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好人寒辙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你回来了?“

    黑暗里传来的这句话让寒辙几乎要发疯,尽管自己已经不再奢望亲情,听到了这句话,还是还是想扑上去决一死战。

    “你妹妹是我叫回来的。“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压低了嗓门嘿嘿的笑了起来。”第九天就回来了。“

    “你想干什么,如果你觉得我该死,那就让我去死,不要戏弄她,自从我懂事以来,我就盼望着有一天你能死在这张椅子上,或者死在少林寺,为什么你不死?“寒辙的一步步的走向那张椅子,双手痉挛的握成出一个圆圈,拼命地向里挤压,就像掐着谁的喉咙一样。

    “如你所愿,现在我真的要死了,辙儿,我八十岁的时候生下了你,八十三岁的时候生下你妹妹,那个时候我重新长出了牙齿,眉毛也变黑了,身体充满了活力,以为我已经返老还童了,谁知道,这一切毕竟还是一场空,辙儿,我真的快死了,你不要太急,或许明天我就会死。“

    寒辙的脚步僵住了,站在那里小声的说:“很久以前我就这么认为结果你总是不死,我以为哪怕我死了,你也不会死。“

    “相信我,儿子,长生不死真的是一个大笑话,我试过无数种办法,《素女阴经》的法子我试过,《黄帝内经》里的法子我也试过,我甚至尝试了丹药,结果发现那是取死之道,我在少林寺里隐居,其实就是想看看达摩到底死了没有,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他早就死了,死而复生的那个达摩是第二个人胡僧,他们长得都差不多。原本那些胡僧想让达摩一直活下去,被你父亲我把他们全都弄死了,所以,达摩死了。现在轮到我了,达摩说的那些道理,我不屑去理会。一个骗子的东西很难让我信服,所以世上的长寿之道都是在骗人。”

    “你明明知道世上大部分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我和妹妹成亲,这是自取灭亡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五服之内联姻必受天谴,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我以为自己已经达到了长生的境地,自然就会无视这些俗世的伦常。既然我能长生,你和小妹一样也可以,既然长生就必然不会再有子嗣,这是大道,有一得就必有一失,天地法则不会允许你既长生不老,又子孙延绵。只要你和小妹不生子嗣就没有问题,长生路漫漫。你们结合就是最好的结果。”

    “现在你还这么看?既然不能长生,我们还要成亲么?”

    “那怎么行?长生路行不通。自然不可行。”

    “我们怎么算伦常?洞窟深处还有一个被你当做种马使用的人,我还要叫他父亲吗?你让我叫他哥哥,还是叫他父亲?”

    寒辙坐在发烫的石头上,指着幽深的洞窟问椅子上的人。

    “哪有什么种马,那有什么别的父亲,你的父亲就是我。没有别人。“

    寒辙猛地窜起来撒腿就往洞窟深处跑去,幽深的洞窟两边布满了油灯,越往里面跑,就越是感到炎热,等他跑到尽头的时候发现那里的变化很大。原来到处是裸女的,现在一个都没有,原来这里挂满了绫罗绸缎,布满了珍馐美食,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大堆布满灰尘的杂物。

    “儿子,你看到了什么,为父都说了,洞里什么都没有,你看到的是幻像,或者你在做梦?不要想太多,你是这座山谷里未来的王,不要为那些小烦恼伤神。“

    明明离得很远,声音却偏偏就出现在耳边,寒辙烦躁的撕下衣襟,堵在一根管子的口上,这下好了,终于安静了。

    整座大厅都被寒辙翻了个遍,最后还是一无所获,怏怏的走回断崖边上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就说吧,这回你把我最讨厌看见的东西都湮灭了,不光是要我当你的继承人这么简单吧,说清楚,我去做就是,我们也是人,不是什么神人,我现在最讨厌听见神人这两个字,以后谁在我面前再提起这两个字,我会把他大卸八块。“

    “我听说云烨手里有两块玉牌,上面记录着白玉京的秘密,云烨对此没放在心上,这是不对的,怎么能对自己的出处不热心呢?他不做,我们帮他做吧,我不方便出去,还是你去从云烨那里把玉牌带回来。“

    寒辙用两只手捂着脸坐下来,闷声闷气的说:“好,我去问云烨要,你等着就是。“

    “要?“那个尖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姜离和绿珠已经消失在天地间了,他们原来打算把云烨逼疯,再出手的,结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去找云烨要?“

    “没错,准备好礼物,送上拜帖,然后寒暄,互问平安,闲谈一下过往,最后提出自己的请求,你觉得怎么样?“寒辙无所谓的对椅子上的人说。

    寒辙没有等那人回答,拍拍屁股就走出了洞窟,他对洞窟里浓烈的硫磺味道非常的讨厌,一刻钟都不想多待。

    出了洞窟,就看到庞准垂着手守候在洞口,洞口很高,庞准显得更加的矮小滑稽。

    “给我准备一套礼物,就选贵重的,不要风雅的,我要去长安拜会一个人,顺便把小妹送去书院。“寒辙一出来就给庞准说。

    “少爷,长安风高浪急,现在去恐不是一个好时候,百骑司无孔不入,关中的神仆已经被锁拿大半了,剩下的几个老神仙也不允许他们再出现了,而且这次为了营救少爷,动用了山东的人手,皇帝已经有所察觉,准备封禅泰山,这一来必然会引起山东大乱,对我们不是好事。“庞准连忙禀告自己知道的情报。

    “用不着,给我买一些仆役,我用不着动用他们,就我自己去长安,既然事已至此,小妹我就拜托给你了,书院里过活对她很有好处,我看的出来,人也不像以前那样阴柔,多了一丝开朗,不错,庞准,这件事你做的很好。“

    庞准低头答应,匆匆的就离去了。

    庞匙儿坐在一个巨大的板凳上,和小猫白奴玩的很投入,见寒辙走进来,也不理会,只管和白奴玩耍,这间屋子是寒辙的,拿个板凳是寒辙的床铺,他最喜欢睡在木板上,而且什么都不铺垫,进了屋子,立刻就有一个头很大,身子矮小的女子给他端来了洗脸水,旁边还放着一套月白色长袍。

    寒辙洗了脸,打算脱掉自己的衣服,看见妹妹还是没出去,就说:“我要换衣服,你还是出去比较好。“

    庞匙儿拿自己的长发逗白奴的鼻子,看它嘴巴一张,一张的憨态可掬,听见寒辙和自己说话,回过头看了一眼寒辙鄙夷地说:“我又不会偷看,你要换就换呗,小时候又不是没见过。’“说完话,继续和白奴玩的不可开交。

    寒辙也不再问,脱得就剩下兜裆布,刚要准备穿衣服,不防庞匙儿把脑袋转过来,看了一眼寒辙,见他慌忙拿衣服挡着身体,笑的花枝乱颤,从自己拿过来的一个包袱里,取出两条内裤,放在板凳上说:“在书院无聊的时候,见书院的姐妹学着给至亲缝制内衣,小妹也就跟着学做了两条,试试吧,比兜裆布舒坦多了。“

    说完就抱着白奴走出房间,一人一猫不断地说着谁都听不懂的话,顺手关上了门。寒辙抛掉衣服,拿起板凳上的内裤仔细看,这是他从小长到现在收到亲人给的唯一的礼物。

    布料是棉布的,握在手里柔软,贴身,最难得的是腰上有一截软牛筋,短裤的腰部可以放大,缩小一些。比划了一下,很合身,寒辙一把就扯掉兜裆布,拿起一条蓝色碎花的内裤穿了上去,蹬蹬腿,晃晃腰,跳两下,确实不错,专门站在玻璃镜子面前打量一番,确实不错,镜子里青年,身材挺拔,肩宽腰细,肌肉匀称,只要穿上那套月白色的长衫,谁不说是浊世的一位嘉公子。他忽然对自己的长安之行充满了信心。

    那人是那人,自己是自己,需要分开来看,就像是云烨包的饺子,需要一口口的吃才好,生活的滋味需要慢慢品尝才好。

    此去长安,就试试看,不防备谁,也不去刻意的去害谁,去除最后的伪装,摊开心胸去见人,如果失败了,被人抓住,那就逃跑,回来再议,不过,只要云烨不说,应该没人能认得出来自己吧。

    矮小的奴婢给寒辙摆了一桌子吃的,尽管寒辙很饿,还是让奴婢去把妹子喊过来一起吃,这也是一种体验,以前的饭食从来都没有分享这一说。

    小妹也很激动,这种体验不是单方面的,而是相互的,两人笑语盈盈的吃饭,寒辙说自己和云烨斗法失败的经过,小妹告诉他自己在书院的体验,顺便说说云烨的那个叫小武的徒弟有多么的讨厌。

    那个矮小的奴婢上完菜了,还是守在一边不走,拿着一个麻布勤快的到处擦拭,却把耳朵伸的老长,眼睛里全是迷醉的畅想。寒辙头一回没有撵走她,说到自己被人家敲闷棍的时候哈哈大笑。(未完待续。。)

    PS:第四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