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诡异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房玄龄接过本章,浏览了一边说:“也好趁着少年四处看看,大唐如画江山也有你的血汗在里面,如果不看看确实让人遗憾,只可惜老夫年岁已高,要不然和云侯结伴相游也是快事,只是为何一定要注明三年为期?”

    “这一趟说是远游,其实称之为避祸更为恰当,晚辈是一个心直口快之辈,见不得朝中的蝇营狗苟,发现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说不得会直言力谏,到时候惹来杀身之祸就不值了,还是滚远些眼不见心不烦。”

    房玄龄接过从吏递过来的毛笔,做了勾阅,又从自己怀里掏出一枚印章盖在了本章上,云烨就算是完成了请假手续,明天只要派人送到吏部备案拿回回执,就能离开长安,邀游四海,想到从此一身轻松,云烨发现自己居然有肋下生风的感觉。

    笑着拜谢了房玄龄,骑上旺财快速的离开灞桥,目的达到了,他连敷衍房玄龄都懒得进行,只想着快快的出行。

    房玄龄站在灞桥上,瞅着云烨的身影逐渐远去,心里不知道是喜是忧,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正确,他有一种为猛兽解开藩篱的感觉,云烨临走的时候眼底的那一抹喜悦,怎能逃脱他的双眼,他发现,云烨真的很高兴。

    刘进宝很不理解侯爷现在的状态,怎么把旺财催的这么快,旺财从来都没有跑的这么快过,它似乎能感觉到云烨的快乐,长嘶一声猛地往前一窜,再一次提高了速度,不一会就把刘进宝他们甩的远远地……

    寒辙很是苦恼,那个叫做贺天殇的家伙总是阴魂不三的跟着自己,自从脚步踏落人间不到五天时间。这家伙就出现了,偷袭,暗杀,下毒,有一次甚至还从山上推下大石头,想要把自己砸死。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都说了要做好人,不害人了,这些人怎么还是这么讨厌?自己是去长安做客的,和云烨探讨一下白玉京的学问,又没有什么不轨的心思,这次连憨奴都没有带,足以显示诚意了,怎么就不依不饶的。

    出行是获得你们大唐皇帝同意的,出发前就写了信。皇帝也把文书给了,你一个破捕快来什么精神?难道说前几次殴打的还不够?

    寒辙黑着一张脸,戴着一顶破范阳笠,赶着一辆马车走在荒芜的古道上,前不见古人,后面也见不到来者,虽然没有老树,昏鸦意境也足够苍凉。

    贺天殇就站在道路的尽头。给自己的额头绑上一条子白布,手上还绑着一把雪亮的长刀。这一次他发誓不会再被人家把自己的刀夺走,魏天珏临死前无声的恳求自己帮他复仇,因为答应了这个请求,魏天珏伸长了脖子让贺天殇结束了自己的痛苦。

    “这一回你吧刀子绑在手腕子上了?这样很不对,一旦把刀绑死,就少了很多的变化。先说好,这次你如果失败了就不要来烦我,你看,皇帝给的文书都在这里,你没有帮手。一定打不过我的。”

    寒辙非常好心的劝解贺天殇,他自己都被自己的善良打动了,所以语气更加的温和:“贺天殇,弄伤那个魏天珏的人又不是我,你找我干什么,如果你想报仇,就去找那个人,你把她大卸八块我都不管,虽然他是我爹,你看,我把我爹都献出来了,你能不能不要烦我,我这回的确是为了研究学问,没有别的意思。“

    贺天殇一言不发,踩着碎步就冲了过来,斜斜的一刀就要将那匹拉车的马砍死,一杆黝黑的长枪突然出现拦在刀锋前面,贺天殇翻转一下横刀沿着枪杆子就削了下来,寒辙两手抓住枪杆子,把他推了出去,自己从车辕上跳下来,立枪于身侧,等待贺天殇再一次冲杀。

    贺天殇缩在刀光后面两步就窜了过来,这一回他非常的小心,可是无论他多么小心,遇到寒辙依旧没有半点法子,因为寒辙的长枪横着扫了过来,他不得不用横刀去挡,结果他再一次被寒辙活捉了,因为寒辙的长枪忽然断了,大蓬的白灰洒了出来,贺天殇的眼睛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不管他把横刀舞的多么严密,还是被寒辙找准机会一棒子抽在后脑上,抽搐了两下,就昏过去了。

    白艾草就这点不好,进入眼睛之后会把人蜇的非常难受,贺天殇即使已经昏迷,眼泪鼻涕还是不断地往下淌,白艾草又有一个别名,叫做一斤泪,意思就是说,你不流够一斤眼泪别想恢复正常。

    寒辙很为难,把贺天殇扔在这里,估计用不了一个时辰就会被野狗之类的东西吞噬的干干净净,都说了自己这回出门不杀人,皱皱眉头就找了根绳子把贺天殇捆的结结实实,随手往车厢里一抛,这下子好了,天地终于恢复了原来苍凉的气氛。

    去玉山的这条老路如今没什么人走,大家都喜欢走那条水泥铺成的道路,又直又平坦,不像这条老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寒辙不喜欢走大路,他还是很不习惯走在人群里,因为这样就会显得自己和那些污浊的凡人一样平凡,走这条土路还是好一些,虽然土多了一些,毕竟是给自己一个人准备的。

    挽马脖子上的铃铛总是在响,这是妹子拴上去的,她现在恐怕早就到书院里了吧,自己在人间已经是一个耀眼的火炬,只要出现,就会有无数的麻烦,这次本着商量的想法给皇帝去了信,谁知道一切顺利,皇帝准许自己行走在大唐的土地上,看样子以后的事情商量着来,要比一味的蛮干要强。

    皇帝非常的守信,没派人来抓自己,贺天殇前来也不过是出于私人恩怨,估计回去了皇帝还会收拾他,皇帝也喜欢世外的神人有求与自己,说来说去,都是放不下面子。

    “有贵客会来“,拜帖上就写着这五个字,字体不错,龙飞凤舞的,正在家里安排家事的云烨收到了一张这样的拜帖,没头没脑的,不知道会是谁?拜帖还是街上一个铜板十张的那种最普通的,到底会是谁?云烨站在自家门口等这位贵客上门,当然如果贵客不贵的话,他一定会打折这家伙的腿。

    落日前这家伙一定会来的,因为给了拜帖,那就必须在白天拜访,否则就是失礼了,大唐人把这些礼节看得非常的重要,云烨看看从地平线上就要落下的太阳,就准备回家,准备让护卫追查一下这张无聊的拜帖是谁搞的鬼,打折腿之后,再去报官。

    一辆马车似乎从太阳里走了出来,乌黑的车蓬怎么看都不像是豪门显贵之家的马车,因为除了交好的几家人,云家已经好久没有客人登门了。

    “小弟寒辙见过云兄。“云烨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贵客居然是寒辙,皇帝正在满世界的找他,据说还是生死不论的严令,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你是怎么做到从太阳里跳出来的,莫非你真的是神?我前几天把扫把星认成了自己的祖宗,所以对太阳有一定的了解,你千万不要说你家就在太阳上面。”明明很想问寒辙为什么能够正大光明的出现,可是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别的。

    “我给皇帝去了一封信商量了一下出行的事宜,说我这回出来是找你商量学问的,不准备胡来,请他允许我出来走走,不要派人到处追杀我,本来就是这么一说,谁知道皇帝居然答应了,还给了我文书,你看看。“

    寒辙好像知道云烨要问什么,从怀里掏出文书给云烨看,摸不着头脑的云烨接过来一看,居然是真的,上面的皇帝御宝没办法作假。

    “千里迢迢的来我家做客,还要和我讨论学问,也不带点手信,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了?没有一点做客人的觉悟。“

    寒辙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眼睛忽然一亮,就把贺天殇从马车里提了出来,放在云烨的面前说:“这是我头一回去人家府里做客,实在是不知道俗世的礼仪,这家伙是我半路上抓的,身手还可以,如果你不嫌弃,就请收下吧。“

    手信贺天殇眼睛里的泪水流的更加多了,这一路上哭了很久,两只眼睛红肿的像桃子一样,由于被寒辙捆住了手脚,只能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这时候如果给他松开,他的第一选择绝对是自杀。

    “他干了什么你把他打哭了?“云烨看到贺天殇就更加的奇怪了。

    “他要杀我,皇帝都准许我到处走走,他非要杀我,你说讨厌不讨厌。“

    “他要杀你,你就让他杀一下,又不是多大的事情,至于把他弄到这步田地,你是神人,起死回生应该是你们的基本技能。”

    寒辙摇摇头说:“不成,我如果让他杀一下,他一定会一下子杀死我,到时候当手信的就不是他了,而是我,不成的。”(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今日家里来了亲戚,所以只更新了三节,见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