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倒行逆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令狐德棻彻底的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云烨没开玩笑,真的在长安散发了五千张传单,十天之后洛阳的传单也在散发中,估计一个月之后晋阳,扬州也会有同样的传单发布。

    作为后世人,云烨很清楚怎么样才能把一个人的名声彻底毁掉,这个世界上不是说你是好人就一定会有一个好名声,名声这东西非常的脆弱,往往会受到一些微小事件的影响,最可笑的是当大部分人说你是好人的时候,你就是好人,哪怕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也是好人,只要在公众面前把嘴角吃完肉的血渍舔干净就行。

    长安需要话题,需要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话题,要不然闲的没事的人总会抬头去看头顶上那颗越来越大的星星,看得久了总会有闲话传出来。

    现在好了,令狐德棻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惹怒了云烨,你说说也就算了,派你的学生当面警告算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写了一部《周书》就真的了不起了?书院里有的是好事者拿着你的破书研究来研究去,不是在欣赏,而是在找漏洞,准备自己也写一本,怎么样也要比你的好才成。

    印书作坊里的书稿早就堆到房顶了,写《周书》的就有三个,因为写的比你晚,所以就成了一堆废纸,再也没有出版价值,那三个写《周书》的巴不得你身败名裂,这个时候还敢跳出来。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那些专业人士从你书本里挑出来的漏洞你如何解释?

    这一次,云烨不但要打击令狐德棻的自尊,连他的骄傲也要毁掉,自认为煌煌的巨著结果漏洞满篇。无论是谁都接受不了。

    这件事最恶毒的一点就在于此,云烨骂人的话令狐德棻可以无视,但是攻击他的文章,而且直指本心,这才是他吐血的真正原因。

    隐恶扬善一直都是国人的本性,现在出来一个专门揭人隐私。对整部书的优点视而不见,却对一些小小的瑕疵下手,无限的扩大,自从云烨骂了令狐德棻之后。那三个愤怒的写书人就是在正大光明的干这事,用不着云烨委托。

    唐王朝史册上记载的《大唐八书》中的这本《周书》毁了,玉山书院,国子监,弘文馆纷纷的把这本书收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三人合著的一本《周书》。原因就是令狐德棻写的那本书漏洞太多。

    令狐德棻披头散发的在家中狂奔,喜欢拿头猛烈地去撞柱子,一天到晚痴痴笑笑的,整个人都像是被抽掉了脊梁骨,现在大家才明白云烨为和要救他的老命了,是要他活生生的忍受不间断的打击和煎熬,这个样子比杀了令狐德棻都要残忍。

    令狐德棻的幼子悲愤之下,拿着兵刃去云家拼命。结果被老江打断了腿,丢回令狐家。告诫说:如果再敢去家里行刺,就不是打断腿这样处置了,谋刺侯爷,是要满门杀头的。哪怕你家也是侯爵。

    激愤难言的令狐家的长子敲响了大理寺的钟鼓,要求擒拿凶手,戴胄只能苦笑着拿出云家从令狐家小儿子身上夺回来的兵刃。并且附上无数证人的证言,确实如云家家将所说,打断腿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

    “云烨这是在倒行逆施!”魏征愤怒的在中书省拍着桌子,他从未想到过云烨干起恶事来会干的如此彻底。

    “他是在警告,警告所有意图对云家下手的人。令狐德棻羞辱了他的祖师,这本来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疙瘩,此子杀伐决断雷厉风行,从这次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惨状来看,他不准备服软,不过也对,武将不都是这个德性吗?”

    房玄龄宽慰了一下魏征说:“如今他只有侯爵在身,没有一个职衔,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令狐家完蛋了,但是云家不是也会逐渐走向没落了吗?”

    “房相想的不对,云家只不过暂时退出朝野而已,您就没看到他的年纪么?他今年满打满算才二十四岁,浪费十年又如何?他才三十四岁,哪怕是当一个刺史都显得年轻,你我十年以后会是怎样的状态?

    房兄如何我老杜不知道,但是我老杜知道我自己,反正我绝对无法撑得过十年,最多六七年,我就会告老还乡,家中老母在堂,回去侍奉也是尽人子之责。“

    杜如晦倒是显得很平静,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风向不对,就立刻跑路,告老还乡也不错,当了十几年宰相能够全身而退也是福气。

    “人子之责你是尽到了,老杜人臣之责你如何交代?眼看着陛下越来越压制不住心头的恶念,你就不打算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心力?我们除掉一个云烨都是如此的艰难,你若打退堂鼓,大唐就真的看不见明日了。”

    魏征额头的青筋迸现,他不看好李二的克制力,皇帝的忍耐性现在越来越差,听说前些天又仗毙了两个内侍,以前这种事情几乎没有,到了今年,这已经是第三起了,再看看他批复的奏折,上面充满了戾气,以前能够饶恕的罪行,现在加重处罚,以前需要加重处罚的,现在一律斩首,他想把李二弄回原来的轨道上来,可惜效果甚微,如今,皇帝对自己已经颇有微词了。

    房玄龄喝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看看两人,疑惑的说:“老夫总觉得哪里不对,云烨也算是老夫看着长大的人,平心而论,他绝对不是一个恶人,三天前,老夫请玄奘大师去了一趟云府,希望借助大事的慈悲心化解一下云烨的戾气,结果,玄奘大师在云府就停留了半个时辰就出来了,我后来问大师缘何不劝诫一下云烨,大师告诉我,本无戾气,化解之说从何说起?

    玄奘大师的祥和之气,最能化解暴戾之气,现在大师说云烨很正常,没有和陛下一般满身戾气,我相信大师的说法,老魏,你说若这一切都是云烨故意而为之,狂躁,凶悍,暴戾都是装出来,你说说会怎样?“

    “断然不可能,他就是受不了这样的排挤,所以才会暴露自己的本性,老夫早年间专门研究过他的生意之道,老房,老杜,那就是一头活生生的饿狼啊,不榨干最后一丝利润决不罢休,你看看长安城,现在还有杂货铺子的存在么?没有吧?知道哪去了?都是被便宜坊生生的一个,一个吞掉了。

    你再看看岳州,他写上来的公文还在你老房手里吧,为了把旧城拆掉,他竟然故意引贼攻城,明明可以轻轻松松的干掉水贼,他非要绕一个大圈子,让水贼把岳州城完全破坏才出手擒敌,战事没什么好说的,怎么说都是他有理,因为他把水贼一网打尽了。

    可是你们想想,那些可怜的百姓眼看着家园被毁,是一个什么心情?贼人来袭的时候百姓们携妻带子的逃难是个什么心情?这些是可以避免的,他偏偏不,为了自己拆迁的时候省事,让那些水贼来帮他达到目的,他是给百姓补偿了,甚至每个人都过的比以前好了许多,可是这样冷血的玩弄人心的小子,你还说他没有暴戾之气?

    他的几次出战,那一次不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这是一个仁慈的主帅能干出来的事情?李绩他们从来都不敢大肆杀戮,这家伙不一样,他的计策只要出来,就是毒计。包括这次对付令狐德棻也是一样,老房,不要被他骗了,这小子不是好东西,我这几年在专门研究这小子,最后的结论就是,别给他机会,只要他有机会,别人就会万劫不复。“

    魏征的话让坐在屋子里的两个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看着炉子上的水被烧得咕嘟嘟的冒热气,也懒得喊仆役重新沏茶,云烨此人,爱不得,恨不得,亲不得,远不得,三位足智多谋的一流人物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魏征最后沉痛地说:“这是一个妖孽,一个真正的妖孽,我现在认为他祖师是扫帚妖星是真的,不是他为了给皇后解围杜撰出来的,他说那颗星星会出现,那颗星星就出现了,他说妖星会在天上挂三个月,现在已经第六天了,依然还在,他说明日他家祖师打算近距离的观察一下太阳,我就相信,妖星明日一定会形成最恶毒的冲日格局。

    哦,现在不叫冲日了,叫做研究一下太阳,就像他喜欢靠近陛下说话一样,太阳是可以研读的吗?“

    同样的话李二也在问长孙,他虽然也认为东皇太一之子不可靠近,冲日是对东皇的冒犯,可是云烨说,趁着日全食像个小贼一样的悄悄接近一下太阳,正是一个喜欢研究学问的人必须有的一种品质。

    这话只适合骗鬼,李二一个字都没信过,但是现在,扫把星都是人家祖师了,知道一点独家消息也是必然。

    从桌子上拿起云烨送来的石头墨镜,带着头上到处看看,四周果然昏暗了好多,云烨说:明日乃是几百年不遇的天文大潮,必须仔细欣赏一下。(未完待续。。)

    PS:还债章节请签收,顺便拜求保底月票,拜托了。还有一节,求月票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