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商业移民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没打算和任何人开玩笑,自己来大唐主要是为了活命享福的,干嘛要陷进一大堆麻烦里去,那天和姚思廉大发感慨,一来是因为心里不舒服,二来是酒喝多的缘故,自己现在无官一身轻的状态,不但云烨喜欢,全家都喜欢。

    老奶奶说她年纪大了,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睡着了醒不过来,有孙子给自己料理后事,她才会舒坦,这些年和最亲的人聚少离多的,她睡觉都很小心,生怕自己死的时候孙儿不在。

    今年真好,孙儿连家门都难得出一步,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来回转悠,多好,睡觉都变成了享受,如果不是舍不得自己的五个小宝贝,就算睡过去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当孙儿和自己说起全家准备去看看大海,看看高山,看看世上最美的景致,老奶奶没有半分的犹豫就答应了,只要和孙儿在一起,死在哪里都无所谓,更何况自己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长安百里之内,能在快入土的年岁里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好像也不错。

    辛月早早就做好了准备,这些年自己一个人看家,那日暮,小铃铛都天南海北的到处去过,只有自己哪里都没有走过,亏得自己还是当家娘子。

    修书一封去了岳州,已经退伍的冬鱼,人熊,欢天喜地的带着一大票退役的弟兄,驾着云家的那艘木兰舟,星夜不停地往长安赶,能成为家臣,冬鱼觉得这辈子已经知足了。

    人熊对于自己没能当成家臣充满了怨念,这回到了长安,如论如何也要请侯爷把自己收归门下,他发现自从自己不当山贼以后。日子过得很不如意。

    狗子不小心把自己要随云烨出去游玩的消息泄露给黄鼠之后,黄鼠已经过来央求了好多回,希望侯爷出门能把自己带上,家里过不成了,老婆一天平均上吊八回,谁受得了?有好几回。黄鼠都不想把英娘从绳子上解下来了,就这么挂着也不错,至少耳根子清静。

    不知道刘方把孙儿送去了那里,听说已经给孩子成了亲,背着一个小包袱就从书院住到了云家,一个劲的说自己又成了穷光蛋需要在云家再挣些钱养老,他听无舌说了,海外有的是金银财宝。

    商量来,商量去家里还是需要留人。这个最倒霉的任务就交给了云宝宝云寿,他是家里的长子,这些家业都是他的,他不守谁守?都已经是五岁的大娃娃了。

    傻傻的云宝宝露着豁豁牙得意的答应了,他出不去,离石这段时间总是把云宝宝拐走,在自家的小院子里,把孩子脱得光溜溜的在黑黑的药水里面泡。云烨不敢问,一问离石就发火。一发火就问云烨要很多钱,蛮横的很。

    问无舌知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无舌光是嘿嘿发笑,就是不说,唯一对云烨说的就是等云寿十岁了,就开始跟着自己练武。离石的那套本事不适合云寿。

    仆役里面最让云烨放心的是谁?当然是庄三停,这些年躲在岭南,帮着李安澜守着家,今年刚到家,娶了蒙家寨子的一个女子当小妾。还生了两个娃,大婆娘

    不敢吱声,因为她给庄三停就生了一个闺女。

    主仆多年未见,自然感慨丛生,庄三停无论如何也把面前这位留着短髯的青衣男子和自己记忆中的侯爷联系不到一起,唯有同样温暖的目光让他感到了一丝熟悉。

    “六年不见,老庄,这些年苦了你了。”

    “不苦,侯爷,不苦,都是该的,老奴没别的本事,就心性还算纯良,侯爷把岭南那么大的一摊子托付给老奴,是老奴的荣幸。”

    “哈哈哈,那你就继续荣幸吧,你也知道,咱家的情况不妙,满世界都是说咱家坏话的人,所以啊,长安这个破地方咱家不待了,家里的重心开始往岳州转移,离那些咬咱家人远远地,这人呐,不能太近了,太近了容易生是非,太远了也不行,容易被忘记,所以啊,我觉得岳州这个距离正好,不远也不近,我要带着全家跑路,家里就剩下寿儿,和一些不愿意出门的姑姑婶婶,剩下的全走。

    这一出门一两年是不打算回来了,所以啊,你就继续看家,老钱也留下,这段时间姑老爷会搬到家里来住,教导寿儿学业,如果有应付不了的事情,就去找牛老爷子或者程老爷子,有他们两位在,家里应该无碍,我已经给老钱交代过了,有事你们多商量就好。“

    老庄没有说什么豪言壮语,而是单膝跪地,行了重礼,老庄深深地知道,能被人托付家小的信任,这是对自己最大的信任。

    蒔莳的婚礼就在明年,此时不宜离开,因为不能参加她的婚礼,云烨很内疚,早早的准备好了嫁妆托付给了玉山先生,估计她的和尚父亲不会帮他准备,也准备不了,皇家的婚礼进行的时候,他甚至都不该出现。

    云家在悄无声息地准备全家去旅游的大事,长安城却并不安稳,无数的商人拖家带口的准备远赴岳州,听说那里的第一批住房已经盖好了。现在就等着装修室内。

    商人是这个世上最纯粹的一批人,也是最有时间观念的一批人,一个半月的时间会被消耗在路上,等到自己抵达岳州,想必住房也就能住人了吧,岳州别的好说,但是人手就不够了,早就听说岳州人手紧张,尤其是能用的人手,所以大家在赶赴岳州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把自己的资财兑换成了汇票,自己轻装带着家人,仆役上路,一来安全,二来省事。

    如果是一二十家往岳州搬,长安人并不会有什么奇怪,商贾么,总是重利轻别离的,东跑西颠的挣一点蝇头小利,算不得大事。

    当他们看到千十家富户成群结队的往岳州搬就恐怖了,从来只有人挤破脑袋进帝畿,从来没有发现有人从帝畿抢着往外搬的。

    很多家店铺都不见了,比如长安城里最大的杂货铺便宜坊就不见了,听说是一家黑了心的店铺,关了也就关了,只是很长时间没有吃到来自登州的咸鱼未免有点不爽利。

    相比之下长安的牙行就明智的多了,他们疯了一样的向官府报告应该阻止这样的商业移民,尤其是那些制造货物的作坊,如果任由岳州从长安抽血,长安绝对会在不久的将来沦为二等城市,因为岳州有着无与伦比的商业优势。

    长安城光是宵禁一项就让商业没有多少大展拳脚的机会,而岳州听说就没有宵禁这回事,钟楼鼓楼是用来报时的,不是用来催着大家回家睡觉的,整个城池就分成内城和外城,没有长安那么多的坊强,人家岳州就没那东西。

    岳州只有一种税,那就是国税,把所有的税都融合了进去,商家只缴纳一种,听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进城税,牙行抽水这些乱七八糟的费用。

    最可怕的就是岳州就卡在长江水道上,所以南来北往的货物都要从岳州转运,傻子都知道这样的城市出现,会对商贾有多大的吸引力。

    财力雄厚的商贾早就在岳州买了地皮,自家的房子正在盖,只要不违制,想盖成什么样子随自己的便,这对受够了长安城古板单调的庭院的人吸引力简直是致命的。

    大唐是浪漫的,云烨就能很好的证明,从辛月一天换八次发式就能看出来大唐妇女有多么喜欢蛮族的东西了,她们的丈夫兄弟玩命的杀戮蛮族,就是为了抢回这些发式?

    云烨在设计岳州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木制的建筑很容易触犯礼制,这一条是天条,触动不得,司礼监早就规定了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材质的椽子,檩条,柱子,飞檐,等等规矩,细致的让人就没空子可以钻。

    在岳州没关系,大家都用石头,水泥盖房子,只要高度不超过皇家离宫,没人来追究你,好些有钱,但是没地位的人家看重的就是这一点。

    云烨站在灞桥码头送走了何邵,两百多艘大船组成的庞大船队也不知道从长安带走了多少物资,看到仿佛重新活过来的何邵,云烨衷心祝福他能在岳州重新打开局面,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魄力从头再来的。

    “云侯这是要将长安搬成空城不成?”云烨早就看见了人群里的房玄龄,并不打算上前见礼,现在人家主动发问,云烨只好上前见礼。

    “这里没有云家的一艘船,房相说这话,云家可担待不起。”

    “你虽不出手,长安依然有风雷动,云烨,莫要恨老魏,如果心怀怨念,老夫是一个最好的人选,人世百年,有时候来不及细细思量,对错我们分不清楚,凭着一股子执念在天地间苟活,云烨,看淡一些吧。”

    老房这时候很像一位隐士,这样发自肺腑的骗人,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云烨强忍着胃部的不适,掏出一个本章说:“房相,既然俩见相厌,您把这个本章签发了,小子立刻滚到天边,三两年不会回来。”(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