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连绵不断的攻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自从云家祖师爷爷偷窥东皇太一不成,坊间已经有云家不是什么好人家的谣传,祖师爷爷做事都跟贼偷一样,后辈子弟能好到那里去。

    长安人现在晚上最喜欢看云家祖师爷爷狼狈逃窜的模样,活该啊,被太阳给收拾了,云家祖师的个头越来越小,星光也越发的昏暗,再也没有前几日横越银河的霸王气派,正义击败邪恶,从来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再看到云烨被圣明的陛下掳夺了所有职衔,无数英明的人士都在叹息道:天道即人道!“

    悲情的令狐德棻家族就差在朱雀大街上喊冤了,串联了无数道德人士开始对云家口诛笔伐,云家首创的小传单当然必不可少,一时间,云家几乎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鼠。

    云烨聪明就聪明在全家都不住在城里,长安的闲散人士敢跑去云家庄子闹事,那就是腿被打折的下场,所以无论长安城里怎么叫嚣,云烨住在云家庄子里逍遥度日。

    云烨不是窦家,也不是令狐家,他知道怎么应对这种群情激愤的场面,那就是冷处理,只要过了这个风潮,万事大吉,了不起最近不去长安就是了。

    云烨在隐忍,那些希望云家完蛋的人却不肯消停,无数的本章堆在皇帝的桌案上,里面只有一个内容,那就是削去云家的爵位。

    猪队友啊,魏征气的直跳脚,云家是传命侯,是有丹书铁券的,这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基石,非绝世大功不可授予,云家获封传命侯,靠的不是拍马屁。那是有实实在在的功劳的,征高丽,杀水贼这些功劳不奇怪,朝中随便拽出来一员悍将,身上的功绩都不比云家小,但是只要大唐子民还需要吃一天土豆。玉米,朝廷就不能忘了根本。

    当初封爵的时候,满朝文武没有一个有意见的,土豆在大唐开始大面积的种植的时候,朝廷将云家的国侯改成传命侯,也是应有之意,魏征自己就是观礼人,这如何反驳?

    人家有大功于国,于万民。难道连最后的一点体面都不给云家?这让当初封赏云家的皇帝如何自处?更何况在皇帝看来,云烨是在替自己受过,未必有什么错处,只是碍于朝堂上的压力才不得已而为之。

    如今最好的法子就是大家都不提云家,让云家的名声在百姓的骂声中慢慢腐烂,让皇帝逐渐忘记云烨的存在,大唐万事繁杂,皇帝不可能时时关注一个人。现在这样对云家群起而攻之,只会让皇帝心生反感。

    果然。早朝的时候,皇帝的龙案上放着一个土豆,一穗玉米,当有臣子弹劾云烨的时候,皇帝就把土豆,玉米拿给他看。问他家种植了没有?如果种植了,为何就忘记连这样的情义,翻脸不认人的要将一个功臣陷于死地?

    没人能够将这两样东西绕过去,皇帝不但没有削掉云家的爵位,反而萌封云家长子云寿为都尉。次子为云骑尉。

    朝堂上偃旗息鼓,长安市上却传的沸沸扬扬,云家的发迹史被一桩桩,一件件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其阴险狠毒,刮地三尺的手段让人瞠目结舌,老天爷,与这样的人家做邻居都是造孽啊!

    韩福禄,平昌坊的一个杂货店店家,从大兴城建起来,祖辈就在平昌坊经营杂货店,虽然不能大富大贵,却也能够衣食无忧,平日里修桥补路,从不后人,与邻为善更是人人赞夸,按理说这样的好人应当天佑之。

    可惜啊,云烨要在平昌坊开杂货铺,名字就叫便宜坊,老好人韩福禄的杂货铺挡了人家发财的路,如果云烨以势压人,自然有官府为韩福禄鸣不平,可恨那云烨动用自己从异人处学来的本事,硬是用高买低卖的方式将韩福禄逼进了绝路。

    三个月,短短三个月韩福禄的杂货铺就无人问津,可怜老实人被逼无奈,只得投缳自尽,便宜坊趁机以低价收购了杂货铺,不久,韩福禄的妻小只得变卖家产,投奔亲眷,至今下落不明,实在是让人担忧……

    云烨拿着这样的一张小传单看得津津有味,看到妙处不由得拍手称赞,对古人的智慧真是不服不行,以偏概全的攻击一点,对便宜坊的功绩只字不提,就说那个杂货铺老板如何凄惨,让人同情,估计这会满长安的人都对云家没什么好感了吧。

    人情社会里,名声比命还要重要,人家一定没说假话,韩福禄一定确有其人,也一定是上吊自杀的,人家说的都是事实,没说假话,你就算是辩驳,也无从下嘴,只能越抹越黑,这东西一看就是出自高人之手。

    从岳州匆匆回来的何邵此时坐在椅子上汗流浃背,急躁的看着笑容满面的说:“云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您虽然已经卖掉了便宜坊的股份,请您看在往日的情义上再帮我等一次,这样的局面我老何实在是没法子应对。

    如果是生意场上的事情,您尽管交给我,现在这事就不是生意了,变成情义了,如果一个两个人说无所谓,现在全城百姓这么说,麻烦大了,要不然,我们退出?“

    “这是为何?你退出人家求之不得,正好趁虚而入,便宜坊想要卷土重来,可就难了。再说了,我们进一步容易吗?干嘛要退?“

    “可是现在群情激奋,好多人都挤到店门口去骂街了。“

    “老何,亏你是生意场上的老手,还看不出人家要干什么?“

    “侯爷,他们不就是要从根本上击垮你么?“

    “说是也好,说不是也罢,他们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想提高自己的实力,权利是一种力量,金钱也是,他们想通过攻击我,顺便达到赚钱的目的,所以啊,你一旦撤出,人家就会进场,这样的目的是明摆着的,就是要我们退却,人家好进场。”

    何邵的小眼睛一下子就眯缝起来,只要提到生意,他就是这样的一副德行,见不得自己被别人欺压,这些年做生意无往而不利,已经养出来商业霸主的气场。

    “他们以为这生意是谁都能做的么?不跟在后面好好学习,现在就想要把我们一口吞掉,好,既然侯爷说这是生意,那我老何就拿出商业的手段和他拼一下。”

    “你打算怎么干?”云烨放下传单,饶有趣味的看着何邵。

    “他们来势汹汹,我退让就是了,便宜坊最值钱的不是坊市里的杂货铺,而是蜘蛛网一样的供货渠道,本来那些远走外邦,还有外地的商队已经求了我无数回,想把货物拉到外地去买,我为了不让长安本地出现断层,就没同意,您也知道,长安的货物在外地总是供不应求的。

    这一回,我们就把船队从海上调过来,把长安的货物全部运往外地,长安本地便宜坊不再进货,这些年为了方便长安人,我们已经损失太多的利益了,现在趁机发一笔,不但这一批发往外地,以后的货物也会全部走外地,我要他们开起了店铺也没货买。“

    “人家总会找到货物的,在长安你想控制人家的货源,做不到啊。”

    “侯爷,咱们确实做不到,但是银币一定能做到,运往外地,咱们的利润至少要多出四成,我拿出其中的两成来分给作坊,您还以为我们没办法控制货源?”

    “反正都是拿血本拼,看你的本事了,对了,从你发动的那一天起,蓝田县会组织种冬菜的农户进京去卖菜,这样百姓们也能多赚两个,那些菜就不卖给便宜坊了,还有啊,岳州现在鸡鸭猪,羊,这些东西奇缺,前些时候,关夫子还要我想办法多运一些过去,岳州现在肥得很,不缺钱,你去做吧。“

    何邵进来的时候汗流浃背,走的时候却挺胸抬头,行家,自然有行家的尊严,这种尊严也不容人冒犯,人要是斗气,就不会考虑什么后果。

    长安作坊的生产力本来就严重不足,更何况最好的东西都是出自云家庄子,如今这座已经绵延三里地的庄子,与其说是农庄,不如说是一个不小的市镇,外地的县治都没有几个比云家庄子大的,云家差不多所有的荒地都已经被参差鳞比的房屋所覆盖,买地的都是些手艺人,原因就是云家庄子是最大的原料供应地。

    云烨躺在躺椅上,膝盖上盖着一条毛毯,手里捧着一本书,他一直都对《山海经》充满了兴趣,那上面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让他着迷,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凭空想象出一种怪兽,或者一种奇异的地貌,有多么的艰难,不信,你现在在脑子里思考一下,想出任何一种新东西,还不能和其他的物种混合,看看有多艰难。

    云烨自认为没有这种本事,见识越多,创造的难度就越大,所以现在追本溯源一下,看看《山海经》也是其乐无穷,这样休闲的日子对云烨来说实在是不多。(未完待续。。)

    PS:第一节求票,往死了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