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忧思过度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牛家的两个孩子不喜欢猪头人,结果还是被云烨抓住在小脸蛋上吧唧吧唧的亲了两口,牛婶婶愠怒的在云烨身上捶打两下算是替自己的宝贝报了仇,老牛披着一件短衫,精赤着双臂拿斧头劈柴,这是老头子特殊的锻炼方法,常年不辍。

    家里总是有柴,以前总有左邻右舍过来要些柴火,老牛也喜欢送人,现在不行了,自从搬到兴化坊,他劈的的柴就没人要了,都是大家豪门的上门要两斤柴火不够丢人钱,这让老牛很郁闷,自从家里开了一个烤鸭子的馆子,他的手艺才算是有了用武之地,烤鸭子需要用果木,所以地上的全是梨木和桃木。

    拿了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老牛劈柴,觉得很舒坦,老牛的斧头很锋利,劈柴的动作也好看,手腕子一翻,木桩子上的果木就被劈成两半,劈开了的果木棒居然不倒,于是老牛又是一斧头……

    “鼻青脸肿的就不要到处瞎跑,忠人之事,也不用不着拿自己的身体去拼,这样给人的观感不好,以为你彻底的融进了皇家。“

    老牛放下斧子,端起茶壶吱溜一口,又开始了自己的劈柴大业。

    “已经被人认为融进去了,魏征今日特意警告我来着,说我这样下去会死。“云烨拿着一个柴火棒子在地上划圈圈。

    “那也没必要把你吓成这样,男子汉总是需要有担当的,被人家一句话就吓回来,你还在朝堂上混什么,不如早点回玉山教书是正经。“

    “他今天说了很多,我不在乎他说了些什么,我在乎的是是他说话的方式。小侄真的被吓着了,他说话说的肆无忌惮,什么都说,什么都敢说,半点遮掩的意思都没有,把陛下这些年干的事情兜了个底掉。还告诉我,大臣天生就是站在皇帝的对立面的,限制皇权不至于过度膨胀,就是他的天职。“

    “这话没错,大臣就是干这个的,皇帝和大臣是共生的关系,谁也缺不了谁,在互相的争斗中找平衡,大臣过于强势了是国家的灾难。皇帝过于蛮横了也是国家的不幸,两者总要找到一个均衡点的,通过博弈找准各自的位置。“

    云烨的嘴巴张的老大,没想到老牛也是这个意见。

    “惊讶什么,这个天下可不是皇帝一个人的,也有我们的份,皇帝一个人打不下天下,看样子魏征已经认为你就是那个破坏皇帝和大臣之间均很势力的一个外来物。所以去警告你,也算是给你面子和情谊了。“

    “您以前怎么不对我说。那时候要是说了我保证躲得远远地,那一方都不搀和。“

    “小兔崽子,这时候想起埋怨我了,大臣们总是在阻挠你的任务,就是因为你干的活都是皇帝想干的,说句简单的话。都是皇帝没能力干的,现在有了你,皇帝的手一瞬间伸长了好多,是他不是他的都往怀里拢,别人眼馋啊。所以就要分一杯羹,你小子做事又独,不愿意把利益均分,所以出现现在的情形不奇怪。“

    云烨站起来给老牛的茶壶里添满了水,转身就往外走,老牛喊住他:“你去干什么?这时候可不敢胡来,老老实实地在家待着。“

    “我知道,我这就回家去接老祖宗哈雷,等我把它迎回来之后,就打算出门访友,好多老朋友,已经很久都没见了,想得慌。“

    “那就跑远些,听说你家造了一艘大船,去海面上跑跑,比什么都好。顺便帮你婶婶给见虎带些东西去广州。’”

    听了老牛的话,云烨又转回来了,跺着脚说:“伯伯,难道我真的只有跑路这一条道可走了?魏征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惹他就是了。“

    “小子,有道可走你就偷笑吧,你只要在长安待着就会有大麻烦,不是你找麻烦,是麻烦找你啊,走远些,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再回来,到时候夹起尾巴做人,魏征不可怕,但是他代表着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个就厉害了,不可不防。“

    云烨见老牛还是不温不火的样子,无奈之下,只好离开,走出花厅的时候,抱起两个胖嘟嘟的的娃娃,又狠狠地亲了两下,才在牛婶婶的喝骂声里大步走开。

    辛月很兴奋,非常的兴奋,家里要接星君了,七十六年才有一次机会啊,这是家里的大祭典,就说么,夫君为什么这么厉害,师门原来是星君,就是名字差点,哈雷,这位姓哈的祖师,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世人愚昧,才把祖师爷爷叫做扫把星,晚上躺在床上也在暗想,原来自家的家学如此渊源,有星君保佑,寿儿,熙儿,将来不难成大器,心中充满了喜悦。

    还有两天祖师就要出现了,偏偏夫君一整天跑的不见人影,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没了他怎么行,那日暮,铃铛,这两个就是两个吃货,什么忙都帮不上。

    “老钱,老钱,你快去看看屠户把猪杀好了没有,记住,猪头上不能有一根毛,让屠夫把猪脖子上的如多留一圈,这样猪头看起来大一些。“

    “夫人放心,那头猪是长安城里最大的一头,已经有六百斤了,人家本来不卖,是看在咱家要祭祖,才送过来的,您没见啊,那头猪大的跟牛犊子似得。“

    “这就好,这就好,你盯好了,咱家祭祖师爷不小气,所有的贡品都选好的,全家都要穿红啊,记得啊。“

    看着老钱颠颠的走了,辛月这才松口气,转头就看见那日暮和铃铛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从花园子走出来,一人挎一个篮子,篮子里都是粉色的杏花,这下子眉毛都竖起来了,指着两个没心没肺的就是一顿臭骂,家里温室里的杏花就开了这么一枝子,等着开全活了,插到花瓶子里祭祖,这下可好,全被这两个祸祸了。

    抽出鸡毛掸子,就在两个人的身上猛抽几下,气死了,不干活尽添乱。见两个人揉着屁股吱哇的叫两嗓子,还想把杏花拿走,就更气了,打算再教训两下,就听夫君的声音传了过来:“好了,好了,不就是一枝子杏花么,有没有都无所谓,后天清晨,老祖师就会出现,家里做好准备就成,他们两个年纪小,你就不要过于苛责了。“

    本来辛月已经不气了,听见丈夫说她们两个年纪小,立刻就发火了:“一个二十,一个十九,孩子都生了一个了,还小?您这就是嫌我老了?“

    “不老,不老,瞎眼的才说夫人老了,二十四岁的年纪正是花一样的年岁,好好地,我的眼睛疼,扶我进去。“

    辛月赶忙把云烨扶进卧室,拿了湿布轻轻的给夫君搽脸,当时为了逼真,他和李泰都没有留手,眼眶子疼的厉害,湿布巾子一碰,云烨就倒吸凉气。

    “杀千刀的李泰,下手这么重。“辛月不由得小声咕哝。

    “少说,说不定这会李泰的王妃也是这么骂我的,你就骂他,和骂我有什么区别。“铃铛端来了膏药,那日暮点上了宁神的檀香,她看得出来,丈夫似乎非常的疲倦。

    不知不觉中云烨就昏昏睡去,辛月哪都不去了,就坐在床边守候着夫君,她不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夫君这两天似乎过的很艰难,男人家的事情,一般不会对女人兜底,自己只能在家事上帮夫君一把,其余的就无能为力了。

    辛月长长的叹了口气,给夫君掖一掖被子,看着他在睡梦里都愁眉不展的样子,心里就酸酸的,都说男人家活的写意,可是在辛月看来未必,这么大的一家子人都要靠夫君一个人操持,平日里看着清闲,画个乌龟,刨个竹笋,和一些纨绔嘻嘻哈哈的去胡混,这都是装给外人看的,夫君好像很少真正开心过,也就那个响马一样的熙童,还有蒙家寨子的那几个怪人来的时候,夫君好像才能高兴起来。

    “姐姐,夫君好像不舒服,您看,他的脸都红了,好像发烧了。“铃铛拿自己的手贴在云烨的额头试了一下,赶紧对胡思乱想的辛月说。

    辛月拿手试了一下子,果然,额头很烫,辛月就没有见过夫君生病,没想到这一病居然来的如此突然。

    那日暮抽泣着就骑上马狂奔着去找孙思邈,云家顿时陷入了混乱。老奶奶从佛堂匆匆的赶了过来,姑姑婶婶,姐姐也围拢过来,各个面色凄惶。

    “都回去,守在这里像什么话,烨儿不过是在发烧,没关系的。睡一觉起来就好。“老奶奶的眼睛四处看一下,除了留下辛月和铃铛,把别人都撵了出去。

    孙思邈匆匆的赶来,手在云烨的手腕上搭了一下,就开了药,吩咐随同来的药奴赶紧煎药。

    自己坐在云烨旁边给他进行进一步的检查,检查完毕才对老奶奶和辛月说:“他是忧思过度,以致风邪入侵,还好他的身体不错,喝上两服药就会好的。“(未完待续。。)

    PS:第四节送到,还有三小时,请大家最后再帮助孑与一把,谢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