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魏征的痛苦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寒辙不认为云烨会干出这么滑稽的事情,一位煌煌天朝的侯爵会自降身份的去当一个臭名昭著的海盗?人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不靠谱的人,研究玉佩弄清楚白玉京在那里才是一个成熟男人该干的事情,而不是穿着发臭的衣服去攻陷土人的城邦,把人家最后的一块遮羞布,或者最后的一口粮食夺走。

    从来都认为自己来自一个疯子家族的寒辙,现在已经很肯定的确认,和云烨比起来,自己家人疯的还不够彻底。

    研究玉佩之余透过窗户上的琉璃,能清楚的看到云烨抱着自己的幼子,给他们喂饭,孩子很调皮,喂一口就吐出来,平均喂三口孩子才会吞咽一口,直到孩子彻底不吃,寒辙看到了一个恐怖的场景,哪碗不知道沾染了孩子多少口水的米饭,被云烨飞快的吞了下去,看他满脸笑容的样子,说明没有任何不适。

    寒辙看得有些反胃,这不是一个正常现象,云烨和自己一样都有着强烈的洁癖,只要看他一天洗不知道多少次手就知道,这个毛病根深蒂固,怎么就对孩子的口水毫不在乎呢?

    他不知道的是,云烨是被陇右军中恐怖的个人卫生活活的逼成这样子的,以前他也没有这么矫情,不管他以前如何粗鄙,最多就是把内裤多穿两天,袜子一两天不洗这种邋遢的程度而已,和军中那些虱子在胡须头发里钻来钻去的那种重口味完全没办法相提并论,为了防止自己不变成那个样子,他开始逐渐爱干净起来,而且越来越变态,至于吃掉自己儿子的剩饭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压力。

    寒辙发现自己对云烨还不够了解。昨天还认为他在开玩笑的海盗游戏,这家伙居然真的在进行积极的准备,看见他家的家将把八牛弩拆成一堆不相干的东西,和一些木头捆在一起,还在不停的收集火油,准备了无数又直又圆的小木棍。一捆捆的堆在墙角的架子上,说是柴火,鬼都知道这东西只要黏上羽毛,安上箭头,就是一捆捆的利箭。

    他不会真的想去当海盗吧?寒辙犹豫不定的想。

    “云烨要云游大唐三年,观音婢,这是个不好的兆头,这小子想要逃离长安的这个是非窝子了,朕不明白。三年后和现在有什么区别么?遇到困难怎么都要迎难而上才对,躲个什么劲啊,没出息,还一跑就是三年。”

    李二看到了云烨告假的的本章,看到云烨居然请了三年假非常的不满,尤其是看到了房玄龄批准之后更是怒气勃发。

    “陛下,云烨不这样还能怎样?如今大唐国泰民安的一派盛世景象,他如果反击。臣妾也相信他会有办法反击,这样一来。朝堂的纷争难免会波及到地方,这样难得的盛世说不定就会夭折,还不如自己退一步算了,总归是要有人退让的,云烨这样的退让要比他反击更要有勇气的多。”

    既然说起了云烨,长孙难得的帮着皇帝分析了一下。这样的话,皇后已经有好久没说过了,李二乍一听皇后居然回答了,笑着说:“你对自己的弟子这么有信心?不知道吧,那个小心眼的家伙快要把长安城搬空了。弄得长安城现在除了柴米油盐价格没动以外,其余的价格飞涨,听说猪肉价都暴涨了两倍,街坊们和屠夫理论,谁知道人家的理由比他们充足,还威胁说要买就尽快,说不定明日里还要涨。”

    “您既然忧虑就下一纸文书阻止就是了,何必拿来埋汰臣妾,猪肉可上不了您的餐桌。”

    “朕这几年猪肉也没有少吃,朕也不在乎他把东西都拉到岳州去,只要在大唐的国土上都是朕的,朕也就是随口说说,政务说到底讲的就是进退二字,只是觉得云烨退得太狠,别把底气都给退没了,观音婢你说说这小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朕总觉得他这次大踏步的后退恐怕不简单。”

    云家人的嘴很严实,全家出游的事情外人还不知道,庄户们分家去岳州这所有人都能理解,家大业大总要开枝散叶的,不管大家小家,最后都要走这一步路的。

    云家的封地就两千三百亩,这是一个国侯的极限了,甚至有点多,但是朝堂上从来没有人抓着这一点猛烈地攻击云烨,因为这事经不起查,只要把田亩的数量摆到明面上,大家的屁股都不干净,最恨云烨的令狐德棻都不敢抓这个小尾巴。

    云家的人不断地往岳州涌去,不奇怪,京城里好多家也是这样,程家,秦家,尉迟家,都是这样,唯有牛家没动弹,反而用岳州的资产换取了其余四家在长安的资产,老牛说了,他家人少,顾不过来。

    长安市上很萧条,人很多,货物少价格却贵,魏征的马车走在西市上,耳中听到的全是谩骂之声,商家嘿嘿的笑着任你辱骂,但是只要说起价格,就一口咬死不二价。

    “这年头想吃口豆腐他娘的都成了奢望,就张家一家在卖,价格比原来多了三成,如果纪家,还有买团子豆腐的卢家不去岳州,谁正眼瞧他张家一眼。”

    “没法子,长安不是个做生意的好地方,去岳州也是该的,我家的皮子作坊要不是离不开草原,我也去岳州,听说那里你做生意只要人能扛得住,你连续一年不关门也没人问,长安啊,那个破鼓一敲,咱就得关门,晚了一点,那些狗日的武侯就会拿鞭子抽你。”

    “有钱人都去了岳州,长安留下的要么就是最有钱的,要么就是穷光蛋,咱卖的东西贵人们看不上眼,穷苦人家买不起,生意没法子做了,等岳州城彻底建好了,咱也去岳州算了,咱是要饭吃的人,得跟着主顾走。”

    长安古城第一次受到了外地城市的冲击,这让一向骄傲的长安人无法接受,不论你接受不接受,事实就摆在面前,拗不过大势,就只能随波逐流了。

    以前就在为都城安在长安好,还是安在洛阳方便,这些年从来没有停止过讨论,现在好像又多了一个选择,那就是岳州,只是在百姓间流传,官宦人家只是一笑而过,这是真正的无稽之谈,云烨当初设计岳州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它会成为京师,这是一座纯粹的商业城,和长安相比,少了几分肃穆和大气。

    魏正打算穿过昭国坊回家,以前这里整天都是叮叮当当的敲铁的声音,今天进来,这些熟悉的声音不见了,整座里坊安静的渗人,满地都是垃圾,风从门洞子里灌进来,破烂随风飘舞,如同鬼蜮。

    一个佝偻着腰的老汉在垃圾里搜寻还能使用的废物,见一辆官车驶了过来连忙退到一边,马车停在老汉的身边,魏征掀开马车的帘子问:“老哥哥,这昭国坊里的人都去了那里?铁匠铺子为什么都不见了?怎么都是空屋子?”

    “回官人的话,都走了,都去岳州发财去了,坊正也走了,听说去了岳州,那里有一整条街都会是铁器作坊,大家聚拢在一起好做生意,互相照应着有大买卖也能接下来,所以都走了,把这里的房产卖给独孤家了,听说准备拆掉建园子,昨日就有人来看过,现在坊市里只有老汉留下来开门,关门。”

    魏征谢过了老人家,拳头攥的紧紧地,他知道长安这一次的大萧条,没有五七年的时间无法恢复,云烨这是在抽长安的精髓补岳州的元气,岳州什么都享受现成的,那些店铺只要去了就能马上开工,商人们如果想要大宗的物资,除了岳州,别的地方根本就无法提供。

    他是在惩罚整个长安城的人,只因为那些流言,他就恶毒的做到了这一步,岳州原来的计划不是这样的,他们准备大力发展渔业和桑蚕,还有茶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不和长安的产业起冲突,做到强大的互补性。

    一南一北做到相互补充,相互依存,最后达到一起繁荣的目的,当初自己对云烨拟定的发展规划,佩服万分,共同繁荣才是能让大唐国力飞速攀升的良方。

    现在算什么?长安填岳州?当初商议好的,就算要从长安抽掉一部分产业,那也是逐步进行,不会一夜间人去楼空,就为了惩罚那些背地里嘀咕你两句的人

    ,你就把以前商议好的方略一股脑的推翻,借着皇帝希望岳州赶紧繁荣起来的心思,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人不是这样做的,你不能把怒气撒在百姓的身上,这是一个官员该有的心胸和气度,也是一个人守住本心和节操的底线,云烨,你怎么能这么做?

    别人不清楚魏征非常的清楚,商家搬离只是第一步,恶果会逐渐显现,没了作坊,很多以前吃作坊饭的人就会没饭吃,只能去勋贵家的农田地去种地,长安的税收会急剧的减少,不可能拿出许多钱来改善长安的环境,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长安会破败,如果国库不出钱,破败的长安就不足以承担京师重任,说不定洛阳就会成为下一个国都。

    而不是国都的长安,魏征不敢想象他会败落到何种地步。(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请签收!顺便求月票,拜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