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云烨的蛊惑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贵族范不是学来的,至少云烨自己就有切实的体验,自己和李泰互殴之后,成为了猪头人,谁看谁发笑,云烨自己照镜子恨不得找个袋子把脑袋套起来才好。

    李泰就很无所谓的顶着一个猪头招摇过市,就算被希帕蒂亚嘲笑他也面不改色,丢下一句,什么时候希帕蒂亚能理解这满脸的伤痕是荣耀而非耻辱的时候,她就能当一个真正的大唐人,前提自然就是不能穿着透皮露肉的衣服到处跑。

    寒辙做的就大气了,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两只眼睛和熊猫差不多,但是坐在饭桌上依然豪气干云,小米粥不错,来一碗,油炸包子也不错,香菜切得细发一定是厨子下了苦功,豆腐乳第一回吃,虽然味道闻起来不好,然而吃了一口才发现是无双妙品。

    身上的白袍子一尘不染,早上伺候他的的丫鬟帮着梳了个头,云烨就发现那个丫鬟已经有了以身相许的念头。

    侯爷的饭碗空了好久,没人理会,只要寒辙身边落一只苍蝇,她们就恨不得将这只苍蝇追杀致死才会干休,尤其听到寒辙的眼睛是被自家侯爷的打的,看着自家侯爷的眼神就无比的幽怨,给拿个包子还是破的。

    寒辙对云家仆役的大胆很是奇怪,悄悄地问:“云兄,您这可不是御下之道,仆役们对您毫无畏惧,将来难免会生乱。“

    “胡说,我家这个样子已经十年了,你去长安打听打听有谁家的仆役比我家的仆役忠心,都是好人家的闺女和小伙子,到府里来是谋生的,又不是来受罪的。宽松些,谁都舒服,你嗓子喊过去一个个都像鹌鹑的也没劲。“

    贺天殇出来了,样子看不成,两只眼睛肿成了鸡蛋,总算是不流眼泪了。眯缝着眼睛让仆役给他拿饭过来,往寒辙面前一坐,气势上半点都不输人。

    虽然对寒辙的黑眼圈比较好奇,还是一句话也不问,端起粥碗咣当一下就填到嘴里,滚烫的米粥也不知道把他烫坏了没有。

    寒辙的风度确实无可挑剔,身子往后一仰,二郎腿就翘了起来,势利眼的丫鬟赶紧把餐巾给铺在他的腿上。雪白的衫子要是弄污了可不好洗。

    云烨,狗子权当那两个人是空气,忙着处理自己的早餐,今天事多,留下来的庄户们还要把主家的地全部租赁完,这就需要云烨亲自出马感谢了,慢待不得。

    狗子如今满脑门子的官司,老丈人带着全家占领了他的宅子。狗子敢回家就是强弩伺候,洪城已经打不过狗子。但是老家伙红着眼睛拼命,狗子只好落荒而逃,成了亲,比不成亲还要惨,至于无舌根本就不管,每日里操练自己的女徒弟小苗。闲暇时就抱着洪果儿生的小虎头呵呵的傻笑,至于洪城的白眼,他完全无视。

    家里的怪人很多,不过云家的仆役早就见怪不怪了,云家什么样的人物没有出现过。寒辙,贺天殇远远达不到奇怪的标准。

    两个人终究没有打起来,贺天殇吃饱喝足了,又问管家要了两坛子烈酒,夹在胳膊下面直接就回了自己住的客房,估计今天还是会喝醉。

    “我昨晚想了半夜,还是没有相通玉牌是怎么回事,但是想通了你为什么要带着全家往外跑,带着全家出去游玩是胡诌那吧,我看你全家都在大行动,好像要把家里搬空一样,就知道你打算把家安在岳州,那里是南北的要津,你家可以在那里观风向,看天下大势,北方乱则可以深入南方,南方不晋可以回到北方,待在岳州实在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主意,尤其是岳州城是你一手包办的,需要怎样应对,你心里一定有计划,说说,是不是连逃命的地道都挖好了?“

    “我前几天才骂完别人鼠目寸光的那点出息,现在又要开始骂你,作为神人,你也就那点出息了,你看看人家西方的教皇,想把人放在篮子里烧死就烧死,想让女人脱得光溜溜的去和狮子搏斗就搏斗,你再看看人家默罕默德,一手拿剑一手拿着《古兰经》,信我的就是我的兄弟,不信我的就是敌人,牛啊,虽然已经死了,人家的继承人依然扫平了两河流域,现在正在向波斯的残余进攻,用不了多久,一个庞大的帝国就出现了。

    再看看你们躲在背地里搞点阴谋诡计,像老鼠一样的活着,哪里有一点神人的霸气。“

    “别说我,你也是神人后裔,现在遇到点麻烦还不是狗一样的到处跑,哦,我说错了,还不如狗,你还要带着一大家子人一起跑才行。“

    听着寒辙恶毒的反击,云烨带着他来到了书房,找出来一张很大的地图,与其说这是一张地图,不如说他是一张海图,按在桌子上对寒辙说:“今日就让你这只燕雀见识一下什么是鸿鹄之志,看到这张图了没有?会不会看?“

    寒辙眯着眼睛看了很久才抬头说:“这不是中原,这里是岭南海域图,最远的地方我看看在那里,哦,是狮子国?你要干什么?“

    云烨从抽屉里拿出一只眼罩戴上嘿嘿的笑着说:“我哪里有时间可供浪费,带着全家做一次远途的旅行,从中原走到岭南,一路上游山玩水,充分满足家人的意愿,到了岭南,嘿嘿,寒辙,你信不信,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以为我这些年的水师统领是白当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给我一个理由,如果你要造反,能说服我,我就帮你,就看你有几成胜算了。“寒辙的眼睛终于冒光了,他以为云烨这就要控制岭南之后要学人家造反,他对这个非常的感兴趣,太平天下,最近也没有什么人造反了,让他非常的郁闷。

    “寒辙,你就不能把心思从造反这条不归路上收回来?想想什么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想想看,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一艘大船在惊涛骇浪里上下起伏,无数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在努力地和大海抗争,等到风浪过后,大船依然存在,虽然船帆被扯破,好些人不见了,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几乎陷入了困境。

    嘿嘿,结果海面上有另外的一艘船开了过来,上面装满了香料,珠宝,还有美丽的女奴,好汉们发一声喊就杀了过去,拽着缆绳荡到那艘船上,用自己的刀剑为自己争取食物,水,钱财,还有女人。

    想想啊,你浑身沾满了血,刚刚用牙齿咬死了一个最凶悍的家伙,身上缠满了金珠宝贝,肩膀上扛着一个金头发的美女,手里抱着一个巨大的橡木桶,里面全是殷红的葡萄酒,一刀子扎烂酒桶,在女人的惨叫声里痛饮葡萄美酒该是多么的惬意啊。

    想想啊,你带领一群亡命之徒攻陷了城市,拖着你的长刀哈哈大笑的走在石头砌成的街道上,两边的房子都冒着熊熊的大火,无数孱弱的人在你面前四处逃窜,就像一只只看到了老虎的兔子。

    寒辙啊,大唐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不好下手,可是到了大海上,陆地上的一切法度都没了约束力,只有在那里,才能尽情地宣泄自己的兽性,家师说,人之初,性本善,但是依我来看,人之初,性本恶才对,兽性需要发泄的寒辙。

    想想都羡慕虬髯客啊,这家伙现在已经在做这事了,带着一票弟兄,在大海上予取予夺,你大概不知道吧,西方有好多富庶的城市,凶悍的猛士,他们需要对手,而这个对手就是我们,哈哈哈哈,寒辙,你看看这是什么!“

    云烨大笑着把一块黑色的绸缎抖开,只见上面画着一个白色的狰狞的骷髅头,下面交叉摆放着两根腿骨,骷髅头上黑洞洞的眼眶似乎在召唤寒辙,寒辙奇怪的感到,这颗骷髅头似乎在对着自己笑。

    寒辙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揉着太阳穴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败在你手里了,你不但比我无耻,也比我凶狠,我两样重要的德行都比不上你,失败也就无可避免。“

    云烨把眼罩解下来待在寒辙的眼睛上低声说:“感受一下吧,这就是我的梦想做一个无恶不作的海盗,我要成为所有靠近大海的国家的噩梦,我要他们看到这个旗帜就乖乖的把财宝美人送上来,我要让他们在地狱里都要记住我的脸,你不想来么?寒辙?做一个海盗是如此的快乐,和天斗,和海斗,和人斗其乐无穷啊,来吧兄弟,不要去研究那三块破石头,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干,大唐如今平静的让人发疯。”

    寒辙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从他粗重的喘气声中,云烨知道这家伙动心了,这三年自己只能在外流浪,不如把这家伙绑在裤腰带上,这样对谁都好,至于当上海盗之后会不会发疯,谁去管他。云烨自己都想发疯。

    窗户一下子就被推开了,贺天殇嘶声说:“走的时候记得叫上我,我也去。”(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