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众说纷纭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姚思廉在官场并不得意,却在长安文士群中德高望重,一日与诸友饮宴于曲江之上,忽然扔下手里的筷子弹剑作歌,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两句一出满座肃然,有知心者更是潸然泪下。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姚思廉披散着满头华发,枯瘦的身材蜷缩在宽大的袍服里,眼中平和慈爱之茫令人心生温暖,手指敲击在剑脊上大呼,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远帆济沧海,如此惨境,怎不令人肝肠寸断。

    座中诸位老友无不为姚思廉坎坷的遭遇鸣不平。当下就有人大呼,上苍不公,致使姚师满腹才华埋没于故纸堆,诸位老友当助先生一臂之力。

    话音未落就听姚思廉懒散的说:“老夫乃是庸才,当不得诸位厚爱,这首《行路难》也非老夫所作,出自一位旷世奇才之手,如今此人心灰意懒,准备乘巨舟遨游四海,人家都不在乎的事,我们鼓噪个什么劲。”

    “作出如此雄文的人是谁?”有人好奇地问。

    姚思廉抛掉手里的长剑,干了一壶酒之后抹抹胡须上的酒渍说:“人就算了,提不得,如今他在长安城算是顶风臭十里,这首诗确实不错,诸位怀才不遇的时候拿出来念念,定可宽心慰怀,洗却愁肠。“

    “姚公所说之人难道是蓝田侯云烨?早就听说此子聪慧绝伦,诸子百家无一不通,上马可整军,下马可安民,就是德操差了些。“

    “松坡慎言,夫子曾说过,眼见都不为实。更何况坊间传言,什么叫德操?拿出土豆玉米安济万民,使得大唐再无饥馑之忧,就是最大的德操,操巨舟率万军深入虎口取回前隋将士遗骸,虽百死而犹未悔。可以曰之为忠,洞庭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戏弄十万水贼如同儿戏,可以曰之为能。

    更不要说创办玉山书院,教化万民,书算学煌煌巨著,堪称一代算学学宗,开启民智不遗余力,求死扶伤也从不人后。老夫就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就会德操败坏,怎么就会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在老夫看来,不过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罢了。

    也好,云烨清闲一些也不错,这样就能寄情于山水,为我等宴客多书写一些绝妙文章也不错。来,诸君。饮胜!“

    话语过耳,犹如雨过丛林,就算不能滋润大地,也总能留下一丝痕迹,《行路难》就是姚思廉给云烨准备的这场春雨,只要雨水落在地上。不管杂草,还是禾苗,总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钻出大地,只要有绿色,就比荒漠好看一些。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好诗句啊,云烨的才情老夫从来都是钦佩的,只是这首诗里将老夫等人比作冰雪,虽然不好听,倒也贴切,他将自己比作碧溪上垂钓的姜子牙,是不是自大了一些?“

    房玄龄手里拿着一张纸片,不断地吟哦,对杜如晦的抱怨充耳不闻,吟哦了三遍才叹息着说:“这小子,要走了。“

    “怎么可能,他的志向就是要复兴他云氏家族,如今才有了眉目,怎么可能就要归隐?我们只不过是要他偃旗息鼓,又不是要把他云家怎么样,走什么呀,你看他的诗里面不是也说了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么?不就是要准备卷土重来么?”

    “杜兄,聪明人的想法与他人不同,一般人总是在往最好里想,聪明人则不,他们都会往最差里想,只会针对最差的环境做出应对,他们不吝将所有人想到最坏。

    更何况,如今长安的流言已经过了,很多与云家有关联的商家,已经在陆续离开长安,比如豪商何邵,最近就关闭了那家著名的便宜坊,娘娘的股份也都已经被他变现,财务已经交接清楚,今日就会乘船离开长安,去岳州,云家也有妇人随行。”

    杜如晦抬头看了房玄龄一眼说:“你和玄成的目的不就是将他从朝堂驱逐出去么?他自己离开有何不好,这样于公于私情面上都好看一些。”

    房玄龄被杜如晦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在这时,魏征推开房门,把手里的一封奏折递给房玄龄说:“云烨上本了,说长安风波险恶,求陛下看在他往日的微末之功的份上准许把他的封地置换到岳州,如果岳州不行,就置换到岭南,如果岭南还不行,就随便给他一个海岛,好让他能带着全家苟延残喘。”

    房玄龄打开折子很快的看了一遍说:“这封折子里不耐烦的意味很重,他没有耐心和我们熬下去了,看样子他真的想要离开了。

    这封折子没用,陛下不会答应的,如果答应,才会让所有跟随他的勋贵心凉,所以玄成兄,你还是做好接受陛下问诘的准备吧。“

    “陛下这段时间对我责问的还少了?这没有什么,问题是,云家要大搬家,不但他们全家要走,就连那些佃户也准备跟着走。”

    房玄龄这才吃一惊大声说:“这不可行,律法不允许他带走所有部曲,再说了大唐现在也没有部曲一说,只要活在大唐土地上的,都是大唐的子民,云烨没这个权利。”

    “他有!长安的佃户们只留下老人幼子看护家院,其他的人都随着云烨走了,这符合大唐分流关中人口的政策,我们不但不能阻止,反而要对这种行为大加赞赏。”

    “人不到绝路不会这样做的,云烨这是不看好长安的风云,准备脱离了,陛下欠着云家的情份,如果云烨执意的要走,陛下八成会答应。这样一来,我们就是把云烨撵到穷荒僻壤的罪魁祸首,太子殿下,魏王殿下,一定不会干休,你我子孙的命运堪虞啊。

    我听说,太子殿下,以经给陛下上过三次书了,都被陛下留中不发,也不知道陛下是什么想法,如今想要揣测帝心很困难。”

    魏征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碗茶,啜饮了一口毫不在意的说:“老夫尽人事,安天命就是了,云烨就算是委屈,也只能委屈他了,汉武能把东方朔这样的臣子当成弄臣豢养,相比之下,他的命要好得多,至少已经证明过了。”

    房玄龄推开房门,让外面的阳光照了进来,捶着自己的腿指着外面走来走去的年轻官吏对魏征说:“不管我们如何压制,外面的那些小子,分明就是另外一个云烨,老夫驾驭中书省,已是越来越费神了,难道说,我们真的已经老了?”

    魏征的眼皮子跳的厉害,不知道怎么回答,云烨能驱逐,但是这些人动不得,一旦要动这些人,朝堂上难免会激起更大的矛盾,现在所有书院出来的年轻人都在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走,往日发自内心的恭敬也不见了,眼睛里只有恐惧,或者还有一点点的仇恨。

    他想起自己对云烨说过的话,“老夫死后,必不得安宁,挫骨扬灰意料中事耳。”看样子,想不成灰都难啊。就是苦了自己的孩儿……

    两方作对,一定不会只有单方面倒霉的事,更多的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心中苦涩的不止有云烨,魏征房玄龄他们同样的不好过,云烨和太子,魏王的关系太好了,和亲兄弟没有多少差别。

    魏王为了云烨宁愿自污,也要让天下人看魏征的笑话,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如今这个仇恨已经越结越深了,魏征放出去的谣言已经失去了控制,正人君子说的话,似乎相信的人更多,令狐德棻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在听说云烨被剥夺了所有差事之后,就立刻见好,休养了一个月,如今继续龙精虎猛的推动这些谣言继续发展,听说,他曾经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就修书三十于封,被大唐的驿马送往天南地北。

    魏征很无力,自己点着了火,现在这团火正在顺着风席卷了下去,自己和云烨开了一个坏头,以后打击一个人,只需要一些传单

    就够了。

    云烨的诗这时候也摆上了李二的案头,他正在用一手好飞白重新抄录这首诗,他认为,云烨的诗不能看里面的含义,只要看这家伙有力气骂皇帝,骂大臣,就没有半点的问题,魏征他们担忧云烨带坏了风气,李二一点都不在乎,因为自古以来,风气这东西就一直转来转去的,不存在千古不变的东西。

    抄完了这首诗,李二擦着手骂道:“狗东西,居然敢骂朕不知天高地厚,狗肚子存不住猪油,还鼠目寸光?就因为这个你得再受些委屈才好。”

    长孙现在对朝堂上的事情彻底的不闻不问,哪怕李二跟自己说起来,也只是静静地听着,不发表一点的见解,一颗莫名其妙的星星彻底的让长孙警惕起来,自己还不能倒下,承乾,青雀,雉奴,晋阳,金城还需要自己照顾,都是自己的孩儿,做母亲的哪有不管孩子的。

    所以她严格的按照孙先生安排的作息表格进行日常的生活,如今,捧着一卷书,坐在刚刚开花的槐树下,闻着槐花的清香,神情恬淡而平静。(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