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该死的寒辙居然会吹箫,这是云烨没想到的,所有女人都趴在窗口看寒辙一袭白衣站在江风里,像神仙一样的飘逸,低沉哀婉的曲子在晚风里回荡,橘黄色的阳光从侧面照过来,把一个剪影留给了大家,这个王八蛋总是知道怎么才能自己最帅的一面留给大家。

    “夫君,他在干什么?萧吹得呜呜呀呀的一点都不好听,难听死了。”辛月就是这么善解人意,知道自己夫君想听什么,及时的把夫君相说的话提前说出来。

    “神仙么,你还不许人家表演一下出尘的气质,这时候如果把一桶粪水泼过去,保证他就神仙不起来。”

    “夫君不要啦,寒辙公子的萧吹得多好啊,这可是著名的《晚晴》,您听出白月穿云的意境了没有,公主以前经常吹这首曲子,铃铛很喜欢听。”

    “以后不要听这些没意思的,夫君晚上给你唱西北的狼,比这好听多了,以后少听这些没名堂的,装模作样的恶心。”

    辛月吃吃的笑着把欢喜的铃铛拉走,给她讲述西北狼是怎么个唱法,那日暮跳起来欢呼,她最喜欢西北狼了。

    云家的船很大,可以说非常的大,往运河里一放很有气势,人熊大喝一声就把三百斤重的石锚抛进河里,今晚就在这里安歇,云家的妇孺太多,云烨从不允许夜间行舟。

    小苗飞快的爬上桅杆,在横杆上赤着脚走几步好像失足跌落一般,掉了下来,引得其他人大叫,谁知身子却猛地一顿,整个人就荡了起来。绕着横杆转了一圈,又稳稳的站到横杆上,叉着腰非常的得意。

    小丫也攀着桅杆爬,爬了一点点,就掉了下来,踢了嘲笑她的狗子一脚。就回到舱房看奶奶和大丫去了,大丫的孩子非常可爱,奶奶最喜欢的外孙孙就这一个,她从来都没有一娘和润娘家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们两个生的孩子太丑了。

    小丫照过无数次镜子,知道自己被哥哥骗了好多年,小时候就说小丫将来是个大美女,可是现在家里的女人好像都比自己漂亮。尤其是那个肉肉的鼻子怎么看怎么像哥哥脸上的那个大鼻子,给奶奶抱怨了好多回,结果奶奶笑眯眯的说:“这就对了,你和你哥哥是亲兄妹,长得像才是道理,长得不像才让人伤心。”

    话说的很奇怪,小丫听不懂,偶尔听到婶婶抱怨大丫出嫁的时候才是侯府的大小姐出嫁。别人都只不过是按照二房闺女走的。

    总之很奇怪,小丫才不担心。她只知道姐妹里头哥哥最疼自己这就够了,奶奶也给自己存了好多钱,嫂子有一天在宝库里还说,里面有一堆就是自己的嫁妆,想到自己一出嫁就会成为富婆,小丫非常的开心。就是不知道嫁谁。

    问过小武,小武说有很多人可以选,除了狄仁杰谁都可以,因为狄仁杰她可能有用,问她有什么用。又不说,一个个都是古怪的人,莫非要狄仁杰给她拿衫子么?

    不管了,这趟出来真好,东南西北就知道趴在床上呕吐,自己和奶奶大丫都没关系,嫂子们也没事,小武,小苗也好端端的,两个侄儿刚会蹒跚着走两步也没事,哥哥说这是在晕船过两天就好了,但是奶奶嘀咕了两句,看都没看东南西北。

    看到哥哥在和无舌爷爷,刘方爷爷,单鹰姐夫狗子,还有那个穿白衣服的漂亮男子坐在一起喝一大罐子鱼粥,这是冬鱼特意熬制的,听说很香,小丫咽了一口口水,还是决定去看奶奶和大丫,自己是大姑娘了,不好再去抢哥哥碗里的饭吃。

    老赵在大船上是最忙碌的人,一船人的吃喝拉撒都要由他来照看,这一回家里可是倾巢出动,不敢出麻烦,虽然说大江之上的贼人都被侯爷抓干净了,这里可是运河要是万一出了蟊贼,妇孺被惊动了也不是好事。

    家臣这一次都出来了,老江带着在船上布置警戒,大船四周还有四艘小船,上面的人都是家里的护卫,还有从水师退役之后的人手,听说就留了五十个,剩下的全部打发到了岭南安家,老赵知道,家里在岭南有一个好大的造船厂。

    侯爷不急着赶路,所以出来俩个月了,才走到山阳,这一路上堪称见佛拜佛,见神拜神,洛阳接回了大娘子,姑爷也山跟着上了船,润娘也想跟着来,可惜肚子又大了,只能陪着夫君留在洛阳。

    明日就要过运河到扬州了,辛月早就想去扬州好好逛逛,就是错过了琼花开放的时节,琼花是在三月开放,现在都七月了,只能看到叶子,既然没花可看,辛月就打算在扬州购物,早就听说这里的货物和长安,洛阳的不同,最出名的就是胭脂花粉,都是女人家,那里有不喜欢这东西的,尤其是那日暮,总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妖里妖气。

    每个人都有愿望,奶奶要拜佛,扬州有非常多的寺庙,小丫要去吃遍扬州所有能吃的东西,天魔姬希望能回故乡一趟去拜祭祖坟,希帕蒂亚非常希望能在扬州遇到来自埃及的商人,问一问那里是否安好。

    “大明寺里无论任何时候都戒备森严,我当年去探过一次,结果,只进到第二重院子就被发现了,奶奶的,听说里面供奉着佛祖舍利,最重要的是,大明寺里藏有各种海图,据说是海盗们专门存放在寺庙里的,他们总是担心自己死了以后,子孙后世没了衣食,所以我们想要去大海之上,就必须弄清楚海盗的海图,有了这些我们才能谈到纵横四海。

    这些天我去大明寺走了一遭,发现哪里的僧人好像非常的紧张,不知道在防备谁,我说进庙去拜佛都被人家一口回绝了,烨子,大明寺里有一样东西我必须找到,先说好,那东西我志在必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就是一颗珠子,那是我娘子的家的,必须找回来,我答应过我娘子了,找到以后就可以让小铁带回去,我们去他娘的纵横四海。“

    云烨走的时候给熙童去了信,问他有没有兴趣去做海盗,谁知道这家伙信都没回,就带着自己的大儿子来到了扬州,看样子也是有事情要做,没想到是要找家传的宝物,到现在云烨都没搞清楚到底是他哪一个老婆的事情。

    “老熙,你老婆那么多,要是每一个都有事,你这辈子别的也别干了,就忙着他们的琐事算了,要海图我去大明寺直接要,我想他们不敢不给我,用不着做贼吧,还有你家的珠子,只要在大明寺里,我就去帮你要回来,岭南舰队在这里也该有驻扎地点是不是。“

    “侯爷,岭南水师的弟兄们还是一条心,只要是侯爷的事情,水里来,火里去一定没人眨巴一下眼睛。“人熊在云烨背后瓮声瓮气的回答,侯爷到底帮自己解决了家臣的问题,现在自己就是云府的人。

    “嘿嘿,云烨,你高看你的侯爷身份了,大明寺,到现在已经快要两百年了,是佛宗在江南的重要据点,告诉你,这里的主持高僧,你见过,和李靖家渊源很深,就是虬髯客的师父道法和尚,你以为虬髯客没人支持凭什么在大海上混的风生水起的。“

    寒辙拿着一把巨大的扇子摇晃着,还把一只手背在后面,边走边说话,貌似风流倜傥,嘴里吐出来的话非常的打击人。

    “就知道秃驴没好人,奶奶的外面是得道的高僧,暗地里是坐地分赃的大盗,一个个都是这么混的,怪不得老子堂堂的辽东响马,越混越差,要不是侯爷提携一把,现在岂不是要活活饿死,没说的,只要侯爷一身令下,咱就干他娘的。“

    粗人拍马屁总是这么令人舒坦,不像那个拿扇子的败类招人厌。

    “明日到了扬州再说,大明寺我奶奶是一定会去的,见到法言之后好好谈谈,岭南水师到现在没有出过外海,没有这些海图的储备,于公于私,他们都应该交出来,哪怕李靖在这里他也得遵守这个道理,哦,寒辙,顺便说一些,干任何事情呢,你都必须把自己放在一个正义的立场上,比如现在,我们需要海图好去当海盗,就可以说是朝廷需要,岭南水师需要,只要你大明寺还建在大唐的国土上,他就必须屈服。即使他们能说动李靖上书辩解,你们猜会是个什么情形?“

    云烨夺过寒辙的扇子摇晃两下,该死的南方真是太热了。

    “你一个落魄侯爷能把人家李靖如何,我可是听说,李靖在军中乃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就算岭南水师倾向于你,当地驻军一定有人接到过李靖的托付,你能把人家怎样。“寒辙不服气,说的虽然是道理,其实都是狗屁,太想当然了。

    “我是干什么的?军中的将军出身,寒辙教你一个乖,知不知道军中最吃得开的是什么样的人么?告诉你,是我这样的,不大不小的位置刚好,我可以徇私舞弊,干点坏事,你看看李靖这样的大佬敢不敢?

    我犯事了,了不起被皇帝揍一顿,接下来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因为我们忠心耿耿的替皇家效命,虽然有点小错,才显得生动,对皇家没威胁,时不时的被教训一下是做样子。

    李靖?身边总有百骑司在身边围绕,上个茅坑说不定都有百骑司的人偷窥,你说,他能干什么?“(未完待续。。)

    PS:第二节,求票,歇斯底里的求票,快被追上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