛法,而后世的历史,却对这种行为大加赞赏,

    后世美轮美奂的大明寺就是证明,而同一时期出现的那些海商,却被官府撵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把头砍掉都说是为民除害。

    活在黄土地上已经习惯了,对于蔚蓝色的大海充满了恐惧,总觉得脚踩着大地才能感到安稳,不是古希腊传说中的大力士啊,干嘛非要把脚跟踩在大地上。

    “云侯认为这样做不妥?”黑脸僧小心翼翼的问一脸不高兴的云烨。

    “随便吧,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传播佛法,那是你们的志愿,拥有志愿的人都是可敬的,不管什么志愿,和尚,你们要渡海,和我要下海并不冲突,海图给我复制一份,对于外海,岭南水师一无所知,以后我们闯出了新的航道,也会给你们留一份。”

    黑脸僧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这是云烨的底线,如果他们再不识相,百骑司的人手就会接手,这一点他很清楚。

    老奶奶拜完了佛,心满意足的准备回城,云烨和道法和尚三击掌之后,也离开了大明寺,十天之后,云烨会拥有大明寺的海图,不过在他看来,那些海图必然是极度不完善的,鉴真和尚去个日本,都足足跑了六趟几十年才成功,也不知道会是些什么样的垃圾。

    回到郑爽给自己准备的宅子里,辛月她们居然还没有回来,寒辙一路上很想问云烨是怎么猜出来那些和尚要渡海传法的,见云烨的脸阴沉似水,就一直没问。

    回到宅子里和云烨躺在竹椅上才小声的问:“我没发现你比我聪明到哪里去,为何你就能想到大明寺和尚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我不能?”

    云烨背过身子没头没脑的说:“寒辙,聪明这东西是没办法度量的,我认为的聪明大概指的就是学识和见识以及人生经验的总和,你的学识我不怀疑,你的见识我也不怀疑,你缺少的就是和人打交道的经验,慢慢来吧,听说大海是最喜怒无常的,等你驾驭了海洋,估计就能驾驭世上的人心。

    以前听人说过,比大陆还要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还要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还要宽阔的是人的胸怀,这话也能反着说,等你的心胸包容了世界,你就天下无敌了。“

    寒辙没听懂,云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意思,他怎么能听得懂,寒辙只是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有道理的话他总是想弄明白,这就是聪明人的愚蠢之处。(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